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九章 三叔之死
    ,!

    虽然秀儿和鲛人都不见了,但孙长空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意外。在他看来,韩锦江一伙绝不会善罢干休,鲛人被盗那是迟早的事。可让他略感迷惑的是,秀儿的藏身之所是如何被发现的,莫非有人早就知道那条暗道?但如何真相真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这么些年来韩老三家一直相安无事,偏偏自己一到就出了茬子,或许这里面还有什么他所不知道的隐情。

    “三婶,你也不要太过担心,这里距离天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程,就算是要将秀儿送走也要准备一些时间。所以我赶断定,他们一定还锦锂堡之中。”

    话虽这么说,但孙长空的劝慰丝毫没有打消三婶心中的紧迫感。他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围着原地团团转,之前束起的头发也蓬松得不成样子,正如他此刻的心境一样,一团乱麻。

    “其实,其实……”三婶忽然吱唔道。

    “怎么了?”孙长空不禁问道。

    “就在我刚才出来之前,孩子她爹已经去找大哥了!”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

    孙长空可以确信,现在的秀儿和那只鲛人平安无事,可这并不代表韩锦江等人会同样善待前去要人的韩老三。即便是一奶同胞,即便是亲生兄弟,在金钱赤luoluo的诱惑之前也会将昔日旧情忘得一干二净。他现在就怕那些人一时失手伤了韩老三,那样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三婶看出了孙长空的焦急,作为女人的他向来都没什么主意,如今大难当头更是不知如何是好,天生的软弱让他瞬间泪如雨下,脸色变得灰白一片,就像死人一样。

    “这样,您把族长的住所位置告诉给我,我去那里看看,兴许还能赶得上。”

    好不容易看到了丝希望的三婶这才止住哭声,抽泣道:“族长家就在锦锂堡的北面,一处庭院最大的宅子之中,门口匾上写着‘韩府’的,就是他家!”

    孙长空刚要离开,谁知之前的那位阿婆突然叫住了他,随即道:“小伙子,我这个老太婆也没什么能耐可以帮你们的,我这里有一件武器,你看看能不能用得上。”

    自从出来之后,孙长空就一直赤手空拳,因为没钱缘故,所以一直没有件像样的兵器。而现如今阿婆的那柄武器,正好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令他感激万分。

    “多谢了,婆婆!”

    孙长空微微一笑,朝那位阿婆行了一礼,而后转身飞驰而去。而三婶这时才从悲伤之中缓了过来,不由得看向旁边的阿婆,轻声道:“您是哪一位?”

    韩锦江的住所十分好找,毕竟他是一堡之长,有这种气派的宅院也是理所应当的。这时天边才微微亮,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来。冬季的清晨冷风刺骨,可就在这寒风之中,却透着一股淡淡的甜味。

    “是血!”

    孙长空出道的时间虽不长,但见识的场面还是相当之多的,一年多的时间之中,他所见的死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当然这里面也包括他在无妄修罗界之中上的经历。而现在他所嗅到的,正是人死之后散发出来的新鲜血气,而且数量极大,这导致周围的空气变得异常混浊,让人心塞窒息。

    急走了数步,孙长空便来到了大门跟前,尸体横七竖八地倒了一片,血已干涸,显然死了已经有段时间了。带着复杂的心情孙长空继续往里走,可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地上的死尸众多,但打斗的痕迹却是少得可怜。除了尸体之上的锐器伤之外,周围的庭院之中甚至没有见到一丝一毫的损伤,显然动手的人是些训练有素的杀手。可就算这样,一次性解决这么多的目标,而不惊动周围的邻居,还能保护现场如此整齐的,绝对不可能是一伙人,因为那样的话动静太大,无法掩人耳目。所以根本孙长空的推动,杀人者只有一个,而且这一个还是一个绝顶高手。

    可问题是,凶手究竟是谁呢?

    顺着铺满血水的石板路一直往前走,孙长空看到了傍晚时间所见的族长,韩锦江。在他的周边,是那四名魁梧大汉。只可惜他们和自己的主人一样,也都成了忘魂,一齐倒在血泊之中。在旁边的座椅上,韩老二的尸体直挺挺地坐在上面,显然在杀身之祸来临之际,他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而从他身上鲜血的凝固程度来看,他的死亡时间最早,这让孙长空就有点想不通了。

    “难道,凶手是直接穿过庭院,大摇大摆得来到正厅之中的吗?这么说的话,动手的是……”

    孙长空环视四周,并没有找到韩老三的尸首。而他几乎将整个韩府找了遍,同样没有寻到秀儿和那只鲛人的踪影。眼看外面的天色越来越亮,街上似乎也有了赶早市的小贩,孙长空这才匆匆离开,以免引起他人的误会。

    孙长空推门一进屋,便看到了坐在木凳之上的韩老三,秀儿靠在三婶的怀中,一起坐在床上,看样子又是大哭一场,眼角中的泪光还没消退。而在角落之中,木箱重新被盖上了,并且锁上了锁头,看样子鲛人也已经复位。

    “三叔,人是你杀的?”

