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三章 身死法亡(二)
    ,!

    法尊轻抚身前的伤口,脸色这才稍事缓和了一些。他本以为凭自己的实力断然不是对方的敌手。可就在刚刚无意之间的一个细小的动作之中,他发现对方有一个特点:对方是依靠肉眼来锁定自己的开路,而不是像自己这样利用感应气息来判定敌人的位置。前者的优势在于便于掌握敌人位置,而且极易操作,根本不用耗费额外的精力。但这么一来,只要视线受阻,或者说身中幻术一类的方术之后,这种识别敌人的能力便会大大下降,甚至变得不能再用。而通过气息锁定位置的方法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只是想要练就这项技能十分消耗时间,没有个三五年的工夫根本无法达到运用自如的地步。所以,像一般刚进入到仙苑之中的外门弟子,首先要学习的便是感知气息,并使其成为各自体内的一种天赋技能,不再过多消耗体力精力,真正做到了一劳永逸。

    现在,那个带头之人因为身中自己的幽冥魔针,已经变得虚弱无比,血水从伤口之中不断向外涌现,不一会儿便将周围的地面染成一片殷红。可就在自己弥留之际,那人居然诡异地怪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法尊面色一凝,随即道:“你笑什么?”

    那人轻声道:“呵呵,我笑你活了一在把年纪,居然还这么天真。你以为,这次来里的只有我们三个人吗?”

    法尊眉梢一挑,瞬身来到对方的跟前,一把抄起那人的衣服,怒斥道:“快说,他们在哪!”

    那人猛烈地咳嗽了几声,身上的抖动导致那道被铁针贯穿的伤口再次崩裂开来。不过,不同于之前,现在的血已经化为了烟色,都是一些沉积的血块。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的伤势已经得到了控制,因为那是血液即将流尽的表现。

    “杀了我,杀了我你就再也不会知道他们的位置。如果让他们找到那个人的话,我保证整个仙北仙苑都会被移为平地!”

    法尊振臂一挥,已将对方举到了半空之中。与此同哩,他的另一只手顺势握持在那根幽冥魔针之上,然后小心地左右摇晃了两下。接着,对方的脸上便显现出一股极为狰狞的表情,两只眼睛都快要被瞪出来了。

    “你说不说!如果你再执迷不悟的话,我保证让你生不如死!”

    说着,他的掌中暗暗聚气,本来冰凉刺骨的幽冥魔针立即变成了一根红彤彤的烧火棍,整只针体之上无处不在向外散发着炽人的热气。然而,受此折磨最厉害的是当然是那个带头之人。本来开放性的伤口创面,就相当脆弱,现在又被高温烘烤之后,只见与针体接触的部分组织已经烤得吱吱作响,同时还伴有大量的水汽生成。再看那人头上已经泪如雨下,红润的嘴唇也被他咬得一片惨白,好像一个幽怨的少妇一样。

    法尊刚一停下,便听对方接着道:“哼哼,我还以为你们所谓的明门正派里面都是些正人君子呢,没想到居然都是一些阴险卑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小人。你太让我失望了。”

    话音刚落,只见那只嵌在他体内的幽冥魔针又从身后的创口之中伸出了有三寸多长。这一刻,那个带头之人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旋转,而他的身体也确实倒在了地上,还有自己血泊之中。

    “你不说我就找不到他们了吗?说来说去,天真的还是你啊!”

    说罢,他从怀中忽而掏出一个细长的物件,看样子是一个信号弹。可就在刚准备接响警报的时候,一道快到无法想象的寒光忽然从他的背后袭来,法尊凭借自己过人的敏捷反应虽然做出了正确的判断,但那道光芒还是划中了他的后脊,并从上面带下了一块巴掌大小的睃肉。

    法尊大呵一声,随即迅速向后退去。当他再次看向自己之前所在位置的时候,一个身材略显臃肿的中年男子居然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

    “呵呵,反应挺快的嘛!”

    法尊眉头紧皱,不禁问道:“你是谁?”

    臃肿男人嘻笑道:“那你得打败我才行!”

