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 仙苑名秀
    ,!

    从这开始应该就是本书的最后一部分传薪大会篇了,我还在坚持,加油!!!

    初升灵脉,极北之山,地蕴所聚,人杰成仙。苍北仙苑作为初升大陆之上少有的远古门派,几千的岁月之中虽然经历了无数风霜,但在众人的努力拼搏之下,还是坚强走走到了今天。

    十一月初七,岁德合,鸣吠,大明。选这一天作为传薪大会的开幕日是再合适不过的了。方惜时一早便已起床洗漱装扮,连早饭都没有来得及去吃便匆匆去了后山一处幽僻之地。

    “今天是传薪大会的第一天,你不要进看一看吗?”

    林中,清风拂过,温柔无比,竟丝毫没有冬天的感觉。而就在那风头之上,竟是赫然站着一道身影。

    这人长相十分奇怪,从头到脚全都是清一色的烟,烟得歇斯底里,一暇不染,简直就像刚从墨汁之中泡过澡出来的一样。

    “第一天有什么好看的,后面的才够精彩。我说,你不会想在第一天就用掉一个名额吧?虽说你是仙苑掌门,但选择同样十分有限,如果冒冒然用掉一个宝贵机会的话,很有可能会在之后的大会之串后悔的。”

    方惜时淡淡一笑,随手丢出一根枝条。只见那枝条通体碧绿,晶莹剔透,若不是仔细瞧还以为是根玉簪。不过从它末端沾有的汁液来看,确实是刚从树上刚刚采摘下来的柳枝。可这腊九寒天的,哪来的柳树呢?

    那人身法相当敏捷,随手一抓便已将柳条纳入掌中。

    “哎,这么多年了,怎么不是老样子,一点花样都没有。”

    方惜时道:“规则都是先人们定下来的,你要怪就去怪他们吧!对了,你的位置是西侧贵宾席右数第三个,薪火颜色是紫色,不要忘记了。”

    烟影摆了摆手,紧接着纵身一跃,也不知怎的,眨眼的工夫他便已经消失不见了。这时,只听四面八方这中同传来同一人的声音:“你走吧,我会看着办的!”

    玄天门虽然不是这次苍北仙苑的客人,但因其至高无上的地位,所以仙苑高层决定破例给予一个传薪者的名额。

    说走传薪者就不得不说一定传薪大会的规则了。

    传薪大会全称薪火相传大会,乃是苍北仙苑近几千年一直保留的重要活动,每五十年一次,从没有改变过。传薪大会的参与者分为传薪者和受薪者。前者,大多都是苍北仙苑的道人,长老,太上长老以及掌门。其余的还有一些受邀前来的各界各派名人异士,无一不是声名赫赫的一方巨擘。如果能被他们相中进而成为衣钵传人,非但荣华宝贵享用不尽,甚至还有可能坐上掌舵之职。

    至于受薪者全都是苍北仙苑的弟子,只要修为达到轮回境之上便能参与其中。不过,作为核心弟子以及亲传弟子的几位,并不能加入。因为他们大多都已受到门内高人指点,如果让他们参加的话,简直就是以大欺小。所以像沈万秋和步非烟这样的人就只能在场外看好戏了。

    步非烟向来不喜欢关迟到,他看重时间,甚至要多于自己的任何原则。他可以因为某人守时而赞不绝口地夸耀对方;同样也可以因为某人爽约而对其痛下杀手。所以只要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总是能在第一个达到现场,而且还可以趁机悠闲地嗑瓜子。他很享受这种等待时间到来的感觉,因为这样的话他便有资本对方别人呼来呵去。

    沈万秋慢了一拍,第二个达到传薪大会的会场地点。步非烟吐了吐嘴里的瓜子皮,随即冷笑道:“沈万秋,你又来晚了。”

    沈万秋连瞧都没瞧他一眼,便语气阴森道:“来这么早有什么用?急着投胎吗?”

    步非烟刚要往下接,虽然就在这个时候半个天空全被红色的烟雾所笼罩。那红色雾气很是神奇,乍一看去竟好像一件巨大的轻纱一样,纤薄轻逸,仿佛比柳絮,比风吹还要了然无物。突然间,步非烟手里的瓜子撒落了一地,只听他的背后忽而传来一道银铃般的女声:

    “小步,你还是这么大意啊!这样的你,怎么配得上核心弟子之谓呢?”

    步非烟表情一滞,迟钝了下然后才勉强笑道:“周师姐,你就不要再戏弄我了。快快现身吧!”

