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 春笋见老姜
    ,!

    “方柔么,这倒是……”

    不得不承认,周书颖在听到“方柔”二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明显变得难看起来,而且呼吸也有些急促,一看就是紧张所致。

    确实,方柔天资过人,世间罕有,又有多位名师高人指点,苍北仙苑与飘渺云巅两派武功融为一体,产生了不可思议的惊人变化,于是方柔的武学自成一路,乖张难测,常人与之对敌根本没有胜算。而周书颖自认为,现在的自己还没有十足地把握可以胜过对方,所以这五人之中方柔自然要做一个了。

    “那这第二个呢?”周书颖不禁继续问道。

    步非烟丢了颗瓜子在嘴里,直接将壳和着仁一同咀嚼,周围的空气之中立时升起了一道诱人的香气。

    “这第二个来自飘渺云巅,据说他是近些年来门中少有的练武奇才,心灵手快,学什么都是一遍就会,而且过目难忘,单凭这后一点就让我们望尘莫及了。”

    沈万秋道:“哦?是吗?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我们同辈之中有这么号人物?”

    步非烟诡异地笑了笑,随即道:“嘿嘿,沈万秋,你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你这样子,迟早有一天要败在别人手上的。”

    不说还好,经对方这么一提醒,沈万秋不由得想到了一个月之前在聚恶谷附近的那次遭遇。孙长空,以一招之力,轻易化解了自己的剑招,还差点要了自己性命。那种濒临死境的恐怖感觉,实在叫人又惊又怕。如果那个时候的他执意要与之对手的话,也许现在的只剩一抷黄土了。

    “步非烟,你不叫我师兄我不怪你。但如果你继续这样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我愿意代替血嗜子师叔祖好好教训你一下。”

    这下,步非烟再也笑不出来,原来欢快活跃的气氛也被瞬间冷却,变得冰凉刺骨,让人难以承受。

    “沈万秋,看来你还没有认请眼前的情况啊!你以为,现在还是三年前的时候吗?我已不再是那个心慈手软的步非烟,如今站在你们面前的是重唤新生的步非烟。”

    沈万秋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眼,嘲弄,讥笑,不屑一顾,全部都毫不掩饰地表现在他那张线条清晰,棱角分明的英俊面孔之上,让人盛怒不止。

    “怪不得现在你敢没大没小,原来是血嗜子那个老家伙给你的勇气。不过,你以为凭那引些旁门左道的玩意就能胜过我沈万秋吗?无知!”

    说罢,沈万秋目光凛然,金光灿灿的神光顺势汹涌而出,直接将步非烟包围其中。与此同时,整个大地都在剧烈抖动,泥土地,石块无风而动,就好像有生命一样。

    “这是……”

    “难道!”

    几乎是是在同一时间,步非烟与周书颖居然出现了同样的惊诧神情。他们知道对方在干什么,更深知对方的意图,沈万秋要摧毁这里的一切。

    “这是时间掌控者!”

    “方掌门的独门绝技!”

    在二人双双道出此招真相的话,沈万秋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一抹极为癫狂的神态。他双脚分立,稳稳站在地面之上,眼看着面前的空地之上,出现了一枚水缸粗细的漩涡。那道旋涡越来越大,很快便已扩散到步非烟的周围。而后者因为神秘神力的原因,居然一时间失去了自我行动的能力,眼看漩涡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竟毫无办法,只能等待死亡的降临。

    就在巨型漩涡即将把步非烟吞入其中的时候,那道诡异的引力倏尔消失,趁此机会步非烟一步飞上高台之上,面色惨白地看着前方。

    “时间掌控者!没想到方掌门连这一招都传授给了你,看来他老人家已经毫无停留了啊!”

    沈万秋得意一笑,昂首道:“你站得那么高,也无法掩饰你心中的自卑。血嗜子的厉害,我自然知道。不过与方掌门相比起来,就真的算是不入流了。刚刚的时间掌控者,我不过才学了点皮毛,一旦被我练至大成境界,别说是你们,就连血嗜子也要乖乖束手就擒!”

