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 煌星坠落
    ,!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应该啊!按理说,吃了我这么多记重掌,就算侥幸不死,也应该早已倒地昏迷,可我为何看不到他有一丝不适的表情呢?”

    确实,对方的行动着实有些怪异,他的出招虽然极快,但每个动作之间的衔接都透着点那么一丝僵硬,就好像受人操纵的木偶一样,没有应有的流畅。如此一来,留给法尊的机会就更多了,趁此机会他一连在对方的身上连轰了一百八十多掌,而且掌掌到肉,别说是亲自体会,就连看着都会不由觉得身上的相应部分刺痛一下,可想而知那股力量究竟有多么强大。

    但每一次倒地之后,那个被打之人总能如期地重新站立起来,永不止息地冲向对方,并且发动相同或相近的攻击。随着时间的延长,法尊渐渐力不从心,动作也变得迟缓下来,忽然间那些软塌塌的利刃再次竖立起来,猛然刺入到法尊的体内。

    “噗!”

    一口鲜血夺口而出,法尊甚至顾不上察看身前的伤口,回身便是一掌,硬是将对方逼出数丈之外,重重地撞在树干之上。然而,一切还没有结束,那人又向之前的若干次那样重新站在了法尊的面前。后者心头一凉,竟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这恐怕是他自出道以来第一次感觉到恐惧的滋味吧!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体难道是棉花做的吗?”

    在法尊的记忆之中,西方天竺国中有一门神奇的功法,名叫柔术。习得此术的人,身体可以向棉絮一样柔软无比,任意弯曲,并且不会受到任何损害。莫非,此人所施展的就是这门高深莫测的功法?

    想到这里,法尊不禁心中释然。恍惚间,他从怀中突然掏出一件东西,随手套在了自己的手掌之上。与此同时,他居然改变了套路,变掌为拳。一道道绚烂的光芒立即从他那双铁拳之上汹涌喷出。

    “轰!”

    两拳相冲,大片的气浪随即掠起,并且化为无数风刃,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法尊因为有真气护体,即便那些气浪削铁如泥,但也无法伤及要害,只能在表皮这上留下一道道白色的痕迹。而与此同时,对面的敌人便没有那么高超的技艺了,几瞬之后,那人的身体已经被剐得血肉模糊,有些部位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森森白骨,看上去着实吓人。

    “好!有戏!”

    初见成效的法尊不禁大声叫好起来,于是乎他赶紧乘盛追击,想要一举拿下对方。可就在这时,那人居然霍然张开双臂,竟任由对方的杀拳攻向自己的身体要害。眨眼间,他的身体之上便相继爆发出数道血雾,以至于周围三尺之内的地面之上都被染成了刺目的红色。

    “好家伙,终于解决你了!”

    法尊的最后一拳几乎使出了自己身上的所有力气,这股不可抗衡的力量化成一支无坚不摧的利箭,硬生生地刺入到了那人的胸膛之中,一直没到了腕部。别说是人,就连神仙遭受如此严重的伤势之后,恐怕也要身死道亡,所以在他看来,对方已经必死无疑了。可没等他来得及欣赏这来之不易的胜利果实的时候,那人竟如同诈尸似的,混身都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随即,那十柄寒光粼粼的利刃以一种无法想象的刁钻角度,纷纷刺向各处大穴。这一下,法尊的身上已经不再流血,一道道淡蓝色的气体顺着创口缓缓溢出。

    天水道人好不容易从昏迷之中恢复过来,不经意的移动让他身体上的伤口传来了犹如刀割一般的撕裂感,使得他痛不欲生。当他再的意识再次变得清晰之际,他的面前赫然再现了一道神奇的景象。

    他看到了一个人,确切说是一个人影,一个淡蓝色的人影。这个人他还相当熟悉,因为对方就是法戒会的会长,法尊。可一会儿不见,对方为何会变成这副鬼样子呢?他实在想不通。

    “天水~”

    不知为何,再次听到对方声音的天水道人,混身的毫毛都竖了起来,因为对方的声音实在太过阴森,就算是极寒之地下面,千百年孝水曾出世的寒冰都无法与这份凉意相提并论。这回,他的心中升起一丝不详的预感。可不等天水道人开口说话,法尊已经抢先道:“不用想了,我已经死了。”

    说着,那道蓝色的影子看向自己的身后,只见距离他们不到十丈的空地之上,赫然扑倒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面部,但从衣着判断,那人就是法尊。法尊真的死了。

