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三章 孽缘
    ,!

    作为苍北仙苑内门之中,少数几个拥有极高声誉的精英弟子,许参天稳居众人之上,一直都被视作屠昊天之后最有希望成为核心弟子的不二人选。而作为大师兄的沈万秋,面对自己这位出道略晚的同门师弟,又会展现出何等惊人的实力呢?

    遮天皇来到休息室的时候,柳如音已经拿着伤药在等他了。后者粉腮如画,面色娇羞,显得是看到了意中人所以才会流露出这种异样。

    “你来了。”柳如音扭捏道。

    遮天皇虽然没有真正见过对方,但在孙长空脑海之中留下的记忆之中,他极快地辨别出柳如音的身份。不知为何,向来无所畏惧的遮天皇竟然犯起难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应。

    “还在那里站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坐下。虽说大会规定兵器禁止淬毒,但那些颜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还是尽快冲浪出来好。”

    说着,柳如音拿过一只盛满清水的木盆,又从怀中掏出一方素帕,扔了进去。接着,他将手中的药瓶打开,将其中的烟色粉末倒入水中一些。很快,原本澄清的温水竟变成了翠绿色,看上去让人极不舒服。

    遮天皇古怪地看着那盆中之物,迟迟不肯上去。谁知,柳如音却来到了他的跟前,一把抓起他的手,随即道:“还愣着做什么,难不成还要我帮你脱衣服不成。”

    柳如音不经意的一句话令遮天皇瞬间脸色通红,他将头微微低下,轻轻道:“我自己来就好。”

    可能是因为心中的羞涩,遮天皇在宽衣之前,还特意将头扭了回去。当那布满血痕的外衣落在地上的那一刻,一双纤细却又十分有力手臂突然从他的背后将他抱住,死死得箍着,一点也没有放松的意思。

    “不要说话,让我抱一会儿。”

    遮天皇的身体忽然怔住,片刻之后他才将自己那只准备将柳如音挡开的手掌重新放下,随着对方一同沉默着,享受着这难得的安宁。

    “你……还好吗?”遮天皇低声道。

    柳如音用自己的脸在对方的后背上使劲地蹭了两下,而后道:“师父如愿当上了宗主,我本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可不知道为什么,身在飘渺云巅的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从你当初失踪的那天起,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

    说着,柳如音的手忽然松弛下来,而遮天皇也终于转过身来,真真正正看清了面前这位绝世美人的芳颜。不知是出于怎样的心理,那一瞬间的遮天皇,心中竟升起一丝嫉妒之情。

    “孙长空啊孙长空,你上辈子是修了多少福气,才能换来如此一位倾国佳人。”

    见到“孙长空”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柳如音的整个人都变得不自在起来,她又恢复成了刚才羞赧的状态,只是那对星辉般的眼眸却变得硬加明亮。

    “你不会辜负我的,对吧?”

    柳如音的话让遮天皇如遭雷亟,事实上,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该用哪个身份来面对这位楚楚动人的女子。是她的昔日相好孙长空,还是不可一世的天界霸主,他在迟疑,更在挣扎。在某一个刹那间,他甚至有过干脆不如成为真正的孙长空算了。然而,这种悸动最终还是被他心中的理智所战胜。他还是他,一个不同寻常的过程,孙长空的皮囊对于他来讲,只是一间客栈而已,客栈不是家,终有一天他会离去。那时,剩下的柳如音又该怎么办呢?毕竟,真正的孙长空已经不在了,如果让对方继续追寻这个不存在的人,那岂不是害了对方。也就在这个时候,遮天皇的心中出现了一种少有的怜悯,他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呵呵,你别傻了,我是男人,男人三妻四妾,那很正常。天长地久,同生共死,那都是骗人的鬼话。再说,我孙长空可是要成大事的人,成大事者怎能被这些琐事牵绊。如果你现在还抱有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的话,我劝你还是早些放弃我吧!”

    遮天皇的话一出,柳如音的眼睛之中就飙出了泪花。然而他并没有像青涩的小姑娘那样,歇斯底里里发泄心中的悲痛。她只是站在那里,任由泪水划过脸颊,涌入自己的嘴角。泪是苦涩的,但此时的柳如音已经全然感觉不到。他仿佛坠入了万年不化的冻窟之中,有意的寒流向恶鬼凶煞一样不断袭击着他那脆弱的身体。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打起哆嗦,即便是剧烈的呼吸仍然无法缓解心中的压抑。

    遮天皇见证着这一幕,心中属实不是一个滋味。毕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他而起。如果不是他抢了孙长空的肉shen,也许现在他们二人就可以团聚,以后甚至可以结为夫妻。然而,正是他的出世,使得这所有的美好愿望化成了泡影。

    柳如音还是走了,木盆之中的水已经彻底冷却下来。遮天皇失意地从盆中拾出那方丝帕,只见在丝帕的一角处,绣着一个小小的,却又十分工整的“空”字。

    “你等等!”

