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法戒会之变
    ,!

    随着观众相继落座,此次大会的重要人物这才一一到场。最后掌门方惜时与火髯道人,天水道人并行而来,在他们之后还跟着三位气势更足的“老怪物”,也就是血嗜子,云影子以及神来子。

    “我说老幺啊!你也活了五六百岁了,怎么到现在还保持着这副年轻时候的相貌。难道,你想重拾青春不成?”

    说话的是血嗜子,也是当年诸位师兄弟中,与神来子最为不合的一个。当年,神来子入门最晚,但深得他们师父的宠爱,他们几十年都无福享受的东西,到了神来子那里就成了家常便饭。在血嗜子看来,自己入门比对方早,而且资质,天赋哪一点都不比对方差,但为何幸运儿却是神来子?因为这件事,他找自己的师父报怨过不只一次,可后者全部以潜心修行,不动妄性为由将其拒之门外。

    同样,神来子对自己的这位师兄也有许多不满。比如血嗜子生性残暴,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在他看来,当年他的师父没有将掌门之职传于他,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话说回来,在当时最不被看好,修为最为普通的逍遥子,也就是方惜时的师父,却成为之后的掌门,这件事情同样超出了他的意料。在他看来,这个位置明显是云影子坐起来比较合适,更不会惹来那么多的争议。血嗜子就是因为这件事一怒之下扬长而云,一走就是上百年,就连自己师父的最后一面也没看见。而在接下来的数百年间,苍北仙苑一直都是半温不火,直到方惜时接替了掌门之后情况这才有所好转。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自己的那位逍遥子师兄。有的人说他已经仙去,有的人说他仍存在于这群山之中,只是不肯露面罢了。对于这些流言蜚语他不想去考究,既然活在当下,那就应该享受眼前来之不易的安宁。更何况,他们这些老家伙们本就应该退出历史的舞台,除非有关乎存亡的大事发生,才能让他们有所行动。面对血嗜子的讥讽,他也不想过多地理会,只是轻轻地笑了笑,然后将头转了过去。

    “嘿,几十年不见,没想到你这个小娃娃有点长进啊!怎么,不想像刚入门的时候那样,与我争个你死我活了?”血嗜子继续不依不饶道。

    “师兄,你还活在过去的日子里,真是有点可怜呢!像我和云影子师兄,早已超然脱俗,不去在意世间的东西,你又为何执意那一点两点呢?”

    看着对方不动声色的模样,血嗜子越来越气,最后怒声道:“好小子,现在知道搭伙来与我作对了是么?呵呵,我也不怕告诉你,就凭你们二人的修为休想拦得住我。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谁也管不了,也管不着。”

    云影子伸手打了个哈气,接着说道:“哎呀,今天天气不错,我的小红和小黄也该见见的。”

    血嗜子一听不知所云,于是道:“谁是小红,谁是小黄?你才纳的小妾?”

    神来子听后又气又笑,随即道:“哪来的小妾,那是师兄养得两盆花。”

    前面的三人虽然在走路,但注意力一时也没有从身后三位长辈的身上移开过。刚听到“小妾”云云的时候,天水道人立即捧腹大笑,笑得整个人都抽搐了起来。

    “我说火髯,你师父的脑子里面到底装得是什么?除了小妾女人之外,他就不知道别的了吗?”

    火髯道人面色一沉,不爽道:“他老人家的事情,我不想去管。不过,我劝你也不要多嘴。否则,就有你师父护着,恐怕也保不了你。”

    天水道人来了精神,继续道:“怎么?他还想一掌击毙了我不成?呵呵,我就是给他个胆子,他也不敢吧!”

    方惜时眉头一皱,责备道:“天水,注意言辞,血嗜子好歹也是我们的师叔,不能这般说三道四。”

    天水道人看到掌门都发话了,于是道:“好好好,我不说就是了,你别生气哈!”

    说话的工夫,大部分参与者以及相继到场,方惜时回身一望,发现法戒会的座位上依然空空如也,这让他颇感意外。

    “夏长老那边怎么回事,怎么还没有到场,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天水道人四下察看了一番,但正如方惜时所说,法戒会的人居然一个都有出现,实在有些违背常理。

    “要不……我去看看?”天水道人道。

    方惜时沉吟了一阵,然后才道:“再等等吧!兴许他们那边遇到了点什么麻烦,所以才会迟迟未来。我对法尊的实力十分自信,有他老人家,一定可以逢凶化吉。”

    天水道人忽而笑道:“师兄啊师兄,你还是那么可爱。还不知道什么事情呢,你就在这里诅咒人家遇上了什么坏事。也许,他们只是睡过了头而已。也许,他们昨天出去野饮吃坏了肚子也说不定……”

    火髯道人瞥了一眼天水道人,随即轻笑道:“睡过头,吃坏肚子?你确实说得不是你自己吗?”

