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 太一神水
    ,!

    对决愈演愈烈,有了竹杀松歼阵的相助,高松竹的实力大幅增加。如今,这座神秘的松竹林已经成了他的兵器库,每当他出手的时候,都会有竹子所做的武器突然出现,然后以狂风暴雨般的攻势向朱大闯汹涌而服去。

    一开始的时候,朱大闯还能从容应对,可没过三十招,他便发现面前的竹刃越来越多,直到此时已经有些顾及不暇,就连身上的脱衣服也被划过了好几块。

    不过,此时的高松竹也并不是好过,刚才朱大闯趁机用一支断竹刺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为防止伤势扩散,他只得将外面的部分用手斩去,可里面还是有一截留在了身体之中。经过了连番的醋战,伤口处的皮肉已经完全翻裸出来,流出来的也再只是血,而是化脓之后的血水。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种情况下的高松竹竟然越战越勇,神态如常,丝毫看不出异常,就好像身上的伤不是他的似的。朱大闯心生猜疑,借着一个跳脱的机会随即问道:

    “那么大块竹子嵌在身体之中,你不会感觉到不适吗?快点住手吧!再这么下去,先倒下的一定是你。”

    高松竹诡异地笑笑,随手从身上撕下一块碎布,系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他所受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简单的包扎根本于事无补,坐在看台上的众师兄弟已经有些沉不气了,这其中;yi有之前与高松竹联手找孙长空麻烦的冯玉郎和李快嘴。

    “今天老高吃了什么药,为何战意十足,内力也经久不息。”

    冯玉郎面色铁青,因为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其中的真相。

    “昨天师父单独找个他,也许就是那个时候给了他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所以才有了今天这番出色的表现。”

    李快嘴瞪大双眼,看着对方道:“你是说……火髯师父?”

    冯玉郎点了点头。

    这时,朱雀区域之中的火髯道人,已经不愿再去掩饰心中的情绪,脸上随即显露出得意的神情。

    方惜时淡淡一笑,随即道:“火髯,看来你也给那小子不少好处啊!”

    火髯道人随手从怀中掏出一只瓶子,接着自我陶醉道:“师兄你可知道,为了得到这个东西,耗费了我多少的精力。不过现在看来,这东西的效果还是很令人满意的。”

    方惜时面色冰冷道:“太一神水么,呵呵,确实是个好东西。有了它,你的徒弟就算连战三天三夜,恐怕也不会感觉到疲倦吧?”

    火髯道人得意一笑,然后道:“那是自然。”

    方惜时道:“可太一神水是蓬莱大陆上太一神宗的不传宝物,别说是外人,就连自家的弟子也难得一遇,你是怎么搞到的?”

    火髯道人笑容一滞,一脸嫌弃道:“这种事情就不劳师兄你费心了吧!”

    方惜时淡淡地笑了笑,而后才道:“你说得没错,你的事情,我是管不着。可你的徒弟同样是苍北仙苑的弟子,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情,那我可就得非管不可了。”

    火髯道人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阴恻恻道:“师兄,我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毕竟,这和你没有关系。”

    方惜时仍然和颜悦色,不紧不慢道:“可我也知道,服用了太一神水的人,如果不能用紫薇琼浆调合的话,将会精力耗尽而死。你应该不想看到那种情况发生吧?”

    火髯道人混身一震,瞠目结舌道:“你……此话当真?”

    方惜时道:“若干年前,我曾有机会和太一神宗的副宗主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他也赠给了我一瓶太一神水,并且千叮万嘱这东西不可乱用,否则将会对服用者造成不可想象的损伤。在那之后,我走访了不少地方,最后才打听到这所谓的灵丹妙药,原来不过是种精心包装的猛药而已,对人有百害而无一利,绝对不能服食。”

    火髯道人霍然起身,随即看向身后的席位之上,在一番环视之后,他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师父血嗜子的身上。

    “真的是师叔吗?不过想想,整个仙苑有这种面子的,除了他老人家还真没有几个了呢。”

    说着,方惜时从衣袖之中也掏出了一个瓶子。不过不同于火髯道人之前拿出现的那个,这个瓶子之中装得是一个个浑圆的药丸,而且这些小东西个个晶莹剔透,饱满充盈,好像刚吃完饭一样,精神无比。

    “这个你拿去给高松竹吧!他需要这个。”

    火髯道人伸手接过那只药瓶,语气颤抖道:“这……这是什么东西。”

