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 锦锂堡
    ,!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再好的相聚也有离别的时候,清晨,全新的孙长空站在山脚之下,与那位至今也叫不上名字的老者做着最后的道别。

    “这一去,不知你我何时才能相见。只希望你下次见到我的时候,能够恢复到原先的模样。”

    孙长空伸出手掌,只见他的掌心之中已经有了一条纤细的红色印迹,那是老者出门前给他标记的生命线。随着时间推移,生命线的长度将会一点点缩短,等到生命线完全消失的时候,孙长空这具莲藕化身也就走到了尽头,随即魂飞魄散,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而他这次外出的目的,就是将自己的真身从遮天皇的手中解救出来。毕竟,现在的他只是一道执念怨气,存在不存在都不会有什么影响。

    “前辈大恩,长空永生难忘。如果我能侥幸从遮天皇那里将自己的意识唤醒,到时我一定会回到这里的。”

    老者摇摇头,淡淡道:“不用找我,你走之后,我自会离开这里。他日有缘,咱们再相见吧!”

    孙长空的眼睛猛然一花,等他再次看向面前空地的时候,那名神秘的老者已经不知去向。山脚下似乎还隐隐听到对方刚才说话的回音,只是那道声音却是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了。

    独自一人上路的孙长空,因为没有它事牵挂,所以走起路来风驰电掣一般,一个上午便跨过了两个城镇,下拉来到了一个名为锦鲤堡的地方。这里地处沿海地区,在此生活的百姓大多以捕鱼为生,刚一进城,一股浓烈的腥臭气便让孙长空颇为头疼。

    “哎,这里究竟是哪里,距离苍北仙苑还有多远,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时候了,传薪大会到底结束了没有?”

    带着满心的焦虑,孙长空径直走向城中,希望能找到个吃饭的地方。可是锦锂堡内的百姓大多都能自给自足,就算偶然有外人进入,也大多都是来置办水货的,一般情况下也不会找打尖的地方。孙长空围着整个城绕了足足有三圈之多,愣是没见着个旅店酒馆,就连茶楼也没有。

    “我就不信了,这么大的地方,还能把我饿死不成!”

    就在孙长空准备继续寻找落脚之地的时候,一伙人浩浩荡荡地从城门外涌了进来。

    “哈哈,我就说嘛,这次出海前我的左眼皮就一直在跳,这不,让我得到了个宝贝。真是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带头人是一个身材魁梧,皮肤黝烟的中年男子。看他脚底的盐渍还有混身的汗水,应该是捕鱼才回来。只是,这一次的情况与往常不同,不只是他,就连身后那一批众人也个个面带激动之色。

    “都说东海之内有鲛人,没想到这一次让我们逮到个活的。要是把它交给皇室,那好处可是不可估量啊!”

    这时,一个年轻较小的男子一边陪笑,一边往那名带头人的身边凑合,生怕被别人挤到一旁。而这时,从后面窜出个愣头小子,直接大声道:“嘿,我说王老五,平时也不见你和三叔这么亲近啊!怎么,得了好处,你还想分一份不成?”

    那个叫王老五的人突然止步,一把从人群之中将那个小子揪了出来,递到自己的面前,满眼怒光道:“哼,你这个乳臭未干的小鬼,大人们说话,有你什么事!你们家,不是一直都不待见这位老三吗?大家都知道,皇室中的百珍王喜好收集天下的奇珍异兽,只要东西够奇够异,赏赐那是大大的。出海之前没看到你,知道涝了好东西你却来了,怎么,你爹那个老东西不好意思自己现身,就让你这个小鬼来这里攀亲带故了?我告诉你,这只鲛人是我们出海的哥几个一起发现的。就算有好处,也是我们几个人一起平分!”

    眼见这两个人马上就要拳脚相向,之前那个带头的男子脸上立即显出不悦,但紧接着又收敛了一下,面带微笑道:“都是一家人,何必这么大的火气。这鲛人是我抓到的,我做主,得了好处大家一起分。”

    愣头青看了一眼带头男子,马上便改换了脸色,笑脸盈盈道:“嘿嘿,还是三叔公正,我不和你这个老帮菜斤斤计较。”

    说着,那个小子朝旁边的巷子一闪身,便不见了踪影。

    “我说三哥,你家那些人的秉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趋炎附势,唯利是图,现在你有本事了,你就来和你套近乎。哪天你有了大难,他们就会像躲避瘟疫一样跑得远远的,根本不会顾念亲情。像小种小人,不能让他们趁心如意啊!”

