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 大战屠昊阳
    ,!

    要说“孙长空”的出现,谁最高兴,恐怕就只有柳如音了。虽说二者分别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因为有了更近一步的“接触”,所以感情自然而然也要深一些。再加上周围活跃热闹的气氛,这让柳如音这个原本喜静的女子不由得血脉喷张,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窜到对方的面前。可是有飞仙子在场,他只得先将自己心中这副冲动压制下来,不然又要免不了一通责罚了。

    然而只是看了一眼,柳如音就已经发现,场中的“孙长空”与自己印象之中那个人相差若甚远。在她看来,二者虽然长有同样的相貌,但从前的那个他朝气蓬勃,充满活力,所以身上也会因此沾染上一些青涩的成分。可如今的孙长空却显得格外沉稳,十分老练,哪怕是走路的时候也透露着一股无法表达的成熟。在柳如音看来,就算是一些门派的掌门也达不到这种境界,可不过二十出头的“他”又是怎么办到的呢,她实在搞不明白。

    “哎,最近我是怎么了,男人稳重不是一件好事吗?难道,我要和一个毛头小子私定终生不成?柳如音啊柳如音,你真是个大笨蛋。”

    飞仙子瞥了一眼身旁面色古怪的柳如音,不禁皱了下眉头,口气严厉道:“如音,你想什么呢?快看看你的这些同辈人,哪个不比你修为高深。我们飘渺云巅虽说没有苍北仙苑那么深厚的底蕴,但也不至于被落下这么多。如果继续堕落下去、不求上进的话,终有一天你会被这个时代淘汰。”

    看出飞仙子脸上的怒意,柳如音赶紧收拾了下心情,欠身恭敬道:“师父教训的是。这次回去,弟子一定奋发图强,勤加苦练,早日晋入天人之境,也算不负师父恩泽。”

    飞仙子仔细看了两眼柳如音的目光,确定对方的心意之后,这才点了点头,轻声道:“如音,你也不要怪师父狠心,可之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要不是为师的修为高深,恐怕掌门之位就被那群长老和你的那几个师伯、师叔生生抢了去了。在这个世道上,实力才是王道,没有实力就只能任人宰割。”

    经飞仙子提醒,柳如音这才想回想起前不久飘渺云巅发生的那场激烈内乱。为了争夺唯一的掌门之职,众位候选人使出混身解数,明争暗斗,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门中死伤已经过百,基中还有一位柳如音的师叔意外死在自己的寝室之中,至今凶手都没有查到。而飞仙子,作为那仅有的幸运儿,成功从众师兄弟中脱颖而出,拔得头筹,也算众望所归。只可惜,自当初苏如云失踪之后,掌门信物云游印便一直下落不明,而这也成为了飞仙子如今最后的心事。如果服游印可以重回飘渺云巅,那就再也没人敢对他这个掌门有所异议了。

    思绪飞逝,就在飞仙子为此忧心重重的时候,赛场之上已经掀起了新一轮的战火。

    屠昊阳看着面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师弟,心念一转,竟以心语向孙长空说道:“之前在不渡关那里让你侥幸逃脱,这回你可没有上次的运气了。”

    他说这话其实只是单纯地想激怒对方,从而让自己有更多得逞的机会。可他哪里知道,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早已不是当日那个不谙世事的孙长空,而是曾经让整个天界为之颤抖的遮天皇。面对屠昊阳的嘲讽,遮天皇显得极为海量,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只是简单地笑了笑,然后再次陷入到了之前那种诡异的沉寂之中。

    在屠昊阳看来,对方这种回应简单是对他的极大侮辱,哪怕是皱下眉头,他都不会这么生气。一想到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完全没有将自己放在眼里,位于他心中那团愤怒火焰骤然升高,直逼得他面色紫红,好像随时都要向外淌血似的。

    “孙长空,接招!”

    屠昊阳虽然是苍北仙苍的弟子,但他所习的大部分武学,几乎全部来自于自己的家中。而作为初升大陆之上的一方霸主,凶手联盟的首领——屠有道,更是在平常时候对自己儿子悉心照料,指点解惑,这让屠昊阳在修炼的道路之上一帆风顺,未到三十,便已成功晋入到天人境,成了沈万秋,莫非烟之后的第三大新星,实力直逼门内的长老水平。而作为杀手世家,屠昊阳从屠有道那里继承了一整套的杀人技巧,包括兵器,火器,暗器,秘典等等。如果说只是单论修为实力的话他在仙苑众弟子之中或许不是顶尖水平,但要说起杀人,那就没有比他更凶恶,更残暴的了。然而,传薪大会的规则之中有第二条就说了点头即止,不能残杀同门。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让屠昊阳的综合实力大大折扣,甚至连自己巅峰时候一半的水平都发挥不出。然而在他看来,对付孙长空这种货色,这种程度就已经绰绰有余了,不知情的他此时已经在盘算一会击败对方之后该以怎样的方式庆贺。

