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 认真的火髯
    ,!

    曾经在无妄修罗界中明不见经传的王有德,摇身一变,竟然成了他口中的睡魔神,现场局势变化实在太过剧烈,就算身经百战的火髯道人也难在第一时间做出反应。飞石击穿身体的时候,他甚至连疼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另一个更加迫切的事情摆在面前,如何才能活着离开这里?

    王有德的身体虽然未动,但那些悬浮在空中的石块已然成了这世间最最致命的兵器,只要火髯道人有任何举动,它们便会立即发起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介时,火髯道人别说是活命,就连全尸都剩不下。所以现在的他并不敢贸然行动,至少在他想出对策之前,他还没打算离开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

    “没想到你的身体之中上还保有这种可怕的力量,是我太小瞧你了。”

    王有德闭目微笑,伸手朝火髯道人身前一指。忽然间,一块浮石受到召唤立即飞向对方。火髯道人连躲都没有躲,直愣愣地站在那里,似乎已经放弃了求生的希望。可就在石块距离他不到一拳的紧要关头,作用在上面的力道倏尔泄去,而石块也顺势掉在了地上。

    “呵呵,不愧是苍北仙苑之中可以独当一面的大人物,这种情况下你都毫不退缩,看来你是铁了心要为门派牺牲性命了。”

    火髯道人伸手撕下外面穿着的那件火色道袍,刚刚的交手之中,这件被他穿了几十年的长袍已经几乎支离破碎,所以几乎不用什么力气,便被他扯了下来。接着火髯道人又将面料撕成一条一条的,然后绑在自己的肩膀和大腿之上。直到这时他脸上的虚弱感才稍稍减退了一些。

    “我火髯虽然算不上什么明门正派,但还不至于为了自己身家性命而逃生怕死。别说你还没有杀死我,就算当了生死关头,你也休想让我屈服。”

    火髯道人挥掌一吸,地上那块石头一跃跳上了他的掌心,只见他用力一握,经过无数年风吹雨打依然坚不可摧的石块居然当场被捏成了粉末。

    面对火髯道人毅然决然的慷慨陈词,王有德脸上的笑容突然显然了不少,只残留着隐隐的敬畏,而后淡淡道:“本来,我家主子还想将你们师兄弟几个纳入我们的阵营。可现在看来,你们已经铁了心要奋战到底。既然这样,那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阻拦我们的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这时,那些浮动在半空之中的石块因为受到王有德情绪的影响,登时进入到躁动之中。一时间,眼界所见,目光所及,无一不是那些浮石的残影。现在他就是想找个地方躲避一下风头,恐怕也没有机会了。看到这种场面,火髯道人忽而长叹了口气,口中喃喃自言道:“师父啊师父!当年你让我潜心修炼,摒弃暴戾,现在看来是要破戒了啊!”

    说话间,火髯道人除去了上半身的衣物,露出里面的样子,只见一件绘满神秘咒文的残破紧身衣赫然出现在他的皮肤之上。而随着他每一次的吐纳,紧身衣上的咒文都会发起或明或暗的红色光芒,看得人心神不安。王有德虽然胜券在握,但见到这种场面还是不禁在心中画了个问号。以免夜长梦多,他决定一举拿下这个烫手的芋头。

    “少在那里装神弄鬼了,受死吧!”

    还是那种半睡不醒的姿态,只是这回王有德的身体已经完全进入到了天空之中,带着数之不尽的石块,准备对下方的火髯道人展开猛攻。而就在这个时候,火髯道人伸手从伤口处抹下一把鲜血,随手涂在自己的身上。而随着他那带血的手掌划过身体,那睦布满咒文、且闪烁着猩红血光的紧身衣出人意料地破开了一个大洞。

    事实上,破洞的不只是件紧身衣,还有火髯道人的身体。只是他那个窟窿之中漆烟一片,让人分不出哪里是身体,哪里是衣服部分,所以才无未能辨别。可没等王有德反应过来,那个烟洞之中不知发生了什么,快速涌出一些貌似蝌蚪的诡异物体,几瞬之间已经将火髯道人少半个身体掩盖了起来,就连头部也被侵占了许多,左侧的脸颊已经烟得发亮,透过红色的毛发,类似兽瞳的眼睛赫然暴射出一道金色的神光,逼得天上的王有德连退几步。

    “死!”

