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

    说起和三胖的仇,张达远可要是比陈经纶的多得多了。以前小的时候,对方就和孙长空一起联手对付自己。那时他年轻还小,虽然有家中背景给自己撑腰,但不知拉帮结伙的他还是被欺负得体无完肤,经常连席盖都是湿的,而这些都是白天的时候孙长空和三胖趁自己不在用尿浇淋湿的。从那之后,他便明白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道理,要想不被欺压,那就只能作一个狠人,一个连自己都害怕的恶人。

    现在,一雪前耻的日子终于到了,可张达远的心中却是格外的平静,甚至比睡觉的时候还要安定。他看着三胖,就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的脸上满是同情的表情,当年的他,也是和三胖这样傻愣愣地待在原地被欺负的。他深吸了口气,然后一脸笑容道:

    “三胖,好久不见啊!没想到,你也会参加传薪大会,真是让我好生意外。”

    三胖轻哼了一下,随即不耐烦道:“要打就打,别在那里废话。我可不像你那样,以为改个名字就真的能脱胎换骨,重获新生了。我三胖可是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全都变了样,不过只凭现在的你恐怕看不出来吧!”

    张达远依然笑道:“呵呵,你有多少变化我确实看不出来,但有一天你至少还没有变。”

    三胖冷冷道:“你想说的是我的体形?哼哼,不用你说,老子知道。”

    张达远摇摇头,随即道:“是天真。”

    三胖一脸困惑地看着张达远,希望能从对方的嘴里听出答案。可张达远二话不说,居然已经率先出招,而且刚一出手便已震惊全场。

    “那……那是什么!”

    首先坐不住的是火髯道人,他毕竟是张达远的师父,对方有多少本事他心里自然清楚。可眼前张达远所施展的,是一种他从来都未曾见过的功法。这种武功甫一出现,便已形成一道血色巨掌,直接扑向三胖的身体,好像要将对方掐成碎片一样。

    “冷静一点,接着往下看!”

    相比起火髯道人,方惜时的样子就显得淡定了许多。或者说,他的注意力根本就没有放在场中的比试之中。毕竟,他还不知道法戒会中发生的剧变,而天水道人前去察看还未曾归来。两个异常的情况同时出现,这让他一向谨慎小心的性格又一次发作了起来。可以的话,他恨不得立刻前往法戒会去一探究竟。只可惜,这里宾朋众多,又赶上五十年一次的传薪大会,实在是分身乏术,他只希望所有人都能平定无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可那三名闯入者的实力实在太过恐怖,想要不损失一花一草又怎么可能呢?

    天水道人赶到法戒会的时候,法尊孤身一人正在和另外丙个人进行着殊杀搏斗。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就是法尊那一身血色的长衫。直到仔细看过之后,他才愕然发现那些红色竟是由其身上的鲜血染成的。看那颜色的浓郁程度,可以想象到法尊究竟失去了多少精血。可致使这样他仍然在全力迎战,可想而知眼下的局势到底有多少严峻。

    再然后他便看到了靠自己稍近一些的空地之上,居然有两个人坐在那里,其中一个他还认识,居然是夏晚青夏长老。让他颇感意外的是,他的右手之中还握着一柄自己从未见过的短剑。那柄短剑恐怕只有寸许多长,但却寒气四溢,银光闪烁,一看就是件不世利器。但在天水道人的印象之中,他还从未见过夏晚青用过剑这种东西,而且是如此之小的短剑,如果他猜无误的话,这应该是对方的杀手锏,而且绝不到紧要关头绝不亮出来。但既然这剑已经出现了,那就说明对方一定遇上了万分危急的情况。而这一切的答案就在短剑的另一端。

    剑尖上挑着一个人。

    这人单看体型就得有二百来斤,可现在他的所有体重居然全部落到了那柄短剑的剑尖之上,而且还能做到纹丝不动,不得不说夏晚青的修为属实高深莫测。至少,以现在天水道人的能耐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不过,那人因为体型高大的缘故,所以四肢也是格外的修长,虽然被剑尖挑起,但他的一只手掌仍然伏在了夏晚青的胸前,看样子好像没有任何作用似的,但观察入微的天水道人一眼便已看到夏晚青身后空地上的血迹。那一记掌力不但击中了夏晚青,而且掌力之强,甚至将他的身体击破,以至于血气飞溅在地上。这一刻,天水道人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被冻结了,他实在想象不到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可以战到如此惨烈的地步。不过眼前他更加关心的是,夏晚青是死是活。

    未到天水道人来到二人面前,法尊那边已经有了察觉。可惜的是,他以一敌二,而且重伤在身,十分勉强,根本就无法顾及对方。可那两个侵入者却显然游刃有余,甚至还有时间说话。

    :“你去把那个人解决了,这个老不死得交给我。”

    另一个人虽然沸身是血,但那双眼睛却是相当有神,看得人触目惊心,好像雷亟一般。

    “是!”

