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 法尊鏊战
    ,!

    法尊,法戒会的会长,苍北仙苑的老资辈,虽然夏晚青的修为已经登峰造极,但这位大人物比起来还是相距甚远。他对付不了的敌人,在法尊的面前却立刻露出了怯色,就连那个人领头人似乎也有些忌惮。

    “你们两个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给我上!”

    那人刚一提醒,前面的二人相视一眼,随即双双出招攻上。

    再看法尊立于地面,身材高大挺拔,犹如松柏一般,看上去便给人一种踏实的感觉。眼见两名高手一齐逼来,他只将双边大袖一挥,一道超乎想象的恐怖气劲立时破空而出。

    “砰~砰~”

    气劲发动之后,两声闷响接连从二人的身上透射而出,接着两个就连夏晚青也颇为头疼的敌人居然就那么从半空之中折了下来,倒在地上口溢鲜血,看来是受了内伤。不过更令人感觉惊奇的是,之前的两道气劲击中了目标之后,便没有完全停留在二者的体内,而是射入到了旁边的树林之中,随即枝干的断裂声接踵而至,四五棵参天大树应声倒地。

    这时,一直迟迟未到的带头人终于向这边走了过来,一边走还不忘一边鼓掌,口中称赞道:“厉害,厉害,法戒会的法尊果真不同凡响。怎么样,想不想成为我的部下。如果事情办得顺利的话,我可以让你坐上苍北仙苑掌门的位置。”

    法尊轻笑了一声,声音阴沉道:“掌门?呵呵,老夫如果想要的话,别说是方惜时,就连他的师父逍遥子也没有资格。还有,我劝你现在还是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因为如果你们只有这点本事的话,那我可要下杀手了!”

    法尊眼神一冷,随即空间之中顿起一道诡异的大风,吹得在场之人都站不住了。倒地的二人还未来得及站起身来,便已经被紧随而来的风浪吹飞起来,像树叶一样随风飘动,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跌落下来。

    “法尊,小心点!这小子的身上有古怪。”

    法尊淡淡一笑,然后道:“无妨,我正要试试他的本事!”

    此话一出,空地之上的风向立即由外吹改为内引,原本那人还撑着身子向前使劲,风向乍一变化,来不及提防的他直接便被风力拉了过去,直奔法尊的面前。

    “吹我这一招,回风掌法!”

    原本,作用在那人身上的风力就已经十分之强,现在又加上法尊的这一道强悍的掌法,两股力量相互叠加之下,破坏力成倍增长。这一刻,就连夏晚青也不敢再去看,他害怕见到血肉横飞的惨象。

    “噗~”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法尊的手掌轰击在那人身上的时候,并没有特别剧烈的声音发出,有的只是好像窗纸被人戳破时发出的动静。而当夏晚青再次看向战场中心的时候,一个令他万万也没有想到的景象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法尊的手掌被那人的一只手完全接下,而后者的另一只手掌不知在什么时候多了一根又细又长的尖刺,穿过法尊的胸膛,伫立在他的后脊之上。

    “法尊!”

    传薪大会正式开始,受薪者按照之前的抽签顺序两两上场比试,胜者晋级,败者直接淘汰。从之前到现在,已经比过了四五组,可惜没有一个能够受到传薪者的青睐。不过这也并不奇怪,毕竟这只是初始阶段,许多人还没有使出自己的真正本领,只有到了后期部分才能看出他们的真正实力,而那些老谋深算的各派代表自然也是在等那个时候。

    “贾乙辰出局,高渐飞获胜!”

    作为新晋内门只有一年之外的高渐飞,他以自己扎实的功底,以及不屑的努力,成为打败了内门的老手,顺利晋级。而被击落台下的贾乙辰显然还不服气,一直死死盯着台上的高渐飞。

    “你等着,咱们走瞧!”

    高渐飞薄酒地收回自己的烟剑,刚要走下台去,可就在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他在看台之上突然发现了一个人。

    “嗯?是孙长空!”

    接着他朝另一边的座位上看去,在那里三胖正和一个身着白色长袍且头戴帽子的人坐在一起。他似乎也看出了高渐飞的异样,于是便顺着他的目光一同看去。谁知,对方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个空空的座椅,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这倒让他有些想不通。

    “这家伙今天怎么了,为何看起来有些古怪?”

