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 鲛人
    ,!

    说话的自然是孙长空,不过他的出现确实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尤其是为首的韩锦江,如今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分外铁青,就好像吃了放了几十年的冬瓜一样,难看至极。

    “这位小兄弟,你是哪位?”

    孙长空并没有直接回复,而是快步来到三叔三婶的身旁,将二者从地上扶了起来。这时,站在门口前的四名黝烟壮汉意识到了异样,当即便围了过来,将三人困在中间。

    “呵呵,怎么?想以多欺少不成?”

    这时,四名壮汉之中年纪最大的那个霍然向前迈出一步,几乎脸贴脸地与孙长空站着,面色冷酷道:“小子,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一会儿受了皮肉之苦我可不管。”

    孙长空淡淡一笑,穿过四人的围困阵形,朝外面喊道:“老伯,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吗?”

    韩锦江轻哼一声,接着道:“客?我怎么不看不出来?莫非,你也是为了来抢夺鲛人的?”

    孙长空一脸不屑道:“我虽然没有万贯家产,但这点小钱我还看不在眼里的。只是为了一些身外之物,就这般与自己亲人大打出手,属实有点冷酷无情了吧!”

    韩锦江一听对方肚子里有些东西,于是连忙正色道:“你不要含血喷人!我只是为大家主持个公道罢了。对我而言,有没有赏赐都一样。”

    孙长空冷笑道:“好!那你把自己的那份奉献出来吧!既然你不需要,不如送给三叔,做个顺水人情,怎么样?舍得吗?”

    这时,刚才的那名说话大汉突然面色一寒,杀气腾腾道:“小子,你不要得寸进尺!韩族长岂是你这种无名之辈可以讲条件的?”

    孙长空依然显出一副目中无人的姿态,轻声道:“如果我偏要,你能拿我怎么样?”

    “小子,你找死!”

    说话的人是那名年长大汉,可动手却是他们兄弟四个。四名黝烟壮汉的身手虽然算不上俊俏,但四者相互配合,相得益彰,进而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直逼孙长空的面门。三婶吓得已经闭上了眼睛,而三叔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苦笑。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候,孙长空突然消失了,紧接着那四名烟塔一样的汉子就飞上了天。

    四人从天上掉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全部昏厥,而在他们的身上,那些足以开碑碎石的拳劲,已经留下了一个又一个印迹,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又一个的虎头一样,每一道上面都充满了可怕的戾气。包括韩锦江在内的众人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便发现天空之中再次落下一道身影,正是刚刚将四名壮汉击飞到天空之中的孙长空。

    “呵呵,我还以为有什么本事呢,原来只是几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

    孙长空简单的一名话,几乎让身为族长的韩锦江气得吐血。现在,他的脸已不是铁青色,而是紫红色。他心中的羞愤已经压过了怒火,可以的话,他现在就想挖个洞让自己钻进去。

    “小子,你究竟是谁派来的,是不是也为了打鲛人的主意!”

    这回,韩锦江的声音明显变得沙哑了许多,这让周围的一些人感到了一丝危险的信号,所以不自觉得向后方退了数步。这样一来,便成了孙长空与他二者对峙的架势,空气仿佛被瞬间点燃了一般,温度提升了不知多少。

    “我对那个鲛人确实没有兴趣,只是见你们这么欺负一个老实人,实在看不过去,所以忍汪住出手了。如果你不想再徒增伤亡的话,那就请住手吧!”

    说完,孙长空回身来到韩老三夫妇的身边,并且搀过受伤的三婶,欲要扶她回屋。而这时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三叔却已经热泪盈眶,语气颤抖道:“小兄弟,多谢你!”

    孙长空咧嘴一笑,满不在乎道:“哪里的话,别忘了您对我还有一饭之恩呢!”

    众人本以为韩锦江绝不会就此罢手,可出奇的是,这次的他的反应极为平静,就连脸色也恢复了正常。这时,韩老二猛然走了过来,凑在他的耳边小声道:“怎么办,难道就这么放过他们?”

    韩锦江低声道:“这里人太多,不方便出手,等夜深了再说!”

    说完,他便穿过人群,不久之后便消失在街道的尽头。之后,七八个男子将那四个失去知觉的壮汉相继抬了回去。好在那些拳劲没有打在要害,否则现在他们已经成了四只野鬼了。

    当众人全部散去之时,韩老二站在原地,注视着那个透出光亮的破旧窗户,心中暗道:“老三,这是你逼我们的!”

