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五章 蜕衣一战
    ,!

    原本,以这种状态继续下去,那最后的胜利者必定是王有德无疑。可是这个时候他突然提出一要招定胜负,要不是他的脑子有问题,要不就是他对自己的实力有十足的把握。而听到这话的火髯道人,轻笑了一下,随即说道:

    “怎么?你已经厌倦这种过家家的游戏了吗?既然这样,我就如你所愿!”

    说罢,火髯道人忽然脱下自己那件火红色的道袍,连同里面的衣物一同随手丢在了一旁。现在的火髯道人少说也是个五百来岁的老寿星,可此刻他所展现出来的身体,居然是正值壮年年轻一代也自叹不如的。只见一块块结实分明的肌肉整齐地排布在他的体表之上,没有一丝赘肉,甚至连条皱纹也没有。而在它们上面是一道道诡秘的文字,在阳光的照耀之下不时闪烁出金色的光芒。见此情况,王有德有些哭笑不得,于是道:“呵呵,你这是要干嘛,大冷天的这么坦露身体,就不怕惹上风寒吗?”

    火髯道人冷笑道:“呵呵,你就笑吧!我看你一会儿还有没有心思去笑。看招!”

    说话之间,只见火髯道人的身上顿时光芒大作,强大的气场不但将周围的灰尘吹入天空,还使得整个大地都不禁瑟瑟发抖起来。

    光芒即将消散之际,位于火髯道人身上的若干文字居然像活了一样,豁然脱离体表,成为一条条烟色的丝线。与此同时,火髯道人竖起一根食指,指尖之上竟有一道火苗在不停窜动。接着,他将那带有火苗的手指朝其中一条烟线之上轻轻一点,后者的身上随即燃起熊熊烈火。

    在一般人的心目之中,火是毁灭一切的魔鬼。但在火髯道人的手中,这放荡不羁的祸害竟然成了化腐朽为神奇的玄妙能量。烟线燃烧之后并不是化为乌有,只见浓浓烟烟之中忽而窜出一道火光之物,王有德定睛一看,发现那居然是一条张牙舞爪的巨大火龙。那火龙自浓烟之中而生,虽然看似没有实体,但却具有不可小觑的力量。半个天空都被其身上携带的热量烤得发烫,并且散发出淡淡的红晕,就像夏日傍晚天上的火烧云一样。

    “好家伙,终于发狠了。”

    王有德嘴上说得轻巧,但身上不敢有丝毫怠慢,眼见火龙直逼自己,他纵身一跃飞入云霄,想要将对方甩在身后。可那条火龙十分灵活,虽然王有德的身手极为敏捷,但作为大块头的它竟没有半分落后,反而越追越近,眨眼间便已经来到了王有德的身后。

    这时,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坐在一个火炉之上,整个屁股都要烧着了。而在高温的煎熬之中,王有德感觉体内的所有气血都仿佛沸腾了起来,鼻孔之中一个劲地向外冒热气。、

    “该死,这个大家伙的行动怎么这么快,难道他是凶兽不成?”

    思量间,王有德只觉得眼前忽然闪过一道烟影,再一看竟是火髯道人。不知是自己眼光还是真的如此,对方的身体就好像一道火焰一样,毛发,身体全都暴发出剧烈的火光。不敢相信,这种情况之下对方是如何生存下来的。

    “你完了!”

    这一次,火髯道人志在必得,此刻在气势实力之上,他都要稳稳压过对方整整一头,这种情况之下,王有德战败只是分分钟的事情。呼吸间,只见火髯道人双腿一蹬,随即整个身体都幻化成了一道被火焰包裹的巨型凶兽,径直冲向前方的王有德。

    前有狠人,后有恶龙,这种情况之下王有德似乎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可就在这个时候,他竟然做出了一个令人出乎意料的举动。

    王有德当着火髯道人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在日常生活之中,这种情况实在再正常不过的了。可眼下王有德正在面临生死大劫,这种时候做出这种毫无意义的动作,着实让人匪夷所思。不过,事已至此,火髯道人已经不愿再想太多,继续向前掠去。可是眼见王有德近在眼前,保持全力状态的火髯道人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受控制,所有的动作变得异常缓慢。而让他更加无法理解的是,这种情况并不只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由他召唤而出的火龙同样面临着这样的异常情况。此刻,那条火龙已经不是火龙,而是一道徐徐燃烧的火焰,火龙的轮廓已经不再清晰,被风一吹,好像随时都会熄灭似的。

    “糟糕!”