    天水道人脸色一变,厉声道:“火髯,你说什么!”

    火髯道人依然风轻云淡道:“难道我说错了吗?当年我们在仙苑之中修行,不是你挑头去外面寻找野味弄来吃吗?要不是我听了掌门师兄的话,恐怕也像你一样吃了乌骨兔的毒肉,一躺就是大半年,差点连仙根都毁了。我说的这件事情,你应该没有忘吧!”

    至此,天水道人再也没了刚才的气势,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见此情形,方惜时劝解道:“好了好了,不要再争了。当时天水师弟也是一番好意罢了。人在年轻的时候谁还没法有犯过错?火髯你当年不还被血嗜子师叔硬生生地从怡春……”

    不等方惜时将话说完,一旁的火髯道人连忙上前捂住他的嘴,四下环视了一圈然后才道:“这事咱能不能不提?”

    天水道人一脸茫然,显然还不知道其中的实情。而方惜时一时口快差点将几百年前火髯道人的丑事公之于众,当真险之又险。

    “呜呜……呜呜”

    火髯道人看着方惜时挣扎的表情不禁笑了出来,这才将手收了回去,然后说道:“好了,玩笑归玩笑,这传薪大会的吉时已达,咱们还等不等法戒会的人了?”

    天水道人收回之前的徜徉姿态,随即道:“这样,你们先开始,我去法戒会看一看,兴许还能帮上一把。”

    方惜时点了点头,正色道:“好,那你快去快回。如果真有什么意外的话,就发信号弹,到时我自会前去。”

    天水道人嘻笑道:“瞧你说的,好像我有多么不塂似的。好歹我也是咱们仙苑的三大道人之一,修为就算再不济,逃命的机会总归有的吧!再说,如果连我都不能幸免,你去了恐怕……”

    方惜时冷冷地看了天水道人眼,后者立即心知不妙,转身疾步离开。

    “好了,告诉他们可以开始了。”

    火髯道人点点头,几步来到一个道人的身边,小声交待了几句之后,随即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与方惜时一起坐下。只见那位道人轻身跃下高台,来到中间的赛场之上,高声说道:“我宣布,薪火相传大会现在开始!”

    一柄刀究竟可以同时杀死多少个人,恐怕没有人做过统计,可一刀穿十的景象,这还是夏晚青平生第一次看见。

    竹海的入口打开着,其中除了灰蒙蒙的雾霭之外几乎再无任何事物。然而打开通道的并不是他,而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他英俊,潇洒,眉宇之间却浮动着一股说不清的妖媚之气。不过让他印象更为深刻的是他的修为,一刀穿十的记录就是由他一手造就的。

    要不是那十位弟子用自己的性命拦住了刚才的致命一击,也许挂在法戒会石坊之上的就是他了。

    敌人只有三个人,但即便这样他们的损失依然十分惨重,短短的半个时辰之中,已经有不少于五十名弟子惨死在对方的手中,而且全都是一招致命,杀手毫不留情。哪怕是他这个饱经风霜,见多识广的夏长老,也从没有见过下手如此狠毒,出招如此蛮横的敌人。也许他们并不是人,而是魔鬼,从修罗地狱之中跑出来的凶神恶鬼。

    “快说,这里的人究竟去哪了?”

    夏晚青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响。他虽然保住了一条性命,但在刚才的激烈交手之中,对方三人接连施招,重创了他的要害,以至于他的咽喉受损,一时之间难以动用嗓音,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失声的情况。可显然对方并不是这样认为的,就在他以为自己真的要性命不保之时,一道白光突然自天而降,落在了他的面前。

    “法尊,你终于来了。”

    夏晚青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终于说出了话,可这下咽喉处的伤情变得更加严重,登时便有大片的血液喷涌而出,溅了一地。

    “好了,你不用说了,好好休息。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说着,法尊大袖一挥,一股冲天正气赫然显现。

    “今天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