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 棋差一招
    ,!

    就在自己即将落败之际,三胖居然在看台之上发现了自己的多年挚友孙长空,这种天大的好消息对于他来讲无疑是一种巨大的鼓舞。一时间,他只觉得自上的伤痛已不再好么明显,就连丢掉的体力也在瞬间神奇地恢复了过来。

    “呀!”

    也不知从哪来的一股怪力,眼见张达远强招在前,三胖居然猛地挥出一拳,丝毫不差,刚好打在那只血蝠魔掌之上。强大的力量不但对方的招式成功拦截下来,甚至还将血蝠魔掌撕成了漫天漫天血雾。亲眼见到自己的得意功法被一个如此拙劣的对手轻易化解,张达远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怎么,怎么可能!”

    恍惚间,三胖提拳迎上,直击张达远的面门。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后者已经摔出了三五丈外,鲜血更是洒了一地。

    看台之上,此刻的火髯道人已经惊得说不出话来。忽然,他想起了方惜时之前的话,难道这个不起眼的小胖子,真的有那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吗?

    “哈哈,胜负已分,胜负已分啊!火髯,你的弟子还是大意了啊!”

    方惜时朗笑一声,拿起面前桌上的茶杯刚要去喝。谁知火髯道人身手异常之快,眨眼之间已经将那杯茶水抢了过来,并且一饮而尽。

    “不可能,我火髯的弟子绝没有这种废物!”

    说话之间,赛场之上趴在地上的张达远,手中忽而有一道寒光飞快,三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立时觉得身上的血凉了半截,低头一看,一柄巴掌大小的飞刀赫然插在自己的右侧肋间之上。

    “你!”

    三胖抬起的手指还没有来得及指向张达远,身体却已经向前栽倒下去,“噗通”一声摔倒在地,溅起大量尘埃。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张达远居然神奇地站了起来,带着血**诈的笑容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哈哈,我赢了,我赢啦!”

    赛场之下,专门用来评定胜负的长老已经看傻了眼。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向来被称作侠义正道的苍北仙苑,居然会教导出这样不择手段的卑鄙弟子。就在众长老准备对其偷袭的行径作出惩罚的时候,朱雀区域的火髯道人霍然起身道:

    “你们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点判定输赢。怎么,你们对我这个徒儿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火髯道人气势汹汹,又目发光,脸上青筋暴涨,显得极为可怕。那些长老虽不情愿,但出手偷袭这种行为确实没有违反规则,充其量只是作风有问题而已。几人低声讨论了一下,然后其中一个年纪最大的长老高声道:“这一局,张达远胜!”

    虽然胜之不武,可张达远和火髯道人都达到了自己的目的。这时,纵使台上嘘声一片,可二人却是充耳不闻,前者更是大摇大摆地从赛场之上走了下去。

    这时,上一次才比试过的高渐飞突然冲上了内场,一步挡在张达远的身前,口气冰冷道:“阴险小人,背后放暗箭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和我比过!”

    张达远抬起懒洋洋的眼皮,扭头看向四看,然后才面对着高渐飞,轻描淡写道:“前人们的话果然没错,只会叫的狗果然不咬人。”

    “你!”

    高渐飞手中稍一用力,鞘中烟剑已经跃然而出,飞上半空之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随后落在二人的跟前。

    “呵呵,怎么?你想动手?”

    说到这里,张达远朝朱雀区域那里撇了撇嘴,随即笑道:“你算什么东西,掌门还没有发话呢!就算要治我的罪,那也轮不到你。”

    这时,只听看台上的方惜时突然说道:“高渐飞,你退下!”

    高渐飞看了一眼对方,面色狰狞道:“可是他!”

    “住口!难道你连本掌门的话都不听了吗?”

    不说这句话还好,一听到“掌门”二字的时候,高渐飞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但脸上的怒意全然不见,就连气势也萎靡了许多。他拔起地上的烟剑,乖乖地靠向一边,然后才丢下一句话:“张望远,咱们走着瞧!”

    说罢,高渐飞纵身一跃上了赛场,然后小心翼翼地将失血昏迷的三胖扶了下来。场下,医疗者呼啦一下子便围了过来,并给伤者做起了仔细的检查。

    “哎呦!”

