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惊天一炸
    ,!

    看台上的人大多已经散去,但仍有小部分看到了这位名叫“孙长空”小朋友的出手,举手投足之间便轻松废去了屠昊阳的一只右腿,这已说明二者之间的差距已有天壤之别。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屠昊阳的败势也就见怪不怪了

    “快看,场中胜负要见分晓了。”

    此刻,屠昊阳满头大汗,抱着自己受伤的脚踝,痛苦地在地上挣扎。场外的裁判长老试图上前确认他的情况,谁知这时他居然怒斥道:“别过来,我好得很!”

    这下,站在赛场之上的遮天皇瞬间便有了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同时他也为对方如此坚毅的性格而感到由衷的钦佩。当然,屠昊阳到现在还能保持清楚,其中还要多亏他手下留情,不然那一指之下,整个脚掌都会横飞出去。那样的话,屠昊阳将会落下终生残疾,除非有灵丹妙药相助。

    “你这又是何苦呢?乖乖地下去,少受些皮肉之苦,不是挺好的吗?”

    这时,屠昊阳好不容易从地上坐了起来,看样子他脚上的伤势已经得到了初步的缓解,虽然未能痊愈但基本的功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如果现在把他从地上搀起来的话,他还能尝试着走上几步。不过对于他来讲,这还是远远不够的。

    屠昊阳喘了几口粗气,进而微笑道:“呵呵,你以为身为屠家人的我会因为这点小伤而放弃比赛吗?别忘了,我可是屠有道的儿子,我的身上,还有血液之中,都留有杀手的影子。作为杀手的我,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是绝不规劝轻言放弃的!”

    说着,他还想地上站起身来,可一只脚毕竟太难掌握平衡,刚才挪动了几下,他便又一次摔倒在地,这下,他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

    “该死,我屠昊阳真的要就此退出了吗?我,我不甘心!”

    虽然嘴上没有说,但此刻屠昊阳脸上的痛苦表情已经将自己的心情全部表达了出来。他只恨自己生成的时候没能多长几条腿,这样就不会因为脚踝受伤而耽误比赛了。可就在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想到一个人影豁然出现在走廊的出口处,那些看客无论认不认识他的,都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硬是让出一条通往前场的通道,他当然就是屠有道,屠昊阳的生养父亲。

    自从当年屠昊阳的娘亲因为生产的时候难产而死,屠有道便成了亦父亦母的角色。日常训练成了这两父子生活之中的主要内容,只有日暮降临、回家吃饭的时候他们才能一点交流的时间。

    像屠有道这种独霸一方的大人物,饮食起居这样的小事根本不用他亲生操持。可事实上,屠昊阳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他无微不至的关怀之下,哪怕是一顿夜宵他也要亲手制作,生怕自己的儿子吃坏了身子。时而严厉,时而慈祥,屠昊阳在这种几乎分裂的生活之中一活就是十多年,直到后来进入到苍北仙苑之中才终于有了变化。不过作为他人生之中的第一任老师,他的父亲,屠有道,仍然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很多时候,对方就像他的精神寄托一样,为自己提供源源不断的力量。而现如今屠有道的突然出现,更是让濒临弃赛的屠昊阳重燃战意。

    “昊阳,站起来,我屠有道的儿子,绝不会就此屈服。”

    这下,站在一旁的观众在得知了这位长者身份之后,不禁再次向外退了数步,他们本不想这样可那个名字实在叫人不得不忌惮,否则自己将会有性命之忧。

    “原来他就是那个杀手联盟的首领屠有道,百闻不如一见,他儿子长得不像善类,没想到这老子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老远一看就像尊凶神恶煞似的,瞧着都让人头疼。别看现在那个孙长空稳操胜券,待会等他下了台来肯定没有好下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神秘消失了,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

    不知是说话人的声音太大,还是屠有道的听力太敏锐,话刚说远,他就将头转向那人所在方向,面色阴沉道:“我怎么觉得你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

    那人也没多想,只认为那是单纯对自己的夸奖,于是憨厚地笑了笑,然后道:“哪里哪里,只是胡说的而已。”

    然而,那人的话说了一半,便发现自己嘴中已经淌出大口鲜血,下意识的他将口腔之中异物吐了出来,用手接住,定睛一看,竟是两颗带着血丝的后槽牙。他不知道屠有道是什么时候出手的,当他回过神来,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的时候,他的人,已经和自己的牙齿一起跌坐在地上,后者一脸漠然,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怎样可怕的事情。

