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四章 紫金钵
    ,!

    紫金钵是天水道人的本命法宝,拥有无上神力,可以引天中无源神水,作为自己的力量,进而造成无法估量的破坏力。如果说这样的神器落到了许参天的手中,那无疑是如虎添翼。相对应的作为对手的沈万秋,可就大为不妙了。

    好在,现在的许参天并没有祭出法宝紫金钵,这样一来,只要沈万秋抓紧时间,取得比试的胜利,那就可以有惊无险地渡过眼前的难关。可一旦紫金钵出现,别说是他,就算是仙苑之中的老资辈长老也无力应对。作为沈万秋最忠实的“信徒”,紧张之下的嘲庸不由得攥起了拳头。

    “大哥,你可要加油啊!”

    赛场之上,由天山斧激起的层层气浪愈发强横,稍微靠近一些的传薪者已经有些坐立不安,生怕之前的牵连事件再次发生。

    “没想到短短五十年的光景,苍北仙苑居然又培养了这么多惊世骇俗的可造之才,实属罕见。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传薪大会在开在这里了。”

    说话的人是初升大陆之上,极南之地巫祖门门主,巫贤王。在他的身边,是这次随同而来的两名弟子,一个叫巫明,一个叫巫暗。这两人都是他的亲传弟子,几乎继承了他的半生衣钵。而因为天资不同,二人所学的功法又霍然相反。

    巫明身材健硕,外家功夫已炼至炉火纯青的境界,非常力大无穷,而且刀枪不入,一般的攻击根本对他造成不了伤害。而巫暗从小体弱多病,巫贤王发现他聪明伶俐,心思缜密,所以便将自己巫祖门世代相传的巫神宝典传授给了他。巫神宝典之中记载着当年巫神修行之时的所悟所感,对于那些资历超凡的天才而言简直是无上的至宝。不过三十年的时间,现如今巫暗已经拥有了足足百年的修为,单从这个方面上来讲,就连巫明也远远不及。而随着修为的提升,巫暗天生的体质缺陷也得到了极大的修补,已与正常人无异。巫贤王之所以没有像其它7门派那样兴师动众,第一是不想太过张扬,第二,也是最重要的方面,有巫明、巫暗兄弟二人相伴左右,就已经完全足够了。哪怕有人心生歹念,想要将他至于死地。这哥柄也能在第一时间摆平对方。这既是巫贤王对于自己两位高徒的信任,同样也是他狂傲不羁的表现之一。

    “我说明儿,你瞧那个大个子,凭你现在的实力,能不能与他一战。”

    别看巫明长得呆头呆脑,可说起话来却是毫不含糊:“我看他与我一样天生神力,只可惜招式略显粗糙,吓人还行,要是真打起来,恐怕他连我三招都接下住。”

    巫贤王淡淡一笑,随即看向别一边的巫暗,接着道:“你说呢?”

    巫暗的表现与巫明完全就是两个极端,他的人十分安静,静得让人有些不自在。在他那双明镜一般明亮的眼睛之中,呈现的是沈万秋与许参天的对决。稍事沉吟,巫暗终于说道:

    “这个许参天的招式虽然简单,但不乏大巧若拙的成分在里面。他的巨斧看起来是在虚张声势,但从刚才到现在,修为便高一筹的沈万秋却一点便宜也没有占到,甚至连接近对方的机机会都没有。”

    巫贤王满意地点了点头,随着道:“所以说,在你看来,许参天的胜算更大了?”

    巫暗道:“许参天与那柄巨斧的默契配合,虽然天衣无缝,但在弟子看来,还是沈万秋技高一筹。”

    就在巫音说音刚落之时,只见天空之中阴云涌动,大片的烟霾伴随着旋风的运动逐渐朝赛场中央处聚集,很快便形成了规模。眼见许参天的狂风斧啸势不可当,即将锁定胜局。飘浮在天空之中的那些阴云立即起了变数。

    看台之上,飞仙子看到这一惊人的一幕,不禁惊叹道:“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个姓沈的还有这等缜密心思,看来那个许参天要不好过了啊!”

    呼吸间,天中阴云翻动,大片大片的灵气从中破空而出,化作一缕缕绵长的烟龙,从四面八方流向下方的沈万秋。这时,稍有些见识的观众立即辨别出,沈万秋现在所施展的正是方惜时的独创神功,通灵三掌。

    修习通灵三掌最基本的条件就是修炼者要与天地灵识相通,这样方能借自然之力,化自身之功,进而产生超乎想象的力量。事实上,早在二人交手之初,沈万秋便已着手“聚灵”,而那些阴云的外表,只不过是一种伪装罢了。

    “哼哼,方掌门的通灵三掌吗?这我便是要领教一下。”

    说话之时,许参天手中急抖,只见天山斧上寒光四射,一瞬之间不下于十道杀气立即奔腾而出,从十个完全不同的方向一起劈向对面的沈万秋。

    “行云掌!”

