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一章 出人意料的实力
    ,!

    遮天皇的一掌不仅让在场众人大惊失色,就连台上的屠有道也被吓了一跳。对方可是当着他的面出手,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自己的儿子便像苍蝇一样被狠狠地拍在了擂台之上,口中更是血流如注,应该是受了不轻的内伤。不过,为了保持自己的王者风度,屠有道并没有直接去察看屠昊天的伤情,而是假装镇定,随即冷笑道:“没想到你还没有这么厉害的招式一直隐藏着,看来你把我的那群手下一一击败并不是巧合啊!”

    遮天皇自然不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为了不露出马脚,他只得强颜笑道:“呵呵,怎么,你想让自己的儿子就此认输吗?”

    “当然不是,相反,我还要让昊天和你继续打下去,一直打到你服气为止。”

    屠有道突然回头,朝着地上的屠昊天使劲一瞪,随即一股澎湃灵气隔空涌入到屠昊天的身体之中。几声干咳之后,那个原本已经陷入昏迷的屠家少爷居然神奇般地苏醒了过来,就连脸色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惨白,就好像重生似的。

    “我……我这是怎么了?”

    屠昊天摊开双手看着自己掌心中的血迹,却是一点也想不起来刚刚发生的事情。而这时,屠有道却说道:“吾儿,快点起来吧!让对方看看,我屠有道的儿子到底有多么何等强大的力量。”

    听罢,屠昊天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屠式甲,心中立刻激荡起一股强大战意。他像一棵树木一样拔地而起,与此同时周身的气势也一起攀升了数个等级,竟让人有一种警畏的感觉。

    “一气化元,果然是仙人的标志,看来你真的晋入仙人之境了。”

    屠有道不屑地看了一眼遮天皇,不以为然道:“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还能辨认出仙人之境,真让我感到意外。不过,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接得住我们屠家的杀招,接下来你的噩梦就要到了。”

    话音刚落之时,正是屠昊天出手之机。屠式甲之上光芒大作,两道血色寒光砰然跃出夹层,赫然出现在屠昊天的双手之中。

    那是一双锋利无比的快刀,单从这出刀速度以及凌厉气势上来看,遮天皇是万万接不下这一招的。所以他退,一直退,退到赛场边上还未完全停下。眼见手持双刀的屠昊天近在咫尺,“孙长空”做出了一个奇怪的举动。

    他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迎那对杀人利器,这在外人看来和自杀没有区别。可“孙长空”的脸上却丝毫没有恐惧的神色。甚至,他的眉宇之中还携着一股强烈的自信。是什么让他如此有恃无恐呢?屠有道好奇,屠昊天好奇,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好奇。也就在大家笃定“孙长空”会败在那对快刀之下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谁人也没看到“孙长空”的出手动作,刹那间,只见一道蓝光闪过,屠昊天的双刀便被轻而易举地挡到了一旁,自己差点落下赛场。趁此机会,遮天皇一个转身直接来到屠昊天的背后,抬手就是一掌。如果这一掌命中的话,那屠昊天可就必败无疑了。

    可偏偏就在遮天皇出手之际,屠昊天所穿的那件屠式甲背后,突然闪过三道银光。仔细一瞧,竟是三枚透骨钉。

    这些透骨钉与一般的暗器不同,它们并安放在屠式甲的暗括之上,无需主动发射,只要受到外力撞击,并会因为暗括发力而射出甲外,伤人无声无息,防不胜防。也就是遮天皇心思缜密,看以了透骨钉上的门道,不然早就伤在这屠式甲之上了。

    即便如此,作为受惊一方的遮天皇还是失了神,而这就给了屠昊天反攻的契机。刀影婆娑,刃花纷落,一时间,那两柄原本就已相当之凶的快刀竟好似有四柄之多,令遮天皇连连败退。一个极小的失误,因为右脚少退了半步,他右边的肋下已经被划开了一个口子,血从刀口之中汨汨流下,很快便沾湿了那件淡蓝色的长衫。

    这时,位于角落中的狐半仙和海棠仙子因为太过担心,双双来到看台跟前,每当屠昊天砍落一刀,他们的心便随着咯噔一下,仿佛真的被砍中了一样,惊心动魄。而海棠仙子更是吓得几乎叫出声来,恨不得立即冲入场中,助遮天皇一臂之力。

    “怎么办!再这么下去的话,他会输的!”

