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三章 指枪
    ,!

    血祭刀所到之处,无一不是一片血色。这此血有的来自于刀体本身,而更多的是那些被刀击中的无辜者的鲜血,血流成河。

    那些不远万里而来的看客,怎么也想不到一场看似普通的比试居然让这里成为了人间炼狱。一时间,惨叫哭嚎不绝于耳,短短几秒之内,已经有十几个人血洒当场,其中一人更是尸首异处,死状惨烈。

    这是苍北仙苑的过失,仙苑的高层难辞其咎。事实上,就连血嗜子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在他的头脑之中,比试应该以对方缴械投降而告终,就算对方强行吃下这一招,也不该会出现这么剧烈的反噬情况。可眼前,那些原本用来围攻孙长空的血祭刀一个不落全都反弹了回来,这实在叫人匪夷所思,实属怪象。

    “糟了!”

    灾难发生的一瞬间,血嗜子身化血云,已然冲向看台之中。随即,他的身形化作一缕飘渺云雾,接着散入到周围的空间之中。而只要是他所到的地方,血祭刀的攻势都会立即土崩瓦解,并且变作相似的雾气,与其融为一体。就这样,血嗜子凭借自己一人之力,几乎化解了大部个看台的险情,可在看台的另一边,悲剧仍在上演。

    “我们上!”

    说话之际,神来子已经和云影子双双飞向对面的看台之上。除了几个修为高深能够自保的皇室成员,其它人几乎已经被血祭刀杀得天昏地暗,溃不成形。

    “怎么办少主,我们已经死伤了两个,活下来的那个情况也不容乐观。我看咱们还是快快逃出这里吧!”

    陈经纶满面血污,但那并不是他的血。就在刚才,其中一柄血祭刀划着他的肩膀砍下了旁边一名门人的臂膀,滚烫的势血喷了他整整一脸。说实话,他根本不想在这里再待一秒,可一想到三胖还在活在这里,他就不想离开了。

    他要让对方付出应有代价。

    “都是因为你,萧生财,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陈经纶起身刚要从怀中向外掏东西,这时,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已然落到他的身边,其中一人随即道:“大家后退,让我们来!”

    云影子挥掌一连击出三下,每一击都会有大片云彩从掌劲之中跑出来。而那些看似轻柔的云雾此刻竟成了坚不可摧的屏障,硬是将那些血祭刀挡在了看台之外,并随之相继坠落。另一边,神来子竟以自身的血肉之躯,与飞来的众多刀刃近身搏斗,他的每一拳之中都灌注了万钧之力,所以无论那些血祭刀再怎么残暴,也都免不了挫败的命运,不一会儿,神来子的身边已经堆起了两座小小的刀山,而看台其它位置的传薪者同样使出了自己的混身解数,在自保同时,也为其他相对弱小的群众创造出一条求生之路。

    “退,快点退!”

    在相关人员的指挥之前,看台上的观众依次离场,只剩下脸色煞白的屠昊阳还有尘埃之中的遮天皇站在那里,如同两棵山松一样,岿然不动。

    “怎么,怎么可能,血屠千里居然会没有用!”

    遮天皇扑打着四周的灰尘,从雾气之中缓缓走出。如今的他仍然是那般从容淡定,头上一点汗也不没有,显然刚才那种狂风暴雨一样的攻势并没有吓住他,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将刚才的对决放在心上。

    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接住那一招血屠千里。这就是他,遮天皇的强大之处。

    “你也不要太过灰心,能够做到这一步,对你来讲已经相当不易了。我承认,你很厉害,再过个三五十年,整个苍北仙苑可能都会以你为荣。”

    面对对方的夸奖,屠昊阳的心中竟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在他看来,自己越是强大,就越会将对方衬托得更加高大威猛,这样的话他宁愿不要赞美,他要击败对方,哪怕是倾尽所有。

    “少在这里假惺惺了,我屠昊阳从不吃你那套。呵呵,别以为破了我的血屠千里就能打败我,实话告诉你,我还有许多杀招没有亮出,你就等着瞧吧!”