    王有德向来都是一个乐观主义者,就算是掉脑袋的事情摆在面前,他的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可如今的他不但皱了眉,而且还咬了嘴,嘴边渗出鲜血,不过他已经全然不顾。他的心中只有念头,那就是杀人,杀了火髯道人。

    强烈的意念让那些原本就处在活跃状态之中的浮石变得更为狂暴。当王有德解开禁锢枷锁的那一刻,空中的石头俨然幻化成一个个嗜血的精灵,不遗余力地射向火髯道人。顷刻间,空间之中被无数道箭矢急呜所充斥,刺得人耳几乎都淌出血来。

    凶险就在眼前,火髯道人仍然站在那里,他在笑,笑得略显苦涩,加上此刻出现在那身上的那些奇怪蝌蚪,就变得更加诡异了。可这样的他不是逃不过那些飞石的狂轰烂炸,炮弹似的石块一个接一个突破他的身体,而后钻入到后面的空地之中,留下了一个个黢烟的孔洞,然后孔洞的狡黠越来越大,很快便形成了一个方圆三丈左右的烟色区域,天空之中的王有德看到这一幕,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的敌人已经死了。

    就连承载万物的大地都已经面目全非,更何况是区区一介凡人呢?

    一道火光飞过,不紧烧掉了王有德的一只衣袖,还让他的肩膀出现了不轻的灼伤。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本应该死了的火髯道人居然来到了他的跟前。他甚至还能辨认出对方身上刚刚由他造成的贯穿伤,可现在那些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那些密密麻麻的蝌蚪遮掩起来,最后像其它部分一样成为纯正的烟色,再也没有任何区别。

    这下,王有德终于不敢小觑这位红毛老道了。在他来这里之前,某个人就已经对他嘱咐过,千万不要小瞧了火髯这个老家伙。虽说他已经有了些准备,但现在看来那些准备明显还不够。而一旦轻视了自己对手,那他便会付出惨重的代价。

    王有德如同陨石一般朝地面坠去,剧烈的冲撞使得大地之上出现了一个直径长达数尺的凹陷区域。而他正好位于正中心,头朝下地栽入到泥土之中,样子看起来十分狼狈。

    “好你个红毛老鬼,看我不指你打成筛子!”

    这下,不单单是石块,就连周围的一草一木都受到影响,纷纷从地上腾空而起,化作一件件杀人利器。而这时,火髯道人眼中唯一仅存的一丝理智也终于被烟色所吞没,他已无法左右自己的行为,只要被火魔附身,他就会像干柴一样燃烧下去,直到化为灰烬。而这个时候,他的身上果然升起了数只火苗,一跳一跳的,好不活泼。

    夏晚青受伤虽重,但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自我调息,已经恢复了不少,当他从昏迷之中醒过来的时候,方惜时以一敌二,正在与高远山、高峻山二人展开激烈搏斗。

    自从高远山吸收了那两棵柏树之后,他的身体便拥有了一种独特的能力,那就是所有接近他的招式都会立即失效,变得绵软无力。方惜时的通灵三掌虽然强悍至极,但遇到了克星也没有办法,迟迟无法发挥效果,反倒是被另一边的高峻山钻了空子,趁机在他背上擂了好几记重拳,直到现在还没有缓过劲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高远山得知自己的绿魔吞天是对方的克星,不禁计上心来,一边使用绿魔吞天佯攻,另一边攒劲暗下重招。被锁定的方惜时突然觉得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只能站在那里,任人宰割。

    “坏了!”

    说话间,方惜时只觉得面前吹来一道极强旋风,直接撞在自己面门之上,同一时间眼泪鼻血立刻流淌下来,而他的人则随着那道旋风一起飞了出去,跌落在地,伤势不知轻重。

    “哈哈,我的罗刹拳风还可以吧!中了我这一招的人将会经脉逆流,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死亡。趁着还有一丝神智,你还是快快留下遗言吧!我就当回好人,给你的门人送去。”

    这时候,方惜时的烟发披散,脸朝地面,始终也没有抬起头。边上的高峻山意识到了几分不妥,于是道:“都说苍北仙苑的历任掌门都是不世奇才,每一个都身兼绝顶神技,以防突生变故,咱们还是快些解决了他吧!”

    这时,高远山也来到了近处,望着前方生死未卜的方惜时,这才狞笑道:“哈哈,我说峻山,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胆小了?别忘了,咱们出来的时候公子曾经说过,方惜时乃天造之材,仙胚灵胎,对于我等有脱胎换骨的奇效。杀了多可惜,还是让我生吃活剥了吧!”

    高远山霍然向前踏出一步,竟然已经来到方惜时的身边。可让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好像早已经料到他会这么做,一只手掌已经抵在自己的眼前,一道散发着五彩光芒的气旋赫然呈现吸引了他的所有注意。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