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 苍神破
    ,!

    天水道人醒来的时候,夏晚青已经先他一步回过神来,再看到眼前狼藉一片的惨象之后,他才终于能够确定,之前所见并不是自己的梦。

    那是如同炼狱一样的真实存在。

    在二人的一旁,一个烧得发烟的身体安静地躺在那里,一点呼吸也没有,看起来似乎已经死去多时。天水道人瞧见这一幕之后,不由得苦笑了下,艰难道:“连殒灭心炎都用了,看来你这个顽固不灵的老家伙也遭遇了强敌啊!”

    话音刚落,只见那具焦体之上迅速蔓延起大片的裂纹,一道道白色的热气立即从中喷射而出。紧接着空间之中接连传出数道密集的刺耳的破碎声,不等二人看清眼前的状况,一道崭新的身体已经重新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啊!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

    从雾气之中闪身而出的正是火髯道人,刚刚从死亡边境捡回一条命的他,竟比之初的时候还要富有活力,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少了许多。唯一不变的是那火一样的长须,随风飘动,着实威风。

    夏晚青望了对方一眼,不禁惊声道:“几天不见,你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我记得以前你使用浴火重身之后,至少需要一整天才能恢复原样。可现在你居然把时间缩短了将近一半,莫非最近你又有什么奇遇?”

    虽说身体已经恢复原样,可现如今的火髯道人是一丝不挂,光溜溜地站在两个大老爷们面前,还真让他有些不太自在。于是乎,他手臂一挥,一件由火焰构成的红色长袍瞬间披在他的身上,而他的面色也随着一起变得红润起来。

    “奇遇算不上,只不过是偶然间见识了一位不世高人而已。”

    “哦?这位高人姓甚名谁,我倒是想去讨教一下。”天水道人跃跃欲试道。

    火髯道人显出一副鄙夷的样子,随即道:“说了是偶然,我哪里会知道他的身份。再说,高人是那么好见的吗?从一定角度上来看,我的运气确实要比你好上许多。”

    天水道人知道再问也是多余,于是不再开口说下去。而这时,夏晚青的突然尖啸了一声,面色痛苦道:“法……法尊,法尊他不在了!”

    天水道人面色阴沉,语气悲怆道:“夏长老,法尊他……”

    夏晚青似乎看出了对方的心思,于是连忙道:“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天水道人便将发现在法尊与自己身上的遭遇一五一十说了一遍,当讲当法尊如何形神俱灭的时候,夏晚青终于支持不住,抱头痛哭起来:“法尊,我对不起你,是我没用,不能和你一起并肩作战!”

    天水道人看着对方挣扎的样子,于心不忍,于是便出言劝慰道:“夏长老,这不是你的错。毕竟,遇上那样强劲的对手,能自保就已经实属不易了。而法尊他是为了保护法戒会的尊严,才会与敌人放手一搏,虽死犹荣。我想他老人家在九泉之下,应该也会安息的吧!”

    眼见夏晚青老泪纵横的模样,火髯道人心中同样不是滋味。事实上,早在数天之前,他已得高人指点,得知最近仙苑将有大事发生。可让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是,一天之内,这里会出现如此众多的高手,难道这是仙苑大限将至的预兆吗?

    “对了,从刚才到现在,我还没见到掌门师兄呢,他去哪了?”火髯道人不由道。

    夏晚青抬起头来,声音呜咽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他正往北面走去。或许,他是去找你所碰到的那个敌人了吧!”

    “应该不会吧!虽然我自己损失惨重,可那小子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人应该已经化为灰烬了。”

    天水道人点了点头,应和道:“你的殒灭心炎是以人类体内的神魂为源,不将目标焚烧殆尽绝不会半路熄灭。只不过……”

    火髯道人眉梢一挑,冷冷道:“怎么了?”

    “只不过,这次我们遇上的敌人不同以往,看他们的样子,似乎并不是人普通的人类。他们好像是……魔。”

    “魔?”火髯道人与夏晚青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出了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字。在他们的印象之中,魔人早已同魔界被一起阻拦在了人间的另一边,就算有残留爪牙尚在人世,也不该是这种强大到令人恐怖的程度。

    “虽然我没有见过真正的魔,但从先辈们的描述之中,他们似乎并没有我们见到的那些敌人强大。否则,当年人间的几大高手如何能将他们赶出这里,设下封印?”