    带头男子点了点头,眉头稍皱的他,却仍然浅笑道:“哎,真是一奶同胞的兄弟,哪里逃还能计较这么多。至少,在我刚成家的时候,要不是二哥帮称我,恐怕我们一家子就要挨饿受饥了。再说,打渔这门营生还是他教我的哩,不说别的,就算是报答他的教诲之恩,我也该把钱分他一份。”

    王老五叹了口气,无奈道:“丑话说在前头,你要分就分你自己的那一份,该属于我们的,你一分也别想动!”

    说着,他也不再像刚才那般亲近,拖拉着那双满是盐粒的草鞋,自顾自地朝自己家中走去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幕对话,但看在孙长空眼中,总是那么让人不胜唏嘘。

    “春风得意常相伴,大难临头各自飞。呵呵,所谓的亲情友情,竟然是这么不堪一击啊!”

    也就是稍一迟疑的工夫,那个带头的黝烟男子已经来到了孙长空的面前,不等后者回过神来,那人已经先行开口道:“这位小兄弟,不知你来锦锂堡有什么事啊?”

    孙长空当即一愣,然后连忙道:“哦,在下想找个歇脚吃饭的地方,可惜一直都没有找到。不知这位大叔可否指点一二?”

    黝烟男子一听孙长空说话这般顺耳,于是满脸和气道:“哈哈,一看你就不是附近人。咱们锦锂堡全都以打渔为生,来往的过路人少之有少,像你说的那种落脚的地方一概没有。不过,今天我刚从海上回来,收获颇多。如果小兄弟不嫌弃的话,可以与我回家一坐。我让内人给你准备个几个小菜,我们可以喝上一喝。”

    孙长空道:“这怎么好意思,毕竟,大叔你还不知道我的来历,难道就不怕我心存不轨吗?”

    黝烟男子朗笑一声,浓眉一震,接着道:“小兄弟,不是我看不起你。看你这副文文弱弱的样子,能有什么不轨的行径。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这应该是你第一次出远门吧!”

    孙长空也好说得太过详细,只得惭愧地点了点头,说道:“大叔好眼力。”

    黝烟男子又笑道:“那就没错了,走,跟着我。”

    因为锦锂堡的特殊方位原因,虽然是深冬时分,这里气候仍然相当温和。事实上,这里一年四季都不会太冷太热,所以住在这里的人无需担心保温的问题,因此这里的房屋都以木质为主,一来造价便宜,二来便于移动。赶上每年风季的时候,这里都会出现特大风暴的情况。那时,人们便会搬到距离海岸较远的地方,等到风季之后才会回来。

    黝烟男子的家真可以称得上是一目了然,一张木桌,四把凳子,一张竹床,还有几个日常所需的盆碗,床内侧的木板之上挂着几件已经分不清是什么颜色的衣物,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不过,有一个东西引起了孙长空的注意,就在一进门的右手边,放着一个红漆的大木箱。木箱的底端不断向外冒着白色的气泡,看起来十分诡秘。不过孙长空并不傻,从刚才听到的话语之中可以猜到,那个从海上抓来的鲛人就在这只木箱当中。

    看着孙长空出神的表情,黝烟男子轻咳了一下,随即说道:“这位小兄弟,认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孙长空稍事停顿,然后才道:“我……我叫莲生。”

    “莲生?这么奇怪的名字……”

    黝烟男子打量了一番孙长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但又想到人是他叫来的,自己就不应该有所怀疑,于是又笑道:“呵呵,我排行老三,小辈儿的孩子们喜欢叫我三叔。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也可以这么叫我。”

    孙长空咧嘴笑道:“三叔!”

    说来也怪,同样的称呼在别人的口中没有特别之处,可从孙长空嘴里说出来却是格外让人满足。三叔越看孙长空越是喜欢,于是大声道:“秀他娘,你快来看看,我带人回来了。”

    这时,里房的门席忽然扬了起来,随即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子便出现在了孙长空的眼前。

    与三叔的一样,这位妇人的皮肤同样是古桐色,只是稍微比前者淡那么一点。虽然是晌午时候,木屋里的光线仍然不太充足。可这,依旧丝毫没能掩盖妇人那双如同烟夜明生般的眼眸。就算把她丢到砚台之中,也无法隐藏那双炯炯有神的招子。

    看来,这就是三叔的夫人——三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