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腹背受敌的苍北仙苑
    ,!

    即使是一人同时迎战高远山、高峻山两位绝世高手的方惜时也未曾显露出半分忌惮,然而就在那朵火色蘑菇云出现的刹那间,他那张冷峻的脸庞之上愕然出现了一道惊慌之色。

    “遭了,火髯有危险!”

    方惜时与火髯道人同门几百年,对方有什么招式,他心中是一清二楚。刚才那次剧烈的爆炸,正是来自于火髯道人的天火焚世一式,威力极大,而且对于使用者本身的消耗相当巨大,非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轻易使用。既然火髯道人已经将自己压箱底的绝技使了出来,那就说明他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到了命悬一线的地步。方惜时救人心切,甚至来不及去管一旁的天水道人和夏晚青,便要朝丛林之中奔去。可高远山与高峻山这两尊魔神哪里会让他如愿,当即阻拦在方惜时的面前,用他们自己的高大高材硬是切断了对方的遁走路线。

    “想去支援,没门!”

    高峻山吐了口带血的浓痰,阴森地盯着方惜时,以防对方有什么其它的变数。而趁此机会,高远山又朝起左右两棵柏树,张口直接吞下了肚子,连嚼都没嚼,场面实在太过吓人。前后不到五秒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进食,并让自己的身体再次发生了异变。

    此刻,高远山的身体表面渐渐浮现起一道碧绿色。一条条宛如叶脉的经络相继分布到身体的各个角落之中,乍一看去煞是恐怖,让人不忍直视。

    “哈哈,姓方的,别以为凭那点本事就能了结我们兄弟两个。要想从这里通过,先问过我这对拳头再说。”

    在这种激烈高超的残杀角逐之中,拳头成了高手强者之中再好用不过的兵器,至于什么刀枪棍棒,斧钺钩叉都成了身外之物,并不能为自己提升太多实力,甚至有些时候还会成为拖累,得不偿失。所以,现在高远山采取这种近身肉搏战是一个明智之举。事实上,从刚才开始,方惜时就一直用自己的那对肉掌在不断与两者周旋,只是一直没有太好的出手时机而已。眼前,高远山挥拳再上,危难之间,方惜时竟然看到了一丝希望。

    “有破绽!”

    高手交手,胜败往往都在一招之间。一个不起眼的失误便可能使自己满盘皆输,甚至身死道亡。所以对于高远山来讲破绽就等于死亡。而一心救人的方惜时,瞬间也将自己的实力篮筐到那了全盛状态,那只手掌由此从普通的血肉之色变成了布满金黄色的光芒,就连周围的空间之中也被染上了相似的颜色。

    “归灵掌!”

    原来,在刚刚的交战之中,方惜时故意将自己的灵气散入到周围的空间之中,无声无息。这样一来,当他发动归灵掌的时候,就可以做到无需散灵而归灵,势头之快,根本无法防备。而面对这一记凝聚了方惜时顶尖战力的掌法,高远山脸上不禁升起一道恐怕的神色,就连他那只沉浸在墨绿色的拳头,也显得稍逊一筹。

    可只是转瞬之间,高远山便已经调整好状态。高远山是什么人,曾经在无妄修罗界之中,宗主苏如云之下的第二人,修为,武功,智慧全都是数一数二的,怎么可能被一记简单的掌法给吓住。无论是出于一个强者的自尊,还是对于自己的信任,他这一拳都没有可能输给方惜时的掌法。也就在这个时候,异象出现了。

    以那只墨绿色拳头为中心,空气之中赫然蔓延出无数条与高远山身上相似的叶脉图案。而随着叶脉地不断扩张,一股足以与他抗衡的强大力量霍然出现,直接与那道归灵掌力碰撞在了一起。

    自方惜时开发通灵三掌已经过去了一二百年前,这期间他还没有遇见过与此刻眼前所见相同相似的情况。原本那道无坚不摧的归灵掌力居然毫无征兆地失效了。手掌刚一进进入到叶脉图案的范围之中,便如同被无数蛛网缠绕一般,进退不能,甚至想收回来都不成。短短几息的工夫,方惜时的脸上已经见了汗光,而这时高峻山也行动起来了。

    恢复成巨人状态的高峻山,膂力大增,两臂之上,少说也有万钧之力。一般的岩石,被他轻轻一抬,就能抛到数十丈外,而且连大气都不喘一下,当真可以与龙象相提并论。但此刻的他并不满足于此,别忘了他的身上还有移花接木这门邪门妖术,可以将身外之物化为己用。这点工夫,他又不知从哪搞来了一对熊臂,直接安在了自己的左右两边,并且同样向方惜时攻去。而他所用的招式与高远山不同。他并不想与方惜时硬碰硬,只要能限制对方的活动就足矣。说时迟那时快,方惜时的精力全都放在了自己归灵掌之中,全然没有发现高峻山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身边。而等他见到那具好似小山的身躯俨然抵达的时候,那两条长满烟色毛发的熊臂已然双双抓住了他的两只手臂,动弹不得。

    “大哥,趁现在!”

