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七章 弟子之王
    ,!

    柳如音的一席话,让孙长空脑中记忆丢失的部分如同冰释一般迅速恢复,之前的一幕幕场景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竹海,狐半仙,海棠仙子,遮天皇,我的身体,我全都想起来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回忆起之前在自己脑海之中发生的人间惨剧,遮天皇在自己的面前,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心爱之人,也就是此刻正在面前的柳如音。怪不得自己还能看到对方,原来当日的一切只不过是幻象而已。柳如音还活着,他的心爱之人尚在人世。

    “如音,你真的还活着吗?”

    柳如音轻抚了下孙长空的发梢,微笑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至少我并没有死在遮天皇的手中。”

    孙长空大喜道:“哈哈,我就知道!”

    孙长空的这一声嘶吼,力量极为强大,在些影响之下,遍布在身体之上的重重灰暗立即土崩瓦解,而那颗原本已经停止跳动的心脏,居然“轰”的一声炸成无数碎片,另一枚饱满鲜活的人类心脏随即显露在他的身体之中。

    “长空,记着,一定要来找我!”

    柳如如音战在飞仙子的身边,猛然打了个冷颤。作为飘渺云巅的代表,新任掌门的首席大弟子,苍北仙苑的传薪大会她自然不会错过的。更何况,这位美女佳人还有一个非来不可的理由,那就是孙长空。

    自从数月前分别之后,柳如音便一直牵挂着这个像风一样的男人。有时,她甚至会在半夜之中偷偷哭泣,为此他的师父飞仙子也多次追问实情,但都被他草草带过。如今,她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激动的他从大会开始到现在,几乎就没有闲下来,一直在用那双星辉般的眼眸环视着周围的看台,希望能从他们之中找到自己的意中人。

    “传薪大会这么盛大的比赛,他应该会参加的吧!就算不参加,以他的性格也会过来凑热闹,对,一定是这样!”

    就在柳如音东瞧西望的过程之中,新上任的飞仙子回头瞟了对方一眼,然后用着一口十分一傲慢的语气说道:“如音,从刚才开始你就魂不守舍的,怎么,你后悔和师父一起出来了?”

    习仙子是什么脾气,柳如音心里最为清楚。看到将怒不怒的样子,她赶紧收回心神,一副敬畏模样地说道:“弟子不敢,师父能带如音出来开拓眼界,弟子已经感激不尽,怎么可能还有什么怨言。师父,您多虑了。”

    飞仙子看着跌倒在自己身边的柳如音,不由得轻哼一下,接着漫不经心道:“我刚才听说,曾经和你一起被关在五相马贼那里的北仙苑弟子似乎也回来了,怎么,你不和自己的难友去叙叙旧吗?”

    听到这里,柳如音无法掩饰自己心中的喜悦,但又不能表现得太过失态,只得强忍道:“师……师父,您怎么能这么说!我和他,我和他只是点头之交而已。就算曾经有过患难与共的经历,但那也不过是过去而已,弟子根本不会在意。”

    飞仙子审视了一番自己的这位宝贝徒弟,随即叹气道:“如音,你也不要怪师父心狠。可你也知道,我们飘渺云巅的门规,本派弟子禁止与外面的男子相好,否则将要承认百剑剐体之罚。师父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如音,你可不能记恨为师啊!”

    柳如音吞了口唾沫,而后一脸正色道:“多谢师父的良苦用心,弟子知道了。”

    飞仙子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面向前方道:“好了,快点起来吧!接下来的比赛又要开始了。如果可以的话,为师要选一名资质上乘的女性弟子作为你的小师妹。”

    柳如音看了一下满脸笑容的飞仙子,只得附和着、强颜欢笑了下,随后又恢复到了沉寂之中。表面上她不动声色,实际上内心之中却是思绪万千:孙长空啊孙长空,为什么我会喜欢上你呢?

    就在这时,空荡荡的赛场之上突然走上来一个身着灰色长袍的长老,随即高声说道:“为了答谢诸位远道而来的各方贵宾,我派决定取消往常的限制,允许亲传弟子与核心弟子参与传薪大会。”

    此话一出,看台之上的人声立即滚沸起来,声势浩大,好像整个赛场都要炸开一样。之前选择了受薪者的几位名门代表,立即变得非常不悦,似乎很不满意仙苑的这种临时决定。可事实上,沈万秋他们几个早就已经知道了。而且,接下来上场的就是他,弟子之中的翘楚,仙苑未来的希望,沈万秋。

    作为他的对手,实力自然也不会弱,只见一道翠色茵影翩然落在赛场之上,一股清新风气立即席卷全场。

    “哎呦,不是吧!沈万秋的对手居然是个女的。”

    这是外行人的说法。真正知道这个女人背景的,没有一个敢小瞧了这位女子,就连沈万秋也不例外。这时,只见他抱起拳来,朝着那位女子恭敬道:“师姐,我们好久不见!”

