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九章 一掌定输赢
    ,!

    楚别离的面色一如平常的冷静,她似乎并没有感受到来自于死亡的威胁。离剑仍在发光,绿油油的光芒。然后整个赛场之中几乎随处可见他的身影,剑影,以及那股不可抵挡的杀气。激战至此,楚别离已经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可即便这样她仍然对于沈万秋的真实水平一无所知。现在沈万秋就像一个看不到底的巨大深渊一样,只要坠入其中便会万劫不覆,死无全尸、

    于是乎,他决定将自己的力量集中在一处,以点击面,一击挫败对方。接下来,空间之中的所有绿光立时汇成一道深绿色的丝线,萦绕在离剑之上,就像一条鲜活的灵蛇。而那条灵蛇似乎与离剑有着某种不曾知晓的联系,居然可以嗖地一下钻入到剑体之中,与那冰冷铁器合而为一。刹那间,整个剑体化作了翡翠般的模样,其中甚至还没有晶莹剔透的光泽不时闪现,看上去甚是迷人。见此情形,正座上的方惜时霍然起身,口中喃喃道:

    “唉,就差一点啊!”

    这句话如果在旁人听来,一定会以为对方所说的是沈万秋,沈万秋差一点就能打败楚别离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位于场中的沈万秋的脸上,突然浮现起一股耐人寻味的笑容。他居然丢下了那枚被他视作珍宝的定海舜帝针,孑然一身。可与此同时,他的掌心之中已然出现了另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如果孙长空在现场一定可以识出此招的来历。因为它就是方惜时的得意之作,通灵三掌。

    通灵三掌分为行云掌,霰云掌,以及归灵掌三式。前面两招虽然威力强大,但与第三招还是稍显逊色,几乎不能放在一个层面上来比较。归灵掌比起前两者,无论是破坏力还是境界,都要远超一般的招式,具有化腐朽为神奇的可怕力量。当初也正是因为它,孙长空才能反败为胜,重创陈世杰。而作为修为高深,对掌法更为谙熟的沈万秋,同样的通灵三掌,力量将是孙长空所施展出的几倍十倍。量变引起质变,当灵通三掌的威力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种单一的掌法便成为了这世间最最可怕的兵器,就连此刻的翡翠离剑也难以相提并论。

    现如今,沈万秋使出的便是这最强一掌,归灵掌。出招一出,日月无光,天地失色,大股的气浪从极北之地飞扑而来,瞬间便将赛场变作了一个巨大的冰库。

    在这里,第一寸土地,第一息空气,全都充斥着刺骨的寒气,尤其是沈万秋的那只手掌,竟已凝结起大片的的冰霜。在这种极端严苛的环境之中,就连楚别离手中的离剑,也不由得为之黯淡,源源不断的寒气自剑尖之上,直接袭入到他手腕之中,皮肤之上随即出现大片的冻疮。

    “单是这股气势就足已杀伤身体,若是被这一招直接命中的那话,那我还能有命吗?”

    两方交战,最为忌讳的就是不战而降。现在的楚别离虽说没有放弃,但在她的心中,已经出现了大片的疑惑。她不知自己能不能挨过眼前这一招,或许她那如花般的生命也要在此香消玉殒,猝然逝世。

    然而,她毕竟是楚别离,曾经方惜时的首席大弟子,单是这个光荣的头衔就足已让他平添了一倍的力量。正所谓哀兵必胜,已经抱定必死决心的楚别离在这种巨大的压力之下,隐藏在体内数十年的无限潜力立即爆发而出。所以,寒气散了,冰霜也化了,而她自己则幻化成一束璀璨无比的绿色剑芒,吞天噬地一般掠向对面的沈万秋。

    “接我这一招,绿茵九天!”

    楚别离只发出了一剑,但却胜过发出千剑万剑。那道极致的剑芒,此刻竟然分成千道万道,轰然射向四面八方。不只是地面,就连天空之上也不禁染上了一抹淡淡的贡绿色,那是她的剑气,离剑体内激发出的骇人剑气居然可以直透云霄,传递到那高不可见的天界之中。

    “人间这又是怎么了,何人发出的剑气?”

