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 老来乐
    ,!

    思绪刚停,天水道人便觉得身后空间之中传来一阵诡异的怪风,而当他真正转过身的时候,他才惊讶地发现,一枚正在高速运行的物体正在朝他全力驶来,速度之快,几乎连肉眼也无法分辨。

    “嗖!”

    物体刺破天水道人的身体,并从另一端破体而出,并带出了若干肉屑类的碎块,场面之血腥,简直令人不忍直视。然而就在此时,只见不远处的丛林之中忽而闪过一道身影,几次腾跃之后便来到了天水道人的跟前。

    “哈哈哈,都说天水道人聪明机智,我看也不过如此嘛!连如此肤浅的偷袭都看不穿,你不去死还能做什么!”

    说罢,那人定睛去瞧天水道人的面色,以及散落周围的血肉组织。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起来。

    “怎么……怎么会是这样!”

    当他看向地上的时候,只见原本待在那里的若干肉屑竟化作一滩滩水渍,渗入到了地面之下,没了踪影,只留下一个个烟色的印迹。而倒在地上的天水道人同样也变成了一汪清水,积蓄在坑洼之地,久久未通退去。起初,他以为这是天水道人体质所致,可之后他越想越不对劲,直到一柄冰冷到沁人心扉的兵刃落在自己脖颈之上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

    “呵呵,你刚才说得什么,我没有听清楚,能不能再给我复述一遍?”

    那人虽没有回头,但听声音他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份,正是之前被自己一箭贯体的天水道人。对方居然诈死!而之前的那个人只不过是他的一具分身而已,除了相貌与他一模一样之外,不具有任何意识,生命,而且还可以不受限制地复制,只不过需要灵气的支持罢了。作为刚刚晋入到知命境界的天水道人来讲,这已经是他的最大极限,哪怕再多撑一会儿,恐怕也已经败露了。好在,对方的性子太急,在分身消失之前便发动了攻击,这才令计划得以实施。眼前,天水道人后发制人,将那人的身家性命所致在手中,生杀全由他一念之间,好不痛快。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天水道人上前欲要看清他的庐山真面目,于是上前去拉对方的衣服。谁知,那件脱衣服的质量相当之差,被他轻轻一扯便裂开了一个口子,白花花的肌肤随即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没想到,堂堂苍北仙苑的三大道人之一天水,也会屑于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我对你还真是由衷地失望呢!”

    天水道人冷笑道:“对付你这种暗箭伤人的小人来讲,用什么办法都无所谓,只要能达到目就行了。废话不多说,你是谁?是谁派你来的?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那人悠悠地转过身来,用他那张俊俏的脸蛋面对着天水道人。不知怎的,被对方这么一瞧,天水道人的脸上居然浮现起少有红晕,竟是害羞了。

    “你……你居然是个女的。”

    那人伸手解开发带,飘逸柔顺的长发像瀑布一样倾淌下来,乍一看去煞是迷人。紧接着,那人从嘴里吐出一个像哨子一样的物体,紧接着咳嗽了几下,这回,她的声音终于有了女人的味道,想来他能发出男人一样浑厚的声音都是那个物体的功劳吧!

    “嘿嘿,枉你活了大半辈子,直到现在才发现我是女儿身,你可真是老糊涂啊!”

    天水道人惭愧道:“我……我哪里会在意那么多无关紧张的事情,你……你快把衣服穿好。”

    女子不但不躲闪反而向前走了一步,让自己挺拔的双峰几乎紧贴在天水道人的身上,随即撒娇道:“衣服都让我撕破了,这还怎么穿?”

    天水道人的秋水剑虽然还搭在对方的身上,但脑袋已经转到了一边,接着道:“你……你想怎么样?”

    听了对方近呆子的回答,女子嘻笑道:“那我要穿你的脱衣服。”

    天水道人的脸庞立即涨红,声音颤抖道:“不行!”

    可能是因为情绪过于激动,说话的时候他的手臂微微一震,竟然不小心将对方的脖子划过一道一寸来长的血口,虽然伤口不深,但毕竟是他的随手佩剑所致,处理起来相当麻烦。如果没有经过精心疗伤的话,恐怕会留下相当丑陋的疤痕。

    被误杀的女子也不说话,轻轻跺了下脚之后,眼中便有了泪光闪烁,看起来十分惹人怜惜,哭得那叫一个动人。

    “你……你别哭啊!”

