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二章 怒涛骇浪
    ,!

    人在愤怒的时候,身体之中将会显露出异于常人的强大力量,而现在天水道人正是处在这种情况之下,此时他的修为,甚至比他平生最强盛的时候还要厉害几分,以至于整个法戒会的所有水源都受到了影响。

    天水道人,顾名思义,就是从天而降的神水,是世间所有水域的统领。小到溪流,大到汪洋,都可以成为他的助力。而经由瓶中的那泓溪水的带动之后,苍北仙苑地下的所有暗河都变得肆虐狂暴起来,石缝之中不时渗出一些清透的水渍,好像即将发生地震的前兆一般。

    远在数里之外的苍北仙苑之中,方惜时稳坐朱雀正座,正在欣赏赛场之中的激烈比拼,忽然间他的心中猛地升起一丝寒意,接着身上便不由自主地向往冒起汗来。

    “嗯?今天的气温不怎么势,可为什么我会出汗呢?”

    方惜时的修为已经达到登峰造极之境,别说是炎炎夏日,就算是身临岩浆火海,他都不会流下一滴汗水。更何况,这是深冬时分,不感到寒冷就已经相当不错了,自己又为何会莫名其妙地不住流汗呢?

    “万秋,你准备一下,应该快到你上场的时候了。”

    此话一出,沈万秋的脸上立即洋溢起激动的神情。惊喜间他骤然跪地,随即道:“多谢师父成全。”

    方惜时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按理来讲,为了保证我们苍北仙苑的核心力量不被瓦解,像你们这样的核心弟子是禁止参与传薪大会的。不过,最近我们将会迎来一场空前的浩劫,为免你们这些精英受到牵连,只能将你们分散出去,也算为仙苑留下点香火,以便东山再起。”

    沈万秋知道这次传薪大会将会异于往常,可他并不知道其中的实情。如今听到方惜时这般的话语,多年以来的师徒恩情立即涌上心头,而后化作两道泪光,不停地在眼窝之中打转。

    “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让您如此担忧,,难道是玄天门的人?”

    方惜时莞尔一笑道:“玄天门固然是蓬莱大陆之上的一方巨擘,但我们苍北仙苑还不至于惧怕他们。那些事情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应该去管的,老一辈的事情就应该由我们这些老家伙去解决,你们就好好地享受这青春的时光吧!”

    “师父!”

    方惜时斩钉截铁道:“不用说了,我心意已决,你赶快和其它的几位核心弟子去准备一下吧!待会,还有更厉害的传薪者相继出现呢!”

    沈万秋走出朱雀区域的时候,发现步非烟几人已经在通道口等着了。看到他脸上的失意,周书颖不禁轻笑道:“怎么了我的大师兄,你怎么还闷闷不乐了呢?”

    步非烟阴森道:“我猜他一定是从掌门那里得知了对决的次序,看来你的对手不太容易对付啊!难道,是我吗?哈哈!”

    这时,更加靠后的屠昊阳突然走上前来,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道:“哼哼,这次我不会再落后了。”

    沈万秋抬起眼皮,加看都没看他一眼,便豁然说道:“希望我们以后还能有缘再见。”

    说完,沈万秋扬长而去,只留下他们三个站在风中,不知所言。

    高渐飞带着受伤的三胖来到场外的休息区内疗伤,整个休息区除去他们之外还有几个战败的弟子,只可惜他们之间并不熟络,所以也没有什么好说的。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门口的位置处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兴浪公子。”

    兴浪兽摘下帽子,露出那张白皙无暇的俊俏脸庞,这下休息区的弟子纷纷将目光投向这个透气的男子,脸上浮现出艳羡的表情。

    “看样子,那个张达远,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害啊!”

    三胖环视四周,果然没有看到他的人影,于是悻悻道:“哼,要不是轻敌大意,他早就是我的手下败将了。”

    为他包扎的高渐飞斜着他了他一眼,口气轻佻道:“技不如人还死不承受,那个张达远当时就应该好好教训一下你。”

    三胖愣了下,随即道:“我说,你到底是哪边的,不会要在这种时候给我反水吧?”

    兴浪兽道:“好了好了,这种时候你们就别斗嘴了。刚刚我在玄武区中,看到了玄天门的人。”

    听到这话,三胖那张原本带着丝笑意的浑圆脸蛋立即变得铁青,一种无法形容的狠毒之色随即显现。

    “他也来了吗?”

