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四章 三婶遭难
    ,!

    三叔的夫人符合一个传统妇人所有特征,她淳朴,善良,但同样也会有那些家庭妇女的闭塞封建。所以在见到孙长空第一眼的时候,秀的娘并没有显露出太多欢迎的表情,反而是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好像对他这个外人十分忌惮似的。

    看到自己的夫人这般反应,三叔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向孙长空解释道:“呵呵,内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常年操持家事,几乎没怎么和外人接触过。如果有什么冒犯,小兄弟还多见谅啊!”

    孙长空回神道:“呵呵,三叔哪里的话。我倒是觉得,三婶这个样子很好,至少不会像外面那些人那样虚情假意,阿谀奉承,您说是吧?”

    三叔大笑道:“哈哈,还是你们这些年轻人会说话,听得人心中暖洋洋的。不过你说得没错,我家这位别的好处没有,待人倒是相当真诚的。街坊邻居对她也是十分尊敬,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和和气气的。”

    孙长空点了点头,不再说话。这时,一阵“咕噜”声从他的腹中微微传出,孙长空脸色一红,三叔恍然道:“你看我这脑子,差点忘了你是来吃饭的。快,家里的,去给这位小兄弟弄几个菜,再不吃东西的话,恐怕他就要饿昏过去了。”

    作为一个渔夫,除了海鲜之外,三叔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了。不过好在苍北仙苑离海较远,平时也吃不到什么水货,这次来刚好让他得了新鲜,所以一顿饭下来,孙长空几乎没有停下过,一直把那些海螺,贝类往肚子里送。

    吃到快差不多的时候,孙长空才发现,原来那个三叔一直也没有动筷。他微笑着,以一种慈父般的表情看着孙长空,一点声音也不出,好像生怕打扰对方似的。

    “三叔,你怎么不吃啊?”孙长空抹了一把嘴边的菜汁,含糊地说道。

    “呵呵,没事,你不用管我。像我们这些常年打渔的人,早就习惯了这种饥饿。就算两三天不吃饭也不会有任何不适。”

    孙长空笑了笑,刚要低头继续胡吃海塞,谁知这时角落中的木箱之中突然传来了几声怪响。

    “咚,咚……咚!”

    可能是在无妄修罗界之中养成的毛病,只有稍有风吹草动,孙长空便会立即进入到警戒状态。前一秒他还伏在桌子上吃着东西,下一刻便已经窜到了桌面之上,双目如炬地看赂那只悸动的木箱,一脸的冰冷。

    怪声没有怎么着三叔,反倒是孙长空过激的反应让他极为震惊,二话不说,他飞身闪到木箱旁边,略显责怪道:“不要动它!”

    孙长空故意装成不知情的样子,于是问道:“那里面有什么东西,为何会发出怪响?”

    可能是知道隐瞒不住了,三叔一脸阴冷,随即道:“这你不用管,反正不关你的事就对了。快点吃,吃完速速离开这里。”

    说完,三叔直接一屁股价值在了木箱之上。而那箱中之物似乎知道有东西压了上来,这才消停了许多。这时的孙长空显得尤为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想想自己吃得也差不多了,于是便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欠身道:“既然这样,在下就此告辞了。”

    目送着孙长空出了家门,三叔这才长舒了口气。这时,里屋的三婶也走了过来,低声嗔怪道:“你看你,把那个小兄弟吓跑了吧!我看他身手不凡,如果能把他留下的话,兴许还能帮咱们一下。”

    三叔又叹了口气,这才从腰上摘下了那根相伴自己十多年的老烟杆,伸手一指,烟锅之上竟然自行燃起了火光:“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就越好。毕竟……”

    三婶不禁道:“可是和人一起出海的那些人哪个不知道,你能阻得了一个,难道还能让整个锦锂堡的人闭嘴吗?”

    三叔猛得吸了几口烟嘴,长吐了一口烟气道:“他们如果能够管住自己的嘴那也就罢了,不然我也许真的会采取必要的手段!”

