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六章 心跳
    ,!

    孙长空想要躲闪已经为时太晚,那条小蛇的速度之快,才从背篓里面钻出来,便一口咬在了他的脖颈之上,一瞬间孙长空的整个身体都变得酥麻难当,毒素沿着那两个细小的创口,迅速流入到他的身体各处,并对每一个细胞展开穷凶极恶的攻势。

    “你~你!”

    话未出口,孙长空便已经感觉不到舌头的存在,那是蛇毒的作用,麻痹神经。现在,他觉得自己的身体正在渐渐变成石头,而一旦这种僵硬感传遍全身的时候,那他的大限之期也就到了。

    面对眼前的“意外”,那位老者倒是相当淡定,眼见那条小蛇在咬伤孙长空之后,顺势爬到地上,向远处驰去,他也不管,只是不动声色道:“记住,现在你不能有半点分神,一点要完全体会到这种被蛇毒浸染的感觉。”

    孙长空想说话却已经力不从心,只得“唔唔”地低吼着,口水随着失灵的嘴唇直接淌到外面,就像傻了似的。

    然而,现在孙长空已经别无选择,除了相信眼前老者的话。随即,他缓缓闭上双眼,尽量克制心中的恐慌。他的身体虽然已经“睡”去,可意识却是尤为清醒。渐渐地,他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他甚至可以看到体内灵气的流动,器官的颤抖,还有那些毒素,顺着他的奇经八脉,不断流窜于各个部分之间。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注意到了一个现象。

    每当那些毒素感染了健康的细胞之后,那些细胞变会由折变灰,成为一个死体。但紧接着,那道灰色的外壳居然慢慢出现龟裂,并且露出里面的颜色,那是象征生命活力的红色。这时,他才回想起来,现在的自己还只是个莲藕化身,根本就不具有人类机体的功能。而刚则的蛇毒虽然乍一看十分厉害,但实际上却充当了唤醒机能的重要角色,直到现在孙长空才意识到那位老者的良苦用心。可另一个问题出现了,此人究竟是谁?

    就在孙长空准备开口询问此事之际,一道声音忽而在他的耳边响起:“集中精神,不要分心。现在是紧要关心,稍有闪失便会满盘皆输,事情的前因经过一会我再向你说明。”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孙长空瞬间便安分了下来。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为了他好,如果不按照对方所说的做,那吃亏的只会是他自己。于是乎,他再次静下心来,暗暗注视着那股蛇毒的一举一动,并让自己脱胎换骨。

    蛇毒感染的速度极快,但灰色外壳的脱离过程就显得缓慢了许多,一个时辰之后,只有十分之一灰色部分变成红色,其它部分依然死沉沉,毫无起色。也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致命的窒息感随即袭上心头。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一刹那间,孙长空只觉得自己的三魂七魄仿佛都要破体而出,莫名的虚弱感令他几乎失去意识。他知道,对方所担心的紧要关头似乎到来了。

    一翻察看之后,孙长空这才发现了问题的关键。原来,蛇毒已经将他的心脏完全侵占,使得后者变成了死物,不再跳动。如此一来,身上其它部分得不到新鲜的血液,自然会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进而迈向死亡。所以现在他的当务之际便民唤醒已经沉睡的心脏。

    虽然不故道自己的做法能不能奏效,但眼下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于是乎,孙长空集中精神,将自己身上仅紧的一丝灵气全部汇聚到心脏周围,希望借此加快苏醒的进程。查是转眼间一柱香的时间都过去了,心脏部分的组织还是那般安静,没有任何起色。这时,长时间没有得到新鲜血液滋养的孙长空已经达到了极限,他感觉自己的整个身体就要因此炸裂了。

    “我的天啊!我不会就这样死掉吧?我不甘心,一点也不甘心!”

    虽然不想相信眼前的情况,但事实上他似乎已经没有其它的活路了。就在孙长空心灰意冷之际,那位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

    “别光顾着失意,想想自己是谁。只有记起自己的身份,你才能唤醒自己的心。”

    听完这话,孙长空的脑袋就好像被人砸了一锤似的,整个识海不由得为之发出一声悠长的尖啸。孙长空确实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甚至想不起来之前的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为了活下去,他只得继续努力地回忆,搜肠刮肚,但仍然不得其解。随着体办的压力不断升高,原本出现红色的部分相继也变得黯淡无光,有的干脆失去了光芒,与周围的灰色混为一体。这下,孙长空真的绝望了。

    “老天,你为何待我如此无情,我要活下去,我还有必须要见的人。”

    一番内心挣扎之后,孙长空的心中咯噔一下,就好像有块石头落地了似的,之前那种窒息感立即缓解了许多,这让他多多少少重拾了一些希望。

    “对了,我虽然记不往自己是谁,但如果能通过我意识当中的其它人,反推自己的身份,这样问题就应该容易解决了吧!”

