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 蚀蛊之力
    ,!

    虽然高松竹的气势未减,但从他的眼神之中可以见到一种淡淡的忌惮之色。他想不到,一年之前还只是个外门弟子的朱大闯,如今竟拥有了此等可怕的力量,就连自己似乎也无法相抗衡。

    就在刚刚,他用上了九成功力与对方硬碰了一击,可谁承想自朱大闯体内喷涌而出的无尽能量转眼之间便已将他的招式轻易化解,并用余力将自己击退了数步之外。要不是他早有准备,恐怕现在已经跌出场外了。

    好不容易调整过来的高松竹,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此刻,朱大闯身上的斗篷被风吹过,在那里,高松竹看到了一张无比可怕的脸庞。

    “你……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经对方这么一提醒,朱大闯不由得伸手摸了下自己脸颊,随即诡异地笑道:“哦,你说这个啊!一点小伤罢了。”

    “小伤?我看你的脸似乎已经完全毁了吧!”

    高松竹随口的一句话,却引来了朱大闯强烈的反应。不等对方反应,他竟以一个猿跳的动作,瞬间便来到了高松竹的面前,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阴森道:“你是不是活够了,看清楚,我的脸只不过是有些发炎而已,并没有被毁。我还是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被朱大闯一手抓住的高松竹极力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可令他大感意外的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竟都无法摆脱那只裹满绷带的手掌。这一刻,他那所向披靡的身躯竟是破天荒地出现了一丝无力感。他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如果想要自己性命的话,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你要干嘛!快放开我!”

    被高松竹的声音一震,朱大闯先是愣了下,然后神秘地笑了笑,顺势将手从对方的身上收了回来。可高松竹不依不挠,刚刚才恢复自由之身,翻手荡开朱大闯的两臂,紧接着一道风驰电掣般的掌力径直轰向后才者的小腹之下。那里是丹田所在这地,平常就算是遭受微小的创作都有可能影响一个人一生的修行之路,更何况出手的人是高竹。他在出手的瞬间,脸上已然扬起了胜利的笑容,在他看来,这场比试自己赢定了。

    可令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到的是,那一双足已开山劈石的强劲铁掌,在遇上了朱大闯之后,竟如同石沉大海一样,除了带起阵阵气浪之后便再无其它效果。不肯罢休的高松竹,猛提灵气,两道比之刚才还要强盛数倍的澎湃掌力再次沿掌而出,袭入朱大闯的腹部之内。看台众人眼睁睁地看着惨剧即将发生。在他们看来,朱大闯就算不死,恐怕也要被开膛破肚,重伤难愈。可就在这个时候,他居然扬起右手,随即抡向高松竹的侧面。

    “砰!”

    朱大闯的手掌看似平淡无常,但落在高松竹的身上竟俨然成了这世上最最致命的杀招,巨响之中,他的身体已如落叶一样狼狈坠地,好端端的一张俊脸硬是被那一掌打出了一道血痕。

    伤势是小,面子是大,尤其还是像高松竹这样自恃甚高的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他甚至没有去管脸上的伤口,直接在地上翻转了下,双脚蹬地,单手支撑,摆出一个急攻的架势。然而,面对这种情况,朱大闯居然毫不在意,他仍然站在那里,双手低垂,好似根本就没有将对方放在眼里。他看着台上众人的惊愕表情,享受着这种万众瞩目的优遇。

    “可怜的人们,你们都看清楚吧!看看你们和我的差距,什么高手,什么内门弟子,我看全都是废物!”

    就在朱大闯口出狂言之际,高松竹的惊弓之势已经畜力完毕,刹那间,他那高高拱起的脊椎整个放松下来,紧接着身体便向一支利箭一样飞射向对面毫无准备的朱大闯。他坚信,只要中了自己这一招,就算是金玉之躯也要当场粉身碎骨,更何况他的敌人只是一个凡夫俗子,如此一来,他的下场就更加不可想象了。

    “你小子别得意!”

