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一章 一方战二高
    ,!

    曾经与无妄修罗界一起逝去的七位原罪者相继现身于人间之中,而之前出现的美丽姑娘与那位花白胡子的老者,正是高淼淼与高远山这对父女。只是现在的高淼淼状况十分不容乐观,只见他的七窍之中不停有刺目的鲜血迸发而出,眼见就要活不成了。高远山甚至顾不上眼前的方惜时,便开始为自己的女儿运功疗伤。

    “淼淼,你可要撑住啊!”

    看着面前这位突然而来的老者,方惜时并没有妄自行动。他看着对方,就像一只跃跃欲试的雄狮一样,时刻准备着发动攻势。然而,就在这时,背后的丛林之中忽然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不用看了,你的对手是我!”

    方惜时遽地转身,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座小型山丘。当他定睛再次看去的时候,这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山丘,分明就是一个人,一个身材极其魁梧,虎背熊腰的粗犷男子。不等他反应,对方霍然击出一拳,拳力未至,其上的凌厉拳风便已经将他震出了数步之外。

    “嘿嘿,你就是方惜时方掌门吧!虽然有点能耐,但只是这样的话还是有些差强人意啊!”

    面对大汉的讥讽,方惜时也不生气,只是原地抖落下沾上尘土的衣衫,然后漫不经心道:“呵呵,老夫学艺不经,不及上代掌门的十分之一。不过要对付你的话,这些就已经完全足够了。”

    壮汉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齿。接着,他的另一只手上不知从哪里掏出一只刚刚烤好的烧鸡,一口下去便吞下了半只鸡腿,接着满脸享受道:“呵呵,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

    也就是话音才消失的瞬间,壮汉便已惊觉方惜时已不在原处,而是莫名其妙地窜到了自己的身前,而且一只包裹着浑厚灵气的手掌居然按在了他的腰腹之上。他那庞大的身躯在对方的掌力之下居然变得弱不禁风起来,丈五的个子竟是被方惜时崩出了数丈之远。在向后倾倒的过程之中,那名壮汉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沿途之上的地面,就连周围的花草之上也沾染了一些血迹。

    “这是!”

    壮汉蓦然低头,发现就在自己左肋下方,有一个拳头厌上的窟窿。窟窿之中不信地向往流淌着血块,一截肠子也顺势露了出来,一眼看去甚是恐怖。而对于这一幕,方惜时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似乎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用看了,刚才的掌力已经击穿了你的身体,不只是肚皮,就连其中的器官也让我伤了七七八八,没有多少完整的部分了。”

    壮汉惨淡地笑笑,有气无力道:“你的意思是说,我死定了?”

    方惜时满脸笑容,憨态可掏,谁也想象不到,让这位壮汉遭遇灭顶之灾的就是他。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壮汉用尽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仰天大笑了几声,而后豁然睁大双眼,伸手朝旁边一挥,口中道:“过来!”

    与此同时,在壮汉的“召唤”之下,栽倒在旁边的一具尸身诡异地竖了起来,然后“嗖”地一下向他飞了过去。方惜时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具尸体已经化作缕缕血色雾气,钻入到了壮汉的鼻孔之中。

    随着进入体内的血雾越来越多,壮汉的气色也变得红润起来。不只是身体,就连周围的气场也陡然增强了不少。在些作用之下,方圆一丈之内的地面之上缓缓浮起了一股淡黄色的气旋,而他自己则坐镇于气旋中心,刚好不受影响。

    方惜时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因为他发现之前由自己造成的那枚血洞,此刻正在以一种惊人速度自我修复着,转瞬之间便已经止血愈合,虽然不能说是完整无瑕,但至少不会因为活动而伤口开裂了。

    “这家伙的身体好生古怪,看来一般的攻击对他没有效果啊!”

    这时,壮汉已经将尸体所化的血雾尽数吸纳,在完全将之同化之际,他的脸上浮现出一股又难以言表的满足感,就连身体都好似变得轻飘飘的,随时要脱离地面。

    “哈哈,方惜时啊方惜时,你也太小瞧我们无妄修罗界中的人了吧!更何况,我可是贪婪者高峻山,这点伤势还不够给我抓痒呢!”

