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二章 身死法亡
    ,!

    终于,被公认为法戒会的灵魂人物,苍北仙苑的最强后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法尊,总算停了下来。那声尖啸正是来自于他胸膛一处切口极深的锐器伤,血正以飞射的速度不断向外迸溅,流速之快,让人不禁感到害怕。

    就在他的不远处,那位带头之人手握那根细长的铁针,潇洒地站在那里,面带温暖的笑容,全然看不出一丝凶相,更无法想象此人居然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混世魔头。

    虽然他已经成功挫败法尊,并且重创对方。但他也不是毫发无伤。就在刚刚的交战之中,法尊依仗自己强悍的内力,硬是在对方将铁针刺入到自己身体之中的刹那,通过铁针将力道传入到对方的内脏之中,并且最大限度地打击对方。即便法尊已经是强弩之末,但临死反扑的力量仍然不可小觑。表面上那个带头之人并没有什么异样,实际上他的五脏六腑已经悉数受伤,尤其是心脉周围更是出现了若干细小的裂纹。这些微不可见的伤口虽然看上去不起眼,但与定时炸弹却又十分相似,稍有震动,便有可能牵动它们,随时都有伤势爆发的可能。要想完全治愈它们,没有点时间来恢复那是不可能的。可面对法尊这样强劲的对手,他又不能有半点差池,不然就会满盘皆输。

    为了让对方以为自己确实无恙,带头之人强颜欢笑道:“没想到法尊果然名不虚传,要不是在下早有准备,恐怕已经着了你的道了。”

    法尊听后没有丝毫反应,就在对方以为他已经昏死过去的时候,他的喉咙之中居然发出一道十分艰难的吞咽声。

    他将刚刚涌上喉头的一口淤血又生生咽了回去,然后才声音沙哑道:“哎,看来我真的老了,居然连我这种后生都对付不了了。”

    带头之人笑了笑,满面春风道:“既然这样,你就不要阻拦我了。也许,我还能饶你一条老命。”

    这时,法尊闭合的嘴巴之中忽然传出了一阵阴恻恻的笑声,声音之诡异,犹如鬼哭神嚎一般。

    “饶命?哈哈,就凭你?即便我现在这个样子,但如果想从这里离开的话,那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带头之人冷酷道:“你还要与我为敌?你真不怕死?”

    法尊淡淡道:“等你活到我这个岁数的时候,就知道永生不死的苦恼了。那些真正飞升成仙,拥有长生不灭寿元的仙家,你以为他们都很享受那种与天同寿的感觉吗?有时死也是一种解脱。如果连死都做不到,那就有可能永远都得不到解脱。”

    带头之人冷笑道:“看你修为不高,知道的还不少。不过,我并不想知道那些事情。快告诉我,我要的人在哪里!”

    法尊抬头看了一下天空,口中喃喃道:“好像要下雪了。”

    带头之人刚要怒斥对方浪费时间的时候,突然一丝冰凉落在了他的脸上,进而袭入到他的心扉之中,令人不禁为之一震。他向上方望去,发现那里真的有雪花飘落。

    他明明记得刚才的天气还是晴空万里,为何几息之后便已有了这种变化,难道这一切都是对方搞得鬼?

    修行之人,修为功力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甚至可以操纵万象,呼风唤雨。眼下,万里无云的天空之中忽然飘雪,就是因为感应到了法尊身上的异变,所以才会产生相应的异象。当那个带头之人再次看向前方的时候,他便意识到事情变得不妙了。

    因为法尊居然消失不见了。

    可事实上他仍能感觉到法尊的气息,对方就在他的身边,但自己却看不到。现如今,那个身负重伤的老人就好像融化在这天地之间了一样,虽然看似未在,但却无处不在。面对这样的对手,他除了等待之外便再无其它办法。于是,他将那根修长的铁针架在身前,以防危险的的降临。

    “砰!”