    这么多年来,高氏兄弟早已训练出无间的配合,就算高峻山不提醒,高远山也会在第一时间达到他该在的地方,发动最该发动的攻击,身体被制的方惜时在他眼里就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随他处治。而高远山所能做的,就是尽快解决麻烦,然后完整“主子”激发下来的任务。

    “吃我这一记绿魔吞天!”

    废墟之中,碎石散落一片,一只占满烟灰手掌耷拉在石堆外面,却已没了任何反应。而在不远处,火髯道人红发散乱地挨在一棵断木倚靠着,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已经瘫倒在地。

    现在,火髯道人的体内已经达到了“空灵”的状态,一点真气也不剩。这种情况十分危险,距离油尽灯枯只还有一步之遥。现在,就算是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也能把他轻松撂倒,更不用说是那些身经百战,修为超群的强敌了。好在,刚才的那一招天火焚世已经让他打消了所有的顾虑。吃下这一招的人还没有一个能够继续留在身上,就连全尸恐怕都已经不在了。

    王有德的身体被掩埋在乱石之中,就算不死,也没了反抗的能力,只能任人宰割。而确定对方真的没了回应之后,火髯道人这才手扶着肩膀头上冒血的伤口,咧着发白的嘴唇,坐倒在地。

    刚才的那次对冲实在惊险万分,差万分之一毫,他的左臂就要“搬家”了。而作为回击,足足可以杀死一百头大象的天火焚世悉数落在了王有德的身上,于是便有了如今这副战况。

    火髯道人调息了许久这才缓缓睁了双眼,看着那只仍然没有动静的手掌,他终于松了口气,轻叹了声之后才站了起来,挪步到了乱石堆边,随即道:

    “看你年纪不大,竟已有了这等可畏的实力,只可惜你命不好,今天遇上我了。”

    作为尊敬,火髯道人对埋身在乱石之中的王有德做了最后一次赞扬,转身欲要离去,可就在这时,石堆顶上一块片状的页岩不经意地松垮了下来,刚好击中了那只沾满烟灰的手掌。随即,那只本来已经失去活力的手掌突然攥紧,再次有了生气。火髯道人回头一看,心叫大事不妙。

    “此子不能留!”

    心念一动,火髯道人拿出自己好不容易才聚起的一点真气,直接轰向那只才刚复活过来的手掌,希望借此断送对方的性命。然而天不遂人愿,当那道妖艳的火光才跳出掌心的刹那间,位于火髯道人面前那座半人来高的石堆轰然沸腾起来。

    火髯道人第一次知道,原来石头也能像水一样沸腾,而且更具危险性。位于石堆下方的巨大能量让那些死气沉沉的石块瞬间重获新生,他们跳跃,转动,攻击一切它们可以触及的,哪怕是天空,哪怕是水流,一个也不放过。

    火髯道人当然也不会意外。

    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直接洞穿了那只受伤的肩膀。这下,火髯道人的整条右臂都垂了下来,血像小溪一样,呼呼起向外直流。他一边咬着牙,一边向后急退,可那些石头就仿佛长了眼睛,火髯道人退了一步,他们便追上一步,一刻也不放过。于是接下来,火髯道人右腿和小腹也先后受到了重创。一块不起眼的石屑几乎贴着他的额头掠过,即使这样,锋利的边缘仍然划破了他的皮肤,血顺着眉毛,一直流到眼睛之中。

    因为右腿受伤,此时的火髯道人只能单膝着地,他使劲睁着眼睛看向前方。迷离间,他看到一道被一大群浮石包围着的人影出面在刚刚石堆所在地方。那人竟是王有德。

    此时地王有德双目紧闭,面色惬意,似乎根本没有被之前的天火焚世影响到。他微笑着,面前着身处绝境当真的火髯道人,口气轻蔑道:“火髯道人,不过如此。今天,你就成为我睡魔神的祭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