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 杀机四伏
    ,!

    云影子甫一入场,现场立即鸦雀无声,而脸色最难看的那就当数是沈万秋了。他自知没有能力与这位苑内老前辈正面冲突,否则整个苍北仙苑都会将自己视为大逆不道之辈。可眼看目标近在眼前,他又不甘心,只得冷笑道:“师叔祖,您出来的可真是时候啊!”

    听出沈万秋的话里带刺,云影子也不和他一般见识,他只将自己手里的许参天慢慢放回地上,对方无恙之后这才缓缓道:“本来我也不想掺和这件事的,谁让他是我的徒孙呢?再说,杀了他,你自己又有什么好处?不是照样要被取消比赛资格。”

    沈万秋显出一副不悦的神态,接着道:“不知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模糊。这次传薪大会给了我们这些核心弟子一些特权,除了可以和普通弟子那样参加比试,就算不小心杀了对手,也能获免罪责。”

    “什么?啥时候改的规定我怎么不知道?不过事已如此,你也没吃什么亏,那就这么算了吧!”

    沈万秋的心中虽然有万个不愿意,但身为仙苑泰斗的云影子都开口了,他还能怎么样?他深深吸了口气,随即道“好,今天我就卖您一个人情。不过,您可记好了,这次就算是欠我的。等下次我有需要的时候,你也得同样帮我。”

    云影子面色猛然阴沉下来,他没有想到一个弟子级别的年轻人居然胆敢和他讲条件。不过,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贸然出手也算不上光彩。为了不让这个仙苑的明日之星心中受创,他只得道:“好,只要不是什么伤天害理、杀人放火的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那就这样吧!”

    说话间,云影子身化流云,遽然消失在赛场之上,而一旁的许参天大难不死之后,也终于醒了过来。当看到好一柄变形的开山斧之后,他不由得咽了口唾沫,为自己刚才的死里逃生感到心有余悸。

    匆匆走了下过场,之后步非烟,周书颖以及嘲庸全都轻松拿下了属于自己的比试,而那些落败的弟子也大多没受什么大伤,最严重的就是断了条胳膊,经过长老处理之后已经无碍。眼看西方已经完全暗了下去,第一天的大会就这么结束了。到场的宾客在专人的指引之下,前往食堂用餐,一些地位较高的人则被安排去往一处林间小筑之中,一边欣赏着满眼绿茵,一边口味可口佳肴。

    “苍北仙苑还真是人杰地灵,这寒冬腊月的,竹子长得还是这么茂盛。对了,白天那个叫孙长空的,我怎么看?”

    “嘿嘿,你别说,师父之前跟我说过了,之后一定要选他入门。那小子的实力很强,而且深不见底,说不定已经和师父他老人家相差不远了。”

    “什么?不是吧?咱们师父要是改命境的老资辈了,这些来年虽说停留在仙人境之前,迟迟没有精进,但也不是一个黄毛小子可以相提并论的。我听说,苍北仙苑的方掌门也才不过晋入到改命境界,恐怕就是他亲自出马,也难走过咱们是你的百招之下。所以说,你就不要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了。”

    说话的两个人文来剑派的精英弟子,而他们的师父,正是初升大陆之上赫赫有名的刘文来。不得不说,这位刘掌门确实是一位传奇性的人物,短短百年之间便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无名之辈,一跃成为这方天地之间极少数的强者存在,属实不可限量。这次刘文来参加传薪大会志在必得,而且非是独一无二的顶尖弟子绝不罢休。这一会儿,他正在与几位从远道而来的老友们在暗处闲聊,他们这些作弟子的只得先到这里等着。眼看别的桌上鸡鸭鱼肉,山珍海味已经端了上去,他们这边却迟迟未动,蛔虫作祟之下他们已经按捺不住,恨不得现在就去旁边蹭些吃的。

    “你说师父他和那几个家伙在说什么呢?这么大晌,怎么还不回来?”

    别一个摇头道:“他老人家的心思,咱们怎么可能猜测得到,反正在这里等着就对了。”

    说罢,二人抬头向门外看去,只见这时一个仙苑弟子突然快跑了进来。

    “请问二位可是文来剑派的贵客?”

    那个年纪稍大一些的男性弟子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想了好半天也没能认出对方的身份,于是好奇道:“请问你是?”

