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 竭力迎战
    ,!

    一连攻了三四十招,张达远渐渐失去了耐性,只见他的头发随风飘动,乍一看去就像疯子一般,让人不由得望而生畏,就连正座上的方惜时都紧皱眉头。

    “张望远不但改了名字,就连武功套路都发生了变化,火髯,这些是不是你的主意啊?”

    火髯道人看了对方一眼,刚要出手否决,但又想了一下,才又继续道:“是与不是,他都是我火髯的弟子。只要赢了,都能给我夺彩争光,这就足够了。我说师兄,你是不是羡慕啊!”

    方惜时奇怪地笑了笑,随即将视线挪向了一边的看台之上,那里正是受薪者所在的地方。

    “我想,我的弟子一定已经跃跃欲试了吧!”

    血蝠王虽然已死,但他生前留给张达远的血蝠神功却让后者受用颇多,甚至达到了重生的地步。现在,张达远每发功一次,都会有蝠翼形状的血雾出现,而且一经现身便立即发动凌厉无比的招式,让人防不胜防。

    多亏有了兴浪兽的指导,三胖的修为突飞猛进,尤其是他的身法,更是晋升到了一种难以相信的境界。原本看见他的人看在东边,可眨眼的工夫便已飘到了西边,而且是赛场的最西边,速度之快,超乎想象。就这样,他强撑着与张达远周旋了一阵子之后,突然反向跳了一下,不退反进,而且出手便是两拳。

    因为三胖变招实在太快,张达远也没有想到,等他意识到对方真正意图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只见那两只浑圆结实的拳头重重落在他的胸口之上,后者立即像落石一样,咕噜咕噜向后流滚出了老远。

    首次出招便得逞的三胖看到这一幕,脸上立即洋溢起难以掩饰的欣喜,他以为这次战斗的胜利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谁知就在这时,张达远又一次站了起来。

    只见他手扶着胸口,剧烈地咳嗽着,每一次喘息都好似要用掉混身所有的力气似的,肺叶之中传出呼啦呼啦、如同破鼓风箱的动静,听得让人浑身乍毛。可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迅怯意,他还是站了起来,并且微笑着看着三胖,笑得异常可怕。

    “你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张达远道。

    三胖一愣,不知对方意图,但为了不输气势,他只得鼓起中气道:“哼哼,这点本事不过是你三爷的九牛一毛而已。还想尝尝拳头的滋味吗?”

    “呵呵,求之不得!”

    人脸改变的速度往往要快于老天,三胖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一击击飞。他那一百八十来斤的身体,在这一道力量面前竟还不如一张宣纸,他在空中飘动,进而又在地上翻滚,在与赛场的不断接触之中,三胖被撞得头破血流,左臂意外脱臼,脚踝还扭了一下。他就这样一路连滚带爬地来到了场边之上,看台上的人似乎都能嗅到他身上的血腥气了。

    不知过了多久,三胖终于有了知觉,可是头上的鲜血已经将他的眼前遮蔽,所以他得用力抹掉血迹,以换来清晰的视野。可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张达远的身形竟然如此高大,大得和那只血蝠魔掌一样,随便一个招式便能将他轻易捏死。或许,他真的要完了。

    “怎么了三胖,你之前的嚣张气焰呢?不是说才施展了九千一毛的本事吗?你的拳头呢,你接着跑啊!”

    尾音处,张达远的声音倏尔变得格外尖锐,而那只停留在空间之中的血蝠魔掌竟如同受到了刺激一样,疯狂般地掠向三胖,并且重重地打在上面。只听“啪”地一声脆响,三胖后心的一块衣物已经被完全撕裂,并且露出其中殷红的皮肉,那是血蝠魔掌所致。

    三胖本以为那记掌力会将自己轰得魂飞魄散,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掌击之后产生的力道只停留在皮肉之上,并没有发展到体内脏器之中,这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可张达远却是毫不在意,他伸出一只手掌,就像一个优秀的指挥家一样,轻轻挥动着自己的手指。而随着每一次手指的下落,半空之中的血蝠魔掌便会向地上的三胖发动一次掌击。刚一开始还好,到了后面三胖身上的衣物已经大多破碎,只有身下的少量部分才得以幸免。然而,在这么多次攻击之下,三胖的后背因为不断充血,变得好像蒸熟了一般似的,就算不用刀割,也能挤出血来。那种胀痛是一般人无法体会到的。现在只要张达远再多打一下,那他的整个后背便会立即爆裂开来,血溅周身三尺之内。

    看到三胖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得意洋洋的张达远随即笑道:“怎么样,舒服吗?”

