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二章 新的自己
    ,!

    新的衣服,新的靴子,新的身体,孙长空站在静谧的湖面旁边,审视着水中全新的自己。回想着之前的一幕幕场景,他不禁由衷感叹,人生如梦,果然很有道理。

    “看来你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啊!仅仅半天时间,就和这躯全新的身体达到也这般协调程度,恐怕再换第二个也没有这种惊天的本领了吧!”

    孙长空笑了笑,回头望了一眼那位老者。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位老人家,只是因为自己的记忆部分缺失,所以才一时之间想不起对方的身份。出于礼貌,他先是恭敬地行了一礼,然后向着这位救命恩人道:“前辈再造之恩,长空没齿难忘。”

    老者迈着不太灵便的步伐,一点一点走到孙长空的面前,然后伸出手掌在孙长空的肩膀上轻轻拍了几下,温和道:“呵呵,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毕竟,你会有那种凄惨的下场,也和我这个老糊涂脱不了关系。当初是我太低估了那东西的力量,所以才让你误入歧途,险些铸成大错。现在好了,你的本体虽然被剥夺了,但纯净的灵魂却得以保存了这下来,也算是你不幸之中的大幸。作为补偿,我只能做这么多了,至于今后的路该怎么走,还得看你自己的造化。”

    孙长空稍事停顿,然后道:“对了,在这里待了这么久,我还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传薪大会应该开始了吧!”

    老者道:“哎,我劝你不要去了。”

    孙长空疑惑道:“长空不知是何原因,请前辈指点。”

    老者道:“因为那个夺取你rou身的遮天皇,已经先你一步,达到了苍北仙苑。现在他就是孙长空。除非是极其亲近的人,不然绝不可能发现他的真实身份。”

    孙长空先是一愣,随即一股由心底而发的强大的怨气轰然发起,难以自制的他不由得对着空气猛挥了一拳。谁知,那看似普通的一拳,其中竟然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巨大能量,快如闪电的拳劲化作一道无坚不摧的气浪,直接没入水面之中。原本镜子般的湖水之中砰然跃起两三丈高的巨型浪头,差点将对面的树林打折在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

    孙长空将那只还未完全进化成人类身体的莲藕化身手臂递到自己的跟前,然后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只见在表面的皮肤之上,竟有无数条细小的经脉在不断运行,正是它们的存在才使得现在的孙长空拥有了较之从前数倍之多的力量。只不过,这种单纯的实力累积对于身体本身来讲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才不过使出一拳的孙长空此刻已经有些虚脱,只见他额头冒汗,双手发抖,就连地上的双只脚掌也有些力不从心,眼看就要栽倒在地。

    见此情况,老者伸手扶在孙的后背之上,随即道:“你现在最好不要乱动,如果不是我用真气为你护住魂魄,也许现在的你已经原神出窍了。”

    孙长空勉强地苦笑了一下,一脸惭愧道:“前辈,让您多费心了。”

    老者浅笑道:“无妨,其实我也没有想到,得到莲藕化身的你居然会有这种惊天动地的力量。也许,这就是天命!而我,只不过是他老人家安排在你身边的一个过客罢了。”

    孙长空满眼尽是感激之情,接着道:“和您相处了这么久,还不知道前辈高姓大名。”

    老者站起身来,默默地走向湖边,背对着孙长空说道:“算了,既然已经是过去的事情,还提它做什么。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千万不要忘记你自己是谁。”

    孙长空不甘心道:“可是,前辈对长空而言如同再生父母一般,怎么能连您的身份都一无所知,将来该如何报答您的恩情?”

    老者挥手道:“我不需要你来抱恩,我只希望你能永葆善念,不要再误入泥潭。人生漫漫,每个人要经历的劫难诱惑实在数不胜数,能够在那之后保持一个纯洁的心灵,属实太过艰难。我难帮你一次,但未必能帮你第二次。如果你不想成为罪人的话,就要牢记我所说的话。”

    “长空知道了,前辈放心。”

    孙长空的心中虽然仍有疑惑,但看这神秘的老者已经不想再多想,而他也不想惹怒对方,只得将到嘴边的话语又生生咽了回去。就这样,二人相伴再次回到了之前所做的那间林间小屋之中。恰值晚饭时间,老者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桌子好菜好酒,一老一少两个男人就这样一口气喝了十来杯,可能是因为大病初愈的原因,现在的孙长空已经略显醉意,话说的时候也有些大舌头的征兆,但头脑还是相当清醒。趁着酒劲,孙长空装着胆子道:

    “前辈,您究竟是何方神圣,又是如何将我的魂魄从遮天皇那里夺回来的?”