    话音刚落,法尊只觉得眼前一花,说话的人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可眼下自己的面前只有一个人,但所遭受的攻击却在成倍递增,一时间他竟有些力不从心,原本稳如泰山的脚步此刻也有了失稳的迹象,好像随时都会跌倒一样。

    另一边,天水道人刚要上前察看,谁承想自己的头顶之上突然传来一声怒呵,紧接着澎湃掌力轰然而下,并以天兆降世之势冲向他的各处要害。

    天水道人,苍北仙苑的三大道人之一,方惜时的师弟,云影子的亲传弟子,修为之高就不用说了。可眼前面对敌人的这般攻势,一时之间他竟没有想到好的应对之法。稍一迟顿,他便听到自己的衣服发出一道尖锐的哀鸣声,接着肩膀头上便跳起了一道血雾。

    “呔!”

    虽然只有简直的一个字,但是其中包涵的无尽能量却可以让这天下的一切事物完全颠倒。天水,取上善若水之意,能包容世间一切,事物,法则。他发生的虽然只有声音,但在须叟之间竟又幻化成一湾清水,并在他头上浮起一道屏障。不过他自己更喜欢叫它的本名,天水穹顶。

    天水穹顶一出,那人的掌劝立即失效,天空之中只有水花不断飞落,却不见任何破坏力。这时,那人的身形渐渐清晰,而天水道人也终于看见,攻击自己的居然是一个年轻人。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修为,这让天水道人的心中甚为震撼。不过,现在可不是感叹的时候,那人见自己的招式无用,便立即改变套路,手中立时多了一柄奇怪的武器。

    天水道人活了几百年,可从未见过如此模样的怪异兵器。

    说它是剑,可他的柄却是弯的。说它是刀,可它居然还是一柄双刃兵器。如此一柄非剑非刀的武器,居然还设有一个暗括,只有机关一启动,兵器就会自行旋转,而且速度极快,肉眼根本无法捕捉。看到这一幕的天水道人竟然忘记了自己的安危,而在怪异兵器的摧残之下,天水穹顶砰然破碎,化为漫天水花,散向四面八方。

    天水道人与天水穹顶好像有独特有感应似的,后者刚一消失,他的意识便被拽回了现实之中。紧接着,他的掌中也多了一物,确切说是一个由水形成的球体。

    那枚水球个头也不大,也就有巴掌大小。可他的质地却是异常坚韧,那人的怪异兵器刚一触到,便被立即弹飞了出去。而水球本身却是安然无恙,只是在受力的瞬间发生了大幅度的形迹,转眼之间便已恢复如初,看不出有丝毫损伤。而见到对方坠地之际,一直都没来得及放松的天水道人,总算是松了口气,惨白的脸色也有了些血气。

    “哼哼,想和我天水道人动手,你还嫩了些吧!”

    话音刚落,只听那人突然凄笑起来,笑声之冷,就好像腊九飞雪一般,令人不禁为之战栗。而与此同时,对方已经重新战了起来。

    “都说苍北仙苑有一个天水道人,犹如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天水道人轻笑道:“怎么?你这是打算认输投降了吗?”

    那人笑笑摇了摇头接着道:“并没有,我只是想说,能够打破你这个不破神话,才是我的目标。”

    天水道人凛然道:“好,我也想试试你究竟是大言不惭,还是真材实料。”

    三胖的身材虽然看起来略显笨拙,但动起来却是一点也不含糊。从比试开始到现在,他已经先后躲过了张达远近百次的攻击。每一次,都是那道血色巨掌从他的身边险险擦过,却不能伤及分毫。这样一来,三胖虽说受了不少的惊吓,可张达远的震撼却远远不比他少。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这个灵活的胖子是如何闪过自己这么多次攻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