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逃离锦鲤堡
    ,!

    大致料理完韩老三的丧事之后,以免夜长梦多,孙长空决定连夜带着三婶和秀儿母女二人出城,前往苍北仙苑,投靠自己的师叔祖神来子。由于秀儿行动不变,孙长空只得用厚厚的毡布将她裹,然后背着对方赶路。而在三婶的身上,同样也有一个大小差不多的人形,那就是三叔用命换来的鲛人。为了不让那些心存歹念的人阴谋得逞,他们只得将鲛人一起带走。事实上,按照孙长空的意思,还不如就着离海近将鲛人放生。可三婶一口咬定,非要借助鲛人不可。孙长空自然拗不过对方,只得听从对方。

    因为是晚上,因为没有光亮,再加上孙长空与三婶的身上都有个“累赘”,所以他们前进的速度异常缓慢,走了一个多时辰,才算到了锦鲤堡的地界,再往前就可以正大光明地赶路了。这边,孙长空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只见两边的树林之中忽然闪出若干火光。

    “二位大半夜的这是要去哪里啊!”

    孙长空一听凡中大叫不妙,刚要转身朝旁边隐去,谁知更多的火把将他们一圈圈围了起来,一眼看去,至少得有个百十号人,而且个个都是身体强悍的壮年汉子,一看就是来者不善。而那个开口说话的人他们甚至不用去看就能想到,自然是韩锦江的大儿子,正如今的族长的韩广生了。

    “呦,这不是韩大少爷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这不,我和三婶要去走亲戚,出门时走得急,没顾得上和您打招呼,千万不要见怪啊!天要亮了,秀儿怕光,我们得赶紧上路了。”

    韩广生继承了他爹的优良基因,身材魁梧,人高马大,孙长空与之相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个孩子一样,看起来毫无反抗的能力。而依仗着自己人多势众,有恃无恐的韩广生大着胆子来到孙长空的面前,伸手指着对方的面门道:“说,你们这里急匆匆地逃走,是不是心中有鬼!我爹他们是不是你们杀的?”

    孙长空刚要开口否决,谁知三婶突然从后面窜了上来,神情激动道:“广生,你不要为难这个娃。他是个好孩子,你爹他们的死和我们一点关系也没有。”

    韩广生瞥了一眼二人背后的毛毡,不由得冷笑道:“你们身后背的是什么东西,看起来分量不轻啊!”

    三婶目光躲闪,吱吱唔唔道:“没……没什么,几件旧古董而已,想拿到大城市里换点盘缠。”

    韩广生脸上笑容愈浓,随即道:“这样吧!好歹我们也是亲人一场,三叔不幸罹难,我也十分悲痛。我也知道您家里的情况,就算有什么古董,估计也卖不了几个钱。与其便宜了别人,不如给小侄做个顺水人情,我这里有黄金百两,就当是给三叔的安葬费了,您看怎么样?”

    韩广生十分痛快,解下腰上的钱袋顺手丢在地上。在惯性的带动之下,几枚黄灿灿的金疙瘩从钱袋之中滚落而出,引得在场众人为之瞩目。

    锦鲤堡之中的人大多都是渔民出身,就算穷尽一身积蓄,恐怕也没有眼前钱袋之中的十分之一。火把照耀在黄金之上,反射出金光,印得那些人的眼睛闪闪发亮,就像被人蛊惑了一样。

    三婶没有想到对方还有这一手,眼看对方缓缓韩自己走来,她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一边退一边道:“这……这不好吧?况且,根本用不了这么多。”

    “哎?三婶,什么时候您说话还这么见外了。我让您拿着,您就拿着,不过那些古董……”

    说着,韩广生朝后面的人使了个眼色,孙长空刚要回头,一道烟影已经抢先一步,扯下了三婶手中的那块毛毡,当场摊开一看,众人包括韩广生立即屏住呼吸,一齐看向其中的物体。

    “这是……什么玩意?”

    那名大汉托着手里那块烟漆漆的木料,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而韩广生本人更是气得脸色铁青,随即朝孙长空咆哮道:“快点交出包袱,不然杀了你!”

    孙长空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四下看了一圈之后,这才将手里的毡布扔在了地上,只听毛毡之中忽而传出几下铿锵声,听上去应该是些金属器皿。

    “怎么……怎么会这样,鲛人呢?”

    就在韩广生迷惑不解之时,三婶突然冲了出来,一把托起那块烟色的木块,在火光的映照之上,只见上面依稀显出几个白色的大字:先夫韩公讳锦城君生西之莲位。

    “这……怎么会这样!鲛人怎么会变成牌位!”