    “这一巴掌就当是给你的一点小小教训,如果下次再敢在人前说别人坏话的话,那可就不是两颗牙齿可以解决了事的了。”

    面对这位邪派领袖,那人虽说受了委屈,但却表现出一副感恩戴德的样子,一连磕了三四个响头,撞得地上的石砖砰砰直响。

    “小的知道了,小的知道了,多谢屠首领手下留情,小的铭记在心。”

    说罢,那人与自己的友人连滚带爬,转眼之间已经奔出了会场,像一缕轻烟一样消失无踪。而这个时候,屠昊阳凭借父亲的鼓励以及自己坚强的毅力,又一次站了起来,而且还是双腿着地。单是看他站立的姿势,很难想象就在数息之间他还被脚上的伤患折磨得死去活来。不得不说,人类的意志实在强大,强大到连他们自身都无法相信。

    “你还真是一条汉子。”

    看着面前那个倔强的年轻人,遮天皇一边拍着手,一边朝他走来。可仔细一看,他的双手十指指间之上竟有一道极为不起眼的异象。

    那是十道看似不起的细小的火苗。火苗十分微弱,看上去连一阵轻风都经不住。当他真的直美观屠昊阳面前的时候,他的双手已经被火焰完全包围,依稀间甚至可以从火光之中看到其中被烧得晶莹剔透的掌骨,而原本覆盖在上面的筋肉已经不翼而飞,哪怕是用刀子一点一点地往下割,恐怕也没有他的那般干净。

    “不好,遮天皇要用真本事了。”狐半仙不由得低声嘶吼道。

    同样的,海棠仙子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去,现在他们二人就像吞了黄莲一样,心中有千言万语却都无法表达。他们只希望,遮天皇快快了绐战斗,否则身份的事情早晚都要被揭穿。

    “这下,那个小子应该必死无疑了吧!”

    屠昊阳不经意地抬了下头,可他所见的景象实在过于壮观,就算自己身处绝境之中,也都为此暂时忘却了。

    “好大的手掌!”

    在常人的思维之中,天空里能掉下来的只有风雨雷电,云雾尘霭。可天上挂着手掌,而且还是如此之大的一只手掌,这还是屠昊阳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望着那一只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也越来越大的手掌,他所能做的就只能听天由命。紧张之下,屠昊阳吞了好几口唾沫,却仍然于事无补。

    “完了!”

    在屠昊阳看来,自己是万万不能接下这一临空出世的招式的。那只手掌形状之大,气势之磅礴,是他此前从未见到过的。呼吸之间,他竟有些庆幸,自己能死在这样强者的手中,也算了无遗憾了。就在他准备迎来自己的生死大劫的时候,一伟岸的身影遽然落在他的身前,随即那股让他既怀念又敬畏的力量再一次出现在他的眼界之中。

    “杀!”

    眼见自己的儿子命悬一线,屠有道破例出手,一张口便吐出一个惊天动地的“杀”字。虽然只有个简单的字,但里面蕴含的能量是不可预估的,至少在遮天皇看来不能勘破。但他的巨大手掌已经落下,就绝没有收回的道理。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只要胆敢挡在自己面前,那他就要让对方付出惨重的代价。

    “自不量力!”

    “轰!”

    巨掌降临之际,一道冲天的火光随即升上云端。爆炸的同时,一股强烈到可以使得方圆一里之内的空气变得完全干燥的光芒登时出现,碎石瓦砾,尘土气浪组成一道无坚不摧的劲风,又一次袭向四面八方的观众之中。那边,三位老前辈与仙苑内的诸位好手,才刚解决血祭刀的危机,现如今凶相再现,当真让他们力不从心。

    “师兄,小心了。”

    神来子在同辈之中年纪最小,反应也当属最快,轻风还未抵至,他已先行预测到将要发生的事情,提前做好应对。而相比起他来讲,血嗜子与云影子的行动就要慢上一些,不过依然为时不晚。尤其是血嗜子,刚才血祭刀已经让他极没有面子,现在就是他挽回颜面的最好时机。呼吸间,只见他的大袖一挥,一道血泉直接从中喷射而出,但是一滴也没有洒在地上。这些血色液体就好像有生命一样,能够听从血嗜子的指挥,按照他的心意而行动。还没看出怎么个形势,那些血流已经分面到看到前面,形成一张巨大的血色帷幕,将赛场四周围得水泄不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