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 发力
    ,!

    从开始到现在,法尊已经和对手鏊战了整整三个时辰,期间更是先后击杀了一名带头人和一名凶手小弟,可谓是战果硕硕,但因此供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现在,他身上的贯穿伤就已经不下五处,其中最严重的是之前那名带头之人用幽冥魔针造成的,直到现在还在不时向外喷血。除此之外,他的左肩,右前臂,右胯,还有左脚掌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重创,实在有些惨不忍睹。但多年来的饱经风霜让这位老前辈早已将这些置之度外,现在他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击败眼前的敌人。

    不同于之前的三个人,如今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双手带被神秘武器的年轻男子。此人身材极为修长,但却长得很是单薄,看上去好像连股大风都抗不住似的。不过,与这相比起来,更令人瞩目的显然是那双奇怪的兵器。

    那是一双一尺来长的指虎,指虎前端分别有五柄似剑非剑,似鞭非鞭的利刃。在一般情况下,这些利刃全部没精打采地垂在地上,随着主人的动作而行动。而一旦到了某些特殊的时候,它们便像野兽苏醒一般,一根根地炸立起来,坚硬难当,无坚不摧。法尊肩上的伤就是拜它们所赐。不过好在,随着战斗的进行,这位仙苑泰斗已经渐渐摸清了对方的套路,并且尝试性地反客为主,抢占先机。

    然而,那人并不傻,甫一领会法尊意图的他立即加强攻势,原来一道道的银光,此时已经变成了连天般的铁色光幕,舞得空间之中呼呼直响,骇人至极。这也就是法尊见多识广,没有被吓住,否则早就放弃等死了。

    “你这老头儿好生厉害,没想到这个苍北仙苑除了那个方惜时之外,还有你这样的不世高手。”

    那人虽然正在进行着殊死搏斗,但从他的神色之中丝毫感觉不到其内心之中的慌乱,显然他对这场厮杀早已胸有成竹。而法尊也不甘示弱,他猛然站住身形,左掌借势一拨,右手直探对方的胸前死穴,随即大呵一声:“法正天道!”

    法尊此如一出,周围的整个空间之中都似乎停滞了下来,就连那人也无法反应,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击强大到无法想象的掌力袭入到自己的身体之中。一瞬间,掌力不但击中了对方的身体,甚至还洞察其中,掠向了身后的一堵围墙之上,墙体应声而塌,一点挣扎的意思都没有。不是法戒会的建筑太过脆弱,实在是法尊的力量太过强大了。而正面中招的那人就像陀螺一样旋转着飞了出去,两条手臂带着那双古怪的兵器划出一道道瘆人的光芒,这要是被割中的话,恐怕早已死无全身了吧!

    不得不说,法尊的“法正天道”属实厉害,一招便已出分出高下。而由于用力过猛,他身上好不容易才止血创口又一出崩裂开来,疼得他身体直打哆嗦。

    这时,远处的天水道人终于调息完毕,见到二人胜负已分,他赶紧来到法尊面前,语气关切道:“您老快些疗伤,我来为您护法。”

    说罢,他从怀中掏出一个乳白色的药瓶,小心翼翼地倒出两枚丹药,而后又将瓶塞慢慢地合了回去。

    “吃下它们,对您的伤势有好处。”

    法尊睁眼看了一眼天水道人的掌心,不禁惊声说道:“这是方掌门的回魂返灵丹?没想到居然会在你的手里。看来,你们师兄弟的关系很不错啊!”

    虽然同是一派之人,但法尊常年云游四海,很少在仙苑之中活动,对法戒会中的人还没有认过来,更不用说苍北仙苑里面的事情。他知道天水道人这个人,但却不知道他的详细事情,方惜时的师弟,这就是他唯一了解的情况。

    法尊接过那那两颗丹药之后顺势服下。丹药一经入口,便已开始发挥其不可比拟的神效。止血凝伤,生肌活筋,短短三息之后,他身上的伤势便已恢复了三四成,虽然还不能剧烈运动,但自如活动还是没有问题的。

    看到对方脸上渐渐浮起的红光,天水道人悬着心终于落了下来。

    “法尊,您……”

    天水道人话还没来得及说完,便直觉得自己的后心处猛然升起一丝寒意,接着一股强悍的力量穿过他的身体,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那是两柄大小相同,闪着骇人寒光的兵刃。

    “小心!”