    带头之人甚至还没有看到对方出手时候的动作,自己便已经被人一掌狠狠地轰了出去。因为那股掌力实在太强,以至于他那飞在半空之中的身体竟是高高地隆起,弯曲的样子就好像一坐即将塌陷的拱桥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土崩瓦解。可就是这样,他居然只使了下身法,然后身体如同燕子一般在半空之中旋了个圈,便又落到了地上,看起来没有丝毫伤势。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落地但却还未站稳脚跟的呼吸之间,背后要害之处倏尔又传来了一道无法想象的能量,一记之下便已将他重重轰倒在地。因为力道之大,透过带头之人的身体,传入到大地之中的余力竟将下方的泥土强行撕成了一道狭长的豁口。豁口深而窄,一眼看不到尽头,就好像通往地狱的冥道一样。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恼怒之下,带头之人翻身而起。这回,不等对方发动攻势,他已经率先舞起了手中的铁针,而且速度相当之快,几乎到了令人眼花缭乱的地步。只要敌人稍一接近,便难逃他的掌心。可就在他自以为这下万无一失之际,面前刮来的一道气劲刚好绕过那根铁针,然后无所保留地宣泄在了带头之人的身体之上。这次他没有动,可身体之上已经有数处殷红的血迹相继绽放,看起来十分诡秘。可他自己知道,让自己变得这副模样的除了法尊之外,便再没有其它可能性了。

    于是乎,那个带头之人立时进入到了一种疯癫的状态,招式之中原本向前的招式忽然向后撤去,向上腾起的招式改成向下直坠,反正只要是他之前所施展的招式,如今全都被他反过来耍了一遍,而就在一个不经意的空当之中,他的手肘居然无意间撞到了一个物体。

    凭感觉可以判断出,那是一个人,而且体重极轻,没有任何赘肉。对方在被撞到之后,不由得发出一声轻斥声,不过因为身手过快,所以转身之间便又消失不见了。

    重新回到地上的带头之人,举目四顾,希望能从周围的环境之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可就在这时,他在距离自己不到一丈的位置处发现了一几滴血迹。

    他可以确信,这些血是刚才才出现的。而他的身上并没有外伤,那这血迹的主人便只有一个:法尊!

    带头之人几乎想都没想,便持针攻了过去。显然,法尊也没有想到对方察觉得如此之快,就连他也大出所料。而等法尊回过神来的时候,那根铁针已经刺破雪花的伪装,径直逼向他的心口。这要是被对方得逞,别说是战胜对方,就连自己的性命恐怕也不保了。电光火石之间,他竟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只见法尊伸手一抓,那个倒在地上的第三个凶手已经落入了他的掌心之中,并被他挡在自己的身前。带头之人躲闪不及,一不留神便将铁针刺入了自己同伴体内。虽然对方已死,但好歹他们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眼下对方死得如此悲惨,自己这个作兄弟、作上级的怎么可能视而不见。所以在接下来的万分之秒的时间之中,他勉强地停下了自己的步伐,甚至还顺手将同伴的尸首一把夺了回来。可就在他自己为此沾沾自喜的时候,一道血泉已自他的腹部射了出来,在那之中,还有一根烟色的物体贯穿了自己的身体,带头之人定睛一看,发现那居然是自己的铁针。

    虽然外形很是普通,但这根铁针却是大有来历。据说,当年魔界的大圣梦游阴曹,浏览十八层地狱,途中恰好路过针山。他看针山上的植被竟全是一一色的巨大铁蒺藜,于是便顺手拔下了一根,并在梦醒之际将其带到了现实之中。从那之后,魔界大圣便多了一件天下绝无仅有的武器,幽冥魔针。被它所杀害的人,灵魂将会得不到安息,永生永世都要受十八泥犁之苦,除非有哪位得道高僧愿意为其育经超度,方能有脱离苦海的可能。

    可是按照常理来讲,幽冥魔针普天之下应该只有他手里这根才对,可眼下出现在自己腹部上的这根又是从何而来呢?

    “不用再看了,这就是你的武器,我只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罢了。怎么样,这铁针的滋味不错吧!”

    法尊的轮廓渐渐显现,与此同时他的脸上竟然出现了少有笑容。他没有想到,自己这招天外飞雪真的有用,而且是对这样的一位不世高人。天外飞雪顾名思义,就是天将雪花的意思。只是这些雪并不是自然而然形成的,而是经过自身的灵气凝结炼化而成的灵雪。这些雪的样子看起来和一般的雪相差不多,但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那些雪花并汪是六角形,而是五角形。这样的雪在一系列的连续反应之下,所以让人产生某种类似于被催眠的感觉。所以刚才那个带头之人才误以为法尊消失不见了,其它这只是后者的障眼法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