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 高人入场
    ,!

    包含了苍北仙苑与天幕尊府的精华武学,再加上方惜时的时间掌控者部分力量,沈万秋的这一招苍神破几乎达到了空前绝后的至强地步,即便远在数十里之外的山峰之上,也能清晰感觉到仙苑之中传来的灵气异动。风起云涌,电内雷鸣,一切可以调动的天兆全在这一时间发作。眼见这种可怕的夺人气势,一些修为较浅的修行者甚至会被搅得心神难宁,内息堵塞。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上极高之处忽而将下一道红色的光影,定睛一看竟是一条绵延数百丈的巨型龙影。而这也正是苍神破的元神所在,苍龙。

    能将武学功法修炼至元神幻化的地步,可以说是修行者登峰造极的一种重要体现。许多苦练数百年上午年的老资辈前人甚至都无法做到这一点。而更加难能可贵的是,苍天神功是沈万秋的自创武学,难度之大,属实无法想象。苍龙出现的瞬间,包括血嗜子,云影子二人众多观众不由得从座位上站立起来,为眼前的这一幕奇迹亲作见证者。

    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创世之举!

    现如今,作为对手的许参天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招苍神破的厉害之处。他以为,只依靠紫金钵的力量,就完全可以阻止对方的攻势。但当那条古风霸气的红色苍龙撞在金钵钵底的时候,他这才发现自己错了。他感觉到不只是大地,好像连整个空间都因为这一击而剧烈颤抖起来。无比的压抑瞬间涌上他的心头,焦虑间一空甘甜涌上喉头,许参天伸手一摸,竟是一口鲜血。他竟被那条苍龙的气势震出了内伤,这实在太过不可思议了!

    “紫金钵,给我顶住!”

    作为天水道人的本命法宝,紫金钵在经年累年的时间之中,吸收这么多来自于主人的珍贵灵气,自从出世以来,三百年的光阴之中,没有一天不是这个样子。这使得紫金钵的本体之中蕴含了巨大体量的精纯灵气,足以让一个人终生受用。而正因为这个原因,许参天动用等级比自己高上许多的紫金钵毫无费力,甚至连大缺都没喘。

    可是,好景不长,在承受了那一记苍神破之后,紫金钵的气势立即大幅衰减,已然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一旦紫金钵失势,那苍龙之上的所有力量,便会毫无保留地宣泄在许参天的身上,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从上台到现在,这许参天第一次感到慌张。他本是一个和沉着稳重的成熟男子,但大难紧头,强招当前,他已无从选择。为了抗住这一突破天际的神招,许参天决定将自己全身的灵气全部注入到紫金钵之中,只为最大限度地开发法宝的潜力。

    当许参天翠绿色的灵气流入到紫金钵的刹那间,钵体外表面顺势放射出一种异样的光芒。乍一看去,金钵已不再是金钵,而一枚散发着神秘光彩的娇阳烈日,超高的温度使得擂台之上便成了夏季正午时分的戈壁沙漠。在这种极端的条件之前,任何生物在没有防备的前提之前都会化作干尸,丑陋而又狰狞。

    现在的许参天,比之前的沈万秋还要狼狈得多,他的身上的汗就像火山爆发一样拼命向往喷涌,显然在摧动紫金钵全力应战的同时,他自己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只是不知和对手比起来相差多少。

    “天水道人的紫金钵果然厉害,不过,凭一件法宝就想破我的苍天神功,还是有些牵强了吧!出来吧!苍风啸!”

    沈万秋刚一说话,原本聚集在苍龙之上的灵气立即烟消云散,龙影也随之化为乌有。与此同哩,擂台之上随即揭起莫名大风,别说是睁眼,就连站立都相当困难。看台上的观众被风吹得东倒西歪,只有少数人可以幸免于难。

    苍风虽然无形,但杀气与威力比起苍神破来一点也不逊色,甚至还在特种的立面有着不可代替的神效。许参天仅仅是走了个神,脸上便被风刃割出了一条食指长短的伤口。伤口的断面平而整,稍微想想就能知道由苍风啸威力究竟有何等恐怖。关键时刻,许参天挥手一招,天中的紫金钵立即向下坠落,这在沈万秋眼里绝对是一个不好的消息。因为,法宝距离越远,留给他的时间也就越短,危险也就越大。

    下降之后的紫金钵通体金黄,一道神圣无比的圣洁金光从天而落,刚好将许参天以及其周围的地面笼罩其中。如此一来,原本狂虐不止的风刃立即失去了原本的威力,吹在许参天的脸上就如同春风一样,丝毫没有不适的反应。

    “嘿嘿,就这点……”

    许参天的话还没说完,便觉得自己脚下突然传来一阵悸动,他的眼睛还没来得及挪动,一股强大的能量立即破土而起,将其本人抛向天空之中。

    “这是!”