    随着一声惨叫,三胖再次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的第一句话便说道:“快,我见到孙长空那小子了。”

    高渐飞点头道:“嗯,我知道,你不用担心。”

    这时,医疗者在处理伤口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痛处,这下疼得三胖直接坐了起来,一边嚎叫一边还不忘道:“快,快去!把那件事情告诉给他。”

    高渐飞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身体,不禁犯难道:“可是……”

    “可是什么,还不快去。如果被别人先找到他的话,那事情可就大大不妙了。”

    看着三胖坚毅的眼神,高渐飞稍作沉思终于朝他点了点头,干脆道:“好,我这就去!”

    天水道人和那名杀手已经过了几百招之多,如今他已经是汗如雨下,面色惨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大病初愈了似的。可对方的攻势实在过于凌厉,他虽然已经使出十分功力,但仍只能勉强招架,就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而且,从刚才到现在,他已经被毁去了十余枚天水道玉,也就是之前出现在他手中的水球。这东西虽然好使,但对于自身的消耗却是极大,不然他也不会像现在这般狼狈。可如果不那样的话,也许他早就被那柄怪异的兵器削成了碎片,甚至连魂魄都被绞得不剩。

    趁着一个回身的机会,天天水道人忽然叫停道:“等等等等,你先别动手,我有事情要问你。”

    那个年轻的杀手也不心急,竟真的停了下来,安然站在原地之上,而后道:“怎么?你想求我不杀你?呵呵,恐怕已经为时已晚了。”

    天水道人摇头道:“不是。从刚才我就好奇,你手中的兵器到底是何方神物,居然能有这般恐怖的破坏力。能够一连斩破我十枚天水道玉的武器,至少在你之前,我还有没见过。”

    年轻杀手得意一笑,随即将手中的怪异兵器举了起来,神态得意道:“哼哼,算你识货!不过,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这兵器的来历,对我有好处吗?”

    天水道人苦笑道:“你还怕我找到那兵器的死穴不成?反正我知道自己也是必败无疑,在临死之前至少我应该要知道杀死自己的是哪路兵器吧?这样的话,至少到时候阎王问起来我不会两眼一摸烟,你说对吧?”

    年轻杀手古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道:“你这老家伙,临了临了还这么多事情。不过,我也不怕告诉你,现在我手上的这把兵器,乃是魔界圣物戮神兵!传说是由九九八十一位仙人的精血,加上魔界天晶炼化打造而成,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天水道人倒吸一口冷气,接着才吞吐道:“魔界?仙人?难道你是从魔界那里过来的?”

    年轻凶手阴森地笑了笑,然后轻抚手中兵器道:“呵呵,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来历。那你,可就不能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天水道人低着头,悠悠道:“是吗?”

    “噗嗤!”

    年轻凶手混身一震,手中的戮神兵已经掉在地上,深深地插入了地里。而顺着那道缝隙,一道如同蛇虫一般的透明物体不紧不慢地从地下钻了起来,进而爬上他的脚踝,然后是大腿,腰身。这时,只见他的胸口前方不知在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拳头大的窟窿,窟窿之中同样有类似的物体,在肆意游荡,好像正在寻找猎物一样。

    “怎么会!你什么时候种下这东西的!”

    直到现在,年轻杀手还是想不通对方如此在数丈之外轻取自己性命的。而这时,面带笑容的天水道人擦了擦头上的汗水,缓缓朝他走了过来,随手捡起地上的兵器道:

    “什么时候?呵呵,差不多在你第一次击破天水穹顶的时候,我就将他打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哦,对了,还没有向你介绍,这是我的绝技之一,名曰无源种子。这玩意平常时候没有什么作用,可一旦进入到了血液之中,便会立即苏醒,然后大量增殖,最后使得寄主丧失生命。所以说,打败你的并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年轻凶手使出全身的力气用手掌在胸前缺口的地方轻轻一拭,然后头凑到自己的眼前。只见他的手上除了水渍之外再无别的东西,体内的鲜血果然都不见了。

    见到这一景象的年轻凶手突然间大笑了几声,随后倒在地上,双眼瞪着天空,就这么死去了。

    确定对方真的没了气息之后,天水道人这才坐倒在地。刹那间,隐藏在他体内的浓裂虚弱感随即出现,汗水,泪水,鼻涕,口水全都淌外了体外,好像即将要脱水而死似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法尊所在的战场之中突然传出一道刺耳的尖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