    兴浪兽点了点头。

    “刚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不过我要让你知道,现在的三胖再也不是当日那个窝囊废。兴浪公子,快点为我解放力量吧!”

    兴浪兽摇头道:“不行,现在还不是时候。”

    三胖埋怨道:“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兴浪兽轻笑了一下,随即道:“你放心,苍北仙苑马上就要乱成一锅粥了。”

    “轰!”

    突然间,休息区的窗外传来一阵震耳欲震的巨大爆鸣声,一股强有力的热浪夹杂着纸烧似的的絮状物一同飘到了房间之中。

    “我的天,这是怎么了!”

    兴浪兽赶紧来到窗边向外眺望而去,只见在视线所及的最远端,一座山谷之上,悠悠地升起大量浓烟,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条逶迤的烟龙一样。

    “这苍北仙他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做火山,我怎么不知道?”

    高渐飞一听“火山”二字,立即也跟了过去,三**之。三人一同一站在窗边处,一同见证着这一幕骇人的景观。

    “不对,这是爆炸!”

    确实,这是爆炸,而且还是出自火髯道人之手,所以威力格外之大。爆炸所涉及的狡黠,足足足百余丈,稍微靠近的植被全都在瞬间灰飞烟灭。

    重入人间的王有德,一经出手便已经展现出惊世骇欲的实力,只凭一双肉拳,便已经将享誉盛名的火髯道人打得连连败退,就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无奈之下,为了抢得先机,火髯道人只得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也就是刚才爆炸的罪魁祸首——火爆焚天,强行将对方震出了数十太之外,便对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

    爆炸的能量实在太过巨大,就连曾经身为兽人的王有德也有些力不从心,身上大量的皮肤全都炭化,剥离,露出其中鲜红的血肉。尤其是他的那张脸颊,硬是被从侧面开出一个拳头大小的窟窿,牙齿牙龈随之暴露在外,就像一个死去多时的骷髅。

    眼见自己的攻击有了成效,火髯道人趁热打铁,想要一鼓作气击败对方。只见他突然纵身跃入到天空之中,手中火光立即显现。紧接着,那道耀眼火光不断凝聚,进而化成一柄火色长剑,径直刺向下方的王有德。

    “看我的火戮封喉!”

    火髯道人挥剑急刺,瞄准了对方的咽喉准备一剑将其击杀。可谁承想,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后者居然低下头来,让那柄火色长剑直接刺入到他的口腔之中。就在火髯道人以为对方必死无疑之際,他的手臂,还有那柄火色长剑竟全都不动了。

    他不是不想动,而是不能动,因为他的火戮封喉已经被对方制住,而这一切竟全都因为那口牙齿。王有德竟然用自己的牙齿咬住了致命的一剑。

    被制的火髯道人进退不得,刚要弃剑逃离。谁知王有德突然下巴一合,竟然将那柄由火凝结而出的锋利长剑一口咬断。剑身的破片崩落在周围地面之上,更有不少留在了嘴巴之中。而王有德就好像傻子似的,居然大口大口咀嚼起来,然后和着唾液一同吞到了肚子里。

    “你……你这家伙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有如此怪异的力量?”

    别人不知道,火髯道人最为清楚,自己的火色长剑非但由火而生,而且同样具有火的属性。普通人别说是吃,就算沾上一下,也要被烫掉一大块片。如果说来,难道对方的肠胃是铁做的吗?

    面对对方的困惑,王有德咂摸了下口中的滋味,然后淡淡道:“呵呵,你这点小把戏,糊弄一下别人还行,想对付我,简直痴心妄想。你可知道,魔界之中有一种名为火神石的东西,是我们魔界之人用来磨炼意志与rou体的绝佳之物。火神石的温度可以达到正常火温的三四倍之多,所以对我而言,你的这柄剑根本就是形同虚设,对我根本造不成威胁!”

    “你说什么!你敢瞧不起我!”

    火髯道人向来都是心高气傲,平时只有他蔑视别人的份儿,什么时候受到个这种数落。须叟间,他的周身已经腾起滚滚热浪,这种异变即便是相隔数丈之远也能清晰感应得到。与此同时,他背后之中,忽而烯起一道淡蓝色的火焰。这种火焰不同于一般的火焰,不同温度列高,甚至可以让周围的空间发生扭曲偏移,火焰的正心位置处有一个类似烟洞的区域,那才是能量最为密集的地方,正也是他的厉害之处。

    “既然你说刚才的火焰不足为惧,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火的力量。出来吧,九天玄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