    说话之际,只见漫天红雾骤然聚集起来,不停地收拢回缩,呼吸之间已经化作一正常衣服的大小。也就在这个时候,衣服之中忽然显现出一道曼妙倩影。她就是弟子之中地位仅于沈万秋的二师姐,一袭红纱周书颖。

    沈万秋见到周书颖现身的刹那间,脸上竟然升起了少有的红晕,就算见到方柔的时候他也没有这种剧烈的变化。而就在他准备向这位倾国倾城的女人示好打招呼的时候,对方竟然率先道:“沈师兄,我看你的气色似乎不太正常啊!是不是昨夜一宿没睡好?对了,听说上次在晋级大赛之中与你大打出手的外门弟子孙长空最近回归了,难道你怕他抡了你的风头不成?”

    沈万秋哑然失笑,随即道:“周师姐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区区一个才进入内门不到一年的内门弟子,怎么可能会对我造成威胁。我只希望他莫要来招惹我,不然……”

    说着,他的掌中忽而跃起一道闪电霹雳,浓郁灵气涌动其中,如同火山爆发前夕的景象一般,好像随时都有发作的可能。

    步非烟面色一变,低声道:“这是……奔雷咒?看来你的舅舅对你还是相当疼爱的啊!”

    步非烟所说的“舅舅”当然指的是天幕尊府的郭实尊者。郭实与沈万秋的关系早已不是秘密,甚至有些弟子还在暗暗猜测,对方什么时候会背叛仙苑。投入到天幕尊府之中去。不过,首席弟子的名号可不是白得的,在这里,沈万秋可以享受到别人几辈子也见不完的珍贵资源,上到功法秘籍,下到丹药灵草,应有尽有。可以说,整个苍北仙苑都在拿他当祖宗一样供养,也只有掌门的亲传弟子才能拥有如此优厚待遇。可如果一一旦沈万秋去了对面那里,虽说有郭实照应,但所得好处恐怕也难及仙苑的四分之一。因此,这么多年来,沈万秋才一直没有离去。

    “呵呵,师兄,看你这样子,似乎对这奔雷咒相当有信心啊!”周书颖道。

    沈万秋挥手卸掉手中的闪电之力,随即傲然道:“这奔雷咒可是我舅舅的毕生所修,其中掺杂着他老人家几十年的辛勤汗水,无上智慧,当然是霸道至极。要不周师姐,你来给我试试招?”

    周书颖霍然向后跳开一步,一连摇手一边苦笑道:“别,别,有话好好说。实在不行,我帮你对付那个小子,你看怎么样?”

    沈万秋打量了一下对方的身体,然后带着相当不屑的神情道:“就凭你?”

    被对方这么一说,周书颖明显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修为上,他虽不及沈万秋,但身手速度却是后者不能相提并论的。未等沈万秋反应,对方已经一掌打在他的左肩之上,然后借着掌中的反震力又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洋洋得意道:“这一掌再强化十倍之力,你说能不能将那小子一掌打趴下?”

    沈万秋轻抚了下被打的地方,那种隐隐作痛的酸麻感让他着实不太舒服。

    “十倍?呵呵,我看五倍就够了。”

    步非烟说话之际,真的便化为一道烟雾豁然窜到了周书颖的面前。随即,空间之中接连传来了数声爆鸣,两声闷响,二人各吃对方一招,双双落在会场的看台边上,你看我,我看着你,谁也不敢放松。

    “小步,你的修为似乎又有精进了。”

    周书颖表现上不动声色,实则内心之中早已是震撼难当。虽然只是简单地过了两招,但他分明感觉到到了对方的身体之中还隐藏着一股不为人知的强大能量。有了它,步非烟甚至可以独步仙苑,所向披靡。

    面对对方的夸奖,步非烟脸上的笑容显得尤为勉强。他实在笑不起来了,要不是挨到最后那一击掌力,他也许可以放声大笑出来。可现如今他只能保持着这种木讷的样子,他不确定,如果自己稍一分神,体内的气血会不会趁机喷出。

    “师姐就是师姐,赤纱掌已经被你炼至炉火纯青的地步,就算和大长老相比起来也相差无几。放眼看去,整个初升大陆之上,能够胜过你的年轻女性修行者恐怕已经不超过一手之数了。”

    前半段被对方夸上了天的周书颖还沉浸在自满之中,可后话一来,他的眉头便立即皱了起来,那种楚楚动人的样子,委实教人为之怜惜。

    “五个?你确定?我怎么不知道有那么多!”

    这时,沈万秋向二人走来,一边走着一边说道:“这第一个不得不说,那肯定就是方掌门的掌上明珠,方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