    日薄西山,天光昏暗,当夕阳的残辉擦着山脊投射到赛场的刹那,屠昊阳深吸一口气,轻轻吹动了一下额前的发丝,忽然间他的整个人就不见了。

    见此情形,遮天皇仍然面无表情,犹如一颗青松一般稳稳站在赛场的一边,就连眼睛也没有眨过一下。看到这一幕,看台之上,一些有过见识的仙苑之人已经屏住了呼吸,他们知道,屠昊阳攻势马上就要到来了。

    “轰!”

    就在其余人为寻找屠昊阳踪影而四下环顾的时候,遮天皇的身前砰然跃起数丈火光,剧烈的爆炸夹杂着灼人的气流,如同江河决口一般,扑向四面八方的众人们。这时,位列朱雀区域的神来子,猿身一挺,直接拔入到高空之中。霎时间,一道紫色的扇形光幕立即垂下,随着神来子的身体旋转,进而形成一个上宽下窄的漏斗,刚好将四面的看台保护起来,以免座上众人受到场中战斗的波及。

    可即便这样,那股强大的力量仍然使得场中空气急剧向外流散,从而形成一道紊流,疯了似的到处流荡。而被它所拂地的地方,无一不是狼藉一片,比起地震山崩也好不到哪里去。

    不过,如今的众人根本不在那股狂风上面,他们的眼睛看向同一个方位,那就是孙长空,也就是遮天皇之前所在地方。相隔数十丈都能清晰感受到场中那股令人窒息的紧张感,更不要说亲身经历的参赛者。在一般人看来,只要孙长空中了这一招,多半就要重伤退赛了。就算不死,恐怕接下来的数年也要卧床不起。

    然而,就在众人为孙长空的遭遇唏嘘之时,场中那道直刺苍穹的巨型火焰,猛然一震,紧接着火焰中心便探出一双手掌。那是一双血肉手掌,只是在火光的烧烤之下,反射出一种歇斯底里的红色。那种红色让人看得心惊肉跳,就算下一秒血会像喷泉一样飞射出来也会意外。

    但就是这一双肉掌,竟然轻而易举地撕开了那面死亡的火墙,连同包裹在包围的庞大灵气团也一同被尽数摧毁,随即化作滚滚烟烟,散入虚空之中。

    “呔!”

    就在遮天皇破除火墙的刹那间,一道尖啸忽然从背后方位传入到他的双耳之中。而原本隐遁无形的屠昊阳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遮天皇的身后,一只握有阴森匕首的手掌,径直刺向对方要害死穴。

    “认输吧!”

    屠昊阳自信满满,以为这一招之后,便可以轻松拿下这局比赛的胜利。但不知为何,刚才明明站在他面前人影,眨眼的工夫便已经不知去向,就连风也没带起带缕,委实诡异至极。这一刻,屠昊阳觉得自己身上所有的毫毛都竖了起来,唯有这样,他才能感到一丝安慰。

    “太慢了!”

    遮天皇的话让仍处在紧张气氛之中的屠昊阳如遭雷亟,下意识的他,将手中的匕首朝声音传来的方向刺去。可手臂才轮了半圈,他便已经发现自己的那条胳膊就好像灌了铅水一样,重得根本抬下起来。等他看向自己身旁的时候,这才愕然惊觉,孙长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跟前。

    此时,只见遮天皇一手握在屠昊阳的右腕之上,面色如常,略带笑容。而屠昊阳却已经半跪在地,汗如雨下,手臂上的剧痛让他几乎失去理智。

    “你……你放开我!”

    遮天皇低头看了看面前的那柄匕首,缓缓道:“兵器是好兵器,只可惜用的人不怎么样。”

    说罢,他伸出闲出的右手,一掐匕首的刀刃,那柄原本被屠昊阳死死攥在掌中的匕首便落入到了遮天皇的手中。更加可气的是,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没有让他提起半点精神,他的眼睛半睁头,好像连睁大眼睛的力气都不愿意耗费。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一幕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就算是屠昊阳,这位曾经不可一世的屠家大少爷,也只有为他俯首称臣的份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