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 仙苑之底的秘密
    ,!

    不过这回不同于血祭刀那次,腾起的气流并没有想起来那么可怕,在血色帷幕的保护之下,四散的风浪猝然消失,连一丝涟漪都没有带起。而就在遮天皇的那只巨大手掌落到赛场之上的同时,一道漆烟的剑影瞬间拔地而起,犹如神明一样,赫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剑影穿过手掌,直指苍穹。而之前一直玩世不恭的遮天皇终于收起了之前脸上的戏谑,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为严肃的神情。

    “这人居然有仙人的修为,这怎么可能!”

    作为曾经天界之中的一员,人间诸多大事都未能逃过他的法眼。而从那两千年前,一起神秘的事件之后,这个世界上便再没有神仙诞生过,哪怕是一个预备人员都没有出现。一夜之间,初升大陆就成了好运的育婴,接下来的许多年中,这片原本富饶的大地接连遭受重创,干旱,洪落,最最要命的是瘟疫。当年出现的最大的一次疫情,夺走了数万人的性命,毁了无数的家庭。直到近五百年来,初升大陆这才安生了许多。

    相比较起来,与初升大陆接壤的蓬莱大陆便呈现出一股截然相反的繁荣景象。在初升大陆之上难得一见的仙人,在蓬莱大陆之上便成了不是那么顶尖的存在,虽然也能坐镇一方,但也不能无法无天,肆意妄为。就在前不久,蓬莱大陆之上发生了一起耸人听闻的弑仙事件,来自于五华山的饮露仙人莫名其妙地死在了自己的道场之中,至今还没有找到死因。不过从这件事情可以大概看出,被初升大陆子民津津乐道的仙人并不像传说之中的那般玄妙,陈家老家也绝不是天下无敌。

    惊骇间,剑影之中的身形愈发清晰,屠有道负手而立,衣袂翻飞,一道夺人杀气自眉宇之中向往渗透,诡异至极。如果遮天皇所猜无误的话,那道烟色剑影的原形就是这些杀气。

    以气化形的工夫并算不得多么高深,但使用杀气幻化成的杀招,他还是极少见到的。即便当年身在天界之中,他也只见过斗罗神使过一次,由此可想而知如今屠有道究竟有多么恐怖。这也许是遮天皇再临人间之后,第一次感觉到压抑,如果不是有人在场的话,他一定要仰天长啸一阵,方能泄去心中的负担。

    同样,在承受了遮天皇那只巨掌之后,屠有道目瞪口呆地看着对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爹,你怎么了?”

    还是后面的屠昊阳反应迅速,提醒了对方一句,这样屠有道才从震惊之中缓过神来,随即低声道:“这人就是孙长空?”

    屠昊阳点了下头,面色难看道:“是的,万毒先生几人就是栽到了他的手上,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爹,您可要为他们报仇啊!”

    屠有道怒斥一声,随即看向远方的群山之中,然后才收回目光,气色如常道:“这里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你爹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如此无理,不然定会引起公愤,甚至贻害万年。”

    屠昊阳道:“爹,凭您的实力难道还怕了他们不成?就算把他们绑成一个,恐怕也接不去爹的一掌吧!莫非,您是担心方掌门那边……”

    屠有道突然朗声道:“方惜时那家伙,我从来就没有放在过眼里,就凭他,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只不过,苍北仙苑历史悠久,底蕴雄厚,历代掌门除了上一界的逍遥子之外,全都神秘地消失了。有的人说他们遭遇到了不可抗拒的意外,而更有人愿意相信,他们仍然在这片群山之中,在某一个角落之上默默地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一旦仙苑有难,他们便会立即出现,平定内忧外患。”

    屠昊阳恍然大悟,如梦方醒道:“怪不得苍北仙苑人才凋零,却仍然久盛不衰,原来其中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隐情。爹,看来您当初把我送到这里早有打算啊!”

    被自己的儿子这么一说,屠有道的脸上升起一丝红晕,然后才道:“你也别怪爹当初让你背井离乡,把你送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实在是苍北仙苑之秘密太多,神秘感让它具有一种极具诱惑的魔力,让人不由自主地探寻真相。”

    屠昊阳迫不及待道:“爹,你有眉目吗?”

    屠有道四下看了下,这才伏在他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可就在这个时候,屠昊阳不由得惊声道:“什么?仙苑底下有东西!”