    于是,孙长空再次陷入深思之中,他不断翻看着自己的记忆,无奈那里已经残破不堪,缺页少字,根本没有连贯的内容。可就在他们之中,一个身材臃肿的人影渐渐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是谁?”

    那道人影发出咯咯的笑声,随即道:“你这呆子,连我都不认识了,我是三胖啊!”

    孙长空喃喃道:“三胖,三胖,你认得我吗?”

    三胖略显生气道:“废话,好歹你我也是一起长大的玩伴,天底之下,没有比我更了解你的了,包括你的父母。”

    孙长空立刻道:“快告诉我,我究竟是谁?”

    三胖不耐烦道:“你就是你,还能是谁,我说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是不是吃错东西了?”

    孙长空刚要继续问下去,谁知三胖的身影已经沉入了迷雾之中,一转眼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三胖,三胖,我想起来了,三胖是我的朋友。可我又是谁?”

    “你是我的青梅竹马,你是我最爱的人。”

    疲乏悦耳的声音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孙长空的耳畔,回身一看,竟是他的初恋情人,方柔。

    “你……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孙长空轻声道。

    方柔显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朝他做了个鬼脸,接着道:“哼,你还好意思说。当年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你们男人都是一个样,就算失忆了还是秉性难移,唉!”

    方柔叹了口气,身体顿时消散在空间之中,没了踪影。

    “恋人方柔,我想起来了,她是我的心爱之人。”

    说到这里,孙长空的胸口猛然传来一阵刺痛,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总觉得处忆似乎忘记了什么关键的地方。

    “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方柔并不是我的心爱之人?”

    孙长空抬头向前看去,一道鬼魅一般的人影幽幽地从地下探了出来。孙长空定睛一瞧,差点没吓昏过去,这哪里是什么人,分明就是一只鬼魂。

    “你……你别过来,咱们远日无冤,近日无仇,你要索命可不能找我!”

    那只鬼魂听了他的话之后,非但没有行动,反而眼中淌下两行血泪,样子显得十分可怜,让人不禁为之同情。

    “哎,有话好好说,你别哭啊!”

    这时,只听那只鬼魂轻声道:“你难道认不出我来了吗?”

    孙长空上下打量了一下对方,可仍然没有印象,所以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是柳如音啊!”

    此话一出,孙长空感觉到一只无形的手掌猛然握在了自己的咽喉之上,令他无法呼吸。随即,一幕幕场景浮现在他的眼前。在监牢,在地下溶洞,在ji院之中,还有那一生难忘的夜晚,被他遗忘的记忆向初升在太阳一般一点点显露出来,使得他的识海之中一片光明,温暖温馨。

    “我……我想起你了,你是柳如音。我,你,你才是我的心爱之人。”

    话音刚落,那道鬼魂的外霍然羽化,随即那个熟悉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的眼前。

    “如音!”

    “长空!”

    在这片虚拟的空间之中,在一个意外的场合之下,这对患难侠侣终于重聚在了一起。孙长空轻抚着柳如音脸上的泪花,温柔道:“如音,我就知道你没有死。”

    柳如音道:“其实,我也不是真实的。”

    孙长空心头一震,不禁问道:“你不是真实的?什么意思?”

    柳如音道:“我只是你心中的记忆而已,就像当时遮天皇进入到你的识海之中一样,他杀死得并不是人,而是你对我的记忆。”

    孙长空稍事停顿,立即有了灵感,于是道:“怪不得我会失忆,原来都是那个遮天皇干的好事!如果让我再次见到他的话,我一定要让他好看。”

    柳如音微笑道:“记住,千万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他虽然有错在先,但无意之中也帮了你一把。”

    孙长空轻咦一声,接着道:“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柳如音道:“遮天皇正在利用你的身份,潜藏在苍北仙苑之中。而不久之后,一场大难便难降临在他的身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