    方惜时笑道:“这种时候你怎么犯起傻了。我刚才不是说过吗?想要中和天一神水的效果,就必须用紫薇琼浆配合使用。”

    “所以,这就是所谓的紫薇琼浆?”火髯道人不禁问道。

    方惜时道:“好吧,其实这并不真正的紫薇琼浆,事实上那种灵药早在千面年前便已经灭绝了。不过我利用手中的天一神水,不断地尝试,最后终于被我打到了一种可以用来代替紫薇琼浆的药物,这瓶中所装的,就是我的研究成果。”

    听到这里,火髯道人不禁惭愧地低下了头,口中喃喃道:“没想到,到头来我还是赢不了你。”

    谁知方惜时忽然接着话茬道:“火髯,你在诸位师兄弟中已经相当不错了。而且,只有你和天水才是我的左膀右臂,没有你们,偌大的苍北仙苑,我根本就管不过来。”

    方惜时的一番陈述让火髯道人听得十分舒服,他甚至忘记了之前的事情,于是面带笑容道:“呵呵,谁让你是我们的掌门师兄呢。”

    “对了,天水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要不你去那里看看?今天的比试已经进行了快一半了,法戒会的人怎么还是没有来。按理说不应该啊!”

    被方惜时这么一提醒,火髯道人才想起来看台之上制度的人。想到这里,他竟有一种心悸的感觉,好像要有什么大事即将发生一样。

    “那好,我也去看看!”

    火髯道人起身直奔出口方向,可就在这个时候正好碰到姗姗来迟的沈万秋。不同于之前早此时间的样子,如今的沈万秋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但精神抖擞,神色夺人,就连脚底之下也好像多了一股无源之风,走起路来轻飘飘的,一丝重量也没有。

    “道人,您这是要去哪里?”

    火髯上下打量了一番沈万秋,口气轻佻道:“呦,几个时辰不见,你怎么好像脱胎换骨了似的。难道,你师父又给了你什么不为人知的宝贝?”

    沈万秋恭敬地行了一礼,随即道:“多谢早上时候道人的通知,不知我们几个还不知道今年的传薪大会还有这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呢。不过您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火髯道人满意地点点头,然后说道:“嗯,知道就好,我有事先走了。对了,这东西一会你交给高松竹。”

    说着,火髯道人将那装有紫薇琼浆替代品的瓶子交到了对方的手上,然后自己化风而去。沈万秋凑近一看,不禁面色惊讶道:“这东西怎么这么像早上师父给我的不败神丹,难道师父也给火髯道人了?”

    虽然心中满是疑云,但未免它人发现,他赶紧将药瓶收了起来,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向朱雀区域,来到方惜时的身上,行礼拜伏道:“参加师父。”

    “怎么样,他们几个都准备好了吗?”方惜时淡淡道。

    “嗯,准备好了,只是周书颖师妹对您的新药,似乎十分排斥,从服药到现在,一直都在呕吐,而且还有一些奇怪的蛆虫混在其中。师父,您的药不会……”

    “万秋,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你难道不应该更相信为师吗?”

    沈万秋立即恭敬道:“弟子没有忤逆的意思,只是我怕大家的体质各不相同,万一出现不好的结果……”

    方惜时冷冷道:“那也只能怪她命运不济了。”

    方惜时说话的时候,沈万秋不经意地瞟了对方一眼。谁知就在这一瞬间,他居然发现自己师父的脸色变得异常恐惧,整张脸上都浮现起大量暴起的青筋。那些青筋乍一看去就好像无数令人作呕的蛆虫一样,使得他的样子分外狰狞。

    “弟子明白了。”

    法戒会之中,法尊仍然在和那个后来出现的杀手奋起搏杀。对方手中的寒光愈是强烈,法尊身上的血痕便是浓艳。从交手到现在,他已经吃了对方不下百招,以至于此时的他已经血衣重袍,混身是伤,白色的长衫硬是被染成了血红色,猛然看上去就好像一一个血人一般。

    与法尊凌乱的身手相比起来,那名杀手的动作就显得从容了许多。他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按照自己想象的那般出现。空间之中睥银光此起彼伏,逼得法尊一直都没有反击的机会,只能苦苦防守。眼见对方的动作越来越慢,凶手的脸上猛地出现了一股残酷的狠色,呼吸间只见他忽然变招,变爪为拳,一击便将对方打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