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 松针千本杀
    ,!

    松针千本杀,竹杀松歼阵之中威力最大,伤害最广的一招。此招一出,整个法阵的气势都瞬间跌落了十之**,其间的松树竹子登时枯萎发黄,变得死气沉沉。而与之相对应的那颗巨型雪松变得格外挺拔,整只树干上的枝叶全都变得异常饱满,好像随时都要飞落似的。

    在成功施展了这一杀手锏之后的高松竹,此刻的脸色却并不怎么好看,甚至有些憔悴,不得不说这是他在这个赛场之上的最后一次出手,是胜是负只能听天由命了。

    “来!”

    高松竹忽而大喝一声,纵身跃入到天空之中。与此同时,那棵参天雪松受到召唤,应是从大地之中腾空而出。大量的的根脉被它一同扯出地外,由于力量实在太于强大,以至于赛场周围的地面都出现了不少龟裂的情况,差点殃及看台之上的众人。

    “我的天!高松竹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何今天的气势这么强大?”李快嘴不禁感叹道。

    这时,一个身材瘦削的男子忽而从后面走了过来,与李快嘴站成了一排。后者向身旁一望,脸色大变道:“屠昊阳,你……你怎么来了?”

    自打上个月开始,屠昊阳便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谁也没有见过他的踪影。现在突然出现在传薪大会的会场之中,自然会有他的道理。

    闯玉郎同样忌惮地望了对方一眼,随即低声道:“对啊!你们这样的核心弟子,不是参与不了传薪大会的吗?难道,你只是为了看热闹的。”

    话音刚落,只见屠昊阳身形一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到冯玉郎的身前,在购阴沉道:“喂,小子,别忘了你在和谁说话。好歹,我也是核心弟子,见到我的时候,你怎么也得恭敬地叫一声师兄吧!”

    被对方这么一吓,冯玉郎当时便语塞了,实在不知说什么好。停顿了许久他才缓缓道:“师……师兄!”

    屠昊阳将身上的杀气一收,立即面带笑容回道:“呵呵,算你识相。”

    说着,他再次看向赛场之上,眼睛之中透射出凌厉的光芒:“哼哼,怪不得你们这些人一直没有长进,每天只专心于这些花里胡哨假把式,怎么可能会精进。”

    李快嘴向来都是一个趋炎附势的人,听完屠昊阳的点拨之后,他赶紧奉承道:“师兄说得极是,如果您来参加传薪大会,哪里还会有我们的事情呢?”

    此话一出,屠昊阳的脸上立即洋溢起奇怪的笑容,接着道:“怎么?难道你们以为我不会参与传薪大会吗?”

    冯玉郎与李快嘴对视了一眼,随即笑道:“呵呵,师兄你就别开玩笑了。大家都知道,你们这些核心弟子,包括亲传弟子都是明令禁止参加传薪大会的,这你不会不知道吧?”

    屠昊阳瞪了对方一眼,随即轻蔑道:“呵呵,你以为自己知道的很多吗?不过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和说,不然说出现吓死你们。”

    李快嘴谄媚地笑笑,继续讨好道:“师兄,您就好人做到底,稍微透露一点小道消息呗!如果这件事真像您所说的那么厉害,我愿意用这个月的供钱给孝敬您。”

    屠昊阳轻哼了一下,连眼皮都好似不愿意抬起来似的,不屑地说道:“你那点钱,我还真没放到眼里。不过既然你有心想知道,我也不妨透露你们一点消息……”

    说着,他便伏在对方的肩上小声嘟囔了几句,谁知李快嘴刚听了几句便不由得惊声道:“什么,有规则有变!”

    当高松竹与那棵雪松一同飞上天空的时候,朱大闯的脸色便已经沉了下来。不得不承认,内门弟子实力,哪一个也不能小觑,否则早晚都会在他们身上栽跟头。眼前,高松竹所呈现出来的姿态,至少在气势之上已经稳稳压过他一头。他实在想象不到,等到这一招松针千本杀达到极致的时候,将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壮观景象。

    “看来想要不动用真本事、轻易击败高松竹还是有点不太现实,这样的话,那我就和你好好耍几下!”

    朱大闯四下看了看,随即弯下腰来,伸手便戳向脚底的地砖之中。要知道,这些地砖可都是由花岗岩一点一点小心打磨出来的,不仅做好精美,而且坚硬无比,就算正面挨上一锤也不会有任何损失。可就是这样的坚硬材质,居然被朱大闯一手掏穿了。

    他非但击穿了地砖,而且还顺势将它从从地上举了起来,高高抬过头顶。这个时候,只见那颗雪松已经稳稳落在了高松竹的右掌掌心之中,刚要有所行动。电光火石之间,朱大闯振臂一挥,便将手里的地砖全力扔向了天空之中。

    朱大闯的目标当然是高松竹,他居然想凭借自己手中的石板将对方一举拿下。这一击集合了他的十成力量,所以地砖飞行的速度十分之快,快到让肉眼连残影都捕捉不到。还未来得及发功的高松竹见形势不妙,立即抓住那顶足有一二十丈的雪松,全力迎上那块致命的石板。

    “砰!”

