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八章 雌雄争霸
    ,!

    此刻楚别离所使用的,是经由自己多年感悟所得,被她自己称作这世上绝无仅有绝顶神功,碧水青天。一旦碧水青天发动,那她便会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达到身随心动,招由意发的超然之境。刚刚他的破空一剑,便是这样产生的,差点将沈万秋一击击败。

    然而,差之毫厘,廖以千里,更何况是这种巅峰之战,更是分外关键。一经失势的楚别离还没来得及改换套路,便已被那道莫名的红光再次追来。

    “那究竟是什么招式,用得又是什么武器,为何那道红色的光芒看起来如此吓人?”

    看到沈万秋向自己飞速驰来,楚别离不由得眉头一震,手中离剑当即放射出千万道碧色光束。伴随着强招出现,整个赛场之上都不得不为之一颤,大地下方数十丈的地底世界之中,霍然传出阵阵悲鸣。

    “碧玉光影!”

    “血色残阳!”

    一红一绿两道光芒汇集一堂,激荡的风浪立即化为致命风刃,轰然射向两边的空地之上。以免看台群众遭受牵连,数位长老登时起身,跃上空中,掐指念诀,一道巨大的无形屏障随即笼罩在看台之上,将那无数风刃阻拦在看台跟前。

    可是,作为赛场附近的地面,它们的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只见那些被拦下的风浪,相继射入到坚实的地面之上,大片的尘埃一跃而起,如同一只巨大的魔鬼一样,随即将赛场团团包围。

    “啊!”

    对招之时,沈万秋轻斥一声,猿身一挺,翻身飞上楚别离的头顶上,紧接着向下一坠,只见那道红光之物立即被拉长了四五倍,并以惊神之势刺向对方的天灵之上。

    楚别离心知此招威力之大,立即收拢心神,并将全身力气集中在手中的离剑之上。呼吸间,她的倩影竟然化为了花丛间的一只绿色的精灵,双手执剑,身体飞舞,旋转着直冲云霄。

    沈万秋的血色残阳固然强大,但在楚别离精心设计的碧玉光影之中不禁黯然失色。大片的绿色光幕,如同洪荒凶兽一样,张牙舞爪,顷刻间便已将那道看似孱弱的红光一口吞下。

    如果说现在的楚别离是万草丛,那沈万秋就是其中的唯一一朵红芍药。尽管周围的绿茵众多,但也无法掩盖他那得天独厚的淡淡清香。这一瞬间,作为对手的楚别离不由得愣了一下,这让她想起了数年前的那个傍晚。

    山薄西山,残阳如血,她和那个人在山巅相遇,对方说她是人间的花仙子,而她也认为对方是自己的心中磐石。一花一草,一石一树,在那个时候都显得那么温柔,那么可爱。她与他相拥,亲吻,缠绵,回味,欢愉,最后惜别。她兽想与那个人相守一生,然而谁知道那居然只是自己的一场有痕春meng。

    强扫仍在,红光明灭,楚别离又被那股惊魂的杀机拉回了现实之中。恍惚间,她好像看清了对方手中的兵器,那是一根细长的锥子。

    那只锥子通体漆烟,却能发射出血一样的光彩,当即教人匪夷所思。不过更让他惊讶的是,那只堆子的威力。即便相隔数丈,她也能清晰感觉到由锥子之内激起的凌厉气浪,只要被它们盯上,就休想再次脱身。楚别离使出碧玉光影虽然暂时摆脱了危机,但她仍能感应到至少十道气劲正在瞄准自己,并且随时都有可能发动。她手中有剑,但毕竟只有一剑。要想同时对付包括沈万秋在内的众多的招式招意,实在有些太过牵强。也就在这时,他的身体忽然一沉,双脚便落回了赛场之中。

    “怎么了师姐,你这是准备放弃了吗?”沈万秋得意地说着,手中的细长锥子也应和着闪烁起红光的光芒。楚别离轻笑了下,随手将离剑收回了剑鞘之中,微笑道:“你认识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认为我是那种轻言放弃的人吗?”

    沈万秋仔细看了一下对方的神态,确定对方没有说笑,这才继续道:“师姐,今时不同往日,我身兼师父亲传的不世功法,更有神兵相助,你是打不过我的。”

    楚别离轻蔑地撇撇嘴,随即道:“你手里的那根铁棍就是所谓的神兵?”4

    “师姐,你这么说只是因为你并不知道它的来历。如果我把它的身份告诉你的话,一定会惊动全场观众的。”

    “那我倒想要听听看,你这根铁棒到底有什么独到之处。

    沈万秋傲然挺立,一脸得意道:“我只提醒师姐一句,这根锥子并不是地上之物,这是我从海里借来的。”

    楚别离狐疑地轻“咦”了下,接着道:“这么说,这东西你之后还要还回去?”

