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章 一掌击倒
    ,!

    在交代完人生中最后一句话之后,韩老三终于和他的大哥一家一同魂归天际,也算为自己的罪孽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很快,韩锦江被灭门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锦锂堡。在那之前,孙长空将韩老三的尸首偷偷运进了韩府之中,假装是和韩府中人一起遇害的,所以并没有引起外人的怀疑。韩老二虽然也成为了这场斗争之中的牺牲品,但好在他的家里人并没有收到伤害,而前一天见到的那个孩子则在母亲的陪同下也来到了韩府之中,刚一见到正厅上韩老二的尸首,便开始放声大哭起来,声音大得有些太过浮夸,好像生怕别人听不到似的。之后韩老二的夫人又在向周围的看客诉苦,说自己带个孩子怎么怎么不容易,又说韩老大的满门被杀,财产刚好由他们继承,显然已经完全忘记了刚刚痛失了亲属的悲痛。而那个孩子也像受过专门指导似的,和他的娘亲一唱一和,脸上时不时还会见到点笑意。站在门外观察情形的孙长空看着这对奇葩母子,竟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

    “哼,看你们争得这么热闹,等一会儿正主回来了我看怎么办。”

    孙长空口中所说的“正主”不是别人,正是韩锦江的大儿子,韩广生。可能是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死者的身上,所以完全把他这个大活人忘到了脑后。没错,韩广生并没有出现在韩府之中,换句话来讲,他逃过了一难。可是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究竟了哪呢?

    这个时候,孙长空不由得想想前一夜在海边看到的情景,韩广生与那名神秘鲛人交头之后就不知了踪影。如果早知这样,他就应该注意一下对方的去向。不然,硕大的一个韩府就要被韩老二的妻儿搬空了。

    同样作为韩家人,三婶倒没有在意那些身外之财,她只是跪在那里,傻呆呆地看着自己的丈夫韩老三,从始至终没有说句话,显然秀儿他爹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也难怪会有如此反应。

    稍事等待,孙长空来到三婶的耳边,轻吐了一句:“怎么样,这家产难道您就不想分一份吗?”

    经孙长空这么一提醒,三婶这才从失魂的状态中缓过神来,恍然道:“我……我不要。”

    “可是秀儿的病仍然没有治愈,如果想找寻治病的郎中,钱这东西肯定少不了了的。”

    三婶刚听到“秀儿”的时候,脸上突然升浮瑞起一丝痛苦的表情,蛤随后又恢复了正常。接着,他叹了口气,声音沙哑道:“算了,也许这就是我孩子的命。如果说秀儿要一辈子那个样儿,我也认了,她嫁不出去,我就养他一辈子。如果我将不久人世,我会在自己死之前先把秀儿送到那个世界当中,这样她就不会孤苦无依了。”

    说到这里,三婶作为人母,心中最为软弱的部分突然被刺伤了一下,热泪随即涌出眼眶,看得让人揪心。

    “三婶,你别太过绝望,三叔不是说过吗?他年轻时候受过高人指点,还让我们去投靠他。”

    三婶摇了摇头,苦笑道:“人家对他有再造之恩,这已经是一辈子都还不清的大恩大德了,怎么还能找上门去麻烦人家。况且,我们根本不知道那个神来子前辈到底身居哪方仙府,根本就无法找寻。”

    孙长空沉吟了一下,终于决定将自己来历一一道来。三婶听后不禁惊声道:“什么?你是苍北仙苑的弟子?”

    说来也巧,就是这么不经意的一句话,刚好传到旁边一个年轻人的耳中。孙长空抬头一看,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韩广生。

    面对家中的剧变,韩广生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悲痛的神情,他看着孙长空,一字一句道:“你是苍北仙苑的人?”

    孙长空知道躲不过去了,于是索性道:“怎么?你和苍北仙苑有什么过节吗?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开解一下。”’

    韩广生冷笑了下,回道:“呵呵,多谢你的好意,不过你现在还是担心一下自己的师门吧!”

    以孙长空面目示人的遮天皇,以其为我独尊的强大修为重挫核心弟子屠昊天,差点就可以将其击败出场。可就在这个时候,作为杀手联盟的盟主,同样也是屠昊天的亲生父亲,屠有道突然入场,直接打乱了现场的局面。在周围的观众看来,作为前辈的屠有道,公然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实属卑鄙。这种情况之下,就算对方不出手,仙苑高层也会出面阻止。可让大家顿感意外的是,不单是台下的众长老,就连三位前辈血嗜子,云影子,神来子也都没有动手的意思。难道,他们要眼睁睁地看着屠有道这个杀人魔头公然残害本门弟子吗?