    孙长空和三叔将三婶安顿之后,这才来到外面,双双坐在桌边,大口大口喝起水来。孙长空从中午吃完饭后就滴水未尽,一翻打斗下来,虽然没有怎么消耗体力,但身内水分却已大量流失,这在他以往的记忆之中,是从未发生过的。不过根据他的推断,这应该与他现在这具莲藕化身有关。

    稍作休整之后,孙长空望了一眼油灯另一面的三叔,不由得道:“那个鲛人对您真的那么重要吗?今天如果我不出手,您和三婶岂不是要被活活打死在家门口?”

    三叔低着头,再加上房间之中光线有限,所以并不看不到现在他的表情。不过,因为他的存在,整个房间之中都充斥着一股浓郁的死寂,这让孙长空着实不自在。

    “小兄弟,我真的很需要它。可以的话,我宁愿用自己的性命去做交换。”

    孙长空略显生气道:“就为了换赏银?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你可以再等一下,我的朋友有些积蓄,我想应该能解您的燃眉之急。”

    三叔摇了摇头,就像风中枯槁一样,再也没有任何生气,就连呼吸的声音都几乎听不到了:“事情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如果这件事情真像你说得那样的话,那我也就不会这么执着了。”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禁道:“什么?这里面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话说,从中午到现在,我还没有看到那个传说中的鲛人。”

    三叔点了点头,道:“也好!你看到那个木箱之中的东西之后,兴许就能明白其中的隐情了。”

    说完,三叔的身形陡然拉长了将近一倍,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尤为诡秘。看他的样子似乎十分疲倦,就连脚掌也抬不起来。这时,孙长空尾随着他来到房间的角落之中,那枚硕大的木箱就在那里。

    在孙长空的想象之中,鲛人身体应该是充满海腥气的,但当他真正接近木箱的时候,他却发现周围空气之中飘散着一股沁人的莫名香气。这种香气桂花更加清淡,比檀香还要提神,只嗅上一鼻子就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就在孙长空为此陶醉的时候,木箱吱扭一声被三叔打开了。

    房间之中的光线虽然不强,但仅凭那星点的灯光,仍能依稀见到箱中之物闪烁着耀眼的江彩。那是一块块整齐有秩鳞片,而在木箱的另一端,却呈现出一张精致小巧,讨人喜爱的女性面容。

    “这个鲛人居然是个女的,我的天!这也太神奇了吧!”

    虽然没有见到传说中的鲛人,自然不知这种神奇的生物到底长得什么样。起初他以为是某种面目狰狞,极具攻击力的怪物,可现在看来,是他自己多想了。

    “呵呵,你看看这只鲛人,它还那么年轻,那么有活力,我怎么可能让他落入到皇室那些人的手中呢?”

    孙长空先是一愣,然后才对付道:“三叔,你想得有些多了吧!皇室成员向来都过着奢华无忧的生活,如果将这只鲛人送去,也许它能得到更好的照顾。”

    话刚说完,孙长空便发觉自己的身旁传来一道火一样的目光,扭头一看,竟是三婶从里屋走了出来,她居然醒了,而且醒得如此之快。

    “不行,绝不能让这只鲛人落入那群恶魔的手中!”

    说话的是三婶,一个刚刚从昏迷之中苏醒过来的弱女子,可现在的她丝毫看不出异样,相反她的眼睛竟是比昏迷之前还要明亮,还要有神,看得孙长空心中发怵。

    “三婶,你怎么……”

    不顾孙长空的关心,三婶已经快步来到木箱旁边,一把搂过那个仍在熟睡之中的鲛人,泪眼婆娑道:“我们已经犯过一次错,这回绝不能重蹈覆辙!”

    孙长空抬起头,不由得看向三叔,只见此刻对方的脸色同样万分沉重,就好像刚刚经历过生离死别一样。

    “她说得没错,绝不能把这名鲛人送到那些皇室之人的手中。不然,她将会必死无疑!”

    孙长空感到有些莫名其妙,于是问道:“怎么?难道你们见过?”

    三叔重重地点了点头,长舒了口气,声如洪钟道:“不瞒你说,就在五年前,我们夫妻二人偷偷地上交过一个鲛人,而它却经历了我们无法想象的残酷劫难。”

    孙长空道:“什么劫难?”

    “他们吃了它!”

    孙长空感觉自己脑袋被人用大锤抡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