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五章 杀机四伏
    ,!

    蛊,一种流传已久,但仍旧万分神秘的巫术。蛊一般要借用蛊虫作为媒介,将这种巫术神不知鬼不觉地种在目标的身体之中。在蛊发动之前,中蛊之人没有任何异常的情况,而一旦释放了这种可怕的力量,隐藏在他身体之中的蛊虫便会已超乎想象的势头迅速霸占寄主的身体,使之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傀儡。

    种蛊的目的多种多样,有的是为了伤财,有的是为了害命。不过,极少部分的巫师会将蛊作为提升自己修为的途径之一,这种事情就算想想也足以叫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但眼下,朱大闯便遭遇的便是这种情况。

    “你给那小子种得是什么蛊?行尸蛊?中蛊之后会变成行尸走肉,再也不会有任何痛觉,但恢复能力将有大打折扣。不过看他那么经打,也许有可能是金尸蛊,种蛊人的身体表面将会结起一块块深褐色的血痂,样子极其丑陋。不过,由此换来的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力量也会成倍增加。”

    方惜时淡淡地笑了笑,随即道:“没想到,你对对蛊术还有些研究啊!”

    火髯道人轻哼道:“那是当然,否则怎么能一眼看出朱大闯身上的异样。师兄,没想到你沉寂了这么多年,还是有技痒的一天。整个仙苑仙苑,能种得了这么厉害的蛊术的人,除了你之外我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人了。”

    他本以为对方还会狡辩一阵,可谁承想方惜时突然毅然决然道:“没错,是我干的。”

    火髯道人先是一愣,而后才说道:“你怎么能这么大义凛然,问心无愧。难道你不知道,成为蛊人的寄主,将公迅速衰老死去的吗?”

    说罢,火髯道人抬眼看向赛场之上的朱大闯。果不其然,不过二十三四的朱大闯脸上,居然有了十分明显的抬头纹,两只眼皮也无力地耷拉了下来,好像两面无精打采的旗子一样。这哪里是什么年轻人,分明就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儿。再这么下去的话,不出半个月对方恐怕就要被活活老死了。

    眼见火髯道人这般咄相逼,方惜时也不生气,而是拍了拍身边的座位,和善道:“不要生气,来!坐下,咱们慢慢聊。”

    此时,位于更加靠后位置上的三名仙苑老前辈,已经是愁云满志。

    “哎,这么小的年纪就被下了这么厉害的蛊,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说话的是云影子,也三人之中心地最为善良的一位。平时的时候,他连蚂蚁都不敢踩死,常年以素食为主,实在忍不住了才会去集市上买些猪头肉,打打牙祭。所以就是这样一位大慈大悲之人,眼见朱大闯这副不人不鬼的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不禁心生怜悯,有了恻隐之心。

    旁边的血嗜子冷笑了一下,接着道:“怎么?你想救他?不过在我看来,那个小子好像十分喜欢自己现在这种状态啊!人家自己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外人在这里瞎着什么急。”

    云影子没好气道:“如果天底之人的都像你这般冷血无情的话,我看这个世道也就要亡了。”

    这时,神来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中途插了一嘴道:“云影子师兄说得对。好歹人家也是仙苑弟子,我们这些作长辈的关心一下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再说,如果真的能助他早日脱离蛊虫蚀骨之苦的话,我想这也算是一桩大大的善缘吧!”

    眼见自己的两位师弟都和自己唱反调,血嗜子心中犹如火焰燃烧一般,怒意暴增。

    “好,你们师兄弟两个串通好了过来挤兑我,我没有什么话要说的。不过,你要搞清楚,我们来这里的目的,不是在这些芝麻小事上浪费精力,而是监督选拔优秀人才,为仙苑造福。那个叫朱大闯的弟子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现在在这个将死之人的身上花费过多的精力,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云影子立即回道:“可如果连一个小小的弟子都拯救不了的话,那还从何谈起振兴整个仙苑?你不用说,我已经有了决定。”

    说着,他从桌子上随手拿过一根柳条枝,刚要向内场丢掷的时候,另一只手掌不知从什么位置之中钻了出来,刚好握住他那只有柳条枝的手腕。

    “师兄,何必这么担心呢?时间尚在,咱们还有很多时间去观察。也许,这小子的情况并没有我们想象得般糟糕。要不,咱们先看看?”