    沈万秋点点头,应道:“是的,这本不我的东西。不过有了他,我定然可以在这场传薪大会之中拔得头筹。”

    楚别离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脑海之中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海中的神兵,用过之后还得还回去,莫非是那个东西……”

    儿时她曾听到过一个传说,大海之中有一根名叫定海舜帝针,封印着这个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海眼,不让其发作,这才使得陆上的人们免去了水患的灾祸。而一旦挪开了这枚神针,无情的大海便会展露出其原本鸳的本相,并会将世间一切变成一望无际的汪洋。难道,现在沈万秋手中所持的,就是这一枚定海舜帝针?

    看着楚别离脸上忽明忽暗的神情,沈万秋似乎已经猜到了对方已经知道自己手中宝贝的来历,于是满脸自信道:“所以说,凭师姐现在的修为,还不如与我对弈。如果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当众出丑的放,我看你还是主动放弃比试吧!”

    “不可能,你休想!”

    楚别离猛然间的变化使得周围的看客不由得跳了一跳,就连沈万秋也不禁倒退了半步,然后才稍稍平静了下来。

    “呵……呵呵,没想到师姐不但修为高深,就连嗓门也比一般人强上太多,如果要是比声音大小的话,师姐你一定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不过眼前……”

    沈万秋轻抚手中的定海舜帝针,面露贪婪之色,阴森地说道:“不过要想打败我,你得先问过我这枚定海神针啊!”

    楚别离双目呆滞,面如死灰,但手中的离剑却是在不住地发抖。

    人在发抖的时候有多种可能,也许是因为寒冷,也许是因为激动,同样也可能因为害怕。而作为灵物的离剑,其中情绪就比较难以推敲了。不过可以断定的是,现在的它定然处在一种极为敏感的时期,一旦受到外界的刺激,说不好就会出现一些惊天动地的现象。

    沈万秋看了眼那柄离剑,接着道:“师姐,我知道你的剑是仙苑之中少有神兵利器,但在我的定海舜帝针面前,只不过是一件凡物而已,根本不具任何……”

    “威胁”二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沈万秋猛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前方突然惊起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竟将他直接推出了数步之外,直到身体完全停止下来,他仍能感觉到面方的身体不时传来的一阵阵压迫感。如果那股力量再强大一些的话,说不定现在的他已经是一滩血酱了。

    “怎么,怎么回事!”

    当沈万秋想要寻找那股莫名力量来源之处的时候,他的视线不经意间落在对面楚别离的身上。对方右手拿着带没出鞘的离剑,作出一个向前伸展的动作,就好像招式之中的“斩”式一样。而就在她在身前,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条手指粗细的裂痕。裂缝虽窄,但深度极大,根本看不到尽头。而沈万秋正巧站在裂缝的另一端,他与楚别离就这么一南一北,一左一右地站在裂缝的两边,相对而视。

    “你……你这是什么招式,我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沈万秋惊声道。

    这时,楚别离轻合双眼,面带微笑道:“一个只知道借用外力的无能之辈,怎么可能领悟得我这一招之中的意境。沈万秋,现在的你还真是可悲啊!”

    被一个小女子这么一通数落,乘虚而入,自视甚高的沈万秋哪里会忍得了她,他的双脚连动都没动,居然在相隔数十步的赛场之中凭空向前一刺,紧接着另一边楚别离所在位置处便立即出现了一道不可比拟的恐怖气浪,目标直指他的胸间死穴。

    “断!”

    楚别离还是没有睁眼,他只是将那柄带着鞘的离剑向身前一挡,那道要命的气浪便立时消散,像一只丧家之犬一样,灰溜溜地逃走了。

    “这……这怎么可能!”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幕异象,沈万秋再也坚持不了,不由得当场大呼小叫起来。在旁人看来,这位大师兄哪还有什么王者风范,分明就是个市井无赖。

    “不可能,不可能,定海舜帝针天下无敌,不可能输给那柄凡兵俗剑的,我不信!“

    沈万秋猛然向前跨过三步,三步之后,他已经来到了楚别离的身前,速度之快,实在难以相信。而就在他的右手之中,那枚血郄神针,正沉浸在异样的光芒之中,它已不是一柄兵器,而是通往幽冥的死亡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