    听到沈万秋如此侮辱自己的授业恩师,步非烟居然不为之所动。因为他十分清楚地知道,对方并不是在开玩笑。至少在现在的苍北仙苑之中上,还没有人能做方惜时的对手,就连法戒会的法尊都略有不及。而一个弟子能得到这样高人毫汪保留地倾囊相授,就算不想进步也难。而沈万秋慧心神聪,学习起来更是事半功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之中便有了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天时地利人和,样样俱全,自是无愧于无纵娇子的称谓。

    “我说什么来着,你就是太过无知了。你现在根本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巨大差距,就算穷尽你一生恐怕也无法追赶上我的步伐。听我的,好好跟在我的后面,我会让你感受到相同的荣耀!”

    步非烟缓缓地从地站了起来。虽然刚刚经历了生死劫难,可如今的他仍不忘收拾一下自己的行头,仔细整理了一番头型,然后才微笑道:“我步非烟是打不过你,但凭我和周师姐的实力,难道还斗不过你吗?”

    说完,他看向不远处的周书颖,这时只听对方忽然道:“沈师兄,真的对不住了。谁让你的修为太强,已经打破了我们核心弟子间的平衡、为了保证仙苑长盛久安下去,我必须要这么做。”

    沈万秋扫视了一下四周空空如也的场地,轻笑道:“你要和这小子联手对付我?”

    周书颖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可听到这个回答的沈万秋却显得极为淡定,甚至脸上没有一丁点的严肃感,反而变得有些轻佻。

    “难道,这个世上只有你知道联盟这种事情吗?”

    步非烟心头一沉,不禁道:“怎么?你还有防备?”

    沈万秋伸手鼓了两下手掌,然后紧接道:“好了我的好兄弟,快快出来吧!”

    沈万秋叫“他”出来的时候,他就真的出来了,而且还是破土而出,势同霹雳,不给二人任何反应的时间。也许只有万分之一秒,也许时间还有更短,那人的双手已经分别抓在了步非烟与周书颖的小脚之上,随手掷了出去。

    那人的力气虽大,但不非烟与周书颖毕竟也不是一般人,只见二人的身形在半空之中一滞,接着才附向地面,而且是双脚落地,一手撑在前面,最大程度地保持身体平衡。

    “朝庸,是你!”

    直到这个这个时候,二人才看清刚才出手偷袭的人的身份,竟是身高接近丈三的仙苑第一猛汉,朝庸。步非烟怎么也没有想到,沈万秋居然有这本事,可以拉拢向来不问世事的小巨人朝庸。原本,二对一就已经相当勉强,现在半路上又杀出个和咬金,形势立即变成了一边倒的情况。如果再没有援军达到的话,恐怕步非烟和周书颖就要双双重伤而归了。

    “朝庸,你在干什么?为何要帮着沈万秋来对付我们?你知道,我们可是向来没有仇怨的啊!”

    朝庸看了看步非烟,又将视线挪向一边的周书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番,这时候他的脸上竟是升起一丝7让人十分厌恶的淫邪之色,看得对方恨不得一掌击毙了他这个登徒子。

    “你这个流氓,到底在想什么!再看姑奶奶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

    被同书颖这么一通呵斥,朝庸居然显露出忌惮的神色,身体也不由得向后躲闪着,好像生怕让对方挨到似的。而他的动作更是好笑,整个身体都缩得好像一团球,懦弱得根本不像之前那般贡明神武的样子。

    原来,朝庸是个低能人。

    他在小的时候脑部受到过重创,差点因此丢了性命。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回来的他,被发现智力要远远低于一般人的水平,到十一二岁的时候还不认识自己的父母。

    不过与其智力截然不反的是,朝庸的身体却长得十分之快,在他十五岁的那年便打破了仙苑有始以来的记录,成为了苍北仙苑的第一高人,自此便有了名气。

    朝庸不但身体素质实分出众,练武的速度也是相当惊兴,别人需要一整天才能达到的任务量,他只需半日就能完成。就这样,因祸得福的朝庸一路顺风顺水,晚于孙长空入门的他,早在八岁臆便已是内门之中响当当的人物,除了个别的敢和他叫板之外,根本无人愿意与之为敌。直到最近几个月,朝庸赫然成为了内门之中的第一人,也就在那个时候沈万秋找到了他,并和他达成到了合作共识,互帮互利。作为回报,沈万秋答案对方每月都会定时为他输送上等蜂蜜。在朝庸眼中,那简直是只有天上才该存在的仙品。而在那之后便有了今日的这番对峙。

    “呵呵,一个美女,我喜欢!”朝庸不说话不好,一说话嘴里的口水便不由得向下流,看得人分外厌恶。可就这时,另一道声音忽然响起:你们这群不肖弟子,还不赶快给我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