    说着,法尊之前所见到的那种寒光,一下子便递增了整整九倍,十道沁人心脾的冷光一同出现在空间之中,而且无一例外全部攻向法尊的身体,灾下可有得忙了。

    “接下来的比试,内门朱大闯,对阵内门高松竹。”

    听到长老公布过多接下来的赛事之后,看台之上不由得升起阵阵唏嘘。不得不说,在这群内门弟子之中,高松竹的名气与实力都要远远超过朱大闯在大家心目中的位置。后者对上前者,只会必败无疑。一年前的挫败让高松竹这个自尊心极强的血气汉子饱受煎熬。为了能够一血前耻,这一年中他几乎什么事情都没做,全身心地投入到修行之中,废寝忘食,痴迷成狂。现在的高松竹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种青涩的感觉,嘴边也长起了胡茬子,看起来略显邋遢。不过即便这样,他那双迥迥有神的的眼睛仍然不可忽视。虽然是在白天,但那双明眸之中闪动的光芒仍然十分醒目,让人过目难忘。现在,他已经到了目空一切的境界,就算是再强大的敌人站到他的面前,都无法引起他内心的一丝波澜。

    可当高松竹真正见到朱大闯的时候,他确实被对方古怪的装扮给吓了一跳。

    虽说现在是深冬时节,可朱大闯身上的衣物实在多得有些离谱。他的身形本就高大,现在经由这些衣物的衬托之后就显得更加魁梧了。高松竹的身材远超常人,但与眼前的朱大闯相比起来,居然也要逊色几分,甚至让他有种蒙羞的感觉。

    “可恶,这小子是吃肥料长大的吗?怎么长得如此巨大。不过也好,身体越大,行动就越是迟钝。正好,我可以抓住这个弱点狠狠地将其击败,而且还不用耗费多少力气。”

    想到这里,高松竹得意地昂着头,朝着朱大闯大声说道:“我说你穿这么多的衣服就不怕影响自己的发挥吗?趁我还没有动手,你就先把多余的部分脱掉吧!没事,我可以等你。”

    朱大闯阴冷地笑笑,紧接道:“不用,这样的我就足以打败你。”

    高松竹一听这话,不由得捧腹大笑起来。在他看来,对方的脑子一定是被人打坏了,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违背常理的话来。不过,秉着同情弱者的思想,他还是给了朱大闯一个机会,然后继续一脸笑容道:“我说你这个新来的,不过才到内门一年而已,谁给你勇气说出那些大言不惭的话的?趁我现在还没有发火,你最好最行离开,不然……”

    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高松竹便觉得自己的身前突然刮来了一道莫名其妙的大风,然后自己便的身体便不禁向后倒退了几步。等“风力”真正过去了之后,他忽而觉得自己左侧脸颊痛得厉害,就好像刚被人揍过一拳似的,又疼又麻,难受极了。

    “什么东西,怎么回事!”

    看台之上,大多人都和此时高松竹的反应一一样,他们以同一种吃惊的表情看向赛场之上,目光纷纷投向高松竹的前方。只见他的面前,不知何时竟多了一个人,确切说是挪来了一个人。因为那个人还是别人,正是刚刚一脸不屑的朱大闯。

    “你!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的!”

    惊骇之间,高松竹一连跳出了好几步之外,这才稍稍稳定了下来。可当他再次看向初始位置的时候,那里居然空空如也,就连个人影也不见。就在这时,朱雀区域的火髯道人刚要起身,旁边的方惜时便已率先道:“火髯,这是传薪大会,不是你以为的小孩过家家。如果你一味地偏袒自己的徒弟,只会招来更多人的不满,而且这么做对你的这些徒弟没有丝毫帮助,甚至还让他们自以为有了一道强大的屏障之后,开始变得肆无忌惮起来。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的人。孰轻孰重,你自己心理知道的吧!”

    火髯道人看了对方看几秒之后,这才重新坐了起来,不同于之前焦躁的情绪,现在他的心情变得放松了许多,仔细想想方惜时说得有些道理,于是也不再去回应。可就在他们二人为这么件小事挣扎的时候,朱大闯与高松竹正在进行着一声场空前的搏斗。

    同样是两个不擅使兵器的内门弟子,肢体冲撞看起来十分简单,但却拥有一股独特的魅力,尤其是对于男人来言,意义正是非同一般。半柱香的工夫,二人已经过了不下百招,除了空间之中不时发出闷响之后,看台上的观众几乎看不到二者的身影,因为他们都在高速地运动,速度之快以至于让肉眼也失去了作用。突然之间,一道烟影冲破虚空,赫然落在赛场之上,一道血箭自那道烟影之中暴射而出,脸上的血色也好像因为这个原因全然不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