    “法尊,你怎么会……”

    对方苦笑了笑,接着道:“说起来真的有些惭愧,想我法尊纵横江湖大半生,没想到到了最后身败名裂,落个如此下场,真是好不甘心。不过好在,我已经和那人同归于尽了。”

    在对方的提醒之下,天水道人再次看向法尊的尸首,只见在那下面,似乎还压着一具尸体,只是因为残缺不全,所以刚才不小心给忽视了。如此说来,这就是那个手带古怪兵器的魔人了。

    “不过,现在你还不能放松警惕,因为我发现敌人并没被有完全歼灭,在这里,法戒会中,还有他们的同党,你要小心!”

    说完,那道蓝色的影子倏尔一晃,紧接着便化为一片片冰晶一样的东西,纷纷瓦解,随即消散在空气之中。

    “我为正道,心存正气。生时正身,死时正魂。”

    听着空间之中渐渐消失的声音,天水道人的心中不禁生起一丝悲意。他活了也有几百年的时间,所见过的生死离别也不下于百次。可那些与他此时的心中感触根本不能相提并论。他敬重法尊,这位苍北仙苑的三代功臣,自从他们的师爷在世的时候,法尊便已经是法戒会的灵魂人物,为众弟子主持公道,维护正义。眼前,也正因为此,他才会用自己的生命,从而捍卫仙苑的尊严。单是这份忠诚,就足已让门内弟子一生敬佩。可眼前并不是天水道人感伤的时候,对方临终之前交待过,这里还有其余的不轨分子仍然藏身暗处,只是还没有行动而已。想到这里,他第一个联想到的就是自己师兄方惜时,苍北仙苑的掌门人。有他在,任何艰难困险都会迎刃而解。

    可不等他转过身来,他便发现地上法尊的尸体忽然一动,随即整个人便从地上跳了起来。

    没错,是从跳出来,不是爬起来。天水道人实在想不通,就算对方还没有完全断气,也不应该有这种精神头啊!难道,回光返照的力量有这么强大吗?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大大超乎天水道人的预料了。

    重获新生的法尊只字不说,直愣愣地便朝他的方向走了过来。只见他每走几步,脚下便不由得跌个趔趄。就这样,一路上跌跌撞撞的法尊,终于还是来到了天水道人的跟前。可不等对方说话,他居然抬手就是一拳,之前消停的强盛火光随即再次照亮了半边天空,就连整个大地都被炽得蒸腾起了大量水汽。

    “你!”

    天水道人反应及时,刚好躲开面前的惊险一击。可法尊仍然不依不挠,趁势紧逼,拳如雨下,很快便已将对方逼到了一个死角之中。他的身后就是万丈悬崖,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坠落身亡。这个时候,天水道人已经将整个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牙齿都快能咬到了。可就在这个时候,他那双犀利的目光猛然间注意到了一个情况。

    就在法尊的身体之上,无缘无故地多了若干一根根透明的丝线。这些丝线极为纤细,几乎只有头发的四五分之一,甚至还有再细一些。可就是它们,已经几乎将法尊的身体完全覆盖,滴水不漏。而第当法尊准备出手攻击的时候,这些神秘的丝线便会随着一同移动,或是将手臂抬高,或是提起膝盖,如同活人一样,看不出有任何异样。

    天水道人向来都以聪明著称,仙苑智多星又岂是浪得虚名。这么简单的情况他自是了解了,让法尊死而复生的不是神仙,而是这些一根根一条条,不起眼,却又重要无丝的丝线。就是他们控制了法尊的尸体,使之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人偶。

    在这之前,天水道人也听说过木偶式神之术,可亲眼看见这还是第一次。可操纵者不出面,如果一直这么消耗下去,那吃亏地必定就是自己。想到这里,他的脑中灵光一现,忽而从怀中丢出一只瓶子。

    “开!”

    话音刚落,但见那只白釉药瓶轰然炸开,一股绵长的小溪应声而出,转眼之间已经将大半个法戒公淹没其中。

    “你不是不想出来吗?那我就是把你活活得灌出来。等水漫到脖子的时候,我就不信你不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就在距离天水道人不到面余的一棵树冠之上,一双泛着血光的幽怨眼神正在那里默默注视着他,就好像在观赏自己的木偶一样,脸上露出阴恻恻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