    “爹,你来了!”

    眼见自己的父亲就在眼前,屠昊天心中五味杂陈。一方面,他希望自己的父亲可以在自己的危难关头出手援助。但另一方面,他又不想通过这种胜之不武的方式赢得比试。所以在说完那句话之后,他便回到了沉默之中,不再开口。

    “哼哼,昊天,爹这次来并不是专门来帮你对付那小子的。只是你们苍北仙苑欺人太甚,这么盛大的仪式,为父居然没有受邀请。难道,那个方老儿和那些凡会俗子一个德性,都对我们杀手联盟有所偏见么?”

    这时,原本退到走廊后场的传薪者,受薪者,以及来自五湖四海的贵宾观众也都相继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不过,刚才的战斗仍然令他们心有余悸。有了上次的经验,现在的他们已经做好时刻避难的准备,不怕受到涉及。

    “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

    屠昊天的话刚到嘴边,又被他自己生生咽了回去。原来他只是空欢喜了一场。

    “以为什么,我才不会因为救你而贸然入场。不然,岂不会被全天下耻笑?再说,我屠有道的儿子怎么可能需要别人的帮助,宁愿站着死,不愿躺着活,你难道忘记了我的教导了吗?”

    这下,屠昊天再也不敢抬头,只能面朝地面,站在那里噤声不语。遮天皇看着眼前这个杀气腾腾的中年人,随即道:“这位可否让开一下,我们的比试还没有结束。”

    遮天皇的话语说得十分温和,一点也没有生气嗔怒的意思。而屠有道却不识好歹,不依不挠道:“你就是孙长空?呵呵,就凭你,也敢命令我?”

    屠有道的态度让遮天皇十分尴尬,但现在的他又偏偏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得迎合道:“好好好,我不命令你,现在你可以退场了吧!”

    屠有道又道:“苍北仙苑又不是你家开的,我让我走就走,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孙长空平静道:“那你的意思呢?”

    屠有道冷冷道:“我就在这待着,我看着你出手。放心,我不会阻碍你和犬子比试的。”

    说完,屠有道突然从怀里掏出一件精制的皮甲。仔细看去,每一块皮甲之下都有或大或小的一件兵器,有刀,有剑,有针,有刺,方的,圆的,长的,短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不具备的。哪里还是件防具,分明就是一个微型的兵器库。

    “昊天,这次出来走得急,没有给你带件像样的武器,你就先将就着用吧!”

    说着,屠有道挥手将那件皮甲扔向自己的儿子屠昊天。后者轻身一跃,宛如惊鸿过隙,人在空中,便将那皮甲穿在自己的身上。见此情形,云影子微眯眼睛道:“屠式甲。没想到屠有道把这宝贝都带来了,还硬说没有趁手的兵器。看来,他是铁了心要袒护自己的儿子了。”

    血嗜子瞥了眼对方,轻笑道:“怎么,你还想去帮一下那个叫孙长空的不成?得罪了杀手联盟,以后睡觉都要睁着眼睛了!”

    确实,正如血嗜子所言,联手联盟量个极其棘手的组织。外者和他们的关系近了不行,容易被识认为是歪门邪道。远了更不行,万一不小心得罪了他们其中的一两个,那么在接下来的无尽岁月之中,如同海浪般的一**杀手将会在任何时间出现,并对目标者发动出其不意的凌厉暗杀,直到任务完成为止。所以,大家宁愿去惹一个像陈家老祖一般强大的敌人,也不愿意去触怒屠有道之类。而苍北仙苑迟迟不肯出手阻止,也有这一部分原因。

    眼见屠有道如此唐而皇之地为自己的儿子作弊,遮天皇不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站在原地,大笑起来。那笑声就像一枚枚炸开的火器一样,令得在座众人无一不受到影响,身上的发丝也随其一抖一抖的,就像人们害怕时候战栗的样子。

    “你以为这样你的儿子就能打败我了吗?”

    遮天皇凌空挥掌,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可让屠有道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对方的出手时机,竟是如此微妙。对方就好像能够看穿他的心思似的,自己刚刚放松下来,对方便已动手,而且势不可当,甚至无法躲闪。

    “糟糕!”

    屠有道回头看向自己的身后,谁知原本站在那里的屠昊天已经趴倒在地,可以看到,他的口鼻之中已经渗出暗红色的血液。而在他的身前,一块一块石砖已经尽数碎裂,让人心悸的裂纹几乎横跨了整个赛场,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巨大的嘴巴,要将他与自己儿子一同吞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