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 高氏家族现世
    ,!

    沈楚之战,虽然气势宏大,但也免不了转瞬即逝,毕竟高手过招,胜负常常都在一念之间。他们都已经使出了自己的全力,在这种情况之下,所有的招式都成了摆设,只有实力才是王道。楚别离与离剑的无间配合虽然天下罕见,但在沈万秋绝对的优势之下仍然不免相形见绌。纵使最后败相惨淡,但依然值得别人尊敬。

    然而,早在他们二人一决雌雄之前,方惜时便已经率先离开了会场,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他甚至没有迟疑,身化惊虹,如龙腾一般掠向群山之中。那是法戒会的方向,天水道人与火髯道人正与自己的对手进行着残杀搏斗。

    只不过相比起火髯道人那种真刀真剑,性命相逐的激烈战势,天水道人受折磨的却是他的内心。他也年轻过,轻狂过,春心初动之时,也有心仪的姑娘在他的生命之中路过。只可惜当年逍遥子门规森严,严禁他们有儿女私情。就这样,他错过了自己人生之中最最动心的一场恋爱。可上天毕竟待他不薄,几百年后,还是在这苍北仙苑之中,居然又让他遇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女。

    “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没有见过你?”

    男人与女人一样,在陷入到疯狂热恋之中的时候,总是表现出一种呆傻的状态。要知道,个把时辰之前,他还与敌人打得不可开交,法尊甚至因此丧命,尸骨无存。可眼前,他似乎已经将那些事情统统抛到了脑后,此刻他的眼中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这位美丽动人的年轻女子。

    “嘿嘿,你想干嘛?”

    天水道人阴险地笑了笑,谄媚道:“你说呢?姑娘,你长得可真是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啊!”

    姑娘轻笑一声,回道:“枉你还是修行之人呢,居然这般花言巧语。想来道人年轻时候,也有不少美妙的邂逅吧!”

    天水道人朗声一笑,接着道:“哈哈,这都被姑娘看出来了,真是惭愧惭愧!”

    嘴里这么说着,可天水道人的举止已经出卖了他,如今的他就好像重回年风华正茂的年纪一样,春心荡漾,心花怒放。他感觉,自己似乎迎来了人生之中的第二春,这可是多少修行者几百年都求之不得的。或许,他的修为还能更上一层。

    姑娘杏眼含春,碧波般的眸子让人看得如痴如醉。她美貌无暇,身姿更是无比曼妙,凹凸有致的体态在衣物的遮掩之下丝毫不受影响,仍然隐约可见。她咬唇,天水道人便觉得自己的整个心脏都不由得揪了起来,其中的血液飞速流窜,眨眼之间便已将全身的皮肤染得通红。

    “既然道人有意示好,小女子也不好辜负盛情。只是,我还有一件心愿未了。如果道人能帮忙解决的话,小女子愿意以身相许。”

    天水道人的双眼死死盯着姑娘胸前的部位,口水一圈一圈地居嘴中了回转,随时都有流出来的可能。一听对方有这种要求,他当然是当仁不让,立即回复道:“姑娘有求于在下,在下定当全力相肋。至于儿女情长的事情……”

    天水道人的目光贪婪地在对方的身上打量了一番,就好像一只猥琐的手掌在对方**之上摸了一遍一般,心血澎湃之下,他的双眼不由得大量充血,蛛网一样的血丝登时出现在两边的眼白周围,使得如今的天水道人带上了一股无法形容的邪气。

    “至于我们之间的事情,咱们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地商量了一下。”

    毕竟他们两个已经不是孩子,天水道人的一个眼神,那位姑娘已经心领神会。可她并没有为此感到恶心,反而,脸上洋溢起一种沁人的粉红色,只有经过人事的成年人都能猜到如今姑娘的心思。他似乎十分渴望眼前的这位天水道人。不管她的心,还是身体,都恨不得立即将对方拥入自己的怀中。而天水道人同样激动,他丹田之中燥热难当,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之中有一条看不见的虫子,正在一点一点啃噬着他的灵魂。他无法自制,甚至已经有些失去理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除了性之外就再没有别的,如果可以让他与这眼前的姑娘共度良宵的话,就算把命搭上也值得。这应该就是那句“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的真实写照吧!

    人生在世,不如意者常**,天水道人知道这个道理,可他没有料到,就当自己春风得意之际,一个不合时宜的身影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帘之中。

    “师兄!”