    一位白衣老者傲然立于云端,极目远眺,看向下方藏身于众多云雾之中的大地。然而就在这时,另一道烟身影霹雳而来,如同一枚钉子一样,豁然出现在白衣老者的身边。

    “我说老肖,你都这个岁月了,怎么还有这么强裂的好奇心。你难道不知道,数百年前天人之路已经被仙宗一剑斩断了吗?自那之后,人间之中再无修行者可以修炼到仙人之境。所以,不管下界的那些凡人如何努力,都决然到不了咱们这里。”

    白衣老者轻抚雪髯,微微皱眉,随即道:“哎,天界已经许久没有出现过新面孔了。如果不是你说,我还真期待有人可以打破束缚,飞升天界。”

    另一人继续道:“呵呵,怎么,你难道想忤逆仙宗的命令不成?”

    白衣老者道:“我说轩王,难道你就没有发现,自打那天之后,仙宗就像换个人似的吗?”

    那人道:“可他毕竟还是仙宗。就算有人能够模仿他的相貌,但也绝不可能模仿他的修为路数。”

    白衣老者仍然坚持道:“可凡事皆有例外。如果当年遮天皇没有出意外的话,也许他已经是仙宗的接班人。”

    那人黯然道:“可就是因为有了那次意外,仙宗才不得不重新拾起统领天界的重担。让我想想,他老人家已经多久没有休息过了。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我感觉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见过他了。”

    白衣老者道:“可他忙得并不一定是为了天下苍生,也许他只是去游历玩耍了。”

    那人瞥了他一眼,就差一点就要发作了,好在现在的他已经今非昔比,作为仙人的他已经足够沉着稳重,至少不会因为一件小事而大动肝火。

    “你以为天界之人都是像你这样游手好闲吗?”

    白衣老者一脸正色道:“我只是不想追名逐利罢了。”

    那人轻呵一声,将大袖朝对方一甩,满面怒色道:“好好好,就像清高,我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小人,好了吧!”

    说罢,那人凌空一跃,竟已化作一团烟风,呼啸着飞向远方,一眨眼的工夫就不见了。

    再说刚才楚别离的惊天一剑,不但气势恢宏,而且无比强大。就在他飞身掠向沈万秋的时候,沿途之上的石板石砖,无一例外,全部都那股无形但却恐怖的力量吹飞而去,悬在半空之中,起浮摇摆,就是不肯落地。而楚别离借此这些外物,“噔噔噔”连踏三步,脚步声消失之时,他已经来到了沈万秋的眼前,当即便刺出一剑。

    沈万秋定眼一看对方的脸上,却发现楚别离已经闭上了双眼。原来,为了更好的确定敌人的位置,几近疯狂的楚别离竟然不用眼睛,而是靠感觉去锁定沈万秋的具体所在。如此一来,后者便再无躲闪的可能,因为所有的可能都已经被她这个聪慧的女子一一识破。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正面相搏。

    “啊!”

    沈万秋大呵一声,右掌之中汇聚已久的浑然灵气,立即化作一道冰雪怪兽,赫然迎上楚别离的绿茵天地。

    “砰!”

    两招相对,出现的不是爆炸火焰,而是连天的巨型龙卷风,而且还是掺杂了无数霜雪的龙卷风。沈万秋所施展的归灵掌,本就是阴寒异常,现在又有飓风相助,更是如虎添翼。楚别离睁睁地看着沈万秋就在自己的眼前,却竟然刺不下这关键的一剑。她的身体已经冰僵,混身的关节都好像锈蚀的机括一样,再也无法发动犀利的攻势。与此同时,沈万秋的那一掌已经和他相距不到一寸距离,他甚至已经听到了自己的身体之中因此发出的阵阵悲鸣。

    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然而,终究沈万秋的那一记致命杀掌没有真的轰落下去,不然的话楚别离已经成为一滩血水,与这片大地三融为一体。她的嘴唇已经被冰青,在这种极低的气温之下,她那原本单薄的身体更是忍不住打起颤来,看样子就像一个癫痫发作的病人一样。这时,台下的长老突然绕到二人的面前,大声说道:“这一场,沈万秋胜。”

    当听到对方喊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沈万秋立即觉得身上的不适全都消失了,就连之前险些要了他性命的剑气,此刻也变得可爱了许多。当快乐来临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的授业恩师,也就是掌门方惜时。可是当他抬头看向朱雀区域的时候,原本属于方惜时的座位之上,此时已经杳无人迹,就好像从未人在那里出现过似的。不知怎么的,这一瞬间,沈万秋心中的欢喜立即消减了一半,就连离剑上方闪烁的绿光也变得无比丑陋起来,惹人厌恶。突然间,他伸手轻触了下楚虽离的身体,只听“咔嚓”数声,楚别离身上的冰壳已经应声裂开。而他则像一根失去依托的藤蔓一般,猝然倒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