    遮天皇没有再说话,他知道对方并没有在说谎,从他随手使出血祭刀的那一刻起,遮天皇就清楚,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可怕的敌人,谁苦要与他为敌,那简直是人生之中的一大不幸。不过,他自己却并不包括其中,因为他有足够信心确定,自己拥有平定一切危机的能力。

    这回屠昊阳没有继续使用武器,他的双手便成了他的唯一手段。

    早在幼年时期,屠昊阳的亲爹屠有道便把他丢到了深山老林之中,让他与群狼为伍。那时屠有道就已经抱定“生死有命,成事在天”的想法。他决定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头狼,只要那样孩子才有配作他屠有道的儿子。好在,屠昊阳并没有让他失望,在分别了半年之后,屠有道在一处洞穴之中发现了他。当时的屠昊阳已经成为了实实在在的野人,身体表面也长出了一种类似兽鬃的毛发,用来保护自己。而让屠有道更为吃惊的是他手中的东西,屠昊阳的手中有一颗仍在“砰砰”直跳的心脏,而在他的面前是一具刚刚失去生命的母狼。那是他这一年来的人食父母,没有它的话,屠昊阳早已被狼群之中的其它成员撕成了碎片。可就算是这样的重要存在,仍然没能逃过他的无情,若要成为一个称职的杀手就必须抛弃七情六欲,儿女情长,所以他只有父亲,没有母亲,所以他才会亲手杀死对他有养育之恩的母狼。

    屠有道心满意足地将自己的儿子抱出了洞穴之外,而屠昊阳也没有再去看那头母狼一眼,他知道,是时候自己离开了。

    从那时起,屠昊阳便有了一个绰号,狼人。他的性格与狼相分相似,甚至还尤有过之。而在他的武功套路之中,时常能够看到像狼一样的运作招式。就在平时的日积月累之中,他悟出了一套只属于自己的武学,那就是狼法。

    以狼为本,以兽为法,屠昊阳将狼的属性注入到了自己的招式之中,进而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强大近身武功,一行一动之间都好像有一只巨大的狼影浮现在他的身后,为其保驾护航。现在遮天皇所见的,正是狼法之中的武功。

    “狼风!”

    说是风,但实际上是一种掌法。只是因为出掌的速度实在太过,无法以肉眼观察,所以才会成为类似于风一样无形无影的事物,杀人于呼吸之间。

    遮天皇身形急退,每当他迈出一步,前一步所在地面便会腾起一股犀利的气浪。就这样,在后退了足足十步之后,遮天皇猛然停下身子,口中随即道:“我看到了。”

    也不知怎么的,遮天皇话一出口,原本隐遁在空气之中的屠昊阳竟然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这下,狼风已经不再是风,而是拳头。变成了拳头的狼风便也没了之前的攻势,立即失去了优势,简单的交手几个回合之后便已败下阵来。

    “再来!”

    屠昊阳提身再上,只是不同于上回的是,他不再动手,而是以腿代手,朝遮天皇发动新一轮的猛攻。

    这是狼法之中的狼刀。

    将他的腿比作刀还真委屈了他,在真正的对战之中,他的腿比刀还要灵活一百倍,犀利一百倍。更加重要的是,他的腿可以像真刀一样挥落,被击中的人患处真是会出现形同刀伤一样的创口,而且深可见骨。直到今日,他可以一脚让别人的脑袋搬家,同样也可以将一个人拦腰截断,这就是狼刀的厉害。

    狼刀斩落之时,遮天皇移动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个不留神,他的衣物已经被气道划出了一个口子,好在并没有伤到皮肉。也就是这一次,遮天皇终于开始正视这位小“朋友”,是时候让他见识一下他的真正实力了。

    “好小子,那就让你输个明白吧!”

    腿落,指起,狼刀之刃直劈对方面门。而遮天皇不容多让,伸手点出一指,刚好戳在屠昊阳的脚裸附近。随即,后者的脸上浮现起一股难以想象的痛苦神情,一道悲痛的哀呜直上云霄。

    “我的脚!”

    屠昊阳摔落在地,他抱着自己的那柄狼刀,痛苦地挣扎翻滚,就好像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右腿一样。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在比试之中,甚至已经将自己生死抛到了脑后,那种痛实在让人刻骨铭心,这辈子他都不想感受第二回。作为一切的“始作俑者”,遮天皇缓缓地假回自己的手指,就好像一个胜利的牛仔将自己的左轮枪放回到枪套之中一样,十分优雅。他享受这其中的每一分第一秒,或许他就是为了这种时候而存在的。

    “裁判,我是不是已经赢了?”

    台下长老还未从刚才的血祭刀之劫当中回过神来,而当他看向躺在地上,气如游丝的屠昊阳之时,他的眼睛惊得已经快要瞪出眼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