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 受薪
    ,!

    朱大闯混身到下,没有一个地方不插着碧绿色的松针。但不论怎么说,他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他可以自由行动,甚至可以像拎一只小鸡一样将高松竹轻轻松松举起来。而与之相对应的高松竹就显得糟糕许多,别说是反击,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你……怎么会这样!”

    高松竹瞪大的眼睛之中,不时显露出惊恐的表情,他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吃下整个松针千本杀的人,居然还能若无其事地站在自己面前,还能将欺负孩子那样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中。也就在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地意识到,他们二者之间的差距,绝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的。

    “嗖!”

    就在这场龙争虎斗即将落下帷幕之际,只见白虎区域之中赫然升起一道耀眼的白光,随即一枝柳条枝从天而降,刚好插在赛场之上。

    传薪者发出了信号,有人选择了自己的受薪者。此人是谁,受选之人又是哪一个,其余看台之上的观众纷纷将视线投向白光的源头,只见一位黄衣老者忽然起身,伸身一指赛场中心道:“我选择高松竹!”

    不是朱大闯,居然是高松竹,这位黄衣老者的选择着实出乎众人的意料。按照常理来讲,传薪都会将胜利者纳入自己的门下,很少有人会对战败者产生兴趣。而看到此人示意的时候,座上的方惜时不禁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呵呵,我就是知道这个老家伙按捺不住,只可惜比我预想得还要晚一些啊!”

    站在旁边的沈万秋眉头一皱,随即道:“怎么师父,你早就猜到了这一切?”

    方惜时点点头继续道:“我当然知道,你可认得他是谁?”

    沈万秋看了一下黄衣老者,仔细回想了许久,也没有得出结果。最终还是方惜时说道:

    “不怪你不知道这位啊前辈的身份,当年他在叱咤风云的时候,你的父辈还没有出世呢。”

    沈万秋再次将目光投向对方,这回他注意到了对方身上的异样,那人似乎只有一只胳膊,左边的衣袖竟是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黄衣独臂,矍铄老者,难道他是……”

    “没错,他不是黄炼裳。”

    沈万秋脸色大变,惊声道:“什么,您连他也邀请到了?这个黄炼裳不是已经隐退江湖几十年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又跑出来了?师父,你还真是无所不能啊!”

    方惜时朗笑一声,接着道:“呵,黄老前辈可是初升大陆之上的老字辈,仙苑有这种盛大的场面,自然少不了他。”

    沈万秋继续道:“可拒弟子所知,黄炼裳向来自恃甚高,又怎会轻易将自己的毕生绝学传给他人呢?”

    方惜时道:“放在三十年前,他自然不甘心。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老了,可自己的大仇未报,他当然要打一个可以为自己报仇雪恨的衣钵传承者。传薪大会就是一个天大的机会。”

    沈万秋道:“可如果他要选择合适的继承者的话,朱大闯不应该更首选吗?为何他要选择一个败者。”

    沈万秋扭头看了下沈万秋的表情,然后淡淡道:“万秋,你还是太过年轻啊!难道你不知道知耻而后勇的道理吗?就因为高松竹败了,所以他才能知道力量的可贵之处,才能更加专心于练功修行之中。而与他相比起来,现在的朱大闯就显得太‘满’了,就因为他足够强大,所以就变得不求上进,这对于黄炬裳的复仇计划可没有好处,甚至还会害得他满盘皆输。”

    沈万秋恍然大悟,拜服道:“师父英明,弟子受教了。”

    与此同时,获得胜利的朱大闯,显然没有表露出应有的愉悦神情,他看了一眼那个黄炬裳,不禁放声叫骂道:“我说你这个黄衣老道,是不是老眼昏花糊涂了。难道你看不出这场比试的赢家是我吗?”

    面对一个后生的冲撞,黄炼裳也不生气,反而和颜悦色道:“你先别着急,我确实很佩服你的实力。看你年纪不大,就能有如此修为,将来一定是个可造之才,我看好你。”

    朱大闯甩手将高松竹丢下赛场,嘴中吐出一口浓痰,随即道:“那你为何不选我?”

    黄炼裳笑容依旧,神情甚至比刚才还要夸张,让人看了很不自在,好像随时都会变脸似的。

    “你叫朱大闯是吧!你的实力在同辈之中,恐怕已经没有几个能从你手中走脱。不过,正因为如此,他的傲气太重,不够谦虚谨慎。单凭这一点,你就不佩成为我的传人。”

    朱大闯眉毛一拧,高声大呵道:“少在这里给我讲大道理,我看你也是个虚有其表的老杂毛,吃我朱大闯这一拳!”