    虽然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可趁着极短的空当,许参天还是发现了脚下异样的本来面目。

    它无形无色,甚至无法感知,但却是无坚不摧的强大杀器,那竟是风。

    不知在什么时候,沈万秋居然神不通鬼不觉地将一道苍风啸打入到了地底下方,从而逃过了紫金钵的庇护,对圣光之中的许参天直接发动攻击。而那些金灿灿的光芒虽说能挡下正面而来的攻击,但对于内部的能量却毫无抵抗力。苍风啸出现的那一刻,巨型的光幕立即土崩瓦解,碎成一块块玻璃一样透明物体。

    “看起来是我赢了呢!”

    沈万秋微微一笑,刚要享受胜利带来的喜悦。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头顶上方突然烟了下来,抬头一看,那巴掌大小的紫金钵居然径直朝他砸了过来。

    都说大巧若拙,沈万秋自信可以闪过各式各样的古怪招式,但对于这种简单粗暴的“明器”,他竟是毫无办法。只听“砰”的一声闷响,沈万秋的人已经被击出了数丈之远。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的他,伸手一摸自己的额头,竟有大片的鲜红留在掌中。

    “流血了!我居然流血了!”

    想他进入仙苑一二十载,什么样的对手没有见过。这其中大大小小上百场对决战斗,也曾失利过,但从未像今日这般狼狈不堪。他的脸红得发紫,眼中也充起愤怒的血丝。他的风度全然来见,一个市井无赖的形象赫然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许参天,你找死!”

    只是一瞬之间,沈万秋便已来到了许参天的面前。与此同时,之前找伤他的那只紫金钵也一同来到了二者跟前,欲要从中阻止沈万秋的行动。可后者正在气头之上,哪里会在乎一件法宝,他甚至连看都没看,使劲十成功力,直接在紫金钵的身上重重击出一掌,掌声如雷贯耳,让人有种莫名的恐惧。而中招的紫金钵翻腾着向后跌去,直接砸入到擂台之中,再也没了动静。

    “给我起来!”

    沈万秋连手都懒得动,直接将手尖将许参天从地上提了起来。后者已经微微陷入昏迷之中,而且混身浴血,伤势不轻。而这个时候的他还不肯就擒,竟仍有反抗的想法。沈万秋忽出一掌,掌力透骨,那条健壮的手臂直接被拗断,碎骨破体飞出。

    “啊!”

    许参天的惨叫着实凄厉,似乎受到了主人的召唤,那柄停在地上的开山斧当即一跃而起,直奔沈万秋的面门,欲要将之逼开。可沈万秋此时已经进入疯狂状态,根本不怕这些花招。开山斧翻飞着向他袭来,他却只是伸手一握,便将整个巨斧停了下来。

    “看我劈了你!”

    在沈万秋的角度看来,用斧去砍脚上的许参天,那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可一旦被这种大体形的武器击中,许参天必死无疑。而根本大会规定,如果选手故意伤人性命,就会被取消参赛资格,情节严重的还会受到范内的严厉惩罚。然而,现在的沈万秋已经不能自制,他心中所想的就只是想报复,疯狂地报复。

    “去死吧!

    寒光一闪,许参天感觉自己身上的血都冷却了下来。时间被无限拉长,他几乎可以看清开山斧的运动轨迹。可就算这样,他仍然没有自保的能力,因为他已无法动弹。

    “师兄!”

    神来子忽然一声,提醒了一下身边的云影子。在他们三子之中,云影子的身法最快,也是最有可能赶入场中救下许参天性命的。而且,许参天是天水道人的徒弟,也就是云影子的徒孙。作为师爷的他,这个时候出手是再合适不过的。可当神来子看向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发现原本待在那里的云影子居然不见了。

    “年轻人,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还是就此罢手吧!”

    沈万秋不敢相信,刚刚还散发着恐怖杀意的开山斧,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而在他在面前,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正提着半死不活的许参天,一脸慈祥地注视着他。

    “师叔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