    “哦,小的是方掌门的随从,贱名不说也罢。”

    那人笑了下,随即说道:“呵呵,随从?方掌门门人众多,还需要随从吗?真是怪哉。”

    “小的哪里敢和苑内的弟子相比。修行打坐的事情干不来,只能做些跑腿打杂的粗活儿了。”

    听了这些,那人忽然道:“不知方掌门有何贵干?”

    随从道:“方掌门唤二位去他那里一聚,说是贵派的齐掌门也在那里。”

    两位弟子相视一笑,心里暗喜,还有这等美事,想都没想,直接跟前对方去了。再之后,在那名随从的带领之下,二人左拐右拐,一直到了处相当偏远的空旷之地,这才停了下来。

    “哎?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不见我们的师父和方掌门?”

    那名随从随即转峰,面带微笑道:“我这就带你们去找。”

    寒光一闪,杀气逼人,来无踪去无影的刀刃直接没入到二人的脖颈之中,后者连哀呼的机会都没有,便已经双双倒地。诡异的是,在受了如此严重的刀伤之后,二个人的脖子上竟没有流出半滴血来,唯一的痕迹便是隐藏在褶皱里的两道红印。

    “我让你们出来,你们就出来,真是活该你们去死。可你们死就死了,还得让本大爷给你们挖坑,真是晦气。”

    那名随从也不歇息,不知从哪拿来了一把铁锹,捥起袖子,就着跟前就开始挖,不一会就挖了一个半人来深的土坑。接着,他又从下面跳了上来,粗鲁地将两具发凉的尸体踢下深坑,几锹土之后就给埋得差不多了。

    “下辈子别再学什么成仙之道了,你看多危险。要我说,就当个屠夫。整天都能吃到肉,而且别人还不敢惹你,多好。”

    就在那名随从自言自语的时候,只见竹林之中忽然走出一个人影。那人身着烟色连帽长袍,乍一看去根本看不到面容。而面对这位突然到来的“过路人”,随从也不慌张,而是不紧不慢道:“怎么?又有什么事吗?”

    长袖下的人轻声一笑,发出无比沙哑的声音。他来到那刚被填平的土坑跟前,用力在上面踩了几脚,这才道:“你的身法还是那么麻利,看来是掌门多虑了。”

    那名随从应和着冷笑了两声,将铁锹朝旁边的竹林里一丢,随即道:“你以为这些年我闲着了吗?每天要杀那么多的猪,就算闭着眼,我都能一刀将它们毙命。”

    长袍人道:“可人是人,猪是猪。猪反抗起来会和你玩命,更何况是两个身怀绝技的修行者呢?”

    随从道:“那是你,在我看来,人和猪都一样,都是等着被宰的可怜虫。杀猪习惯了,所以杀人也就理所应当了。”

    长袍人淡淡道:“看来掌门说得没错,魔人就是魔人,总有改不了骨子里的凶残。真不知道,他老人家为什么要把你留在这里。”

    对方的几句话引得随从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之大,震耳欲聋,似乎根本不怕别人发现他的存在。

    “方掌门一向以和蔼可亲的面貌示人,谁又能猜到他竟是个冷血无情的大魔头呢?在别人看来,他只能行善好施,所以这种杀人放火的工作就只能我做了。”

    长袍人忽而咳嗽了两声,接着道:“好了,我只是来看一下工作进展得怎么样了,既然后患已经解决,那我就回去了。”

    长袍人转身欲要离去,那名随从的眼中突然闪出一道光亮,开口叫住道:“方掌门真能实现他的诺言?”

    “掌门他从来都是一诺千金。更何况,这牵扯了许多你所不知道的隐情,开启魔界大门,势在必行!”

    白天时候,苍北仙苑发生了血屠法戒会那么大的事情,居然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察觉。方惜时的练功房里早已是烟云缭绕,灵气磅礴,甚至就连视线都会受到影响。可就在这众多的氤氲缭绕之中,一道白色的身影逐渐显现。

    “你醒了。”

    声音来自雾气的中央,而受此召唤,那道人影终于睁开双眼,一时间房间之中呈现出五彩斑斓的景象,周围的地面被照得像白天一样明亮,着实惊艳。

    “我睡了多久?”

    雾气之中的人道“两个月吧!还好,没有耽误时间,你回来的时候刚刚好。”

    原本坐在订上的白色身影突然站了起来。这下,他的身形猛然高大了整整一倍,就连头上的房梁都是那么得触手可及。

    “多少年了,太久没有在人间出现过了。还是这么熟悉的味道,还是这么令人怀念的灵气,我无欲终于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