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草草结束
    ,!

    神来子有一项隐疾是外人不太知道的,那就是他的眼睛。他的视力十分糟糕,而且相当奇怪,越是光线充足,视力就会越差;到了夜晚,神来子的观察力直线上升,比起一些夜晚出没的飞禽猛兽还要出色。当时师父把他收入门下的时候,还给他起了一个小名:夜猫眼儿。

    当天,遮天皇虽然没有亲身到场,但他的分身却闯入到了旅店之中,而且还和神来子撞了个面。可问题是,当时正是白天,神来子的眼疾刚好发作,所以他并没有看清遮天皇的样子,所以也就认不出对方的身份来。但即便这样,他的眼睛并不是一点也看不到,通过微弱的残影,他能依稀感觉到,场中人的身手与自己当日在旅店遇到的那人极其相似,所以才有了刚才的猜想。

    “如果真的是他的话,那这件事情可就不一般了。”

    这下,血嗜子来了兴趣,随即问道:“怎么就不一般了,难道,这小子还大有来头不成?”’

    神来子摇着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个名叫‘孙长空’的弟子究竟是何身份,但从当天他的身手来看,此人拥有不下于我们师兄弟三个的实力。”

    云影子不禁惊声道:“你确定是实力,不是修为?”

    在云影子看来,一个人的实力要远比修为更加重要。修为只是实力的一部分,是评价实力的一项依据,但绝不是所有依据。一名弟子,他的修为也许很卑微,但这并不代表他的实力就不出众。如果可以将自己有有限修为合理运用,并加持到一定的武功兵器之中,威力将会发生质的飞跃,进而获得几倍十倍,甚至百倍的增幅。而经过了上千年有岁月,他们几把老骨头的修为虽然已经停滞不前,但其它的武斗技巧却仍然在与日俱增。他们比起眼前的这位小徒孙,多活了那么多年,自然会获得更多的武功秘籍,以及神兵利器,但如果说即便这样对方仍能在实力上与他们持平的话,那只能说他是个彻彻底底的怪物了。

    听到这里,血嗜子也来了兴致,接着道:“就是就是,我看你还是花些时间多治治你的眼疾吧!如果说这个小娃娃有你我这般实力的话,我马上就向他磕头拜师。”

    “师兄,话可不能乱说,否则是要糟报应的。”神来子煞有其事道。

    “哼哼,如果你所说是真的话,就算让我受到报应我也认了。可是,你要在这里胡说八道的话……”

    神来子道:“如何?”

    “哼,那我就只能行使师长的权力,好好教育一下你了。”

    神来子摊开手道:“好吧!就当我胡说好了。至于事实如此,你们就瞧好吧!”

    自从屠昊天祭出那件屠神鞭之后,战况便呈现一边的局势。在与神兵的无间配合之中,遮天皇颓态毕露,身上不时会被钢鞭上的棱角剐去些皮肉衣料,好在伤口都不深,并没有触动筋骨。不然,现在的他就是想正常活动都不能了。

    屠神鞭刚柔并济,阴阳共生,当那绸棍与其搅在一起的时候,屠神鞭便会以其锋利的边缘将对方割得遍体鳞伤,不成样子。而如果以肢体阻拦的话,屠神鞭又会展现出至柔的一面,避其锋芒,攻其弱点,防不胜防。对于这种棘手的兵器,遮天皇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得用那条破烂腰带勉强与之周旋,看样子随时都有落败的可能。

    “嘿嘿,孙长空,你之前的嚣张去哪里了?怎么样,我的屠神鞭使得还算凑合吧?你应该庆幸,你对上的是我,如果换作是我爹的话,现在的你恐怕已经成为了具鲜血淋漓的骷髅了。”

    一边应付着那条难缠的钢鞭,一边听着对方的冷嘲热讽,遮天皇感觉自己心中的怒火已经有些不受控制了。万一自己使出真正本领,别说是屠昊天,就连台上的九成观众也休想活命。

    “如果现在暴露的话,非但我的计划进行不了,说不定还会被他们联手诛杀在这里。不行,我要继续忍下去。”

    趁着一个腾空的机会,遮天皇翻到屠昊天的身后,随手抄出屠式甲的一柄长刀,然后赶紧站好位置,以防对方钻自己的空当。可刀还没来得及握实,一股透心凉立即涌上他的全身,当他再次看向自己握刀手掌的时候,一股烟色的血水顺着掌纹缓缓流下。