    谁知,那个白袍人忽然接道:“你就不要担心别人了,一会儿不是还要上台比试吗?真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三胖一脸兴奋道:“嘿嘿,我说公子,三胖我好不容易有了点本事,当然想找个人试上一试,不然岂不浪费了您的一番美意?”

    白袍人轻笑了一声,随即道:“你还是太过年轻,性格上仍有缺陷。有些好东西,不是一定要公之于众,藏在心里反而更有益处。太早暴露自己的实力,恐怕会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啊!”

    三胖莞尔道:“没事没事,我就上去耍两下,如果真的要我亮出全部家底的话,我还真不愿意呢!”

    白袍人放眼看向前方的传薪者席位,只见那里的人坐得实在有些安稳,丝毫没有抛薪的意思。

    这里的抛薪就是指传薪者示好受薪者时候所表现的一种行为方式。他们的手中各有两根柳条枝,代表着两次选择受薪者的机会。一旦看中了某个受薪者,就可以将手中的柳条投向场中。在坠落的过程之中,柳条会自行燃烧,释放出颜色不一的火光。这里火光的颜色只是为了区别传薪者,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如果被选择的受薪者接受对方邀请的话,那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对方的衣钵传人,当场跪地拜师就可以。如果不想同意的话,只需站在原地鞠个躬,然后自行下台,等待接下来的比赛。高渐飞的实力虽强,但只凭眼前所展露出来的本领显然并没能入得这些高高在上的传薪者的法眼,只能再等之后的机会。而在这个时候,下一场的比试已经紧随而至。

    “接下来上场的是,内门的张达远,以及外门的萧生财。”

    三胖一听,不禁心头一震,因为对方所说的萧生财就是指得他自己。

    白袍人看了他一眼,幽幽地道:“怎么?那个萧生财说得就是你?”

    三胖咧咧嘴傻笑了二下,然后道:“呵呵,平常时候说外号都说习惯了,差点把自己的大名都忘了。不过,这个张达远是谁,我还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几斤几两,我还真没有谱啊!”

    白袍人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不用紧张,只是玩玩而已,不用使邮所以的力气。”

    三胖点了点头,快步走向了阶梯。

    数日不见,三胖的身法居然有了长足的进步,原本蹒跚的步伐如今变得异常轻盈,好像脚底生风了似的,“噌~噌~噌~”几下便已来到赛场之上,等待着对手的到来。可就在这时,他发现看台的边缘处出现了一个熟悉人的身影。

    “嗯?张望远?他这是……”

    三胖迟疑了一阵,脑中忽然跳出一个让他吃惊的信号:“不是吧!那个张达远,不会指得就是张望远吧!”

    自从当日孙长空与血蝠王一战之后,死而复生的张望远便深深地记恨上了对方。为了给自己树立远大的志向,他决定听从血蝠王建议,将自己名字之中的“望远”改为“达远”,希望自己有朝一日真的可以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而今天,就是他实现目标所要踏出的第一步。

    说实话,在看到三胖之前他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对手居然是他。而见到那个体态臃肿的肥硕身体的时候,他这才依稀记起了三胖的真实名字。想到这里,他的心头不禁为之一轻,原本的忐忑心情也舒缓了不少。

    “呦,这不是张大少爷嘛,好端端的改什么名字,怕仇家追杀吗?”

    在三胖的嘲讽之中,张达远不紧不慢得走了赛场,语气轻佻道:

    “追杀?你说得是你自己吗?你瞧!”

    说着,张达远看向玄武区域的方向,只见那里有一人正以恶毒的目光注视着赛场中心。此人当然就是玄天门的少门主陈经纶。

    玄天门虽然没有受到仙苑的邀请,但为了阻截三胖,他们还是进入到了看台之上,并以闲客嘉宾的身份坐在了那里。一开始,陈经纶并没有抱多少期望,可令他怎么也没有料到的是,三胖居然真的参加了传薪大会,丝毫不担心自己会做过极端的行动。虽然相距几十丈,但他仍能从对方的脸上看到那股灼热的目光,几乎要将他的心脏完全烧焦,化为灰烬。

    “好你个死胖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来投。经纬,经道,叫他们准备好,也许一会儿咱们就得动手了。”

    旁边个头稍有的男子面色一变,目光躲闪,显得有些不太情愿。

    “这……真的好吗?好歹这也是人家的地盘。”

    陈经纶轻哼了下,手中的宝剑已经被他攥得吱吱发响。

    “今天就是天王老子在场,我也要将这个胖子砍成肉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