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八章 皇室成员
    ,!

    作为此次大会的特邀嘉宾,位于玄武区域的五位皇室成员一直都以一种置身事外的态度,观赏着赛场之上的精彩对决,而就在刚刚遮天皇出手的刹那间,为首的坐在最左边,且年纪最大的金衣老者突然惊叹道:

    “真是后生可畏啊!小小年纪,居然已经有此等神通,加以时日,岂不是要一飞冲天?”

    这时,旁边的女子妩媚地笑了下,她的脸上蒙着一块红纱,所以外人根本看不出她此时的神情。然而,仅仅是那两只暴露在外的清澈眼眸,就足以教人神魂颠倒,如痴如醉,真不知当她揭开真实面容的那一刻,又得有多少男人为他疯狂呢。

    “大伯,你可不要给咱们皇室丢人呀!想我们几个走南闯北,什么样的高手新星没有见过。这个年轻人虽然修为高深,但从之前他出手的动作来看,外家工夫似乎还欠些火候。放在我们那里,恐怕连平均水平都达不到。您可别长了他志气,灭了自己的威风啊!”

    稳居中间的是一名中年男子,此人身材极为高大,就算坐在坐椅之上,也比别人高出半截来,远远看去煞是显眼。他有着一张线条明朗,如同刀砌的脸颊,古铜色的皮肤使他的身体显得尤为结实。然而,这所有的一切,与他那一双布满青筋的手臂相比起来,都成了点缀配角。如果你看见了他的人,就一定会先发现这对宛如老树皮般的手臂。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足以说明他的身份与本领,可即使这样,这位中年人一点架子都没有,反而让人觉得十分谦和,就好像乡下的砍柴樵夫一样,和蔼可亲。

    当然,在他们之中,最让人感到意外的是最右边的那个不起眼的孩子。说他是孩子,那是因为他的身材比起那才的那位女子还要小上许多,坐在椅子上的他,双腿还占不到地面。而他那张乳臭未干却又极居傲气的脸颊却是让人格外厌恶,用一居话来讲,就是长了一张欠揍的脸。可这些只不过是外人的看法,而在其它四名皇室成员看来却不然。他们可以相互开玩笑,却从未与这位孩子说过轻佻的话语。他们可以轻视在场的所有人,但却决然不敢对这位小孩子造次。因为他就是皇室的王子,未来初升大陆的帝王,诸葛神迹。

    作为最后一个被介绍的,坐在诸葛神迹左边的年轻男子,是五人之中最少言寡语的。很多时候,甚至是身边的诸葛神迹向他套近乎,主动与地交谈聊天。而那个年轻人却只是点头,或者微笑,顶多会说些“哦,嗯,是,哎”的单字,连个完整的词汇都没有吐露过。但即便这样,计划神迹对他的好感仍然没有丝毫衰减,一个真正有德行的人当然不会忤逆自己的授业老师,而其它人怎么也想不到,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居然可以成为未来帝王的指引者,属实令人震惊。、

    不过,这个年轻人也有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单是他穿得那身烟色镶鳞软猬衣,就足以说明他与众不同的地位。可他的皮肤又是格外白晳,就连相隔一个座位的那名蒙纱女子也要相形见绌。可不知为何,他的眼圈却是萦绕着一股让人不安的灰烟,就好像好几个月都没睡觉了似的,精神状态也不太好。而且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不断的喝水,就连诸葛神迹的也被一饮而尽。但说来也奇怪,他非但没有离座方便过,就连身上也没有半点汗水,真不知道他喝掉的水都去了哪里。

    “老师,你看这两个人,究竟哪一个可以胜出呢?”诸葛神迹恭敬道。

    “呵呵,这不是早有答案了吗?”破天荒的,这次那个年轻人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而诸葛神迹也随着对方一同笑了笑,继续道:“他们二人都没有使出真正的实力,您又怎么能够断言对决的胜负呢?”

    年轻人端那杯被续了几十次的茶杯,大口大口喝了几下,这才递给旁边侍候的下人,接着道:“在我看来,现在的赛场之上除了那个屠有道的儿子之外,别没有其它人了。”

    “哦?老师为何这样讲?”

    年轻人眼前闪过一丝光芒,随即道:“因为那个姓孙的人,已经融入了虚空之中,并与自然合而为一。一个人力量就算再怎么强大,又怎么会是自然的对手呢?”

    诸葛神迹恍然地点了点头,再次看向赛场之中。果不其然,和他的老师所说一样,自己确实感受不到那人的存在。

    “高手,真的是高手啊!”