    火髯道人的话不无道理,可天水道人仍然坚持道“反正,这些敌人与众不同,和我之前所见到的喽啰完全不一样,你的殒灭心炎未必能将他们赶尽杀绝。”

    方惜时站在一根枝枝之上,低头看向脚下不远处的地方,身中火髯道人最强一招的王有德正依靠着自己超乎寻常的可怕自愈能力,为自己修复着受伤的患处。此刻,他的身体因为火毒的缘故已经是千疮百孔,胸间一个巴掌大小的窟窿赫然呈现在方惜时的面前。看到这一幕的他,不禁叹了口气,顺势跳下了枝头。

    明知方惜时已经到来,王有德却没有丝毫畏惧的神情,他一边有条不紊地治疗着身上的烧伤,一边开口笑道:“你和那个红毛老道的毒火一个德行,全都是阴魂不散,甩也甩不掉。”

    方惜时淡淡地笑了笑,温和道:“你不用担心,我并不屑于去杀一个将死之人。”

    王有德脸上的笑意全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由衷的厌恶。他痛恨对方假惺惺的样子,更加痛恨老天待自己为何如此不公。

    “你少来这套,我知道你跟过来的目的,你想知道他在哪里,我是绝不会说的。”

    方惜时又笑了笑,可这一次他的笑意之中分明带着一股让人十分不爽的傲慢,要不是王有德有伤在身,他早就起来与对方拼命了。

    “如果说,我能救你的性命,你愿不愿意带我去他那里?”方惜时微笑道。

    王有德上前打量了对方一番,不由道:“这么严重的伤势也能救?你以为自己是神仙不成?”

    方惜时气扬了下嘴角,一脸得意道:“正是。”

    沈万秋以其师父方惜时所传的“时间掌控者”功法,不但救了自己一命,而且还彻底扭转了局势,化被动为主动,暂时控制住了许参天。现在的他,虽然一脸从容,但就几息的工夫便已经大汗淋漓,显然之前的秘术对他的消耗极其巨大,甚至已经影响到他的真气运行。

    “许师弟,看来还是我略胜一筹啊!”沈万秋露出灿烂笑容道。

    “呵呵,大师兄,你似乎高兴得太早了一点吧!你以为,我师父天水道人的本命法宝紫金钵就只有这点威力吗?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不等沈万秋反应,许参天伸手将掌中那枚紫色金钵投入到天空之中。谁知,就在这时,金钵越变越大,不时便已将整个擂台遮蔽起来。现在只要紫金钵一落,场中的任何一个人,无论是沈万秋还是使用者许参天,都会被重重地拍在金钵之中。

    “嘿嘿,你没有想到紫金钵除了可以释放神水之外,还可以吸纳天地间任何的个体吧!别说是你,就算是一座小山,也能转瞬间成为的掌中玩物。所以我说,沈万秋,你还是快快认输吧!”

    沈万秋吹了吹眼前被汗水打湿的发丝,深吸了口气,然后道:“让我认输,那得看你有没有那种本事!”

    作为郭实郭尊者的外甥,沈万秋除了精通苍北仙苑的诸多秘籍之外,还知晓天幕尊府的一些高深功法。这一年来他也没闲着,几乎隔三差五去就自己的舅舅那里讨教。也许量天下武学出自一脉的原因,在不断的学习之中,沈万秋发现两派之间的许多武功宝典都存在相同相似的现象。只不过,二者各自都略有不足,经常都是互补的情况。如此一来,沈万秋将两派武学放到一起,经过参照比对,进而钻研出一种凌驾于它们之上的强大功法,他将其命名为苍天神功。自从悟得了这门神奇的功法之后,沈万秋的修为一日千里,现如今已经来到了天人境的巅峰暑期,距离更为神秘莫测的知命境界只差毫厘。而刚才他之所以会出现疲倦的状况,正是因为他暗中动用了苍天神功当中的其中一法,苍神破。

    此招的弱点十分明显,那就是需要使用者耗费大量的时间去积聚灵气,从而让身体达到饱和的程度。在此期间,哪怕是一点闪失都会前功尽弃,不得不从头来过。所以刚才沈万秋还是相当紧张的。不过,现在好了,渡过了聚气期之后,他已经无所畏惧,别说一个许参天,哪怕是当日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孙长空,他也全然不放在眼里。

    “许参天,为你的愚昧付出代价吧!”

    空气之中立即迸现出无尽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