    老者本来在夹菜,一听孙长空的话,下意识间,他不禁向后缩了下手,菜肴便掉在了地上。

    “有些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不知为何,原来热情好客的老者突然间变得冰冷起来,这让坐在一旁的孙长空立即感受到了一股瘆人的寒气。他钭嘴中还未来得及咀嚼的饭菜使劲吞了下去,这才说道:“前……前辈,您就告诉我吧!”

    老者望着对方,看了许久,这才终于点了点头,叹息道:“也对,毕竟是你的事情,你有权利知道真相。其实,你并不是孙长空。”

    孙长空陡然一震,接着嬉笑着说道:“哈哈,前辈,你还真是幽默,我都让你给搞迷糊了。”

    老者冷漠道:“我说了,这就是真相。我并没有将你从遮天皇的手中救出来,你只不过是孙长空的一道意识。确切说,是一股执念。”

    听着老者的解释,孙长空的嘴巴不禁微微张开,呈现出一副痴呆的样子:“你说,我只是自己的一道意识?这怎么可能,仅凭一道意识我怎么可能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老者平淡道:“换作别人也许不行,但是我出手的话,就有可能。”

    这时,老者已经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缓缓走到一旁的香炉边上,伸手将它端了起来,重新回到孙长空的身边:“人活在世,就像这个香炉一样,会向四周散发出类似香气一样的意识。而你便是我从苍北仙苑之中,捕捉到的一缕残念。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的记忆才会断断续续,出现了许多无法填补的缺憾。但好在,这一缕意念相当强大,就算过了这么多天也没有消散的迹象。如果不是因为它,莲藕化身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孙长空将自己的双手从桌下慢慢抬起,他看着眼前这个真实的自己,心中却掀起了惊风骇浪,他无法相信,如此真实的自己,居然只是一个傀儡般的人偶。

    看出孙长空眼中的失落,于是老者继续道:“你也不要太过绝望,毕竟你的灵魂并没有消失。”

    孙长空道:“什么?我的灵魂不是应该已经被遮天皇吞噬或者消灭了吗?”

    老者摇摇头道:“其实遮天皇和你现在的处境十分相似,因为现在的他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灵魂,甚至连灵魂也算不上。仅凭他自己,是无法生活在这世上的。他不但需要rou身盛放自己的意识,还需要一个健康的灵魂来作为意识的依托。”

    孙长空不由道:“这么说,我的灵魂也被他侵占了?”

    老者点了点头,随即道:“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只要他还在你的身体之中待一天,那你就的灵魂就不会消失,而你就有重回rou身的希望。”

    孙长空咽了口唾液,激动道:“真的吗?”

    老者道:“我没有理由要骗局你,不然也就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给你了。”

    孙长空面露狂色地嘟囔了几句,然后恍然道:“我……我还在等什么,我要去夺回自己的身体和灵魂。我要将那个冒牌货亲自指认出来!”

    说着,孙长空就要走身离开。这时候,老者一把拉住对方的手腕,想要阻止对方。谁承想,孔长空的力气分外强大,而那位老者也是深藏不露,力量也是惊为天人,双方同时较劲之下,那条由莲藕所化的手臂不堪重负,当场一分为二,水一样的液汁立即从断口之中喷洒而出,当场溅了一地。

    “糟糕!”

    面对这种意外情况,老者当场便跳了起来。此刻只见他的双手之中浮现出一股金黄色的光芒。一只抓着孙长空的身体,另一只手已经将掌中的断臂猛地接回到了它原本的位置之中,金光闪过,只见原本一分为二的手臂已经融合成子一体,表面上只剩下一条淡淡的痕迹,还能隐约可见,除此之外再针任何不适的地方。

    孙长空一怔,牙齿打战道:“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老者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的雪白这才褪去一些,然后道:“这莲藕化身固然潜力无限,但可惜的是韧性还有待加强。再加上莲藕这种材质天生的缺陷并不能持久,所以……”

    “所以什么?”

    “所以你的这具莲藕化身只有一周的生命。”

    这下,孙长空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