    虽然地破之上凝聚了朱大闯混身的力量,可高松竹这一挥臂,力道同样非同小可,应是将飞来之物应声截下,后者当场碎成粉末。而受到冲击的高松竹本身顺势向后撤出十来步远,差点就要掉回赛场之上。可就在这个时候,他手中的那棵雪松身上,居然闪烁起碧绿色的光芒。

    “糟糕,这家伙有古怪!”

    意识到此招厉害的朱大闯还没来得及思考对策,只听他的头顶上方突然传来一个人的嘶吼:“承受我的怒火吧!”

    这一刹那间,整个赛场的上空全部被碧绿的颜色所笼罩。从看台之中向上看去,高松竹的手中雪松就好像一枚绿色的太阳一样,正在向四面八方散发着耀眼的碧色光芒。然而,仔细看去可以发现,那些光芒并不是没有实体,只是被分割成了无数断,一起向下撒落。直到来到眼前的时候,朱大闯才发现,那些光束居然是由若干松树的枝叶所汇集而成的,不得不叫人为之惊叹。

    “这……这是什么东西!”

    朱大闯刚要抽身,可率先达到地面的一批松针已经展开了无穷无尽的密集攻势。他那原本刀剑不入的身体立即变得雪肉模糊,就连身上的衣物也在瞬间灰飞烟灭。

    “不,不!”

    眼见朱大闯被那松叶团团包围,天空之中的高松竹乘胜追击,立于掌心之上的雪松立即飞速旋转起来,使得其上的稠密枝叶脱离的速度变得更加迅猛。赛场之中,绿色的雾霭与幻化成一只狰狞的魔鬼不断向朱大闯发起可怕的攻击,每一次经过后者的身体的时候,都会有大片血雾随即显现。与此同时,随着时间推移,朱大闯的惨叫声也越来越小,不一会儿便没了声音,好像是晕死过去了。

    实话实说,场上的景象实在太过惨不忍睹,一些女性弟子干脆侧过头去不再去看。而其他怕弟子们也纷纷扼腕同情,只可惜这对朱大闯并没有什么实际性的帮助。

    “哈哈,你刚才的气势去哪里了?不是要和我好好耍耍吗?怎么我还没有出力,你就先倒下了呢?”

    说话间,高松竹手中的巨型雪松应声折断,树冠跌落,还未摔到地上便已经化为星星萤光,焕然消散。而完成了最终杀招的高松竹也再次回到了赛场之上,曲膝跪倒在地面之上。现在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丝气力,能够保持清醒地待在这里,全都凭借心中的执念。他要赢下这场比试,他要成为传薪者的亲传弟子。

    事实上,从刚才开始便有几位老前辈便已经开始注意这位年轻尚轻但资质优越的后起之秀。可不知怎的,这时台上的传薪者又一个个地缩了起去,神情个个都表现得莫名的凝重。就在高松竹为此疑惑之际,只见赛场的对面位置处忽然有了一丝动静。

    经过了成千上万波攻势之后,朱大闯已经被厚厚的一层松针盖得严严实实。隐约间,可以看到地上有一个人形的轮廓躺在那里,生死不明。按照大会规定,如果因为过失导致对手身亡的受薪者,将会被取消参会资格。这也就是为什么那些传薪者迟迟未动的原因,他们在等待长老上前确认。

    可以这么说,朱大闯能有今天,全都是方惜时一手调教出来的。从某个方面来讲,他就是朱大闯的授业恩师。如果对方就这么战死了,对于他来讲那将是一个不小的损失。可事到如今,他的脸上居然没有一丝担忧之色,甚至还表现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个长老来到朱雀区域,向他请示道:“禀告掌门,参会者朱大闯不支倒地,是否需要上前验明生死。”

    方惜时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即道:“不需要,你看看台上的情况就知道了。”

    那位长老抬头一看,只见众人已经将视线纷纷投向赛场之中,刚刚还倒在地上的朱大闯居然已经重新站了起来,而且一把便钳住了高松竹的咽喉,将其硬生生地吊了起来。

    “师兄,看来这场比赛的胜利者是我啊!”

    朱大闯伸出空出的右手,拔下脸上一根分外修长的松针,满脸冷笑地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