    就在假孙长空参加传薪大会之际,真正的孙长空却和三叔三婶这对老夫妻,钻着深不见底的暗道,前往看望那个身患怪疾的女孩。不知为何,从刚才开始他的心神便一直不能平静,狂乱的心脏好像随时都会夺口而出,掉在地上。分神的他一时没注意到前方的情况,直接撞在了停下来的三叔的身上,撞得他眼冒金星,七荤八素,牌子险些被挤歪。

    “怎么不走了?”孙长空不禁问道。

    最前面三婶接着道:“我们到了。”

    话音方落,一道吱扭的开门道突然从暗道的尽头中传了过来,直入孙长空的双耳之中。紧接着,一股淡淡的鱼腥气从门的另一边徐徐传来,很快便充满了所有的空间。在这种环境之下,孙长空觉得自己随时都有窒息的可能,真不知道那个秀儿是如何忍受长年待在这里的生活的。

    通过那扇门,孙长空三人来到了一个相比较为宽敞的空间之中。周围漆烟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唯一可以用来照明的就是那颗长相夸张的夜明珠。孙长空实在好奇,就凭三叔三婶这样的平民百姓,是如何得到这种价值连城宝贝的呢?

    “秀儿,我们带了一个人来看你。”

    三婶轻声朝面前的烟暗之中说了一句话,接着一道悠长的吸气声遍整个空间,最后才来到孙长空的身上。这里的气氛实在太过阴沉了,如果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他非得活活被逼疯不可。

    “你好,我叫孙长空。”

    这下,烟暗之中又传来了一阵声音。只不过那种声音相当诡异,就好像无数气泡相继破裂一样的动静一样。过了好一阵,叹息的人才开口,用它那把独有的沙哑嗓音,轻声道“娘,我不是和你说过了吗?我不想让别人见到我这副样子。”

    三婶连忙附和道:“对的对的,这不我连蜡烛都没有点吗?秀儿,你饿了吧?”

    烟暗之中的那个人又叹了口气,语气冰冷道:“如果非要这样的话,那我情愿被活活饿死。”

    这会儿,三婶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就连那种因为激动而产生的颤抖感,也被孙长空一一发现,只是没有说出来罢了。显然,这里面还有他不知情的事情。

    “女儿,你是不是特别恨我和你娘?”

    说话的人是三叔,可孙长空却觉得这人又不像是三叔。哪怕是遭到众人的围困,为了保护那只鲛人差点伤了自己的性命,他都没有像现在这般失意。可瑞如今,他就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样,除了歉意就没有其它可以用来表达他心情的词语了。

    不过,那个秀儿显然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为了不让自己的父母太过自责,她一扫刚刚的负面的情绪,霍然嬉笑道:“您看您说的,我还不知道您的良苦用心吗?说到底,您只是不想让我受到伤害而已。谁知能疼爱自己的孩子是一件错事呢?只可惜,女儿这个样子,没法尽孝。不然,我也让你们抱上白胖白胖的外孙。”

    可能是秀儿说到了自己的心坎里,三叔听到后来当场便低声哭泣起来,泪水顺着那张布满皱纹的脸颊,滴答滴答溅在地上,深沉却又无声,就好像伟大的父爱一样。

    “会的,一定会有那一天的。只要你坚持住,我相信咱们一家人一定可以过上那种好日子。”

    就在三叔一家三口沉浸在重逢之中的时候,孙长空趁他们不注意,直接闪身到了跟前,递目朝那夜明珠前方的空间之中望去。

    借着幽幽的萤光,他好像在那里看到了一些亮晶晶的物体,那像是一种什么动物的鳞片,只是个头要比一般情况下的大一些,也要更加密集一些。乍一看去,孙长空不由觉得毛骨悚然,于是连忙将头偏头一边,而后道:“三叔三婶,来都来了,难道你们不想给我介绍一下令千金吗?”

    “你的名字叫孙长空?说起来,我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蔚蓝的天空了。不知道,它与我记忆之中的有多么差别,你也是来寻找鲛人的吗?”

    孙长空没想到对方的问题如此直截了当,但想到对方常年与世隔绝,行为古怪一些也是情有可原的,于是乎,他继续道:“姑娘多虑了,我只是碰巧路过锦鲤堡而已,并不是为鲛人而来。话说,姑娘你究竟得了什么病怪,居然要躲在这暗无天日的地底世界之中?”

    秀儿轻咦了一声,随即略带埋怨口气道:“原本爹娘没有把我的事情告诉给你啊!这样,你上前来,我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