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六章 治病
    ,!

    透过三叔三婶中间的空当,孙长空终于可以近距离观察秀儿的病情,可在夜明珠淡绿色光芒的照耀之下,他的脸上随即升起一股难以置信的神情,然后惊声道:“你……你怎么会是鲛人!”

    没错,孙长空并不骨说胡话,此刻躺在暗处床上的秀儿,正以鲛人的模样呈现他的面前,鳞片,鱼尾,还有那种标志性的海腥气,孙长空可以肯定,对方一定鲛人。可话说回来,身为人类的三叔三婶,又怎会生下一个鲛人后代呢?

    “三叔,秀儿难道是你从外面捡回来的吗?”

    话一说出,孙长空便觉得不对了。因为他从眉宇面貌来看,秀儿确实与三叔夫妇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尤其是他的额头之上,长着一个与三婶几乎一模一样的瘊子,如果说这只是巧合的话,打死他他也不会相信。

    眼见孙长空一脸迷惑的神情,不等自己的父母接话,秀儿已经接着道:“不用怀疑,我是爹娘的亲生骨肉,看我头上的瘊子就知道了。”

    “可是……那你的身体是怎么回事?”

    这下,三叔再忍耐不住,插嘴道:“从前我这闰女也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腿脚健全,能蹦能跳。可自从十年前的一场意外之后,所以的事情都发生了变化。”

    “哦,什么意外可以让一个人发生如此之大的剧变,我实在想象不到。”

    孙长空刚说完,秀儿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透过微弱的光亮可以看出,此时她的身份异常虚弱,身体的大部分已经因为长时期脱水而变得干瘪无光,唯一还保留着人类特殊的上半身也出现了“鲛化”的迹象,手臂之上已经可以隐约看到鳞片的雏形,只是还没变得足够坚硬,稍遇外力便会流血破口。

    “十年前的一天,就在一个普通的午后时分,不懂事的我偷偷地跑到了海边玩耍,就在那里我碰到了一个怪人。那个人穿着肥大的长袍,整个身体全部被包裹在烟色之中,连面容都看不出来。他给了我一个淡色的药丸,并让我当场服下。”

    孙长空不由道:“所以你就成了这个样子?”

    秀儿点点头,以示认同,然后继续道:“我们这些渔民的孩子,常年与水为伴。服下药丸之后,我的身体并没有立即出现变化。而直到进入到海水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什么叫做噩梦。我的皮肤,或者我的身体,与海水发生了无法想象的剧烈反应,一片片晶莹剔透、亮着五彩光芒的鱼片依次出现在我的皮肤之上。而我的双腿则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强行粘合在了一起,并且长出像鱼的一样的尾巴。当我拼尽所有力气爬上岸边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不是梦。”

    这时候,三叔顺着秀儿的话接着道:“我和他妈发现的时候,她已经昏死在海滩上了。以免外人打秀儿的主意,我用衣服把她整个包了起来,碰到人就说孩子溺水,呛了几口海水。而到了家中,我们夫妻二人想尽一切办法想要帮我恢复到来本的样子,甚至采取过强行拔除鳞片的方法。可是,情况远远比我们想象得要糟糕,秀儿身上的鲛人特征异常显著,而且拥有快速修复的能力。前一刻鳞片才被剥离,后一刻新的软质已经涌了出来,很快就回到了之前的状态。试了好几口,我们发现只要不让秀儿与水接触,‘鲛化’就会变得减缓下来,鳞片出现的速度也大不如从前。”

    听着父亲讲述着自己的遭遇,秀儿伸出手掌,审视着自己那具畸形的身体,口中喃喃道:“我这副鬼样子,无论是谁看到恐怕都会感到害怕的吧!所以我宁愿躲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下世界之中,不与外面接触。我曾经不只一次有过轻生的念头,但都被我爹娘及时阻拦了。”

    听到这里,三婶眼中泪光闪烁,声音颤抖道:“你要是死了,我和你爹也不活了。只要我们没死,那就绝不会放弃希望。”

    被这家人深厚的亲情所感染,孙长空不禁道:“没错,你还没有大好时光没有享受,怎么可以就此与这个世界告别。更何况,我现在来了,也许就是老天派我来帮你的。”

    秀儿望着孙长空,先是一愣,接着脸上便浮现出一道灿烂的笑容,略带玩笑的口气道:“难道你是天兵天将不成?”

