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 高氏兄弟的厉害
    ,!

    刚刚还处在绝对劣势之下的方惜时,只是一个换气的工夫居然再次回到了胜利者的姿态,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应对面前高远山的绿魔吞天。

    “五彩神手!”

    方惜时话音刚落,原本相安无事的天空之中猛然传来数道电闪雷鸣,接着风雪交加,大雨瓢泼,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几乎所有的气象全都集中在了这里。赤黄碧蓝烟五种颜色分别对应五种完全不同的自然力量。赤的红,黄的土,碧的木,蓝的水,还有烟色的闪电,这五种截然不同的能量此刻汇聚成了一体,进而幻化作一种从未有过的招式,并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袭入到高远山的身体之中。

    于是高远山那硕大的身躯开始土崩瓦解,血水像瀑布一样向外狂扑而出,势不可当。所有的事情发生得实在太过突然,高峻山甚至都没有缓过神来,自己的兄长便已重重摔在地上,眼看就要看作一滩烂泥。可能是出于求生的本能,濒死的高远山使出身上仅剩的一点气力,声嘶力竭道:“快点过来,不然我会死!”

    死,他们两个不是第一次遇到了,早在无妄修罗界之中,因为孙长空的故意陷害,使得他们误入了充满凶险的死门之中,最终陨灭。若不是他们口中的那位公子将他们的灵魂重新收集,并赋予生命,也许现在他们兄弟二人的鬼魂已经与无妄修罗界一同毁灭,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也正因为此,他们对于自己救命恩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毕竟能让他们一众起死回身的世外高人,值得任何一个人尊敬。即便对方不领情,他们也以在接下来的日子之中从“公子”的身上捞到不菲的好处。

    可是现在公子并没有在他们身边,所以除了自救之外高远山已经别无它法,虽然他也不想这么做,但为了活下去,他只得使出一些必要的手段。

    听到高远山声音的瞬间,高峻山的内心是十分抵触的。他与自己的兄长相处了上千年,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他是一清二楚。可如果任由高远山死去的话,仅凭他一人根本不可能与方惜时叫板。为了长久大计,为了难免完成上面交待下来的任务,高峻山将心一横,脱口大叫道:“也罢,没就没了!”

    “没?什么没了?”这是方惜时第一时间的想法。然而不等他看清面前的形势,高峻山已然掠到那堆残骸的面前,并以一种慷慨就义的神情扑向残骸的中央。

    “糟糕,他们两个要搞事情。”

    要说一般人做出这样的举动的话,方惜时还能接受得了。可眼下,这是两个独一无二的绝世高手,随便派出哪一个,都是可以大杀四方,称王称霸的棘手之人。如果将他们二人的力量合而为一的话,那整休的实力将不仅仅是二者之和,而是会成几倍、十几倍的暴增,也就是一加一大于二的结果。方惜时可以轻松击败他们二者之中的任何一个,也可以从容对应高氏兄弟的合力围攻,但面对十倍于他们力量之和的怪物,他的心中就真的没底了。现在眼前当务之急,就是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只有这样那才有胜利的把握。

    恍惚间,方惜时的手中多了一件兵器。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人见他使用过兵器,就连相伴左右的至亲之人也极少遇见。平时就算方惜时为了防止生疏练习的时候,也要挑在三更半夜的时候,找个没人的地方,偷偷地演练,生怕他人发现。不过方惜时这么做也不是全无道理,这就像一个人不可能把自己所有的底牌都写在脸上,像他们这样的人,越少暴露自己的实力,也就越容易叫敌人轻视,因此才能出其不易,杀敌于呼吸之间。而眼前,方惜时的那柄武器便成出了意料之外的杀手锏。

    可至于那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兵器,三言两语还真道不清。那武器比起一般的刀剑要略长一些,约莫有四尺左右。左右两边全部开刃,可刃上还遍布着整齐细密的锯齿。武器主体中间有一条血槽,靠手这边的末端有一块晶莹剔透的红色宝石,不时会发出异样的光芒。不过,这件兵器最为与众不同的是那他的柄,他的柄就像一个钩子似的,刚好可以挂在手腕之上。电光火石之间,方惜时手腕急抖,那柄怪异兵器顺势脱手飞出,形同电掣一般来到高峻山的面前,强行将他们兄弟两人阻隔到兵刃的两边。