    作为通灵三掌的第一招,使出行云掌的沈万秋,身手速度立即有了质的攀升,现在他的脚底之下已经出现了两朵巴掌大小的云彩,托着他随意移动,行动之快,真的就好像风势一样,令人肉眼无法捕捉。趁着对方反应不及的时候,空中的那些灵气已经全部安置完毕,只见沈万秋凌空之际推出一掌,所有的灵气立即化作凶悍的猛兽,一同冲向那道贯穿天地的旋风。

    “霰云掌!”

    此招的攻击范围之广,变化之快,实属当世罕见。更何况沈万秋对于此掌法早已谙熟于心,运用自如,比起曾经孙长空对敌时候使有的通灵三掌,不知要强大多少倍。受召进攻的众多掌影,分袭旋风的各个部位,一个角落也不肯放过。顷刻间,原本无色无形的旋风立即披上了一件淡蓝色的轻纱,那是灵气爆炸之时发生的光芒。而在霰云掌的包围之中,许参天的乱风斧啸终见颓势,只是守势还没有完全崩溃而已。

    “该死,这通灵掌果然厉害,我的开天斧恐怕抵挡不住了。”

    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战而败。现在许参天虽然大势已去,但却并没有真正的输掉对决。而一旦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出现了运摇,那可就真的万动不覆了。惊慌间,许参天突然想到了自己的身上还有一件致胜法宝,那就是天水道人最为得意的法宝,紫金钵。

    紫金钵一出,旋风之上的淡蓝色立即瓦解,陈而代之的是一种浸淫在金属光泽之中的浓浓紫色。紧接着,紫色的光幕之上渐渐出现了一些细不睥裂纹,沈万秋心知不妙,刚要撤退,谁承想,铺天盖地怕巨大浪头立即充斥了他的视线。

    “这是什么东西!”

    水是至阴至柔之物,无论什么样的力量轰击在它的身上,都能在顷刻间轻松化解。

    沈万秋的霰云掌固然厉害非常,可一遇到水这种对手,便立即失去了威力,随着一道又一道跃起的水花,那道水瀑距离沈万秋越来越近,眼看就要将他拍在巨浪之下。谁知就在这时,他突然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道本元精血破口而出,散作团血雾。随即,沈万秋大声喊道:“止!”

    众人根本没有看清刚才发生的事情,而距离最近的许参天站在擂台的一旁,满面红光地看着对面的那团活水。他可以肯定,刚才的那一击已经将沈万秋拍在了巨浪之下,而真正承受了那样可怕的攻击的人,是绝没有理由还能站起来的。

    “哈哈,还是我赢了。”

    “哦?你是不是太过自信了些?”

    声音从背后传来,许参天面色一下子阴沉下来,就在他准备回首去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一道强横的掌力已经透过他的脊梁骨直接进入到了他的体内深处。凭借着自己过硬的体质已经魁梧的身材,许参天并没有被打飞出去。但即便这样,掌力还是挫伤了他的脏器,一通洗劫之后,他的嘴角还是流淌出一道血痕,他还是受伤了。

    “怎么可能,你是如何跑到我身后的?”许参天背对着沈万秋,难以置信地问道。

    这时,沈万秋却是不合时宜的笑了笑,回答道:“你很聪明,知道在发力之后将宝贝收起来。不过,从刚才的浪头的力量上判断,能使出如此强大水之力量,除了师叔的天水道人的紫金钵之外,就没有其它可能了吧!没想到啊没想到,师叔居然如此器重你。”

    许参天冷笑了下,接着道:“所以呢?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你是如何躲过紫金钵之中的神水之力的。”

    面对对方的二次质问,沈万秋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迈着轻盈的步伐,径直走到许参天的跟前,面对着面,眼看着眼。

    “你以为只有你会受到重视吗?实话告诉你,掌门已经将他的至强武学,时间掌控者教给了我。有了它,无论是你,还是孙长空,都绝不是我的对手!”

    法戒会之中,高远山与高峻山相视一笑,双双倒地不支。在他们面前,是那个熟悉不过的身影。在他的怀中,还有已经被几乎烧焦的火髯道人。此刻,只见他那发烟干裂的血痂之下,居然神奇地出现了一块细嫩的皮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