    方惜时轻笑了下,回道:“哦?你的意思是说,我的掌法还不够火候?那这样好了,我就再加一分力道好了。”

    别看他嘴里说得轻佻,可此时他怕掌心之中已经泛起了淡淡的蓝色。看过沈万秋与孙长空出手的人一定可以辨别出,此时方惜时所用的正是自己的独创神技,通灵三掌。

    同样是通灵三掌,由方惜时使出来就是别一番景象了。刚刚恢复过来的高峻山不由得向后退了半步,这才站稳了身体,看着头顶上方愈发浓重的阴云,他觉得世界末日似乎都不再遥远了。

    “哼,没想到作为一派之长的你,也会使用这种华而不实的招式。不要以为搞点手段引起天兆就能让我害怕,我高峻山可不是吓大的。”

    修行者的修为达到一定境界之后,可以依靠体内灵气的流动,从而吸引带动周围环境,也就是天地灵气一起运作,并且为其所用。而通灵三掌正是借骼了这一点,才会威力倍增。可是,现在轱辘通灵三掌的原因,使得整个苍北仙苑的灵气都变得狂燥不安起来,几息之间便已在天空之上盘成一条雄伟龙影,分外庄严。在此情况之下,就连高峻山那挺拔的身姿也不由得相形见绌,黯然失色。如果对方想的话,一口吞下高峻山也未尝不可。

    恍惚间,高峻山的心中忽而闪过一丝不安感,当他准备回身躲避之际,那条长达数里的蜿蜒龙躯已然降临到了他的头上。与此同时,方惜时的口中霍然高声道:“行云掌!”

    眼见这条云龙即将把高峻山吞噬干净,一道比光还及时几分的身影猛然掠到二人的中间。紧接着,那道烟影超载变越大,不时便已经赶超了高峻山,并有继续增大的趋势。万钧一发之际,高远山一把推开自己的弟弟高峻山,口中大喝一声,双手伸展,呈扛鼎之势登时迎上那条凶兽般的云龙身影。

    “轰!”

    方惜时的这一云龙行云掌威力实在太过强大,单单是冲击产生的气浪,就已经将附近的地面纷纷撕裂,粉碎,然后丢入风浪之中,许久不能落地。而这时,双臂高举的高远山已经使足了十成功力,以自己的血肉之躯生生将那条比自己大了数以万倍的怪物抗了起来,看直情迷似乎还游刃有余,并没有力殆的迹象。

    “好家伙,能够受得住我这一掌,足以说明你在无妄修罗界之中的地位。既然你们自称是那里的人,为什么还不快快以真面目见人!”

    发动了行云掌的方惜时显得有些无所事事,一脸轻松淡漠的表情,实在叫人有些恼火。与之比起来,高远山脖颈之上的青筋已经根根露出体外,就像一科条蚯蚓一样,规则的跳动更能让人以为,这些经脉是有独立意识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加持在高远山双臂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不一会儿他所站的地面之上已经出现了一系列密密麻麻的龟裂,远远看去就像一条巨型的蛛网,覆盖在这片大地之上,随时都有可崩塌的危险。

    保险起见,方惜时已经退到了距离高远山十丈之外遇的位置,而在她看来,这也是远远不够的。因为此时的高远山已经不见了踪影。

    高远山并不是真的消失,他只是在巨大力量的作用之下,被活活地砸到了地表之下,只露一又手掌在外面,就像一个正在呼救的受困者一样,狼狈无比。对此,方惜时倒是想到满意,脸上不禁流露出得意的神情。

    “呵呵,看来我还是太高看你了,原来你宁原罪者也承受不起我的一掌之力啊!”

    “啊!”

    突然间,一声嘶吼霍然从地底之中惊射而出,震得整个大地都在剧烈颤抖。那是一种频率极高,幅度很小的抖动。那并不是一种单纯的物理现象,而是一种由感而发的战栗,就连大地都被那一道喝声吓得发抖,那人呢?

    方惜时听到喝声的第一反应就是向上逃离。己在明,敌在暗,这样防守的话就显得很是被动,而且多半会错失良机,被对方有机可趁。可以为了杜绝那种情况发生,方惜时选择了风险较小的天空,作为自己的庇难所。可高远山的身手属实不慢,身负行云掌所化的云龙,竟仍能活动自如,也就在方惜时刚刚离开地面之际,高峻山便带着那条骇人的云龙破土而出,一枚蓄力已久的拳头赫然出击。

    像往常的清晨一样,孙长空缓缓睁开双眼,他摸了下自己额头,发现昨天的事情似乎并不只是做梦。因为他发现,此时的自仍然是莲藕化身,而他也确实与自己的防爱之人对话了整整一宿,他实在想不到,自己能有一天会变成一个话痨。但另一个让他愈发鼓舞的消息是,柳如音没死,她还活在这个世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