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八章 与遮天皇的首次对话
    ,!

    夜深,月亮飒然,遮天皇在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的陪伴之下回到了孙长空原本所住的庭院。借着微弱的光亮,只见院前的门口处赫然站着一个人影。烟暗之中,一双明亮的眼睛在汪停放光。

    “你终于回来了。”

    遮天皇定眼一瞧,发现对方竟是白天先后击败仙苑两大强力弟子的沈万秋。大半夜的他不在自己的房间里睡觉,跑到孙长空的门前做什么呢?

    现在的遮天皇困意已浓,要不是为了不节外生枝他早就动手了。趁着一点耐性,他扬了扬嘴角,淡笑道:“没想到你的兴致这么大,居然还专门跑到了这里。只可惜今天我已经累了,有什么事情,明白再说吧!”

    遮天皇想要越过沈万秋,直接进入大门,可后者却是一点想让的意思都没有,伸手拦住了前方的去路。

    “你就不想听听我为什么来找你吗?”

    遮天皇冷笑了下没有说话,后面的狐半仙突然厉声道:“小子,你还是快快离去吧!不要以为自己是仙苑弟子之中的老大,就能为所欲为。”

    沈万秋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这位白发老者,心中不由得一震。他在仙苑之中待了一二十年,还从未见过这个人。更让他吃惊的是,此人修为高深莫测,实力超群,绝对是高手之中的高手。他实在想不通,短短的一年时间之中,孙长空怎么会有这么多不可思议的奇遇。

    “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虽然沈万秋的心中不怎么磊舒服,但出于对对方的尊重与敬畏,他还是展现出以往的宽宏气度,笑脸相盈地问道。

    “呵呵,你小子倒是挺能忍的嘛!不过今天老夫没有兴趣和你交流,有机会咱们再说吧!”

    沈万秋身上毫毛猛然一竖,就在刚刚的一瞬之间,狐半仙已经穿过他的身体,来到了“孙长空”的身边,并且表现出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而最后的海棠仙子不由得轻声一笑,随即道:“小弟弟,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你还是快点走吧!”

    “孙长空,你要是这么走的话,一定会后悔的!”

    不知为何,沈万秋虽然扭过身来,朝“孙长空”大喊了起来。而后者总算停下了脚步,面色阴冷道:“有话快说,如果事情不是你所说的那么令我感兴趣的话,你今天可就要倒霉了。”

    遮天皇的话音很是低沉,听在沈万秋的耳中就好像有万斤巨石突然从天而降一般,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明明可以感觉的到,对方的修为远远不如自己。但是,那人的身体之中时不时地就会像外面传递出一些危险的信号人,令他不得不对其忌惮。终于,他咽了下唾沫,一脸严肃道:“这次我将会帮你取得传薪大会的总冠军,你看怎么样?”

    遮天皇不屑地笑了下,抬步来到他的跟前,几乎面对面地盯着他,口气冷冰道:“这就是你要说的话?”

    沈万秋打了个激灵,而后继续道:“孙长空,我知道你已经脱胎换骨,甚至就连我也看不透你的实力。不过,这次的传薪大会不同以往,明后两天的比试之中将会有神秘高手参加。”

    听到这里,遮天皇不禁轻“咦”了一声,质疑道:“高手?这次传薪大会不是只有苍北仙苑的弟子能有资格成为受薪者吗?既然这样,哪里会有什么其它的高手。”

    沈万秋叹了口气,接着道:“其实,我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只是傍晚的时候,掌门突然找到了我,并且将这件事情说了个大概。反正,之后的传薪大会将有其它门派的超强高手加入,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海棠仙子愣了一下,然后才用她那独具魅力的嗓音说道:“呦,什么高手,居然连我们大名鼎鼎的沈大师兄都要害怕。莫非他还能是仙人不成?”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掌门当时也不骨解释太多,只是叫我在下面的比赛之中全力以赴。而我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就来到了你这里。谁知事情这么不巧,等到现在才让我等到你们。”

    遮天皇看着沈万秋,一种十分诡异的笑容随即出现在他那苍白的俊脸之上:“你说你要帮我夺得总冠军?就凭你?你要知道,传薪大会可都是单人战,就算你真的想要从中助我,恐怕也没有机会吧!”