    孙长空贴身躲在产、门外的墙边上,三叔刚才的话他一个不落,全都听到了耳朵之中。怪不得刚才对方的反应会那般夸张,感情这里面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

    “这鲛人到底是何方妖孽,我还不没有见到。不过听他的口气,那箱中之物似乎对他有十分特别的意思。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倒要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猫腻。”

    想到这里,孙长空大步流星地朝城外走去。毕竟这里只有他一个外人,光天化日行动走来免不了会引人注意。如果要探查其中来由的话,只能夜里再来。

    时间转瞬即逝,等孙长空再次进入锦锂堡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外出打渔的渔夫大多已经乘船返回,各自带着劳动成果,满载而归。趁着人正多的时候,孙长空混在其中一起走了进来。远远看去,只见城中一处民宅的门前不知为何挤满了人,人群之中不时还发出了几声怒斥。

    “好你个韩老三,当年我和你大哥对你那叫一个不遗余力,现在倒好,有了宝贝,连点好处都不教我们沾。好,既然你这么不讲情义,那我们也不再顾及脸面了。现在,你就把白天捕来的那个鲛人交出来。否则,你们一家就休想离开这个门。”

    随着一起凑上去前去的人流,孙长空好不容易来到了人群前端,果不其然,被人连番呵斥的人正是白天对他有一饭之恩的三叔。

    只是这时的三叔,已经没有了白天时候的那种神采,此刻的他面色灰烟,两眼呆滞,稍微靠后的是他的夫人,也就是三婶,但如今同样也没了精神,只得躲在一根柱子之后,缩在角落之中。

    “二哥,实话和你说,这条鲛人对我家的意思十分重大。你也知道,秀患疾多年,一直卧病在床。这期间,我走访了不少地方,就想找位郎中能够为他治愈恶疾。可是咱们打渔为生的渔民哪里经得起这种花销,十几年来非常没有治好我儿的病,反倒是欠下了一屁股的债。这次,老天垂怜,赐给我一条鲛人,正好可以用他来换取丰厚的奖赏,为我儿治病。我保证,如果大哥二哥能成全小弟的话,下半辈子我就是当牛做马,也会报答两位兄长的恩情的。”

    这时,那个年纪稍大的男子猛然向前一步。这下,在场的看客都不由得朝他看去。这人便是韩老三的大哥,韩锦江,也是锦锂堡的族长,这里的老大。他的出现足以说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而往往他所认定的东西,就没人可以让他改变心意。

    “老三,你说得我和你二哥都知道。但你也要清楚,这次的收获并不是你一人的功劳。如果说让你这么容易地独占好处的话,那你大哥我今后如果在这里立足啊!不过,念在你确实有困难,我可以作主多分你一些赏金,这样总行了吧!”

    韩锦江话刚说完,旁边的老二连忙接着道:“不行大哥!你这样偏袒三弟,大家都不会服气的。如果像他所说的那样,大家你有一点苦衷,我也有一点隐情,那好处岂不都会被一人独吞,这与我们锦锂堡公平公正的原则相违背。”

    韩锦江抬了下眼皮,随即看向自己的二弟,然后道:“那依你的意思该怎么办?”

    “我认为平分最好,这样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赏赐,也就不会有什么怨言了。”

    韩锦江看向自己那个目露绝望的弟弟,面露同情之色道:“老三,我也想帮你。可你二哥的话你也听见了,他说得很有道理。如果这次我袒护了你,那下回别人就会拿你的事情来讨要特例,那样我会很难做的。所以为了锦锂堡的长治久安,你就委屈一下吧!”

    说完,韩锦江朝身后的几名黝烟壮汉使了个眼色,后者几人二话不说,气焰冲冲地径直奔向韩老三的门口。这时,一直都躲在后面的三婶霍然闪身,用自己那具瘦削的身体挡在门前,目露凶光道:“不行,今天谁也不能把鲛人带走。”

    四名壮汉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直到看向身后的族长韩锦江的时候,他们才有了决定。

    因为韩锦江做了一个点头的动作。

    他虽然没有说话,但点头的简单行为直接就代表了他的心意:照我说的做,其它的不用去管。

    所以,这一刻,那四名黝烟的壮汉俨然成了四名烟神凶煞,靠前的两个人二话不说,伸手在三婶的身上轻轻一搭,后者便狼狈地摔在了地上,脑袋当时便被磕得鲜血直流。可即便这样,那个看似软弱的妇人仍然不肯罢休,他用尽全身的力气,爬到那四人的面前,然后伸手掐住其中一个人的脚踝,口中不断说着“不要,不要”。可得到了命令的那名壮汉再也不需要顾念旧情,抬腰直接在对方的胸口上踢了一脚。只听“咔嚓”一声脆响,三婶口吐鲜血,旋转着朝后倒飞出去,最后撞在了三叔的身上。

    “秀的娘,你怎么样!”

    看着自己的夫人被打成这副惨相,三叔再也无法抵制心中的怒火,就在他抬头的那一刻之间,他觉得整个世界都变成了血一样的颜色。

    “几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女子,这样的行径也太无耻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