    三胖的嘴唇都被自己的牙齿生生咬破了,可愣是没有叫过半个苦字。对方笑得越是灿烂,他就越不想让对方看到自己的怂相。于是三胖忍着剧痛,强颜道:“舒服,舒服死了。我说你要是不想在仙苑待了,可以去附近开个按摩跌打馆,保证你一本万利。”

    张达远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紧接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恶毒表情立即显现出来,使其变得如同魔鬼一样,恐怖且狰狞: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现在投降,要不我给你来个痛快的。选吧!”

    三胖苦笑了几下,然后用那两条早已发麻的手臂将自己生生地撑了起来。这一时间,整个看台之上的观众全部了三胖坚忍不拔的毅力所感动,就算是一些曾经与他有过过节的同门师兄弟都不得不为其英勇壮举而感到由衷的敬佩。这时,正座上的方惜时非但没有半点动容,反而一脸笑意,而且笑得十分灿烂。

    “师兄,看来你也相中了我这徒弟啊?可惜,他已经拜过我喽。这样的话,只有更高级别的高上长老还有苑里的几位老前辈才有资格选他了吧?”

    方惜时摇头道:“我笑并不是因为张望远,我更喜欢三胖。”

    火髯道人一听再也忍耐不住,随即低声吼道:“你是不是搞错了他们名字?你说三胖?那个趴在地上,被打得跟腊肠一样的弟子?如果我有这样的门生的话,我宁愿将他逐出师门。”

    方惜时道:“三胖的修为虽然并不出彩,但你没看出他眼中的那团炽热的火焰吗?”

    火髯道人极目远眺,仔细看了一番也没瞧出门道,于是面色难看道:“师兄,你在拿我开玩笑吗?哪里有什么火焰。”

    方惜时笑道:“火髯,你的修为确实很高,这一点我必须承认,可你肚子里的墨水还是太少了,当年师父劝了你那么多回你都不听,所以才导致自己的修为迟迟不能精进,连这么浅显的比喻都听不出来。我说的火焰并不是真的火焰,而是指得斗志,毅力。我欣赏的是三胖坚韧不屈的意志。我们修行之人都知道,修心要比修身来得困难得多。三胖小小年纪,就有此等觉悟,实在是我苑的一大丧事啊!”

    火髯道人再次看向赛场之上,不知什么时候三胖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喘着粗气,擦着头上的虚汗,好像每活一秒都要耗费大量精力似的。不过,他的笑容从未没有消失过,这让对面的张达远看得有些忌惮,就连身体都不由得向倒退了几步,生怕对方做困兽之斗。

    “这……这家伙和那个王道人一样,都天生有一种让人讨厌的气质,对了,还有那个孙长空!他们师徒三人都是蝇虫鼠蛇之类,人人得而灭之。”

    “唉,火髯你好歹也是我苍有些排面的人物,怎么可以说出这等轻浮之话,实在有失自己的身份。”

    火髯轻呵一声,接着道:“我火髯是什么脾气,你难道还不清楚吗?这么多年,我不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么?”

    方惜时叹惜道:“所以说,你真的该改改你的脾气了。一直这样下去怎么好,弟子们还不得让你给活活吓死。”

    火髯道人翻了下白眼,不再去理会。

    场中的三胖虽然还在苦苦支撑,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再也经不起任何冲击。现在,就算是个三岁的小孩子,也可以将他轻轻推倒。他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完全是因为心中的信念支撑着。

    “嘿嘿,好像真的到达极限了呢!”

    趁着这个机会,三胖望向看台之上,只见白袍人还在那里安稳地坐着,因为帽子盖着脸面,所以并看不出有任何表情。而他自己却笑了笑,对着空气自言自语道:

    “兴浪公子,我已经竭尽全力,看来这就是我三胖的极限了。”

    就在三胖即将不支倒地的刹那间,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豁然闯入到他的脑海之中。

    “三胖,你也太没用了,还没等最后关头,怎么能轻言放弃!”

    三胖的表情一滞,接着脸上便露出会心的笑容,他环视四周,想要从那里得到一些答案。可台上的观众实在太多了,别说是现在的这副样子,就算完全状态下的他恐怕也无法从他们之中筛选出自己所要的人。可不知巧合还是老天的意思,他竟真的在玄武区域之中看到了那个人。

    “孙长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