    高松竹说话的同时,右手之上已然积聚起一团金色的气劲,远远看去就像一柄渡金短刀一样,寒光大作。这种情况之下,朱大闯如果硬吃下这一招的话,就算不死也会多半被腰斩当场。就在众人以为他必输无疑之时,朱大闯缓缓抬起一只手掌,接着在半空之中的高松竹望上一搭,后者便已被扔了出去。

    朱大闯虽然没有使出可观的杀招,但仅凭刚刚刹那间的那一搭,他便觉得自己的整个身体都仿佛要垮掉了一样,直到落地之后还仍然能够感觉到右肩之上隐隐的刺痛。可便让他感觉惊愕的是,对方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只用一个简单的动作便将自己的虎跃杀掌随意化解。能做到这种境界的,从他看来,除了仙苑之中几位德高望重的资深长老之外,也就只有三大道人和法尊能够做到的了。难道,在不知不觉之中朱大闯的实力已经触及到他们的层面,而且还能收放自如,随心所欲。除此之外,高松竹就再也想不出其它可能了。。

    “你小子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何修为会如此突飞猛进?”高松竹低声吼道。

    朱大闯傲然站立在赛场之中,此刻他已经目空一切,甚至已经忘了自己的面前还且个待自己解决的对手,隐藏在阴暗之下的嘴角,忽而向上扬了扬,口气平淡道:“我经历的,自然是你想象不到的。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高松竹轻笑一声,随即道:“呵呵,杀我?”

    朱大闯淡淡道:“怎么?不行吗?”

    高松竹霍然起身,然后脚尖轻点了几下脚下的杝板,口中还念念有词道:“敢小看我高松竹,我要让你后悔莫及。出来吧!竹杀松歼阵!”

    此话刚一出口,只见整个擂台所在大地都开始剧烈地摇摆起来。与此同时,看台之上立即陷入了巨大的阴霾之中,就连方惜时的脸色也有了变化。

    “一年的时间,高松竹能够将阵法运用得如此娴熟,火髯,这里有你的功劳吧?”

    面对方惜时的质问,火髯道人冰冷的胗上突然多了一丝得意的笑容:“哼哼,当初为了凝炼这座竹杀松歼阵,我和他可是耗费了七七四十九天的时间,期间不眠不休,险些走火入魔。不过现在看来,那时的坚持是正确的,高松竹有了他的帮助,定能平步晋级!”

    也就是三息的时间,整个赛场之上已经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块块石板被下方探出的东西扔上了天空,原本空荡荡的赛场之上立时被一座惊人的绿色林海完全占据。

    面对此等异变,就算一直都沉浸在自我陶醉之中的朱大闯都不由得收回了心神。在看向前方那片幽深树林的同时,他已经率先道:“好庞大的法阵,就我看来,这应该不是你一个人能够完成的吧!”

    高松竹神情略显尴尬,但随即便说道:“不用你管,有本事,我也整一个和我同等规模的法阵。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不用你出手,我自己就自动放弃。你看怎么样?”

    朱大闯轻屑地笑道:“制造法阵有什么稀奇的,有本事咱们就互相破阵。如果我能破得了你的阵,你就认输,这样应该很公平吧!”

    高松竹差点没有笑出来,朱大闯的意思是凭自己一人之力,破掉火髯道人的得意之作吗?这种不自量力的想法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不过,实话实说,他还恨不得对方能够自行落入圈套之中呢。

    “好,既然你这么有自信,我就姑且让你一试!不过我丑话放在前面,你进去之后如果遭遇了什么不测,我可概不负责。”

    朱大闯淡淡一笑,伸手将身上的披风一拉,他的真实面目便呈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不过,见到他此刻样子的众人,没有一个不是面带惊讶,因为他们无法想象,一个人的脸面居然可以变成这种不堪入目的残相。

    “师兄,你!”

    就在众人为朱大闯的不幸同情悲悯的时候,看台上的火髯道人已经有些坐不住了。他看着旁边的方惜时,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杀父仇人一样,目光之中透露出森然的杀气。而面对这种状况,方惜时就显得平静得多,他的样子就好像是在向大家说“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早就知道了”的意思。

    面对动怒的火髯道人,方惜时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不爽,他仍在喝茶,吃着桌子上精致的小点心,不时看赂台上的局势,脸上不时出现一些阴晴不明的表情。而火髯道人显然没有那个耐性,于是直接走到对方的面前,刚好挡住对方的视线,并且借机说道:

    “当初师父千叮万嘱,让我们为众生造福。这就是你给他老人家的答案吗?”

    方惜时微笑道:“你看他的样子,不是很享受那种被力量充斥的感觉吗?”

    火髯道人勃然大怒道:“力量?种蛊也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