    “呃,那倒不是。不过,现在我的情况远比你要严重,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我只有七天的时间。七天之后,无论怎样,我都会消失,不复存在。”

    孙长空的显然出乎了在场三叔一家人的意料,尤其是秀儿,吃惊的她直接从床上跳到地上,伸手牵起孙的手掌,语气温柔道:“你又遇到了什么事情,为何会说出那样决绝的话?”

    孙长空低下头,苦笑了笑,回道:“我的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讲清的,如果有时间的话,我可以和你讲上一讲。我还有其它重要的事情等着去做,所以现在要尽快解决你身上的问题。”

    虽然孙长空的话让秀儿很是感动,但稍微想了想,她便失落道:“哎~不是我打击你,这么多年爹娘为了我走了不少地方,造访了许多名医隐士,而他们对于我的情况全都束手无策,更不用说你了。如果你真的有急事要做,那就快去吧,千万不要在我的身上耽误时间。”

    “呵呵,我事情固然重要,但我孙长空也不是那种言而无信的人。既然话已经放出了,我就要把这件事管到底。再说,三叔三婶没能找到治病的办法,不代表我也不行。”

    看到对方自信满满的样子,秀儿兴奋道:“难道,你已经有办法医治我的病了?”

    “那倒不是,不过我已经有线索了。或许,我们可以一试。”

    三叔越听睵觉得悬乎,于是张口向孙长空问道:“线索?你从哪得来的?”

    孙长空道:“是你们告诉我的啊!海边,就是海边啊!既然秀儿是在那里遭遇的意外,那我们应该去那里才对。解铃还需系铃人,我想那个给秀儿药丸的人应该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吧!如果能够找到他的话,秀儿的身体十有**就能复原了。”

    孙长空的话让身处地上暗室之中三叔夫妇眼前豁然开朗,他们只恨自己怎么没能在第一时间想到这一点。不然秀儿可能已经回到了人类模样,不用再受这种罪了。三叔越想越感到自责,最后更是老泪横流,抱着孙的双手,激动道:“如果真如你所言,找到那人之后可以治愈秀儿的病,我们夫妻给你当牛做马也无怨无悔!”

    孙长空尴尬地笑了下,随即道:“千万别这么说,毕竟我还受过您的一饭之恩呢!”

    “可你刚才在外面还救了我们两个。不然,那只鲛人已经被我大哥他们抢去了。”

    “举手之劳而已,还说那个做什么。既然我们命运让我们相遇,那就说明咱们天生几个有缘,谁也阻拦不了。”

    三婶同样感激道:“小伙子,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救星。”

    孙长空赶紧道:“别这么说,我承受不起。这样,咱们先到外面从长计议,然后再做决定吧!”

    三叔跃跃欲试道:“有什么还打算的,直接去海滩就行了。对于我们这些渔民而言,再也没有比那更让人熟悉的地方了。”

    “呵呵,三叔,你还真是被希望冲昏了头脑啊!现在三更半夜,那里怎么会有人在,就算有人,那也是鬼魂变得吧?”

    孙长空本以为自己说得十分在理,对方不应有什么说法。可三叔却说道:“那你就说错了,现在的海滩之上确实有人在。我敢肯定!”

    “哦?什么人大晚上的不在家里睡觉,跑到海边去做什么?”

    三叔微笑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吧!这个季节在种螃蟹会到岸边产卵,许多渔民会趁着这个机会大捞一把,省时又省力,乐此不疲。现在去的话,很有可能会碰上他们。”

    “既然这样,三叔你们为什么不去捉螃蟹啊?”

    三叔叹了口气,这才道:“我们虽然粗人,但还至于混帐到那种程度。这个时候的螃蟹虽然肥而大,体内又有鲜美的蟹黄,但一味地捕杀产卵期的它们,将会对蟹群造成无法弥补的伤害,长此以往,一定会迈入灭绝之路。有些地方到了冬季便会封山禁猎,就是为了保护这些受孕的个体,目的就是为了让物种繁衍下去。所以说,这种伤天害理的买卖,我们宁可不做。”

    听了三叔的一席话,孙长空开始由衷地钦佩这对老夫妻。或许他们并没有受过太多的教育,不能像诗人骚客那样出口成章,但是他们拥有一颗善良的心,并且安守本分,不越雷池一步。想想世间众生,又有几个能达到这种问心无愧的境界呢?如此一来,孙长空的信念更加坚定了。他一定要帮秀儿重回人类之躯。一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