    法尊说话的同时便已经知道为时已晚,情急之下,他一把拽住天水道人的前襟,然后用力一拉。也就在后者刚刚脱离那些利刃的万分之一秒之后,那些原本笔挺的利刃立即弯成一圈,就好像一只蜷曲状态下的刺猬一样,顺带着还将对方身后的一片衣物扯了下来,撕成了碎片。剧痛之下,天水道人瞬间便失去知觉,无力地瘫倒在法尊的怀中。而就在这时,法尊已经将那双如刀般的目光投向那位罪魁祸首。

    “背后偷袭算什么本事,有能耐正面来!”

    那人在遭受了法尊一招“法正天道”之后,居然还能活下来,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发动如此犀利的攻击,实在叫人匪夷所思。法尊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不禁面生狐疑。那人似乎已经知道他的心思,于是得意道:“不用看了,像你们这样的凡夫俗子,怎么可能理解我们魔界之人的独到之处。”

    法尊怒目极张,随即道:“又是魔界,怎么突然之间跳出来这么多魔界遗患。难道,你们之后有人指使吗?”

    那人轻蔑地笑了笑,然后说道:“呵呵,老家伙,我劝你最好注意一下措辞,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的。”

    法尊同样不屑一笑,回击道:“哦?那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那人双臂一振,原本处于收拢状态下的利刃再次伸展开来,变为十支杀人利器,杀气四溢,不可直面。见此情况,法尊伸手将天水道人放到地上,向前猛然踏出一步,口中念道:“小小喽啰,何患之有?”

    法尊这一步踏得十分坦荡,也十分平常。可不知怎么了,被他踩中的地面竟好像失了魂似的,立即土崩瓦解,化为尘埃。那人再想招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法尊的人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情急之下,他只得用双手上的利刃去格档,可是法尊这一次势在必得,所以即便十刃当前,他仍旧面不改色,声势俱厉。恍惚间,只听那人的胸前再次传出一声脆响,好像是骨头爆裂的声音,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因此飞出去,而是稳稳地站在原地之上,一动不动。作为还击,他的十柄利刃同样插入了那条手臂之上,里面的骨渣,血管,青筋,全部翻出了体外,看起来十分吓人。但从得失上面考虑,不得不说这一次是法尊更胜一筹。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中发动自己的蓄势一击,别说是人,就算是山恐怕也要被轰得粉碎了。一条胳膊的代价虽然不小,但想要尽快解决战斗,这种拼命三郎的做法无疑是最有效的办法。

    这一次对斗之后,就连那个自称魔界之人的杀手也终于支持不住,嘴边淌下暗红色的鲜血。在刚才的那一击之下,他的内脏已经完全碎裂,胸骨也被震成了数断,并化作若干碎片刺入到内脏组织之中。不得不不承认,他确实败了,而且一败涂地,再也没有反败为胜的本钱。他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此刻他唯一能做的,似乎只有安静地去死。

    可就在自己弥留之际,他的脑海之中不断飞闪的画面之中,一个人的身影忽然渐渐清晰起来。那就是法尊所说的指使他的人。那是他的精神信仰,那是他的希望寄托。对方的话就像圣旨一样,不容违抗,既然对方已经下达命令让他们来此寻找关键人,那他就必须要完成任务。

    “啊!”

    那人也不知从哪里得来的勇气,就在意识即将坠入思想深渊的刹那,他居然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历史上,很多古人了保守心中的秘密,需要用咬舌自尽的方式来断送敌人阴谋。可眼下,这位魔界之人所敌的,却是利用舌尖上的精血,唤醒沉睡在自己体内的隐藏力量。有了它,自己便能重唤新生,甚至功力大增。不过事后,他也只有死路一条。然而,他早已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因为他的心目之中还有更加重要的东西需要守护,那就是命令。

    “来战!”

    尖啸之中,法尊的那只手臂被瞬间绞成了碎屑,血水,碎肉立即散落一地,现场变得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就连法尊自己都不原再看一眼自己的断肢。

    “你找死!”

    断臂之恨足已让法尊失去理智,怒火中炮燃的他想不到其它更好的发泄方式,他要将眼前这个貌如螳螂的家伙轰成肉屑。即便只有一只手臂,他也要让自己的感觉到自己的可怕之处。

    “法身召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