    孙长空刚一开口,刚刚才缓过神来的秀儿再次号啕大哭起来。不知道是她天生就这样,还是因为身体变异成鲛人的原因,秀儿的哭声分外凄厉,就算是三伏天听见都会叫人不寒而栗。而韩老三对此却不以为然,他端起桌上的茶杯,大口喝了一下,

    茶杯里面装得居然是酒。

    “我太冷了!必须喝点酒才能暖和身子。”

    孙长空将阿婆的那柄武器放在桌上,自己同样坐在旁边,低声阴沉道:“你怎么能那么狠,几十口人,眼都不眨,就被你全杀了?”

    孙长空的话从嘴里说出来,就像一根根钉子一样,射在韩老三的身上,令他不由得抖动了几下,他没有直接回答对方,仍然说道:“我太冷了。”

    孙长空再也忍耐不了,当即向前一把攥起韩老三的衣襟,直接将对方提了起来。而韩老三本身也不反抗,他的眼睛充满了绝望与失落,就算是落榜十次的秀才也没有他这般颓废。

    “我太冷了。”

    韩老三第三次说这话,可孙长空却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他发现一股暖流正从对方的体涌向自己。孙长空低头一看,惊得大叫一声,只见韩老三的内衣之中,赫然出现了一滩暗红色的血斑。而在更靠里面的皮肉之中,竟有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

    “三叔,你!”

    孙长空手上一松,韩老三的身体直接坐在地上,而他本人则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像随时都会断气假的。

    这下,三婶与秀儿直接失去了理智,霍然从床上冲了下来,三婶抱起韩老三的身体,而秀儿则用她那人类的上半身使劲得支持着父亲,不让他着地。

    “老三,你可不能走,不然你让我们娘俩怎么活啊!”

    韩老三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地笑了笑,不以为然道:“回来的时候就和你说了,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休息个一两天就好。”

    这时,秀儿哭诉道:“都怪女儿不好,要不是女儿好奇外面的世界,想出来走走,就不会让大伯家的人发现了。”

    韩老三的双手已经使不上气力,他咽了几口堆在喉头上的血,笑着回道:“秀儿,你还是这么善良,怪不得我和你娘一直都舍不得你。不过,你爹我能有今天,都是上天的报应。要不是爹当年一时贪财,劫了张家的鲛人,还害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恐怕就不会有这一劫了。”

    听到这里,孙长空终于想起来,原来阿婆口中所说的那只索命鲛人,就是当年韩老三进贡给皇室的那只啊!

    “原来真的是你!”孙长空喃喃道。

    “你叫长空是吧!真是失礼,让我给你添了这么多的麻烦。现在好了,我把大哥一家全都斩草除根,这样你就后顾之忧了。”

    孙长空苦笑了下,心道:如果可以用自己的麻烦来换你的一条命的话,那也值了。只是,天下本就没有这么合算的买卖,在一定程度上来讲,生命是这个世界上最为珍贵的宝贝,因为一个人只有一次,就算真的有六道轮回,投胎转世,那也是另外一个全新的个体了。

    韩老三失血过多,双眼瞳孔已经放大,眼看就要不行了,趁着最后这点时间,他赶紧留下遗言:“虽说杀了大哥一家,解决了麻烦,不过你们娘俩今后也就不能在锦锂堡中待了。我年轻的时候,曾经有幸受过一位高人指点,所以才能有今日的本领。如果你们能去投靠他的话,兴许他能顾念旧情,收留你们母女二人。所以……”

    虽然韩老三的眼睛已经看不见,但他还是象征性地朝孙长空的方向扭了过去,语气颤抖道:“希望你能帮我将他们母女二人送到那位高人那里。”

    “好,长空遵命。只是,不知那位高人尊姓大名,现居何方?”

    韩老三最尽最后的所有力气,轻声道:“他就是苍北仙苑的神来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