    另一侧,方惜时目光一寒,刚要出手阻拦。谁知那个黄炼裳居然摇了摇头,示意对方不要出手。就在这个时候,朱大闯的杀拳已经俨然抵至,直接轰向他那张满是皱纹的老脸。

    “砰!”

    朱大闯这一拳力量吓人,光是激起的气浪就足以将旁边的几人震开整整一步。他的个头本来就大,说起他的拳头,那更是大得吓人,比起一般人的脑袋还要大出一圈。黄炼裳形同枯槁,瘦脸寡腮,朱大闯的拳头不但完全盖住了他的面目,甚至还大出了一整整两圈。但即便这样,后者的双腿仍然稳稳地站着,一动也不动,就好钉在了地上似的。

    “你!”

    眼见自己的奋力一拳根本无法动摇对方的身形,朱大闯赶紧变招再上。可谁承想,黄炼裳出手更快,不等对方挥出另一只拳头,他已经一掌将其握住,然后用力向下一折,朱大闯那庞大的身躯便应声坠地。

    “啊!啊!”

    别看黄炬裳出掌的时候轻描淡定,可其中所蕴含的力道却是超乎想象,就连势在必得的朱大闯也不是对手,只得像个孩子一样任其左右,完全没有反手的余地。这一刻,他恍然想起了刚刚被自己丢下场外的高松竹,自己之前不正是这样轻取对方的吗?只可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以为可以笑傲群雄的朱大闯还是栽了跟头,而且摔得无比狼狈。

    “年轻人,以后做事不要这么冲动,不然可不只是这么点教训了。”

    说罢,黄炼裳的笑容一停,左边大袖一挥,更将朱大闯送回了赛场之中。这时,台下的长老这才回过神来,于是赶紧宣布道:“这一局,朱大闯胜,高松竹正式成为黄炼裳的受薪者。”

    因为此时的高松竹已经失去了知觉,所以并不能反驳黄炼裳的邀请。而在传薪大会之上,这种情况就算受薪者自己默许,也就自动成为了真正的衣钵传人。

    朱大闯站在地上,迟迟不肯下场。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么优秀,竟然得不到对方的青睐,难道他的潜力真的不如高松竹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黄炼裳旁边的一个人不自觉地悠悠道:“呵呵,一个连自爱都不懂的人,又怎能爱别人。一个心中无爱的修行者,又怎能算是个合格的修行者?这个小伙子的底不错,只是误入歧路,走错了方向而已。等他什么时候想要恢复身上那些伤痕的时候,也许就是他修为再上一层楼的日子吧!”

    黄炼裳低头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的人,不由得道:“呦,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能说出和我所想一模一样的话来。你是能够看穿我的心思,还是真的与我不谋而合呢?”

    那人淡淡道:“呵呵,巧合,一定是巧合。”

    黄炼裳抱拳恭敬道:“不知阁下高姓大名。”

    那人微笑道:“在下纳百川。”

    火髯道人还没达到法戒会,便已经嗅到了山中浓郁的血腥气。心知大事不妙的他刚要回身去仙苑求援,可不知什么时候,一旁的岩石之上,居然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个人。

    “你是谁,为何会擅闯法戒会!”

    口中说着,火髯道人的掌心之中已经有火光窜动,光彩照人,神情显得极为凝重。而那个人经由他怕提醒,纵身跃下岩石,赫然落在火髯道人的面前。

    “初次见面,请多关照。在下……王有德。你也可以叫我小德子。”

    如果孙长空在现场的话,他一定可以一眼认出这个年轻人,他便是曾经在无妄修罗界之中的七原罪者之一,懒惰的化身,王有德。数月的晚景,现在的王有德已经脱胎换骨,完全改换了模样。他变成了人类的样子,并且以人类的生命习性活着。可他分明早已死在了无妄修罗界之中,为何又会突然重现人间,难道这件事情又何魔界后裔纳百川有关?

    法尊的厉害本就是仙苑公认的,可说起认真起的法尊,至今还没有人见识过。然而,就在现在,法戒会的山门处,他正已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对那个使用古怪利爪的高个子展开迅猛的攻击,

    法尊的掌力虽然强悍无比,可对手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力道,那些本来可以开碑碎石的掌力落到他的身上,居然惊不起一丝波澜,甚至连那人的表情也没有变化。现如今的他,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