    虽然心中万分焦急,但不同于海棠仙子的惊慌,狐半仙并没有显露出太多担心,只是眼神随着那两柄快刀一上一下,一刻也不肯停歇。

    “你先不要太过担心,毕竟那是他,不是别人。如果真让他使出真正实力的话,别说是那个黄毛小子,就连屠有道也不是对手。”

    可能是狐半仙的话音略大,不小心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位于看台席位上的一名特邀嘉宾下意识地回了下头,当看到狐半仙与海棠仙子的时候,他的脸色明显变化了许多。

    “这两个人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莫非也是曾经的江湖名宿?”

    一时间起不起来二者的身份,那人只得摇摇头再次转过身去,继续观赏场中的比赛。

    屠昊天的双刀让遮天皇倍感压力,再这么下去,不出五十招,他就要亮出自己的路数了。万一场中有哪个识英雄的一眼认出他的身份,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好!既然你喜欢用兵器,那我就和你耍一耍!”

    遮天皇顺手解下身上腰带,随便那么一拧,那块原本软塌塌的布条立即变得与实木一般坚韧有力,格外趁手,只是挥动的时候会略显单薄,好像随时都会折断似的。

    对方以带作棍的手法虽然堪称奇迹,但这并不没有打乱屠昊天的脚步。他操着刀,就像刚才那样,向“孙长空”发起狂风暴雨的攻击。在他看来,无论那根“绸棍”再怎么结实,但布就是布,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布条遇上他的快刀就只能有一个结果,那就是碎尸万断。

    可让暑昊天怎么也想不通的是,自己的双刀攻势虽然密集无隙,但却攻不进“孙长空”的防御圈。每当他的刀刃即将挨上对方身体的时候,那只绸棍之上便会随之升起一股怪异的力量,将刀刃上的杀势轻易化解,并且弹到一旁。前前后后,屠昊天一共使出了一百零八刀,这可是屠家几代人,耗时上千年的劳动结晶,但在对方的面前却是那般儿戏,拿那条绸棍没有办法。

    打着打着屠昊天那边就沉不住气了,他的刀更快,可章法也变得愈发凌乱。个别时候,两刀之间甚至会因为碰撞而发起耀眼的火花。作为这场对决的旁观者,屠有道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此刻,他的脸上再无之前的那般轻松,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由衷的怨恨。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家伙小小年纪就会有如此神通!难道,昊天真的不是他的对手?”

    思绪未完,随着一声脆响,屠昊天的身体不由得向后急退了数步,等人们再次看向他的时候,他那张英俊无瑕的脸上竟出现了一条食指长短的伤痕。

    那是绸棍扫过面门时候留下的印迹。屠昊天虽然没有出声,但火燎般的剧痛已经让他苦不堪言。羞愤难当之下,他竟将双刀收回背后的夹层之中。忽然间,空间之中惊起了一阵铁器撞击的铿锵之声。

    “快看,那是一条蛇!”

    不知场中哪个看客提醒了一句,众人随即将目光纷纷投向赛场的正中央上。只见在二人之间的位置处,竟然有一个漆烟修长的物体,远远看去就像一条毒蛇一样。可遮天皇知道,那并不是什么蛇,那是一根要命的蛇形精钢鞭。

    这条钢鞭有丈五来长,除了柄之外,身体的其它部分都是由一个个细小的金属部件所组成的。如果只看局部的话,那就像人类的脊椎骨一样,只是要宽大得许多。此鞭一出,看台之上的云影子立即面色阴沉下来,随即道:“这屠神鞭都带来了,屠有道这个老家伙也太不要脸了吧!”

    不同于自己的师弟,血嗜子却是一脸淡然,接着道:“我倒感觉没什么,家族背景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这你也应该没有异议吧!再说,这屠神鞭虽然厉害非常,但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凭屠昊天现在的作为,恐怕距离真正运用自如还差一截吧!这样的情况下,屠神鞭的威力根本发挥不出来,所以你就不要多虑了。”

    不同于两位师兄的视角,神来子并没有在意那根屠神鞭,他的眼睛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落在“孙长空”的身上,看着对方的身手,他似乎想想了一个人。

    “这个年轻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呵呵,这说了不也是白说。他是苍北仙苑的弟子,你看见过他那很正常。”云影子淡然道。

    “不,不是那样。我并不是在仙苑之中看见的,你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宋震霆的事情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当日和我一起进入旅店救人的,就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