    “哈哈,孙长空,你也太过天真了些吧!无论战场还是赛场,兵器都是自己的命根子,我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武器这么轻易地交给你呢。屠式甲只有我们屠家人才能使用,其中所携带的十八路兵器亦是如此。刚刚你握了我的刀,刀柄之上的暗括自动激活,并朝你的掌心之中注入了我们屠家特制的剧毒。如果没有我家的解药,不出半个时辰你就会暴毙在此。所以,听我一句劝,想保命的话就乖乖投降。我答应你,一会到了台下一定给你解药。”

    听完了屠昊天口中的事情真相,遮天皇非但没有失落,反而变得异常兴奋,眼睛之中似有火光攒动。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没想到屠式甲这么厉害,改天我也要搞这么一套。”

    看着对方如痴如醉的表情,屠昊天不禁大笑道:“你这家伙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既然吃了屠式甲的亏,不躲着走也就算了,既然还自己找上门来。实话告诉你,现在我就是把这件宝甲脱下来,你也不敢碰。不然,就算是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你!”

    遮天皇淡淡地笑了笑,又挥动了两下手中的长刀,这才道:“如果我说,我想尝试一下,你会不会如我所愿?”

    “尝试?难道你想死不成?”

    遮天皇道:“真可惜,我并没有活够,所以并不想死。”

    “既然你不想死,又何必自己寻死?不过,如果你真的有这种想法的话,我倒是愿意成全你!”说罢,屠昊天伸手一拉腋下的机关,整件屠式甲便从他的身上滑落下来,掉在了地上。接着,他用脚尖挑起宝甲,朝对方的位置一扔,随口道:“来!尽管试!”

    “你还真是蠢啊!”

    “孙长空”的话让屠昊天有种番然醒悟的感觉,紧接着他的身体之中传过一阵刺骨的寒意,那柄长刀已凭追星踏矢之势没入了他的胸口,其余的力量更是将他的身体撞飞了好远,最终重重跌落在赛场之下。

    “内门弟子孙长空获胜!”

    就这样,这一场原本被人看好的精彩对决就以一种不明不白的画面画上了句点。

    “好你个孙长空,我还真是小瞧你了!”

    看着台下痛苦哀叫的儿子,屠有道大袖一甩,一跃飞下擂台,来到屠昊天的身前,开始检查对方的伤势。可让他怎么也想不通的是,那看似致命的一刀并未刺伤要害脏器,就连血管经脉也没有划破。在他看来,那柄刀就好像和屠昊天开了个玩笑似的,巧妙地掠过了他的身体,使得他与死神擦肩而过。

    这时,“孙长空”终于也走了过来,看着台下的屠氏父子,他笑了笑,温和道:“被逼无奈,如有得罪,请多包涵。”

    说完,遮天皇欲要转峰离去,谁硌一直低着头的屠有道突然抬起脸道:“难道你就不怕自己毒发身亡?”

    遮天皇依然微笑道:“呵呵,我可以不相信屠昊天,但绝不会信不过你。既然你敢带这件宝甲进来,就一定不会使有那种卑鄙的手段。那些血之所以会呈现烟色,应该是因为隐藏在刀柄之中的颜料所致吧!”

    屠有道点了点头,略带钦佩的口吻道:“不得不说,你比我想象之中的要强很多。而你对于细节的把握更是超乎常人,就连我这种老江湖都犹有不及。不过,你也不要高兴得太早,我是怕给天儿惹麻烦,所以才将兵器之中的剧毒换了去。不然,你真的会死的。”

    孙长空抱拳道:“既然这样,那就多谢盟主不杀之恩了。”

    屠有道搀扶着自己的儿子缓缓走出场外,这时位于看台最高点的几个座位之上,沈万秋赫然出现其中。在他的身边,依次是周书颖,步非烟以及人高马大的嘲庸。在亲眼见证了屠昊天落败的事实之后,四个人全都陷入了死一样的沉寂之中。

    周书颖最沉不住气,率先开口道:“这个孙长空是什么来头,屠昊天就是再不济,也不至于输给一个进入内门才一年的小鬼头吧!再说,他爹把家里的镇宅之宝都拿出来了,居然还赢不了他。我真好奇,究竟是对手太强了,还是他太弱了。”

    步非烟叹了口气,接着话茬继续道:“这次传薪大会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般平静,从刚才开始到现在,掌门和其它两位道人就不知去了哪里,法戒会的人也迟迟不肯露面,到现在还不见踪影。莫非,仙苑之中出了什么意外?”

    这时,一直沉默不言的沈万秋突然眼中一寒,冷冷道:“不管是哪一个,谁敢挡我的路,我就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下一场比试,亲传弟子沈万秋,对战内门弟子许参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