    一时间慌了神的天水道人不知该如何是好,刚要上前安慰。也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秋水剑刚一离开了女子的要害,后者立即便改换了脸色,变得阴森恐怖起来。

    “我要杀了你!”

    天水道人想退已经来不及,为了不再伤害对方,他只得仰过身去,让对方从身上的头上掠过。可那女子的身手着实了得,如此之短的时间之中,仓居然还有变招的余力,变直扑为下坠,同时脚尖之上有一道翠绿色的光芒一闪而过。这次,天水道人再也躲闪不开,只得硬受一脚。

    然而,当脚尖点到天水道人身上的时候,出现的不是闷响,而是一种利器划破皮肉产生的尖锐声。而天水道人的小腹之上果然冒出了一道红光,紧接着血水便像小溪一样缓缓地向外涌出。

    “你!”

    惊呼间,天水道人运起空闲的左手,顺势在对方的小腿上按了一下,哗啦咔嚓一声,那名女子的胫骨便被拗成一个夸张的角度,后脚跟甚至转到了身前的位置,一看就是骨折的表现。

    “啊!”

    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更何况是天水道人,他的奋力反扑绝不亚于绝顶强者任何的杀招,因为那里面不但包含了自己的毕生功力,还有对生活的无限渴望。这一招下去,如果对方不能死掉或者丧失反击之力的话,那死得就一定是他。面对这种严峻的局势,天水道人自然不会马虎,甚至比他任何一次战斗的时候还要认真。在这种情况之下,别说是人,就算是铜墙铁壁也会土崩瓦解,毫无周旋的余地,这便是他,天水道人的强大之处。

    话虽如此,但不得不承认,现在的天水道人确实受了伤,而且还是重伤。直到站稳脚跟之后,他才发现那名女子的脚上不知何时居然多了一枚形如飞刀的兵刃,刚好被安置在鞋尖顶端,所以说刚才看似轻描淡写的一点,实际暗含了巨大的杀伤力,这种力量是致命的。现在,天水道人只觉得自己一肚子的肠子都在剧烈抽搐,恨不得将自己拧成麻花才肯罢休。这时,那名女子也终于转过身来,并用那双歹毒的目光死死盯着对方。

    “你居然赶接二连三地冒犯本小姐,我要杀了你!”

    眼见那名女子不依不挠,天水道人立时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脸色也白得吓人。

    “这位姑娘,你不要颠倒烟白好吗?是你你先出折手,出掌防御,这应该是很正常的事情吧,这可懒不着我。”

    “哼,身为一个男人,居然连这点责任都不愿意承担,我看你还是赶快脱下这位脱衣服,和你的媳妇乖乖地回家种地吧!”

    天水道人苦笑了下,然后道:“我倒是希望自己能有一个温柔贤惠,善良体贴的好妻子。只可惜,这么多年来一我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直到现在还是孑身一人,恐怕这种单身的状态要一直持续到死为止喽。”

    因为一时忘记了身上的伤势,天水道人稍一用力,不小心扯到了自己的伤口,剧痛之下天水道人不由得咧了下嘴。那名女子看到这一幕,居然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然后声如银铃道:“没想到你个老道,看起来呆呆傻傻,却是这么风趣幽默。纵观所有的至尊强者,能做到你这样的实在是太少了。”

    天水道人笑道:“怎么?你不会是被我的美色吸引住了吧?”

    “就你?哼,就算天下所有的男人全部死光,我也不会喜欢上你的。”

    那名女子说完,感觉还不够过瘾,于是接着补充道:“就算是有,那也是纯洁的父女之情,不过,你长得很像我爹!”

    “什么?你爹?我有那么老吗?”

    那名女子神秘地笑了笑,随即道:“想知道答案吗?呵呵,如果你能捉到我的话,我就告诉你。”

    天水道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道:“好,就听你的!”

    火髯道人和王有德已经交手不下千余回合,只是二人实力旗鼓相当,一时之间僵持不下,公分胜负。随着时间的推移,火髯道人的体力大幅度下降,相反王有德仍然是那么具有活力,打了几个时辰他的身上居然没有半点汗水,就连大气也没喘几口。就在这个时候,王有德突然叫停道:“等等,我说再这么下去你可就必败无疑了。你还有没有杀手锏,都一块用上吧!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去做,时间很快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