    云影子对火髯没什么好感,可是对于自己的小师弟神来子却是相当和蔼,对方刚一说完,他便将手缩了回去,随即道:“还是师弟的话有道理,那咱们就先看看吧!”

    再说刚刚被改造成人工丛林的赛场之上,被松与竹纺织的巨大绿网完全包裹其中。如果有人想要从这里平安下去,那就一定要渡过眼前的难关。

    面对这个神秘而又诡异的法阵,朱大闯竟然没有显露出任何胆怯的神情,甚至还有些过分放松。他望了那些修长的碧影,纵身一跃便已消失在了绿色林海之内,没了动静。

    这时,角落处的某一位置处,一个身着崭新内门道服的男子正在自己的位置之上,默默注视着场中发生的一切。他就是遮天皇,一个拥有孙长空的皮囊,但却长着一副蛇蝎心肠的罪大恶极之人,人人得而诛之。眼见场中发生的一切,他的脸上居然没有丝毫表情,似乎这些事情并不能引起他的真正兴趣,他在等待着什么。就在这个时候,两个外门弟子打扮的人已经从后面包抄过来,一左一右站在遮天皇的身边,先开口的是那个男人:“您在这里可真悠闲啊!”

    “怎么?你也想放假吗?”

    那个男人自然就是狐半仙,一个为遮天皇重获肉身,做出巨大贡献的功臣。这样的他,本应该受到遮天皇的盛情款待。可现在的狐半仙非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架子,之前对遮天皇怎么样,现在就还怎么样。狐半仙的名声虽然不好,但从这些微波的细节之中可以看出,狐半仙这个人还是相当靠得住的。

    心知对方在有了怒意,狐半仙立刻机灵道:“不敢不敢,只要能追随是您,不管哪天都是假日。”

    遮天皇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可嘴上仍然坚定道:“你真不后悔?”

    狐半仙微笑道:“绝不后悔。”

    “那好,既然这样的话,我有一个事情要麻烦你!”

    自从朱大闯进入到竹杀松歼阵之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一柱香的时间,可树林内外就好像存在于两个空间一样,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如果这个时候出现意外的话,也许朱大闯会永远留在那个空间之中。既然如此,他究竟在法阵之中做了什么?

    “轰!”

    一声惊天巨响震骇全场,法阵之中悠悠地冒起滚滚烟烟,与此同时,一个人的剧烈咳嗽声也随即接踵而至。

    恍惚间,只见那道烟烟之中不时有人上下起浮,行动之快,已经有了追星踏矢的本领。隐约间可以辨认出,那人正是之前进入到竹杀松歼阵的朱大闯。

    “怎么,怎么回事!法阵为何会着火。不行,我得过去看看!”

    有了这个想法,高松竹二话不说,一步便进了自己的杰作之中。可是这个时候,只听他背后的朱雀区域之中倏尔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小心!”

    这种关键时候,能够及时给出提示的,除了火髯道人恐怕也没有第二个了。虽然不知朱大闯在法阵之中搞了什么鬼,但他的心脏总是噗通噗通狂乱地跳着,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然而,他的话还是到得晚了一步,刚刚才进入到竹杀松歼阵的高松竹,一个踉跄便从丛林之中跌了出来,与他一同出现的还有一截竹身,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一件兵器。因为那截竹子不偏不倚,刚好插在他的腹部之中,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形势十分紧急。可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颓象,高松竹仍然在苦苦支撑,就连头的冷汗也不再去管,任由他们涌入眼睛之中。

    “呵呵,这算什么法阵,简直就是糊弄三岁孩子的把戏一般。”

    声音传出之时,只见两根靠外的竹子应声折断,随即化为两道最快,最猛,也最不可思议的兵器一同折向朱大闯的软肋。这要是被正面击中的话,就算高松竹已经身负重伤,但仍然可以稳稳晋级。因为他的竹杀向来都是百无一失的。今天就是验证这个事情的时候。

    可那朱大闯的灵活程度远远超过了大家对他的预期,谁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将自己两根腿劈成了一字型,然后趁机将两根竹身跌飞了出去,双双射入到一旁的泥土之中。

    “呵呵,不得不承认,你们的这个竹杀松歼阵是有点意思,光是这些能够自行发动的竹器,应该就耗费了不少的精力了吧!”

    此话一出,更加高大,也更加魁梧的松树轻轻一晃,朱大闯的那张坏脸应声裂口,上面的豁口就像一个小型的无底深渊一样,仿佛要将这世间的所有一切全部收入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