    眼见自己丈夫的灵位被人摔在地上,如此糟蹋,三婶竟像疯了假的,一个跟头扑倒在地,蓬头垢面,号啕大哭起来。在痛哭之间,她还时不时的诉说几句话,大多都是埋怨韩老三为何狠心先去,让一个晚辈如此造次,说他到了阴间也不得安宁。反正,在场众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她一个人的身上,至于他们这次来此的任务,已经全然忘记了。

    韩广生虽然寻宝心切,但他更知晓冒犯亡者万万不该。要是韩老三泉下有知,韩广生轻则倒霉三年,重则死于横祸。杝甚至来不及去看另一块毛毡里面的东西是什么,便带着一众人灰溜溜地匆匆离开,连头也不敢再回。

    在目着他们离去之后,孙长空这才伏下身子,对着三婶的耳边轻声道:“他们走了,可以停下了。”

    三婶止住哭声,四处看了一下,这才道:“快,快去把秀儿他们带回来,别让他们在半路上遇上。”

    孙长空狡黠地笑了下,随即道:“您就放心吧!”

    约莫一柱香的工夫之后,孙长空抗着另外两个毛毡终于回到了三婶的身边。其中一个,秀儿伸出脑袋来,笑脸盈盈道:“娘,孙大哥可真有办法。我眼看着韩广生从我身边经过,居然一个人也没有发现我,真是太刺激了。”

    看着自己的女儿意犹未尽的模样,三婶伸出手指在对方的眉心出戳了两下,口气埋怨道:“你呀你,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思笑。你可知道,刚才为了演那出戏,你爹差点被他们砸了。”

    秀儿伸了下舌头以示羞愧,而孙长空则好心劝慰道:“好了好了,咱们先不要说那些了。趁他们还没有回过味来,咱们还是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

    “小兄弟,这次多亏了你,我们娘俩才能平安不时地逃过他们的围堵。如此大恩,你让我们如何报答呢?”

    孙长空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皮,大大咧咧道:“瞧您说的,见外了不是。好歹,我也受过您和三叔的一饭之恩,这点小事不过是举手之劳,哪里需要报答。再说,神来子是我派的太上长老,三叔是他的弟子,也就是我的师叔,那我更是义不容辞了。所以,您就不要再说那些见外的话了。”

    三婶会心地笑了笑,正如此时正伏在孙长空肩上的秀儿一样,笑容里尽是温暖与灿烂。如果自己的女儿还是身染怪疾不能人事的话,或许她会让孙长空当自己的女婿也说不定。不过,这种恐怖的想法只是在他的头脑之中一闪而过就不见了。在她看来,让他担负起这么重的责任不可不谓是一种极端的酷刑。

    “对了,你还没有和我说,刚才你把鲛人和我秀儿藏在哪里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没有发现?”

    孙长空指了指头上,嬉笑着说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什么意思?”三婶仍然不解道。

    孙长空继续道:“您想啊!现在正是一天之中天色最暗的时候,既看不见太阳,也寻不到月亮。他们找人只能依靠手中的火把。所以,越是位于他们头顶之上的地方,他们就越是发现不了。”

    三婶环视一周,忽然恍悟道:“原来,你把他们俩全藏在树上了啊!”

    天色将明,方惜时独自站在自己的庭院之中,迟迟不肯进房。这时,房门从里面被人拉开,一道剑一样挺拔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你醒了?”方惜时虽然没有去看,但显然已经猜到了对方的身份,于是不紧不慢道。

    “真没想到,见证我重生之后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你。”

    无欲对着天上的月亮,用力伸了一下懒腰。在不断的拉扯之中,他的全身关节相继传出一阵阵犀利的脆响,就仿佛被人用石滚碾碎了一样的动静,听得让人不寒而栗。

    “我也没有想到,有一天我突然会帮一个魔界之人起死回生。所以说,你不该谢我,应该去谢纳百川。”

    无欲摊了下手,一脸正色道:“很可惜,无论是你还是他,我都不想感谢。要不是你们两个,我无欲或许早就可以降临人间了。”

    方惜时转过身来,就像拔剑一样钭手臂伸直,直愣愣地指向对方,冷冷道:“如果你早些时日进入人间,那岂不是要有更多的无辜者惨死!”

    无欲向前走了两步,来到方惜时的跟前,手指指着对方的胸膛道:“可你现在的行为,好像正是在屠戮人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