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 韩广生
    ,!

    锦锂堡紧靠东海,是一处风水极佳的宝地,上万年来,渔民按照开始时候定下的规则,过着本分无忧的生活,极少有外出谋生的人。虽说平常的日子并算不上富裕,但只要踏实肯干,养家糊口还是绰绰有余的。

    都说大海无情,但因为锦锂堡的人善良勤劳,所以这此年来这里一直都相安无事,人与大自然形成一种微妙的默契,哪一方也不会打破这种平衡。然而,近些年来,一些人在心魔作祟之下生出了贪念,妄图大肆开发东海的潜力,从而获得高额的回报。而这些夜间捕蟹的渔民,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眼见那些渔民将饱满的螃蟹一只只兜中竹篓之中的时候,三叔无奈地叹了口气,眼中尽是失望的神色。

    “这些人都忘本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能有现在的生活,都是大海的庇护吗?现在他们这么做,就不怕他老人家动怒?哎,锦锂堡要完了。”

    从刚才开始孙长空就在琢磨一件事:既然三叔不想让鲛人落到皇室的手中,那他为何不干脆将它放生回大海之中,而是把他困在木箱之中呢?对此,他实在想不通,好几次话都到了嘴边,又让他生生咽了回去,不知该从何说起。

    不过,三叔显然没有意识到孙长空的异样,现在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海滩上的渔民们,他想从这些人之中找到那个毒害自己女儿的凶手。

    然而,这里的人虽然不多,可那人未必就在他们之中,所以对于他们而言,找出凶手无异于大海捞针。更重要的问题是,这针究竟在不在海里都尚未坷知,其中的变数实在太多了。一时间,孙长空不禁后悔之前所说的话语,也许他们在这里找上半个月都不会有任何收获,而那时的他早已成为一烂烂泥,莲藕化身哥等不了那么长的时间。

    观察了一阵之后,三叔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显然是遇到了问题:

    “烟灯瞎火的,就算凶手就在这里,也不一定能发现他啊!再说,我们该如何辨认哪些是来捕蟹的,哪个才是另有所图的呢?”

    孙长空呲牙笑了笑,随即道:“这个简单,如果那人真的在这里的话,那他就一定会露出马脚。你想,一个人再怎么会乔装,也绝不能像一个真正的渔民那些工作,他的手法技巧一定会和正常的渔民有所不同。”

    三叔点了点头,然后道:“小兄弟说得有道理,凭我们这两个几十年的打鱼经验,只要那人露出丁点破绽,我都能立刻看出来。”

    三婶继续道:“这样吧!秀他爹在这里看着,我和这位小兄弟到另一边去瞧瞧,万一有意外收获呢!”

    孙长空一听对方说得也在理,于是便跟着三婶朝更靠海滩的那一边走去。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眼看东边的天上已经微白,可忙活了一整晚的三个人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而孙长空的脑袋除了满满的疲倦之外遇,就只剩下海腥气了。

    就在孙长空伸懒腰的时候,三婶忽然低声叫了一下,随即说道:“快看水边的人,那个人有古怪。”

    随着三婶的提醒,孙长空递目观瞧,只见在与其它渔民相距百步的海滩之上,静静地站着一个人。孙长空不知那人在那待了多久,对方背对着自己,所以无法看情那人的面面貌特征,依稀间他只觉得那人的身材略显臃肿,就连身体的轮廓都不明显。而就在他为此迟疑之际,之前秀儿的那番话让他眼前一脸。

    “三婶,秀儿是不是说过,当日给他药丸的人,穿着一件十分宽大的长衫。”

    “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孙长空点了点头,摩拳擦掌道:“既然这样,那就没错了。您刚才说的那个人,就是我们要找的始作俑者。”

    三婶越看那人越气,最后忍不住眼看就要冲上去了,孙长空连忙拉住对方的臂膀,提醒道:“别,不要打草惊蛇。大半夜的他不在家里待着,跑到这种地方做什么,莫非只是单纯地想贴补家用?”

    三婶听得云里雾里,不由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依我看,他这次来恐怕是来寻找新的下手目标的。”

    “什么!”

    轱辘太过惊讶,忘记收敛的三婶大声叫了一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海边的那个已经回个头来,并且朝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嘘!别说话!”