    天水道人所说的正是刚刚从传薪大会之上赶来的方惜时。在他的心目之中,除了自己师父之外,方惜时便是自己心目之中最高信仰,谁也无法振动他的地位。可现在,他那颗磐石一样的内心居然失去了以往的神采,变成了豆腐渣一样的东西,一击便碎。虽然心中还是略带敬畏,可是从外表观察却已经看不出任何弱势,稍作调整,天水道人开口说道:“师兄,你不在坐镇传薪大会,跑到这里做什么?”

    面对天水道人的质问,方惜时蓦然回首,这一瞥视,前者的身体如同遭受雷亟一般,不禁打起颤来。而他的内心就好像同时被一百支利箭锁定了一般,不敢有任何异动。

    “天水,这里到底是什么回事,法戒会死伤为何如此严重!”

    天水道人被方惜时的一席话彻底惊醒,他看看散落周围的同门尸身,又瞧见不远处躺在地上生死未卜的夏晚青,这才想起来之前发生的例例血案。他的身体在摇晃,一如此刻他的内心一般,随时都有可能坠落在地。他看着方惜时,许久才说出几个字:“师兄,我……我……”

    话未说远,只见天水道人口中倏尔窜了一道轻纱般的血雾,紧接着自己便栽倒在地,当场昏死过去。

    方惜时只跨出一步,身体便已经来到了天水道人的身边。他将对方扶了起来,伸手试了下鼻息,确定对方还活着之后这才舒了口气。这时,只听一旁的空地之上突然传来一道银铃般的嬉笑声,正是刚才那位国色天香的美丽女子发出的。

    “呵呵,没想到向来不苟言笑的方掌门,居然还有如此温柔的一面,小女子可是长见识了。”

    方惜时听后连头都没抬,他的眼睛还在天水道人的身上,口中却已接着说道:

    “你们来了。”

    姑娘登时愕然,稍后才惊讶道:“你……你居然知道我们今天的计划!”

    “呵呵,苍北仙苑发生的事情,又有哪一件能逃过我的耳目呢!”

    姑娘踱了几步,又继续道:“这么说,公子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方惜时点点头道:“我不但知道他,而且知道这次来到仙苑的还有其他高人。”

    姑娘柳眉一皱,不禁道:“哦?怎么听起来你比我都清楚这里面的事?莫非,我们之中有你的人?”

    方惜时诡异地笑了笑,随即道:“呵呵,我方惜时虽然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但还至于自降身份,与你们这此人不人鬼不鬼的兽类为伍。”

    姑娘的眼神之中划过一丝毒辣神色,桃面狰狞道:“姓方的,你说话可要小心点。我虽然打不地你,但我们凶兽后裔也不是你能说三道四的。不然,等公子一到,你也要束手就擒。”

    这时,方惜时从怀中掏出一枚丹药,随手送入到天水道人的口中。几息之后,天水道人原本惨白的脸庞之中突然多了几分活色,气息也平稳了许多,看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之后,方惜时又将他放到了与夏晚青并排的位置上,这才走了回来,一边说话一边在自己的身上找着东西:“也许仅凭现在的我,并不能击退你们所有人。不过……”

    姑娘不由道:“不过什么?”

    方惜时突然抬起头来,只见两只猩红的眼眸之中,顿时放射出凶狠的光芒:“不过,杀你还是相当随意的。”

    姑娘听到方惜时的警告之后,刚要起身逃跑。谁承想,在这关键的时刻,他提身体居然失去了控制,再也难动一分一毫。也就在回神之际,方惜时的手掌已经搠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一道紫红色的血浆随即流出体外。

    “紫红色的鲜血,果然是兽族之人。不过,一介女流,还想在我面前逞能,当真太小瞧人了。”

    思绪方停,方惜时面露凶相,刺入到那姑娘体内的手掌之上,立即聚集起一道不可比拟的庞型灵气团。一时之间,原本苗条的身姿登时被撑成了一只畸形的口袋,五官七孔之中顺势射出数道血箭。

    “住手!”

    方惜时还未来得及回身,便觉得眼前突然一晃,接着原本受自己掌控的那名女子便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而当他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只见在距离自己不到十步的位置之处,赫然站立着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那位姑娘,而另一个则是一位花髯老者。但是方惜时丝毫不敢轻视这位老人,因为他在对方的身上发现了一股许久未见的骇然杀气。

    “淼淼,你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