    这时候,沈万秋同样古怪地笑笑,伸出手掌,用力一握,一枚散发着淡蓝色光芒的气团立即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

    “别人或许不行,但我绝对可以。因为我有掌门传授的‘时间掌握者’。”

    这时,狐半仙按捺不住了,抢在前面讥讽道:“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妙计呢,原本就是团灵气啊!我倒要看看……”

    话音未落,狐半仙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幕让他始料未及的情况。

    只见那枚原本巴掌大小的气团骤然放大,像一个巨大的气泡一样以飞快的速度将在场包括沈万秋自己的四人全部笼罩其中。而被气泡所包围的地方,无论是人是物,全都如同凝结了一样再也不能活动,就连风都一同停了下来。

    “哼哼,果然可以奏效。原本时间掌控者的力量如此可怕,即便是修为高上许多的对手也无法对其免疫。或许我也可以……”

    “你可以怎么样?”

    就在沈万秋为自己的“壮举”自我陶醉之时,一个极不和谐的声音像厄运一样闯入到了他的耳道之中,并以排山倒海之势狂袭他的五脏六腑。待一切安定之后,沈万秋已然不支倒地,口吐鲜血,面如枯槁。

    当伏在地上的沈万秋再次仰起头来的时候,他发现面前的“孙长空”与白发老者的身上已经分别多了一只纤细的手掌,那是只属于如花似玉的漂亮女人才能拥有的天赐宝物。而在他们二人的身后,那张让人为之疯狂的俏脸正在对着他发着冷笑。

    “原来,这所谓的时间掌控并不是那么无敌啊!”

    在海棠仙子的有助之下,狐半仙终于从刚才的静止之中缓过神来,当他看到地上受伤的沈万秋的时候,脸上却是一脸茫然。

    “发生了什么事情,是谁打伤了这个小子?”

    海棠仙子得意道:“除了我还能有谁。你这个老糊涂,自己被人定身了还没有察觉。要不是我眼急手快,你早就成人家的手下亡魂了。”

    狐半仙拍了拍自己混浊的脑袋,仔细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终于,他的眼前一亮,遥空一抓,沈成秋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地悬浮了起来。而在他的脖颈之上,赫然呈现出两个深深的指印。

    “好家伙,差点着了你的道,看我今天不把你的脑袋拧下来!”

    现如今,狐半仙几乎失去理智,就在他准备动手却还未动手之际,旁边一直沉默不语的遮天皇突然道:“住手,留着他还有用!”

    虽说狐半仙心中怒火难平,可再怎么样他也不敢忤逆遮天皇的旨意。对方声音一出,他的手便松弛下来,而沈万秋就像个沙包一样,重重摔在地上,溅起大片尘土。

    “算你小子命大!”

    包括遮天皇在内的三人本以为经此一劫之后,沈万秋会夹起尾巴做人。可谁承想,对方居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指着他们道:“原来,原来是这样。你们是被关押在竹海之中的囚犯,你是狐半仙。”

    被沈万秋这么突然一点,狐半仙如同触电一样混身不由得震了一下。他的脸上先是呈现出一种深深的怨恨,接着才恢复到平常状态,冷笑道:“嘿嘿,你知道自己说出这话的时候,就等于给我一个非杀你不可的理由了吗?”

    沈万秋完全不理会对方的话,又伸手指向另一个人道:“这么说来,你就是慕容家的慕容海棠了?真是奇怪,我记得她是一个身材肥硕的彪悍女人啊!”

    海棠仙子本来是面带笑容,可当听到“肥硕”二字的时候,他的脸色竟变得比听到他爹死讯的时候还要难看好几倍。她的五官在扭曲,身体在打哆嗦,她不想说话,他只想把这个不知天亮地厚的臭小子剁碎了下饭吃!

    对方的反应已经足以印证沈万秋的推测,可到了这时,当他钭手指向中间孙长空的时候,他不由得犯起了难来:

    “听说之前你被关到了法戒会之中,而竹海就在那里。所以说,你和他们能走到一起,也不是不能理解。可为什么我觉得,你们的关系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甚至这两位曾经显赫一时的高人前辈还要对你有所畏惧。难道,你并不是孙……”

    “你叫沈万秋是吧?有些事情不是一定要说出来才是最好的。要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不过,我必须要承认,你确实很聪明。既然这样,我就接受你的邀请吧!”

    看着这个面带微笑的年轻男子,沈万秋随即眯起双眼,头脑之中更是刮起了一场空前的头脑风暴。原来这里已经物是人非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