    火髯道人会有这种想法并不是杞人忧天,因为他发现王有德正在朝着他发笑,那种笑容极其诡异,让人看上一眼就觉得整个身体都不舒服。然而,更让他确信身上异样是对方所致的原因是王有德的话:“好好享受惰性的折磨吧!”

    说话间,王有德们身体一晃,已然来到了火髯道人的面前,二话不说当面就是一拳。这一拳看似普通,实际上蕴含着无比强大的能量,直接将火髯道人从空中击落,然后重重摔在地上,形成一个半圆形的深坑。这时,空中火龙的情况似乎得到了缓解,刚要冲向王有德。谁知后者行动变得分外迅猛,一息之间已经落到了火龙的背上。他站在那条足以吓死人的龙身之上,傲然四顾,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成为了这片大地的主宰,任谁也不能造次。

    “畜生,还不快快受死!”

    “砰!”

    王有德的第二拳直接将火龙轰入了地底之下。然而他并没有就此罢手,为了防止对方反扑,王有德展开了“惨无人道”的攻势,硕大的龙躯硬是被他的铁拳捶得寸寸尽断,部分组织脱离了主休之后,立即熄灭失去了火光,露出其中暗红色的、好像焦炭一样的物体。

    然而,这时的火龙还没有完全死去,感受着身上不断传来的撕心裂肺的剧痛,它带着王有德直接潜入到更靠下端的地底世界之中,如同一只巨大的蚯蚓一样,肆意穿梭。最后,随着火龙窜上地面,砰然撞在一块山体之上,脑袋一歪,终于断气了。

    大获全胜的王有德仍不死心,在火龙死后又补了十来拳,几乎将对方的整个脑袋都打成了筛子,这才作罢,心满意足地站了起来。

    “呵呵,你刚才的气焰去哪了,有本事再来啊!”

    看了一眼那具纸灰般的残骸,王有德不屑地吐了口浓痰,转身便朝之前火髯道人落下的位置行去。果不其然,吃了他正面一拳的对方再也没有站起身的力气,火髯道人倒在深坑之中,身体蜷缩在一起,就像一只受了惊的家猫一样。

    方惜时人虽然在仙苑之中,但心早已飞出了会场,去向了远处,因为他嗅到了不祥的味道。

    终于,在嘲庸轻松击败对手下台之际,这位一派之长终于有了行动。

    他来到云影子等人面前,随即恭敬道:“请三位师叔在这里维持一下,我去法戒会看一下。”

    神来子面色古怪地看了他一眼,随即说道:“法戒会没事吧!怎么今天没想到法尊他们的身影。”

    方惜时镇定道:“师叔不要多虑,凭法尊和夏长老的修为,应该会万无一失。只是火髯与天水二人去了这么久还没有回来,我有点担心,所以想去那里确认一下。”

    云影子朗声一笑,将话接过来道:“惜时,你还是这么善良啊!不用担心,他们两个也不是小孩子了,一会儿应该回来了吧!”

    血嗜子道:“虽然我那徒弟呆板固执,但脑子不是挺好使的。如果真的遇上了连他也解决不了的状况,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赶回仙苑通知我们。”

    方惜时沉声道:“话虽如此,但我还是想亲自确认一下。三位师叔,惜时告退了。”

    看着对方渐渐远去的身影,神来子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莫名其妙地悲凉之感。他总觉得,对方这一去就仿佛再也不会回来似的。

    “你可要保重好自己啊!”

    孙长空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完全陌生的露天环境之中。与此同时,他的手脚都被一种奇怪的藤蔓捆绑着,任他如果挣扎都无法摆脱束缚。僵持了许久他才终于消停下来,然后有气无力道:“来人啊!快点放我下来!”

    这时,只见不远处的树梦之中悠悠地走来一个背篓老者。看他走路时候的样子,腿脚似乎有些不便,两只小腿格外僵硬,就好像假肢一样,没有任何灵活可言。

    但即使这样,这位老者仍然十分乐观,他的嘴里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一边走还不忘欣赏沿途的景物,那就一个悠闲。孙长空刚一看到那人的身形,便立刻破口大骂道:“你!又是你!识相的快把我放下来!不然,我要把你的骨头一根根拆散!”

    老者走到跟头,摸了下对方的额头,然后又放在自己的头上,面色古怪道:“嘿,没病啊!看来,万恶心对你的影响还淌有完全消失,你就好好躺着吧!”

    说着,老者突然从背篓里拿出一条细长的物体,孙长空看了一眼便失色大叫道:“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