    这一招虽然来得意外,但高峻山却没有失去方寸,反而依靠自己多年的老道经验,沉着应对。凭借着自己那双刚刚更换过的熊臂,他竟凭借血肉之躯硬生生地握住那柄武器,甩手就要朝旁边扔去。可谁承想,就在刚刚兵器飞出的刹那间,方惜时早在自己的武器之中暗放了一道不起眼却是极为关键的力道。也正是它的存在,使得那柄怪异的兵器围绕着自己柄端,飞速旋转起来。高峻山哪见过这种事情,才不过迟钝了一息而已,他那只握在怪兵之上的手掌已经齐根削断。但不知是对方有意为之,还是兵器本身的问题,那些细小的锯齿竟是一点也不锋利,兵器本身旋转开始的时候,带有锯齿的兵刃并没有直接将高峻山的手掌斩断,而是将其卷入到旋转的轨迹之中,进而被扭曲弯折。所以说,高峻山的手不是被削下来的,而是被活活拧下来,其中痛苦,根本无法想象。

    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断手位置处的伤口极不规则,皮肉少得可怜,可里面的筋骨却凸出在外许多,看起来胆颤心惊的,无法直视。

    吃痛的高峻山虽然面色狰狞,但却并没有就此作罢。而在这个时候,那堆残骸之中猛然跃起一只手臂模样的物体,刚好打在兵器的侧面,“咚”的一声将其击出数丈开外。趁此机会,高峻山果真纵身一跃,直奔那滩烂泥。

    “大哥,准备!”

    眼见高氏兄弟二人计划即将得逞,方惜时身化惊虹,与自己兵器一左一右,双双冲向目标位置。

    “想融合,没那么容易!”

    方惜时大袖一扬,周身空间之中立时掀起一阵疾风暗劲,此刻他已化身成为这里的主宰,只要他心念一动,这里所有的力量都要为他所用。他的身体虽然追不上对方的速度,但依靠周围无所不在的“气”却可以在第一时间发动攻击,虽然也是通灵三掌,他这次他所使用的是以群体攻击为特点的霰云掌。

    多如牛毛的掌劲随即从四面八方轰向高氏兄弟的身上。短短的一息时间,高峻山的身体已经出现了三处骨折,其中一掌甚至还摧毁了他的脊椎,令他几乎丧失了站立的能力。但眼见目标就在眼前,他咬着眼,瞪着布满血丝的牛眼,用尽最后的力量道:“大哥!”

    人的潜力是不可估量的,更何况是经过无数磨难,受过千劫万险的高远山。他的身体虽然已经崩溃,但他的神智却依然清楚。当听到那声“大哥”的时候,高远山就知道对方已经到达了极限。瞬间,他不知从哪里得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硬是让自己那具几乎称不上身体的“身体”向前迈出了一步。这一步在外人看来可以无足轻重,但对他们来讲却有着决定生死的重大意义。就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步,高峻山的手臂就碰上了高远山的身体。而在这个时候,那柄怪异的兵器先方惜时一步,同样也达到了高氏兄弟的聚集处,并且插入到了高峻山的大脑之中。刃过,血飙,作用在柄端的扭力让怪兵刺中高峻山的同时,还逆时针地划了个弧线,在这之后,高峻山的半个头颅像西瓜一样飞了出去,白花花的脑浆当场扬了一地。

    “嗡~”

    方惜时接过自己的兵器,刚要再次斩向高氏兄弟,可一股令人心悸的异动突然从那堆残骸之中放射出来。代表着暴食原罪的高远山身体猛然裂出一个巨大的口子,而高峻山的身体随即落入其中,一转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紧接着,高远山的体内传出几道类似野兽咀嚼食物的声响,突然间,残骸的轮廓高大了数倍,伴随着强烈的光芒,直接朝远处飞去。

    “不好,他想逃!”

    虽说方惜时还是没能阻止高氏兄弟的融合,但凭合体初期的力量,还不足以和现在的他为敌。为了不让对方反扑,他只得连忙追上去,争取将对方扼杀在萌芽之中。可他才刚进入到丛林之中,一股烧焦的气味直接钻入了他的气道之中。

    “是火髯!”

    顾不得去追高远山,方惜时抬头望向枝桠丛生的树林之中,只见在距离他不到百步的一颗树干之上,一道灰色的青烟缓缓地飘入到天空之中。方惜时几个箭步就已来到跟前,当看到那具几乎烧烟的身体的时候,方惜时不由得惊声道:“师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