    遮天皇夺门而出。

    许参天,许氏家族年轻一辈之中首屈一指的后起之秀。借由父辈的优良基因,许参天生出来就比别人沉上许多,到了十二岁的时候,他已经比同龄人高出了整整两个脑袋,站在众人之中就像一棵大参天大树一样,而他的名字也正因此得来。

    身材的优势让他拥有了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强大膂力,这也使得他可以动用常人无法想象的强大兵器。开山斧就是他的兵器。

    这柄庞然大物究竟有多少斤,别人无从知晓。只要许参天出现,他便会将整个斧子抗在肩上,一刻也不放下。所以,他走起路来异常沉稳,每一步都好似使出了千钧之力,压得石板地砖吱吱作响。

    作为许参天的对手,沈万秋就显得娇弱许多了。事实上,他的身材在师弟师妹之中并算不上矮小,甚至还有些魁梧,可一遇上像嘲庸或者许参天这样的人物,那就完全不够看得了。从里到外让沈万秋不太痛快的是,别看许参天长得高大,但五官面貌并没有变得太过粗犷,甚至在他眉宇之间可能依稀看出几分秀气,实在气煞人也。如果说女人想找一个高大威猛、而又英俊潇洒的男人,那许参天一定是最佳人选。

    按理来讲,仙苑弟子之中,除了孙长空等人的少数个体之外,所有人见到沈万秋的时候都会显得毕恭毕敬。即便是在赛场之上,这种最起码的礼节也不会缺少。可许参天却丝毫没有那种意思,他看着对方,就像在看自己幼时玩伴一样,眼神之中充满了嘲讽与不屑。

    “参天师弟,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面对沈万秋如此谦和的态度,许参天仍然不去理会,只是冷冷道:“好不好的,打过才知道。”

    “呵呵,师弟放心,咱们以武会友,就算情况危急,我也不会伤害师弟性命的。”

    “哼,师兄,你就别再这里假惺惺了。我们之中有谁不知道你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伪君子。你也不要对我客气,有什么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说罢,许参天伸手拿下肩上的开山斧,随手一抡,一股强大无比的气流顷刻间出现,化为一头无形猛兽,直冲对面的沈万秋。

    就在大家好奇接下来对方该如何应对这一招的同时,沈万秋挥后将衣袖一扬,那道强大的气流瞬间便消失不见了。看台之上,忽而吹过一阵清爽的微风,风中似乎夹带着某种说不清楚的体气。

    “既然这样,师弟,你可就得小心喽!”

    说话间,沈万秋一跃飞入半空这之中,身形一分为三,分别朝许参天的左右后三个方向发动攻势。面对种突来的情况,许参天面不改色,持斧急挥,斧刃迎上沈万秋的分身,立即激荡起耀眼的火光,不时,赛场之上便升起一股强大的旋风,旋风边缘,三个一模一样的沈万秋不停对着旋风中央发动着密集的攻势,掌风,刃风混成一片,很快便将赛场上的石板折磨得遍体鳞伤。

    “好家伙,一上来就使出了狂风斧啸。看来,许参天真的想拿下胜利啊!”嘲庸惊声道。

    “呵呵,那照你看,许参天的胜算又有几成呢?”步非烟轻笑道。

    嘲庸抓了抓许久没有打理的头发,神情为难道:“这个,这个……”

    周书颖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她将头凑到嘲庸的面前,随即道:“怎么,沈师兄是你的大哥,你不好评断吗?”

    嘲庸摇头道:“这倒不是。可刚才我在场的时候,发现许参天在和天水道人说话。也许他老人家有破解沈大哥招式的办法。”

    听了这个意外的消息,步非烟来了兴趣,接着道:“哦?照你所说,天水道人难道还能比掌门厉害吗?别忘了,沈万秋可是方掌门的嫡传弟子,就连方柔师妹也望尘莫及。”

    “可是……”

    嘲庸再三考虑,终于开口道:“我看天水道人将他的法宝紫金钵给他了。”

    “什么!”步非烟与周书颖齐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