    师姐,让沈万秋这个大师史都不得不叫声师姐的女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她有个让人十分伤感的名字,别离,楚别离。

    楚别离与沈万秋一样,同样是方惜时的弟子,而且还是当年他址分器重的一名得意门生。只是,之后的一件天大的丑事让她从高高在上的众人之上重重摔在下来。当时这件事情几乎轰动了整个苍北仙苑,方惜时为此还被气病了,在床上整整躺了三个月,才有所好转。不过,对于其中的详细细节,一般弟子无从得知了。在那之后,天资过人的沈万秋顺理成章地成让车了仙苑之中的新星之秀,修行之路一帆风顺,平步仙路,信手捻来。

    如今,新旧两位弟子之王同时站在这个赛场之上,别说是他们两个,就连身为弟子的方惜时也不禁感慨万千。

    “万秋,别离,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心血结晶,今天就让看一看,到底谁才能配得上这弟子之王的称号吧!”

    楚别离比沈万秋要年长个四五岁,岁月已经在她的脸上刻下了一道又一道的疤痕,她长得虽算不上出众,但也不是平常的庸脂俗粉所能相提并论的。咣啷一声,她从剑鞘之中抽出自己的老朋友,一柄名叫离剑的佩剑,剑柄之上写着一个苍劲有力,但却饱含凄凉气息的“离”字。她看着它,就好像正在欣赏自己的恋人一样,口中喃喃道:“你还是老样子。”

    离剑寒光闪烁,好像是在向他回应,楚别离莞尔一笑,苦笑道:“呵呵,连你都说我老了,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远处,面对着自己这个神经兮兮的对手,沈万秋有些不知所措,只得说道:“师姐,我们开始吗?”

    楚别离抬了下眼皮,皱了下眉头道:“要来就来,不要废话。”

    听到对方这种傲慢的口气,沈万秋咬着牙点了点头,随即抱拳道:“那得罪了!”

    其它人甚至还没有看到沈万秋出招,楚别离所站在地方便已经整个崩塌下去,露出其中溃败的样子。与此同时,楚别离轻身一跃,已上到天空之中。借助太阳的光芒,离剑之下豁然亮起翠绿色的光芒,并且从他手掌之中,蔓延到他的手臂,肩膀,以及整个身体。当她整个人与那道绿茵融为一体的时候,楚别离就好像消失了一下,彻底与那些沁人的绿色合而为一。

    此刻,哪里有光,哪里就有剑,哪里有绿色,哪里便有她。光的速度怎么可能是一般人类可以的想象得到的呢?当沈万秋发现意图的时候,楚别离和他的离剑便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他本不擅长使用武器,但在这等强扫听逼迫之下,沈万秋不得不放下自己多年引以为傲的强烈自尊心。恍惚间,他的袖口之中竟然跳出了一道血色光束,刚好迎上了楚别离。瞬间,那道不处不在的绿色立即萎靡了下来,气势随即迅速回落。等大家再次看向场内的时候,只见楚别离又重新出现在了刚刚的位置处,唯一不同的是,他的左侧垂发莫名其妙地少了一缕,再看却已落在了沈万秋的手中。

    看着手中之物,沈万秋冷笑道:“师姐不愧是师姐,好快的身手,差点就要反应不过来了。”

    楚别离看了下对方的手掌,不由得面露凶相,忿忿道:“小子,别得意,。咱们的比试才刚开始。一会儿你还指不定要被我切下什么东西呢。”

    沈万秋笑意一滞,而后冰冷道:“真不好意思,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抬手,吹气,那些被他割下来的烟发经他这么一吹,立即散下到半空这中。突然之间,这此断发居然被一股诡异的力量斩成了千断万断,化为无数肉眼无法看见的粉末,同空气混作一团,从此不分你我。

    刀光剑影,纷至沓来。代表着苍北仙苍弟子之中的两股巅峰战力,终于展开了只属于他的旷世对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