    孙长空原本的打算是等对方出手抓到现行之后,然后再将对方控制起来。可就是因为刚才三婶的惊人一语,打草惊蛇,让对方有了心理防备。心知不能再托的孙长空,大步流星朝奔向对方的方向,他已经好了战斗的准备。只要对方稍有动作,他的重拳便会狠狠地打在那人的脸上。

    “你是谁!”孙长冷冷道。

    面对对方的质问,那人也不回答,他依然站在那里,面朝大海,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而走到近处的孙长空已经嗅到了口气之中的腥气,与之前遇到的不同,这里的气味除了鱼臭味道之外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让人精神百倍,困意也随之一扫而空。

    “这是什么香气?”

    就在孙长空好奇的香味来历的时候,三婶在定旁回答道:“这是我们锦锂堡物有一种香料,名叫水檀木。这种所料除了气味怡人之外,还有提神醒脑的功效,锦锂堡之中的大多人都会在家里备上一些,这样在外出打鱼的途中,即便暂时失去了精神头,也以在第一时间恢复贿赂状态……”

    “照您这么说,这人也是锦锂堡的喽?”孙长空不禁问道。

    然而,这时的三婶却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把握,于是接着对方的问题继续道:“这种事情说不准,也许是我们堡里的人,也许只是他提前调查了这里的基本情况,妄图瞒天过海。至于对方的身份……”

    不等三把话说完,那个一直都在以后背示人的男子终于转了了过来。而看到那人的真实面目,不只是她,就连孙长空也不约而同地说了一句:“是你!”

    孙长空认出,面前这人就是白天与三叔一同从城外回去的年轻人,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此停应该是族长韩锦江的儿子,因为他们两个人长得实在太相像了,就算想认不出都不行。而发现身后人中有三婶之后,那个年轻人尴尬地地笑了下,但随后便恢复成以往嚣张的姿态,出言嘲讽道:“呦,这不是我三婶么,怎么,您也是来捕螃蟹的啊!今天的货好,个大,饱满,最重要的是还有活气。这个样子的话,就算把他们运到百里之外也不在话下。看来,这一次堡里大部分渔民要发笔财了。”

    三婶说他不过,只得将心怨气生生压下。可孙长空可不是好惹的主,白天他就看对方不顺眼了,现在刚好有了机会,于是接着往下说道:“我说,你应该是那个韩族长家的人吧?怎么,身为堡之长的他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竟需要自己的儿子大晚上的出来赚外快,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哈哈~”

    那人看出孙长空是在找自己的麻烦,于是乎,他连想都没想,便已经开始回击道:“哪来的野小子,居然敢在这里放肆。信不信我现在一声令下,你就要被丢在海里喂王八。如果不想那样话,就快点离开这里!”

    三婶可以允许对方欺负自己,但绝不答应对方讥讽自己家的大救星。一个本本分分活了几十年女人突然暴发的怒火,是令人敬畏的。

    “广生,你说我无所谓,但请你尊重这个小伙子。这些年来,我们在你爹的身上已经负出了太多,现在我们不求你们懂得知恩图报,只希望你们不要再找我家麻烦了,好吗?”

    “三婶,你说得太见外了吧!我知道傍晚时候我爹的做法不同,但你应该也知道,他那是为了其它锦锂堡的人谋求福利,身为这里的族长,我不认为他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

    听到这里,孙长空已经失去了性子,于是冷声道:“三婶,别和他费口舌了。这家伙一看就和他爹是一路货色,既然人没找着,咱们就走吧!”

    说着,孙长空扭过身去,拽了下三婶的裤子,示意对方离开。而三婶拗不过孙长空,只得就此离去。

    “回去告诉你爹,就说从今往后我们与他断绝所有的关系。不图别的,只求他能让我们多地几天安稳的日子。”

    三婶的所有话韩广生早已经猜得**不离十,只是断交的事情他是万万没有想到。他怎么也想不通,对方这么做与自寻死路有什么两样。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好再强求了。只希望你能不为今日的决定后悔就好。”

    孙长空的脚程相当之快,一路上三婶一路小跑才算勉强赶上。然而就在这时,前者的突然说道:“你先不要跟我过来,我感觉那小子在撒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