    被遮天皇夺了兵器的屠昊阳气愤非常,可是他的手臂仍在对方的控制之下,只要自己稍有行动,那股令人无法抗拒的强大力量便会沿臂而下,袭入到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令他痛不欲生。

    “孙长空,有本事你先放了我。趁人之危,算什么本事!”

    遮天皇审视了一番手中的匕首,这才漫不经心道:“怎么?你以为自己还有机会胜我吗?”

    屠昊阳声色俱厉道:“当然,老子还有九成的实力没有施展。怎么,你害怕了?”

    遮天皇淡淡道:“呵呵,你以为激将法对我有效吗?”

    说着,他手中猛然发出一道劲力,随即屠昊阳的整只手臂都被拗成了一个十分诡异的角度,再多一分就要当场断裂。这时,屠昊阳的眼中突然发起一丝毒辣,口中霍然吼道:“不要欺人太甚!”

    也就是分神的刹那间,一道强光突然从屠昊阳的身上暴射而,猝不及防之下,遮天皇下意识地松开那只握在对方手腕上的手掌,进而挡在自己眼前,以免强光灼伤眼睛。而屠昊阳趁此机会连忙向外跳开。而就在他翻身腾跃的过程之中,数道寒光从他后脊的衣衫之中猛然窜出,无一例外,全部攻向前方的遮天皇。

    “嗯?”

    不得不说,屠昊阳的这一招埋天过海使用恰到好处,让人防不胜肪。一般情况之下,就算拥有极高修为的人,如果没有十成十的警觉性,也会因此中招。尤其是在种完全出乎意料的招式,便是极难防备。可不知怎的,那些寒光刚来到遮天皇的身前,便像失了魂似的,纷纷掉落在地,显出原形。那是一些巴掌长短,却细如秋毫的针形物体。别看它们外形圾为纤弱,可一但进入到人体之中,便会借助其中的血液疯长,并且渗入到身体的各个角落,极难袚除。所以非到特殊时期,屠昊阳绝不会使用这一招。因为这一抬之后,对手就算不死也要残废了。

    强光闪过,屠昊阳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他的眼睛之上不时何时多了两块深色的片状晶体,就是它们挡住了大部分的光亮,使他能像正常情况之下观看场中局势。

    刚才发生的诡异事情已经被他全部看在眼中,在惊叹之余,屠昊阳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骇然。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与面前这人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在对方看来,自己不过是个孩子一样,一点威胁都构不成。而天生自尊心极强的他哪里能接受得了这种事实,就在他落地站稳的同时,他的手中就像变戏法一样,霍然多了两柄薄刃长刀,一左一右被他握在掌心之中。而在这个时候,刀柄的末端忽而伸出两个触角似的的物体,嗖地一下便刺入到了他的手掌之内。随着那两根触角节奏地颤抖了两下之后,刀刃之上竟然浮现出一抹淡淡的血红色,那是屠昊阳的血。

    这时,对面的遮天皇已经从刚才的强光之中缓过神来,当他看到那两柄长刀的时候,他的表情明显变化了下,随即沉声道:“哦?血祭刀,好久不见的套路了,没想到上万年过去了,还有人使用这种损人害己的招式。”

    遮天皇说话的声音不大,但全部都被屠昊阳听在耳中。然而,他的表情变化甚至对对方还要大上许多,因为在他看来,普天之下,能够知道血祭刀的人,实在少之又少,几乎已经完全从世上灭绝。对于上万年前的事情,一个外人怎么会知道的呢?

    “孙长空,你是不是暗中调查过我的背景?呵呵,不过也无妨,反正血祭刀一出,你就等着输吧!”

    遮天皇不屑地笑了下,回道:“是吗?”

    话音刚落,屠昊阳一跃而起,漫天刀光瞬间便已占据整个赛场之上。

    法戒会内,高远山与高峻山这对兄弟,再现人间,与苍北仙苑的掌门方惜时展开残杀搏斗。短短半个时辰之中,两方已经过了有万招有余,此刻高峻山已经显出原本在无妄修罗道之中的巨型模样,而高远山不甘落后,同样也使出全部实力,作为暴食的象征,他已经在刚才的对战之中吃掉了除天水道人与夏晚青的所有人,一时间战力大增,直打得方惜时没有招架之力,数次险些中招。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不远处的丛林之中,猛然暴发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悸动。

    天空之中,升起了一朵火色的蘑菇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